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无题

Work Text:

“喂,你干嘛啊,还有两分钟才下班呢!”
展超一手抓着来不及围上的围巾,被突然出现的白玉堂拉着拉着,眼看就要走出DBI大门。展超连忙用力往回一拉,将白玉堂顺势甩回了大厅。
白玉堂不仅没有横眉竖目,相反地,他看起来心情不错,在两人之间瞄了一眼——展超虽然把他甩了回来,却没有松开他们牵在一起的手。
然后白玉堂嘴角忍不住上扬:“你都准备戴上围巾回家了,爷这不是来帮你一把吗?”
被周围单身狗们犀利的目光以及某些质疑他转正之后就开始迟到早退的眼神围绕,展超尴尬地握拳挡在嘴边咳嗽一声假装正经地嘟囔:“那也不能……”
“三,二,一。”白玉堂扬眉倒数,“下班了,走吧。”
“等等等等等一下!”展超看着白玉堂理所当然的样子竟然忍不住害了个羞,用力握着他的手,拉着他往回走,白玉堂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还是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陪他走回去。
“你站在这儿别动啊。”展超按着白玉堂的肩膀让他好好地站在门口,一步三回头地进了办公室,白玉堂松动着脖颈的筋骨,脸上挂着稀罕的微笑,惊得刚和展超擦肩出来的公孙泽连忙打量自己的衣冠有没有不整,又被笑嘻嘻的包正强行揽着肩膀走了。
展超很快就又出来了,看过去没什么变化,只是白玉堂也很是眼尖,瞥到了他鼓起来的夹克口袋。但是他什么也不说,又任展超拉着手一起走了。
“你今天干嘛来DBI啊。”
“接你回家啊。”
快到大门口的时候白玉堂大跨几步到前面帮展超开门,搞得展超受宠若惊,心里忐忑。接着就有早早等在一旁的花童小跑着来到展超面前,往他怀里塞了一大束白蔷薇又跑走了。
“……”展超揽着白玉堂的肩膀,不好意思地掀起围巾挡着突然红起来的脸,想要迅速逃离围观群众的视线。
白玉堂被他乱糟糟的步法带着,竟也走得潇洒自如,他很得意地打了个响指,扬着下巴说着:“Merry Christmas~”
“哇,白五爷好浪漫。”包正幽幽地鼓掌飘过。
“展超,别输了DBI的脸面。”公孙泽一本正经地在他们俩之间扫了一眼。
然后看热闹的两人又幽幽地离开了。
展超心里砰砰跳得很快。
白玉堂看出了他的局促,收敛笑容疑惑地发问:“怎么?不喜欢?”然后从花束中间抽出一小朵下来送到展超嘴边。
展超这才发现花束中心部分是几朵奶油裱花,看起来很美味,于是就着白玉堂的手舔掉了大半的花瓣,眼神闪闪发光:“好吃!”
“是吧。”白玉堂把剩下的也糊进展超嘴里,“所以你紧张什么。”
“没有啦……”展超和白玉堂慢慢地往前走,回味着奶油甜甜的味道,然后颇有点不好意思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苹果,“嗯,因为我只有苹果……”
不知不觉两人已经停在了白玉堂的车旁边,展超拿着苹果捧着花不好意思地耸肩。
白玉堂本想绷住表情,但还是破功地笑了出来,接过苹果,帮展超开了车门:“上车吧。”然后带着苹果到后座,在婴儿位上放个垫子防止滚落,再把苹果好好地放在上面,回到了驾驶座,帅气满分地甩上车门。
展超愕然,这家伙的行为看起来好变态,但是,我喜欢……!
“圣诞快乐……”
“嗯,以后苹果记得平安夜给。”
“……哦。”
-----end-----
小剧场
展:为什么你的车上会有婴儿座椅!!??
白:你以为呢,那是我小侄子的专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