Actions

Work Header

[授权翻译] Oui

Work Text:

约翰推开门,长长地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他很累了,又累又饿,此刻他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和夏洛克蜷缩着抱在一起,让这一整天积攒下来的疲累消散无踪。

他知道夏洛克很有可能并不在家,而是在苏格兰场,和雷斯垂德讨论近三天来他们正在调查的那件案子。他摇了摇头,踏上通往221B的楼梯。不知为何,对于“独自一人度过情人节的夜晚”这个想法,他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

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从未庆祝过情人节,事实上,约翰十分清楚地记得他们的第一个情人节是如何度过的。夏洛克(愚蠢地)认为约翰会喜欢一些极其浪漫、浪漫得过头的东西。但在这种事发生了三次之后,约翰便清楚地向夏洛克表明他在情人节只期待一件事,而那包含了一名赤身裸体躺在床上的侦探。从那时起,他们便开始用自己的方式度过情人节,并不总伴随着礼物,但总伴随着一些表达爱意的小行为。

约翰走向厨房,尝试着喊了几声夏洛克的名字,没有回音。他把水壶灌满,放在炉子上,考虑着发条短信给夏洛克。这时他注意到了第一张便条,就放在杯子旁边。他皱了皱眉头,意识到便条上写的是法语。于是努力回想着高中学过的知识,试图理解上面到底写了什么。

J’aime savoir qu’il y aura toujours une deuxième tasse de thé
à remplir lorsque je me l ève le matin.

约翰理解了“茶”和“爱”这两个词,但其他的就不清楚了。夏洛克一定正在做什么实验,而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在做实验时切换到其他语言。他盯着那张便条看了一会儿,等待着水烧开。现在他觉得夏洛克还得在外面多花一个早上来调查了。他给自己倒了杯茶,很小心地不让水溅在便条上,又拿了点饼干。

第二张便条贴在他的椅子上,约翰把它拿起来,然后坐下。又是法语,约翰想道,而且这张便条和上一张有着同样的开头。

J’aime te voir assis ici quand je joue du violon, tes yeux fermés
Et ce sourire réservé juste pour moi sur tes lèvres.

他默默地和这张便条斗争了一会儿,盯着夏洛克的字迹,试图凭借意志力搞懂上面写的是什么。“小提琴”这个词不难理解,而开头的“爱”这个词则又出现了一次。约翰皱了皱眉。“moi”的意思是“我”,对吧?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突然很想知道公寓里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便条,然后他很快发现了固定在沙发上面的墙上的那一张。他站起身,把手里的便条放回椅子上,急急地走向贴着便条的那面墙。

J’aime le fait que tu restes un mystère.
Un puzzle que je ne résoudrai jamais.

谜题?困惑?

约翰还是看不太懂便条上写的东西,他试图回想夏洛克最近有没有提到过手头有新的实验要做。之前有关于指甲的那个实验,还有关于他们的床单的那个实验,但是约翰很确定这两个实验都已经做完了。夏洛克也没有提过他有新实验要做,更不可能是包含着这么多法语的实验。

而“爱”这个词又出现了一次,这难道是……

约翰感觉自己笑了起来,胸膛里弥漫起一股暖意。他又认认真真地检查了一遍起居室。桌子上,夏洛克的椅子上,书架上,电视周围,什么都没有。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试着让自己站在夏洛克的角度来思考。他会在哪里放置下一张便条?约翰想着,走上通往三楼的楼梯。

“我们再也没来过这里了。”他喃喃自语着,走向这个曾经是他的卧室的地方。

他在床的正中央找到了第四张便条。

J’aime me souvenir de notre premier baiser, debout devant ce lit.
Tu te souviens?

同样的格式,但这次包含着一个问题。约翰无比希望他能理解上面写的东西,但他决定再等待一会儿。现在,他有更多的便条需要寻找,更多的证据需要收集。他冲下楼,把第四张便条留在原地。在检查他们的卧室之前,他又检查了一遍厨房。

第五张便条贴在厨房的墙上。

J’aime quand tu m’embrasses lorsqu’on se douche, quand tu me touches,
quand tu me fais perdre la raison.

“夏洛克,你这是在干嘛?”

