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夜曲

Chapter Text

一个月前Angelo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月后他会身处此情此景。Luca的呼吸近在耳畔,男人的胸膛起起伏伏,带动脖子上肌肉的伏动,他脖子上的鹰状纹身振翅欲飞,Angelo独自一人的时候曾经想过,它迟早要飞走,不是重新回到阿诺河便是一路到这里广阔的沙漠,无论是二者中的哪一处,都是他不曾涉足的地方。但是起码这一瞬间,Angelo确信鹰会将他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他是爱他的。外面的月光照进来,照得男人栗色双眸闪闪发亮。
这个黑暗角落是Angelo在车厂最熟悉的地方之一。自从他来到车厂之后就没有过过一天安生日子,从早起到晚,车厂里其他的男性没有一秒放过他,蹂躏与轻视对于他来说便是除了Rita之外最好的朋友,就连车厂里其他女孩子都不会正眼看他。
只有Rita,她像是他生命中的月光。
“Angelo,你在和Rita恋爱么?”车厂里的女孩子坏笑着问他,丹蔻之间夹着细长的香烟。
Angelo看到Rita期待的目光,他的“是”字还未说出口,就听到周围一阵哄笑,“Angelo,男人一点,难道你还准备让Rita主动?”女孩子们脸上讥笑的表情再明显不过,她们嘴里笑着嚷着跑走,“快来看啊,Rita和Angelo居然还没有成一对。”在这个远离城市的车厂,人们别无娱乐,只剩彼此,而Angelo就是让他们彼此联结得更紧密的底层谈资。Rita垂下眼眸,不再看他,有些勉强地被女孩子们拽走。
男人们的笑声由远及近,“Angelo,你动作怎么这么慢,Rita要等急了。不会是不行吧?我们来替Rita验验货。”
Angelo闪躲进楼梯下的暗处,两人来宽的阴影正好可以躲开人们的视线。
男人们簇拥着女孩子们围了过来,四处张望着,却找不到Angelo的身影。打头的往地下啐了一口吐沫。“呸,你们不是说Angelo就在这儿。”
“奇怪,他说不定躲进了餐馆。”
“Angelo,不要害羞,让我们帮你。”人群的声音走向餐馆。Angelo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他藏在这个角落中,安心得像是回到了他许久未曾谋面的母亲身边。他向上帝祷告,至少在这里,让他寻得一刻安宁。或许上帝真的会听到他的使者的愿望,Angelo躲在这里的时候没有一次被人们发现,这个楼梯下黑暗的角落便成了他在车厂中的庇护所。
今晚像是任何一个夏夜那般平常,空气中传来女孩子们惯用的玫瑰香水的味道。夜晚他们是不会再到车厂里来的,香烟、啤酒还有浓烈的亲吻已足够年轻的肉体们消磨时光。Angelo趁澡堂没人溜进去冲洗干净身上的汗渍,晚风吹到皮肤上,凉得像是刚从冰柜中拿出的啤酒,外面的月光照到地面上白得如同冬日的雪。之前放在车头前的书他还没有读完,薄伽丘的文字总让他忍不住发笑,几个世纪以前的故事给了他无尽的欢愉。
几乎能比得上Luca带给他的快乐。
门外的脚步有些虚浮,Lucas身上混着西西里橙和啤酒的味道走近Angelo的身旁,在他身边坐下。Angelo向他的方向挪了挪,头轻轻靠在Lucas的肩膀。Luca的手臂环过来,揉揉Angelo的头发,在他的头顶落下一个吻。
“在看什么?”或许是因为喝过酒的缘故,Luca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暧昧模糊。
“《十日谈》,这个故事讲的是菲利帕太太和她的情人……”
Luca的吻顺着Angelo的耳垂来到他的锁骨。刚洗完澡,Angelo的发尾还是潮湿的,水珠滴到Luca的面颊,像是来自情人的一滴泪。
