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一夜情

Chapter Text

  谭乔换下警服,下班回家。回到家,照例冷冷清清,家中空无一人。父母在乡下老家住着,而他至今仍是单身,甚至连女朋友也没谈过。这在很多人眼中是不可思议的。在节目里,他是幽默风趣的谭警官,甚至有人用一表人才来形容他。节目播出后,他在网络上也是一片好评,有了很多粉丝。

  可谭乔在现实中却很难见到对他像网上的粉丝一样热情的人。也许有,但他对她们没有感觉,也没兴趣认识。不是自恃清高非卿不可,谭乔自己也期待家里有人知冷知热的人,回到家能看到妻子的笑面,热气腾腾的饭菜,还有温馨的家。可谭乔也不想随便娶个老婆,最起码,要他真心喜欢的吧。

  谭乔随便弄了点面,端到餐桌上一边吃一边打开手机,准备看上一期郭德纲的相声。打开手机时,页面还在电话簿停留着,上面有一个新建联系人,李师傅。

  谭乔心中一动。李师傅是他在今天下午的节目中加到的人。当时加他,只是觉得他很有趣,而且谭乔对他所说的一夜情或多或少有点兴趣。在李师傅之前谭乔完全没有了解过相关的内容,他好像从没主动去搞过这些,谭乔怀疑自己在感情上没开窍,也是因此找不到老婆。所以加到李师傅,也抱着些向李师傅求知的心理。

  谭乔吃完了面,把汤也喝的一干二净,又很快洗碗洗澡收拾东西,一番忙活,等舒舒服服的躺到沙发上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快十点了。谭乔犹豫了下,手指停在李师傅的名字上,最终还是没有播出去。他想这么晚了,估计人家已经睡了,打扰别人不好。于是谭乔便准备改天再打,拿着手机看单位发的新文件去了。

  交警队的工作并不清闲。谭乔这一忙起来什么都忘了,等到他接到李师傅的电话已经是十天后。

  这天刚好是周五。谭乔好容易放假,刚抻了个懒腰准备下班,电话声就响起了。

  “喂?”谭乔看到是李师傅,不知道他有什么事。

  “喂,是谭警官吗?”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沉。“我在迪塔酒吧,你想过来吗?”

  谭乔惊了下,结结巴巴道,“有,有什么事吗?你在酒吧干什么?”

  那头的人似乎轻笑了一声,“搞一夜情啊。”他声音转低,富有磁性,“你不知道吗?”

  谭乔有些后悔加到这个李师傅的联系方式了。但不知为何,他还是赶去了酒吧。

  李师傅正在吧台上坐着。谭乔走过去,李师傅看到他,眼前一亮,起身拉着他就往角落走。谭乔跟着他坐到角落,很快有人送了几瓶酒过来。谭乔注意到那是白酒,好像是威士忌。他心中有些怀疑,李师傅怎么看也不像有钱人,怎么舍得花这么多钱来酒吧快活。难道是…来找一夜情?那叫他来干什么?

  李师傅看着谭乔眼神变换,也不说话,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而后把酒杯吊在手上看着谭乔。谭乔有些不自在,“你看我干什么?”话一出口,谭乔自在多了,他紧跟着说下去,“老哥我跟你说,一夜情是不对的,你这样,让你老婆怎么想?”

  男人突然将酒杯狠狠砸到桌子上,低吼道,“别说了。”他低下头,沉默良久,肩膀抽搐起来。谭乔听到他哽咽的声音,“我老婆跟我离婚了。”

  谭乔一惊,一股不详的预感从心底升起。

  “难道是因为我?”他试探着问到。

  男人没说话。

  谭乔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老哥,我很抱歉,有什么我能帮你做的吗?”