约翰拿出手机,打出这行字,然后他停了下来。如果夏洛克对此有所计划,那这个计划一定不包含约翰向他提问。这些便条一定有个结尾,而约翰只需要再多坚持一会儿。他摇摇头,把手机放回口袋里,然后笑了。第六张便条的位置很明显。推开卧室门的那一瞬间,约翰觉得他的心跳快了那么一点点。

当然了,床上有一张便条,可是便条旁边还放着一个小盒子。突然间,约翰觉得他有点呼吸困难。拿起便条的时候他的手有点抖,然后他发现上面写着他的名字。他真希望夏洛克此刻就在他身边,这样他就能把他拉近,然后吻他很久,很久。

John, je t’aime.
Veux-tu m’épouser?

约翰紧紧地闭上眼睛,轻轻地笑了。天啊,夏洛克到底在哪儿?他再一次掏出手机,准备给夏洛克打个电话,然后他听到了身后传来的轻微脚步声。他睁开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把便条放回床上。

“你觉得怎么样?”夏洛克轻轻地问道。

约翰转过身,看着夏洛克一脸了然于胸的表情,然后笑了,“我觉得我上法语课时应该更认真些。”

夏洛克的嘴唇拉出一个微笑。“需要帮忙吗?”他问道,仍然站在门口。约翰点了点头,于是夏洛克向前走了一步。“我爱着,知道每天清晨都有第二杯茶需要倒满。”

他又向前走了一步。“我爱着,看着你在我拉小提琴的时候坐在那里。你闭着眼睛,嘴角的微笑只因为我而存在。”

“只因为你。”约翰低语道,然后夏洛克的笑意变浓了。

又一步。“我爱着,这个事实:你是我的困惑,是我今生无法解开的谜题。”

现在夏洛克就站在他的面前了,约翰的一只手抓紧了外套的下摆。

“我爱着,时常想起在你床前的那个吻,我们的第一个吻。你也像我一样吗?”

约翰点点头,泪水涌上了他的眼眶。“一直都是。”

夏洛克眨了眨眼睛,走得更近了。他的声音变得低沉,在他解释另一张便条的内容的时候,“我爱着,你在我们洗澡的时候亲吻我,触碰我,让我的思维变得混乱。”

约翰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感觉到夏洛克在他唇边的呼吸。天啊,他真想吻他。夏洛克沉默着,最后一张便条的内容还没有解释,但是约翰把他拉近。他们的鼻子碰在一起。

“我想我可以推理出最后一张便条的内容。”他在夏洛克的唇边低语道。

“是吗?”夏洛克问道,两只手包住约翰的脸。

约翰点点头。“真的,我已经推理出来了,”他笑着说。“事实上,我也想写一张同样内容的便条,这个念头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夏洛克屏住呼吸,拉开了一段距离,以便看到约翰的脸。约翰让自己把对这个不可思议的男人的爱意和倾慕都流露在脸上。

“你确实推理出来了。”几秒钟之后,夏洛克说。

约翰再一次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

“这是不是就意味着,你是不是在说……”夏洛克的声音颤抖了,眼睛仍然来来回回地扫着约翰的脸。约翰把他和自己紧紧地拉到一起。

“这意味着我要和你结婚了,夏洛克·福尔摩斯。”他在夏洛克的唇边呼气,感觉到他的笑意,然后吻了他。

夏洛克轻轻哼了一声,他的身体在约翰的怀里放松下来。约翰重重地吻上他,张开嘴唇,他们的舌头碰在一起。每一个吻都是如此不同,而这一事实仍然会时不时地让他感到惊讶。约翰在夏洛克的唇边微笑起来,知道自己将会把这个吻铭记很久。

“约翰”,当他们停下的时候,夏洛克喘了口气说,“你还没有正式回答我。”

约翰从夏洛克的怀中抽出身来,拿起床上的便条,“读给我听。”

夏洛克凝视着他。”John, je t’aime,”他念道,没有看便条。

“我也爱你。”约翰笑了。

夏洛克弯下身,轻轻地吻了吻约翰,又在他唇边停留了一会儿。然后他直起身,拿起床上的小盒子,把它放到约翰的手里。“Veux-tu m’épouser?”

约翰捏紧了手里的盒子,意识到这可能会听起来有点傻,但是他不在乎。

“Oui.”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