Angelo怕痒一般地向后磨蹭,试着躲开Luca的吻,想要讲完这个故事,声音里却带着控制不住的笑意与气声“她因为通奸被判了死刑……”
Luca的吻落到Angelo的嘴角,“故事可以等明天再讲,今晚是满月,我们有更好的事情做。”他把Angelo手上的书合起放在一旁,吻上Angelo的嘴唇。男孩子身上不仅有清爽的肥皂味,还有一种Luca分辨不清的味道,他在男孩子的皮肤上深深吸了一口气,嗅觉被男孩子的气息占满。Angelo的手举起,似乎是要拥抱Luca,却又放下,安静地垂在身旁。
棉质的T恤柔软得像是天空里的云,Luca掀起男孩的衣服,手触到Angelo的皮肤,他的肌肉因为紧张紧绷,好像受惊的兔子等待主人的安抚,天真而不知所措。遮盖在宽松衣物下的男孩子的身体似乎还在抽条,细瘦紧实,线条青涩诱人。Angelo在Luca的示意下听话地抬起双手,让Luca把他的T恤拽下来扔到一旁。
Luca在他耳边奖励性地吻了吻,把自己的皮带松开。Angelo跪趴在地面上,臀部翘起,面前便是Luca半勃的阴茎。“记得把牙齿收起来,不要咬到我。”Luca的声音带着笑,一如他教Angelo打拳的时候一样。Angelo点点头,无师自通般伸出舌尖舔上Luca的茎身,Luca发出满足的叹息声,“宝贝儿,就是这样,你做得很好。”
Angelo受了鼓励,张嘴吞咽进Luca的龟头,然而牙齿没有收好,刮得Luca皱眉,他摸摸Angelo的侧脸,“一开始不能全部吞进去也没关系,慢慢来。”
Angelo从来都是聪明学生,辍学以前老师总是和他母亲夸奖Angelo在课堂上的表现。事实证明,聪明的孩子学习所有技能都快,不出一会儿,即使嘴角撑得生疼,他也将Luca的阴茎整根吞下。龟头顶到他的喉咙,他抑制不住地收紧喉头,忍不住干呕,而这很显然取悦了Luca,他在他的口腔里涨得更大。
“你太紧了babe。”
Angelo什么话也讲不出来,只能张着通红的眼睛抬头望Luca,眼角流下泪,吞咽的动作却没有停。Luca用拇指抹干他的眼泪,把他拉起来,一下下浅吻着他的唇,嘴里一遍遍地嘟囔着“Angelo,你真好。”
Angelo在Luca的唇边闻到了啤酒的味道,然而Luca的眼神却无比清明,他放大胆子将手指插入Luca卷曲的棕色头发轻轻揉弄,看Luca没有拒绝的意思,内心的小鸟都要唱起歌,连Luca让他趴在坚硬的引擎盖上都甘之如饴。金属和皮肤接触的地方很快就染上了Angelo的体温,Angelo的裤子挂在膝盖上,Luca硬得甚至等不及将Angelo的裤子完全脱下,便拉开了他的内裤。Angelo的皮肤在月光下像是羊脂一般闪着莹润的光,细窄的腰更显得臀部挺翘,Luca低头亲吻Angelo的腰窝,手指按上Angelo的后穴。
“放松,还记得上次么?我不会把你弄疼的。”
Angelo的眼泪又要流下来,他记得Luca上次给他的快乐,也记得刚进去的时候Luca的阴茎怎样将他的后穴撑得生疼。
远处传来一阵跌跌撞撞的脚步声,沉重而不规则。Angelo连衣服都来不及捡,提好裤子,急急忙忙拉着Luca躲进那处两人来宽的庇护所。两人刚隐进阴影,Dino就跌进了车厂的门,手上的啤酒瓶磕到地上发出清脆的裂声,啤酒汩汩地渗入地板。
“操。”Dino摸索着站起身来。Angelo的心跳猛然加快,Dino似乎要朝他们这个方向走来,毕竟离着不远就是Dino的办公室,只要他稍稍偏离路线,就能看到Luca和他躲在这狭小的阴影中。他也曾见过车厂里有男人操男人的场景,然而那仅限于姑娘们出去集中购物的几天,在荷尔蒙的诱惑下发生什么都不算稀奇。但凡有女人在,车厂里的男人便对操屁股的事情讳莫如深,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Angelo担心如果他和Luca的事情被摆在阳光下,Dino会怎么处置,会把他和Luca一起赶走么?
