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吻.走私.鴛鴦獸

Chapter Text

  這裡跟他想像的不大一樣。

  一戰剛結束,歐洲處於疲軟的狀態,可這塊土地卻生氣勃勃,整座城市洋溢的輕快的節奏,還有立體派風格的建築在這裡嶄露頭角。

  他有點緊張又有點興奮地抬頭望著這一棟棟新穎的摩天建築時,他手上那只皮箱突然不聽話地搖晃了一下,提醒他來此地的主要目的。好不容易過關,可不是放鬆的好時機,他得速速找到落腳處以及可活動的據點,這樣才能儘快進行他遠渡重洋來到大西洋另一邊的計畫。

  皮箱又用力的晃了一下,他停下腳步、微微皺眉,依著皮箱搖擺的行徑望過去。喔!是一間排隊人潮挺壯觀的麵包店。他會心一笑,望了眼手中頑皮的皮箱。

  

  「不好吧,」他小聲地說著,像自言自語,「你們有自己的食物,我可從沒虧待過你們啊。」雖然從烘培店傳過來的香味如此誘人,但他可不能這麼容易妥協。

  

  正想轉身離去,但箱子又搖晃得更嚴重了。他趕緊把箱子抱起來,假裝提箱子提累了,換個姿勢——總不能讓路人發現這只皮箱莫名其妙的彷彿有自我意識一般地左搖右晃,他可不想甫踏到新國度就惹上麻煩。

  

  他低下頭,嘴唇靠近皮箱的金屬扣環處,輕聲說著:「好,那就只看一眼,不要調皮喔!」

  

  說起來也好笑,到底是誰先開葷的呢?居然有人開始迷戀起人類的食物——Newt不認為牠們特別喜歡人類的食物,只是……大概好奇心作祟吧。

  他抱著箱子盡可能地在不影響他人排隊的情況下,往前靠了過去,想看清楚櫥窗裡面,那些看起來香味四溢、賣相又相當吸引人的麵包及小蛋糕們。就在他走到合適的位子時,突然有喘著氣又粗聲叫喚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眾人紛紛好奇地轉過頭去。有些人被嚇了一跳自動讓路退開,也有人被聲音的主人用手推開。

  Newt眼明手快地站到一旁去,讓那名似乎在追著什麼東西的人去追尋他的目標物。

  

  「我、我的……」那體型中年發福的男人邊跑邊喘,「金絲雀啊!」他發出略帶淒涼又哀傷的吶喊。

  

  這時眾人有志一同地全都抬頭望著中年男人在追的小生物——好像飛過去了,那隻小小的、全身漾著漂亮的鵝黃色的小鳥正展翅高飛。像是磁鐵一般,把一部分拉長脖子仰首瞻望的人們也吸引了過去,包括Newt。

  人群圍湧而去,只見那隻漂亮小鳥停留在眾人都搆不到的街燈上,啁啾了幾聲,彷彿在嘲笑那些沒有翅膀的人類只能在地上亂跑亂竄。

  中年男人推開圍觀的群眾,垂頭喪氣地望著那隻大概再也抓不回來的小鳥,他忍不住地發出一聲哀嘆。Newt的目光迅速且不著痕跡地觀察了路人們一圈,有點猶豫是否要出手幫忙。

  他還沒想出個好的應對方法,那隻小金絲雀就再度振翅高飛,留下一票人的仰視讚嘆。

  

  ※※※

  Newt總覺得生物都有自己生存的權利,有些動物選擇繼續待在人類的身邊,有些動物則喜愛擁抱大自然。如果強行把後者留在牢籠裡,把前者趕離牠習慣的居住處所,都算是自私殘忍的行為。他提著皮箱,邊走邊想著自己晚一些應該在哪裡落腳的好。

  正當他思索自己該去哪間旅社下榻時,他兀然發現方才那隻迎向自由的金絲雀正停留在他左前方的那台汽車上。金絲雀歪著頭看著他,他忍不住露出欣慰的笑容,左看右看,確認身邊都沒有路人,他模仿金絲雀的叫聲朝那隻小黃鳥啾啾兩聲。金絲雀聽聞Newt的聲音,也唱歌回應著,接著牠拍拍翅膀,朝Newt飛來,並大方地停在他肩上,在他耳畔旁繼續高歌。

  

  「你對動物挺有一套的。」

  

  聞聲,Newt像全身觸電一般回頭,他眼睛瞪得大大地,雙唇緊抿,一時之間他一句話都講不出口。肩上的小金絲雀似乎感應到Newt的緊張,牠趕緊拍翅飛走,遠離是非之地似的。

  站在Newt眼前的男人還穿著圍裙,男人笑容給人溫暖又親切的感覺,但Newt此刻沒顧慮那麼多,他尷尬地點點頭,像是例行公事地打個招呼,然後準備腳底抹油快速溜走。

  

  「先生,你等一下啊!」穿圍裙的男人往他的方向走了兩步,「我朋友在照顧受傷的流浪動物,不知道你能不能幫忙?」

  

