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楼诚衍生]伽蓝录 2.4

Work Text:

戈长虎也不知是突然开窍了还是被激将了,扯着范川的领口拽下来就亲,边亲边去摸他裆里,摸着了便笑,唇齿纠缠间含糊不清道:“半斤八两……谁也别笑话谁……”

谁料想这主动挑衅的人又咬了口他舌头,且咬得重上许多,戈长虎吃疼哎哟了一声,范川笑得三分狂傲三分浪荡:“让你长个记性,舌头这个时候可不是说话用的。”

横竖上回在这里住过一宿,范川的卧室在哪儿他知道,便揽着范川肩膀要往楼上去。戈长虎本来就略弓着腰,阴茎从内裤边缘探出来支楞得老高,范川有意促狭,伸手在他大腿根里摸了两把,指尖隔了衣服搔过囊袋,倒比真摸上还受不住,戈长虎无师自通去叼他耳轮磨牙,脸红得要命:“你别摸,再摸该忍不住了……”

这时他们正好走到收银的柜台后头,这收银台平常也可当吧台用,靠门口那边的边缘约摸齐胸高,桌面却和正常桌子差不多。范川眼睛转转,侧身倚在桌沿上去扯戈长虎裤子,顺势蹲下去飞快吃一口龟头,吮出极响亮的声儿,戈长虎踉跄半步摁住他肩膀,本能地挺腰往里顶,范川不等他顶实了就撒开,站起来把自己的牛仔裤连着内裤一块拽到小腿处,露出同样生机盎然的性器,回手从抽屉里掏出管润滑,叹道:“还是我自己弄算了,”说着岔开大腿,指尖绕着穴口没转一圈就摁进去一点,下巴颏冲戈长虎扬起来,带点挑衅似的,“没看过吧?”

然而这场景似乎有些熟悉,红的白的黑的紫的,水淋淋的,硬邦邦的,啧啧作响的,捣进捣出的——眼下这一切以前到底有没有发生过?戈长虎脑子里乱得不行,但阳具胀疼得让他顾不得深想下去,理智彻底让位给欲望,世上没有比眼前水润泛红的穴口更要紧的地方,他上前半步搂着范川的腰臀胡乱摩挲揉搓,半哑着喘息道:“真是忍不住了……”也不待扩张的手指抽出来便贴着指背顶进去。

范川靠一条胳膊拄在身后摇摇欲坠,想抽出手来又赶上顶端最粗的地方正往里进,穴口周围扯得皱褶都看不见,就剩薄薄一层肉绷着。范川也不敢硬拽,等戈长虎进了多半才往外抽,一个进一个出地互相摩擦,手指倒没什么特别感觉,戈长虎舒服得眼神都飘忽了,骨头缝里的劲儿也努出来狠操,全不惜力,操着操着又胡乱去亲范川的嘴唇,忙不过来也要亲。亲吻在他来说是种态度,既是在说我爽了也是在问你爽不爽,范川便哼喘着迎合他,两条腿夹住戈长虎的腰,几乎多半个屁股都悬在桌面外头,很巧妙地把自己最受不了的那点地方主动送上去,连着狠顶两下就连脊椎都是麻的酥的,指望他自己找着且得等些时候,不如主动点。那儿的妙处戈长虎也很快发现了,急急伸手下去托住他臀尖,碾着滑软的穴肉操出范川的颤声儿来,前边的阳物翘得抵到自己小腹上。戈长虎隔着上身没脱的T恤去摸他,直摸得前液把T恤下摆湿了杯口大的一片,范川的哼喘于是变成拖着尾音的呻吟和呜咽,夹杂着些听不太清的字句,那动静分不清是难受还是享受,但肠壁被插得格外湿滑顺溜是能感觉出来的,阴茎像被穴肉嗦吸住了,随便他怎么干都能爽。

那可不就随便干呗。戈长虎拎起范川的膝窝往他胸口压,下身更无遮无拦,每次进出都看得清清楚楚,但范川不肯看,戈长虎顾不上看,两人的魂儿这时早被蚀骨快感冲得七零八落,范川尤其情动,小腹抽搐不已,阴茎顶端弹动着,竟像是比戈长虎还要早一步高潮。戈长虎玩儿命冲刺了十几下就戳捣得他要死要活,浓精从酸痒的铃口涌出来,全数溅射到自己肚子上。至于戈长虎,他倒是真想拔出来的,不过范川后穴太会夹,就犹豫了那么眨眼功夫已经坚持不住,最后还是出在里头。

“那个……那什么,”戈长虎爽完了咂摸咂摸好像不太对劲,想说点什么又不知从哪里说起,范川则根本不给他顾左右而言他的机会,把蜷着的腿先放下来:“腿麻了,给拍拍吧?”

这要求不过分,戈长虎伸手老老实实拍腿,从膝盖到脚背拍了个遍,范川清清嗓子:“还麻,不敢着地,你打算背我上楼还是抱我上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