Angelo想到这里反而平静了一些,如果真的能和Luca一起离开,未尝不是什么坏事。然而他的心脏在Dino接近这条缝隙的时候还是疯狂地跳动。Dino的脚步越来越近,四周除了这个声音便是Angelo的心跳,Luca将手指覆盖在Angelo胸口,薄薄一层肌肉下便是年轻人的心脏,强健有力地宣告着生命力。血液涌入大脑,Angelo的耳朵都变得通红。
缝隙狭窄,Luca紧紧拥着Angelo的腰,Angelo的心跳几乎要扑到Luca的心里。他微微低头吻上Angelo的唇,或许是缺乏经验,Angelo连接吻都显得格外生涩,只会像小狗一样在他怀里轻轻舔他的嘴唇。
Dino的脚步停在离他们几米远的地方。他弯下腰,捡起地面上的T恤。“他妈的。”他低声咒骂了一句,“明明说过不许在厂子里瞎搞,他妈的哪个小畜生搞女人把衣服丢在这儿。”
Angelo的心脏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Luca把他按在自己的怀里,手一下下地顺着Angelo的头发,“没事儿的,kiddo。”Angelo的父亲在他出生不久后就抛下他和他母亲回了亚平宁半岛,Angelo对他几乎没有任何印象,然而Luca放在他后脖颈的手掌却让他想起儿时对父亲的幻想。他或许也会这样抚摸Angelo的头发,在Angelo闯祸的时候对他说一声“没事儿的,kiddo。”
然而父亲的阴茎绝不会像Luca这样硬生生地抵着Angelo的大腿根,“求你。”Luca的眼神就像最忠诚的小狗,然而Angelo知道他眼神背后潜藏的力量,鹰懂得何时示弱,以猎得最多的猎物。可是Angelo完全不忍心拒绝Luca对他的任何要求。他顺从地转身趴在墙上,Luca的身体暖烘烘地挤在他身后。他解开Angelo刚刚扣好的皮带扣,手指顺着Angelo的小腹握住他的茎身,男孩的内裤里湿得一塌糊涂,他的身体敏感而诚实地予以回应。Luca又将男孩马眼上分泌的黏液涂到他的嘴唇上,“很精神嘛。”Luca贴在Angelo的耳朵旁边笑着说。
鬼使神差地,Angelo伸出舌头舔干净Luca的手指,或者说他将Luca的指尖变得更潮湿。Luca的呼吸就在他耳边,带着夏天的潮热,男性粗重的喘息刺激着他的神经。硬得发烫的阴茎挤在他的臀缝,即使隔着内裤他也能感受到Luca的急不可耐。
“这群小兔崽子一定要把车厂搞得这么乱……Antonio,是你他妈的把衣服乱扔在厂子里么?”Dino大声叫嚷着往门口走,挥舞着的白T恤几乎要蹭到Angelo的胳膊。Angelo紧紧捂住自己的口鼻,生怕泄露出一点呻吟声。Luca的手臂环绕着他的腰,手掌紧紧地扒着他的腰侧。年轻男孩还不曾习惯于情欲的洗礼,面对Luca的抚摸依旧难以自控,不自觉地分开双腿。
男人的阴茎插入他的大腿根,阴囊撞上Angelo的臀尖,浑圆而饱满的龟头从他的会阴划过,即使没有真的插入,Angelo也感觉自己被Luca贯穿。直到Dino的脚步离开车厂,Angelo才敢将自己的手掌从口鼻处放下。Luca的手臂箍得很紧,几乎要将Angelo肺部的空气挤净,让他似乎产生磕一种他属于Luca的错觉。
空间狭小,Luca的动作并不大,然而这让两个人之间不曾生出什么距离。Luca的心脏紧贴Angelo的肩胛骨,身体相叠,心跳好像都要融为一体。“Angelo,Angelo……”男人的声音低沉,带着一丝他自己都不曾意识到的撒娇,无论他提出什么要求,他清楚Angelo都不会拒绝,男孩总会用他一眼就能看到底的双眼望着他,点头答应他的一切请求。他像是一只温柔的小猫,总会傻乎乎地将自己的肚皮翻给Luca。
男孩的手向后伸过来抱住Luca的脖子,侧脸被月光照出温柔的轮廓,琥珀色的双眸里盛满对他的迷恋。“Luca,亲亲我。”他吻到Luca的脸侧,便有些迟疑地停住动作,于是Luca再吻上Angelo的唇,男孩的嘴唇软得像是春天吹化结冰湖泊的风,甚至因为索吻急切,门牙还磕到了Luca的嘴唇。断断续续的呻吟声随着Luca操弄他大腿的节奏从正和Luca接吻的唇中溢出,夜莺的啼叫也不过如此动听。
Angelo下意识地随着Luca的动作摆动着臀,腰向下塌。欲望翻涌上来的时候已经难以理智思考,Luca近乎粗暴的动作甚至把他搞得有些疼,然而Angelo还是紧紧地夹住Luca的性器。即使Luca没有真正插进Angelo的后穴,快感依旧像海浪一样冲刷着Angelo的身体。 他控制不住地叫喊起来,又被Luca的吻堵住浪叫。
“小点声,我不希望他们也能听到你高潮的声音。”
而高潮的到来确实猝不及防。一阵快速的抽插后,Luca紧紧地抱住Angelo的肩膀,将精液射在他的大腿上。而Angelo的阴茎甚至不需要被触碰,白色的浊液便从其中射出,在墙壁上留下痕迹。Angelo的头发已经再次被汗水打湿,他的腿一阵酸软,如果不是Luca在背后抱着他的腰,他几乎要跌坐在地上。
Luca弯下腰,把Angelo的内裤从他脚踝处提起,又把自己的T恤套在Angelo身上。然而他的衣服对于Angelo来说有些过于肥大,只能松松垮垮地挂在Angelo身上,刚才他射在Angelo腿上的精液缓缓流下,似乎他真的在Angelo的小穴里内射过一样。
“这次你要重新去洗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