  聽到關鍵字停下邁開步子的青年,他帶著幾分困惑回頭,不確定自己到底應該要用怎樣的反應應對才得體。他眨了眨眼,思索了幾秒,對方見他沒有拒絕就開心地走了過去,伸出友善的手。

  

  「我叫Jacob Kowalski,很高興認識你。」

  

  Newt遲疑一秒後,也緩緩伸出手,靦腆地笑了笑。沒想到美國人這麼友善?才初次見面就要幫忙介紹工作?不知道是不是義工性質的。雖然Newt不排斥幫助動物,盤纏的問題好解決——魔法很好用——但有時也要假裝打點工,融入一下麻瓜的世界才比較不容易被發現。

  Jacob身上傳來甜甜的味道,Newt發現那是奶油及烤麵包的味道,他手提皮箱又用力的晃動了一下,彷彿裡頭的小東西們正在躁動不安。Jacob的視線似乎被Newt的皮箱吸引,他視線飄了過去似乎想要看清楚那皮箱的動靜,確認自己沒有眼花。Newt趁機趕快開口,打斷Jacob的狐疑。

  

  「Newt Scamander。」他盡力擠出應該算是善意又和藹的微笑,暗示Jacob可以帶他去找他的友人。

  

  接收到對方的訊息後,Jacob把眼花丟諸腦後,歡歡喜喜地帶著他的新朋友去見老朋友。

  Newt跟著Jacob的腳步,思考著或許他能在幫助受傷的流浪動物時,能借這個機會找找看那些被走私的怪獸,或者打聽到牠們的去向。無巧不巧,放走了一隻金絲雀,得到了一個有意思的「工作機會」。反正,走一步算一步,希望能早日找到那些被私慾所強佔、被強買強賣的怪獸們。

  

  ※※※

  男人站在起居室的中心,右邊眉毛挑了一下。他望著不遠處的……那是鳥吧?應該是鳥類動物吧。到底為什麼會有一隻體積大小跟鴿子差不多的鳥飛到他的家來,這隻鳥是從何處鑽進來的?

  男人往前走了一步,想著工作一整天後只想回住所吃個簡單的晚餐,好好休息一晚,但這個行程裡並不包含不知從何處冒出來的,有點像鴿子但又不大像鴿子的鳥類叨擾。

  他越往那隻鳥的方向前進,那隻鳥似乎越恐懼地往角落挪動。本想揮動魔杖把那隻鳥給抓起來並帶到窗外去「野放」,但看起來一人一鳥的距離,只需要伸手就能徒手把私闖民宅的鳥犯人給抓起——鴿子沒那麼怕人,一旦被人抓了,就會安靜地、不掙扎地待在人類的掌心裡。

  男人蹲下後,才發現那隻鴿子長得有點不大一樣,有藍綠色的眼睛,像寶石閃閃熠熠,潔白的羽毛卻有像孔雀般的長尾,而且還是彩紅色的。他頓時意識到闖入他家的小白鴿並不是真正的小白鴿,這傢伙有可能是現在最令人擔憂的神奇生物——搞不好還是走私進來美國的?

  他頓了一會兒,想起好像安全部裡誰說過,說什麼走私集團都會餵食奇獸一些古怪的食物,讓這些小野獸上癮,所以奇獸們也跑不遠,最後還是會回到走私集團的手上,任人宰割。怎麼有一種用毒品控制神奇生物的感覺?聽起來既好笑又令人十分不悅。

  男人念頭一轉,現在不是可憐這些小怪獸的時候。身為安全部部長的他現在最棘手又惱人的案件就是奇獸走私案。原先只是傳聞,但後來各地開始出現奇獸攻擊人類的案例,使得魔國會不得不到處派出巫師來消弭這些恐慌。

  造成莫魔的不安只是其中一個較小的影響,有不少地下組織將奇獸做成各種工具,利用牠們的毛皮、唾液、血肉等等,製造出或多或少的魔法道具或是魔藥做黑市交易。

  魔國會必須儘快剷除這個組織,為此,Percival Graves願意做出任何事。

  他伸出手,眼看那隻往後退並撞到牆角的小白鴿就快落入自己的手中,而就在即將迎接勝利的那一刻,看似溫馴又膽小的小白鴿突然一張嘴,狠狠地咬了Graves一口——雖不見血,但咬痕卻深深地印烙在Graves的手指上。

  Graves嚇了一跳抽回手,發現那抹咬痕不似生物留下的齒印,倒比較像花體字的紋身,算是不幸中的大幸?Graves嘆了口氣,過了幾秒,傷口不疼不癢,只是留下了印記。

  他站起身,小白鴿趁機拍拍翅膀從他身邊的縫隙鑽過,並停留在窗台前。在月光的沐浴下,那隻鳥類奇獸有種令人著迷的魅力。Graves嘆了氣,決定先填飽肚子再來思考怎麼處理這隻性情古怪的神奇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