  男人把酒杯推过来,抬起头,黑眼睛盯着他,声音还是恶狠狠的,“陪我喝酒。”

  老实说,谭乔并不会喝酒。但男人这么伤心,而且他们的离婚或多或少也有自己的影响,谭乔有些抱歉,也就来者不拒的喝掉了。在喝酒的过程中,李师傅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谭乔这才知道他们离婚的原委。

  原来,李师傅和他老婆很早之前性生活就不和谐。他老婆如狼似虎,李师傅总感觉招架不住,后来索性躲着她了。在节目前,李师傅和老婆从年初到那时,五个月的时间,也只做过不到五次。在节目上看到李师傅看色情杂志之后,李师傅老婆终于暴怒,她怀疑李师傅是有了别的女人所以才对她兴致缺缺。而李师傅对老婆有愧,也就顺着她离婚了。

  谭乔哑然,只能不停的安慰李师傅。五瓶酒空了四瓶,又是白酒,谭乔渐渐感觉酒劲上来了,头晕晕乎乎的。

  “李师傅,”谭乔避过李师傅要给他倒酒的手,不好意思的摆手,“我实在,实在喝不了了。”

  谭乔趴在桌子上,头脑发昏,余光瞥到李师傅放下了酒瓶和酒杯。他感到李师傅将他的胳膊拉到自己的肩上,扶着他站起来。

  “谭警官,那我送你回去吧。”

  “嗯。”谭乔迷迷糊糊的应道。

  不知走了多少路,谭乔被扔在柔软的床上。“到家了吗?”他迷迷糊糊的哼着,伸手扯开衬衫的领口。他也懒得脱衣服,只是热的不行,蹬掉鞋子又扯开上衣后就不动了,只想睡觉。

  黑夜中,似乎有一双手游上了他的身体。先是除去了他的衣物,清凉的夜气贴上他的身体。而后,那双火热的手又顺着他的胸膛向下游走。

  谭乔被酒精麻痹过的大脑无法思考这是在干嘛,他也无力抗拒,只嘴里呢喃着走开,身体却软软的动不了。那手游到他的小腹,忽然握住他的性具,上下撸动。谭乔只觉得一阵阵电流流过他的小腹,他不自觉的向上停腰,终于在越来越快的撸动中射了。

  谭乔飘飘欲仙,舒爽的呼口气,一股倦意升起。他想睡了,那手却不放过他。有只手略过他的铃口,将上面粘液抹走,手顺着他的臀瓣伸到了后穴。

  谭乔在异物侵入体内时才感到有些不舒服。他停腰逃避那两根手指,另一只手却掰着他的腰,又将他按下去,深深地吞吃那两根手指。

  有润滑在,倒也没有多疼。谭乔的身体在持续的进出中习惯了异物的侵入,困意又袭上来,他身体慢慢软掉,预备进入睡眠状态。那人却并不打算放过他。他抽出手指,掰开谭乔的双腿,将勃发的性具抵在他温软湿热的肛口,一挺而进。

  谭乔又忽然自半梦半醒间被痛意惊醒,他脚趾因痛楚而蜷缩,泪水奔涌而出。他睁开眼,在黑夜中模糊看到有个人在自己的身上挺动。自己的双腿被大大张开,圈在那人腰边,在月光下白的亮眼。

  谭乔隐约意识到自己被人奸了。可怎么会?谭乔一阵阵的呼着气,体内抽动的性具每每抵到深处,一股快感便自身体内部泛滥到全身。谭乔被肏的直翻白眼,他已不自觉的握住那人双手,好供他更加深入的抽插。两人沉重的呼吸,性器拍打臀瓣发出的水声在黑夜中都那么清晰。又是一记深插,谭乔被顶的身体不住颤抖,半硬的性具射出一道白浊,眼前一阵白光。

  这一定是梦,谭乔想。

  第二天醒来,谭乔发现这不是梦。下体传来的酸痛让他脑仁一阵阵抽搐,站起身,一股液体顺着大腿内侧流下。谭乔脸色铁青,他揉着脑袋观察四周。这是个典型的宾馆标间,床头柜上放着一张纸条。

  谭乔拿起纸条,上面只有一句话,“这就是一夜情”。署名也只有一个字,“李”。

  看着这个李,昨晚的一些片段涌进谭乔脑海。他坐在男人身上,一上一下吞吃着男人性具,男人舔着他的胸口,忽然加快了速度。在他射精以后,男人贴着自己的耳朵说了一句话。

  “我叫李房。记住了。”

  李房。谭乔在心里咬牙切齿的念了一遍一个名字,决心要狠狠报复他一顿。他不知道在暗处的敌人总会比他多做些准备,也不知道自己的将来会因一卷录像被掌握在这个叫李房的男人手中。

  他现在唯一明白的只有一件事,这他妈的就是一夜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