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毁灭

Chapter Text

尽管他的手腕已经不再被锁链束缚,Newt却发现自己无法移动。他整个人都僵住了,躺在床垫上。他的大脑短路了,无法将他印象中的那个受人尊敬的傲罗和现在压在他身上的男人联系起来。在那种饥饿的视线注视下,他反而希望他能把自己的眼睛重新蒙上。

“什么。”他说,而只是说出来都让他痛苦,他依然能感觉到浓烈的性事之后的味道。“什么?”Newt重复道,用手肘撑起了自己的身体。他试图逃离,但是一只手握住了他的脚踝。

“五个男人。”Graves说。那种危险的语调又回来了,放在Newt腿部的手指也收紧了。“我应该早点到达这里。这纯属浪费!”他突然把Newt拽向自己。Graves覆在他身上,捧着他的脑袋。

Newt竭力注视着对方冷硬的下颌线,或是摩擦着他的衬衫的深蓝的围巾。他在避免和那怪兽般的眼睛对视。

但是卡在他下巴的手指却不给他这个机会。另一个男人的因为懊悔而眉头紧锁,因为愤怒而全身战栗。然而Newt只感到疲倦。他甚至想建议Graves把这件事放下,然后也许他可以施个一忘皆空什么的。


“我很抱歉,Newt。”他听起来一点也不抱歉。“Theseus承诺给我的是没有被人碰过的你。现在我们遇到了一个难题。”

Newt眨了眨眼睛,好像这样就把正疯狂涌上来的泪水赶走似的。视线里那张盯着他的脸已经模糊了。Newt把头转向一侧,身体上的疼痛已经不允许他做出更多的动作。“如果你要上……上我,那就上吧。多一个人会有区别吗?”


他因为被扼住了喉咙而剧烈咳嗽起来,然而更加让他恐惧的,是Graves眼里那种疯狂的光芒,和那张平时严肃的脸上怪异的微笑。

“我希望你能表示出感激。”他嗓音低沉。“我杀了十四个人才进入了这个房间。假如我没有出现,还会有十个男人会把他们的阴茎塞进你的身体里。你会继续承受折磨,最后像个荡妇一样死去。除非你能想到更好的筹码,除非你也能为我杀同样多的人,你现在应该张开双腿,恳请我操你,尽管你现在只是个被损坏的东西。”

他的说法不无道理。Newt对交易习以为常。他是一个旅人,正常的对交易他来说再熟悉不过。但是听到那样的话从一个他敬佩着的傲罗中说出来——直到上一刻之前——直到他像之前的施暴者那样抓住Newt之前。

“疼。”Newt请求道,他不知道自己是在说Graves扼住他咽喉的手,亦或是他身体上注定要变得更糟糕的疼痛。

“没有人说过自由是无痛的。”Graves把他推在一边,开始解下他自己的围巾和裤子。Newt注视着他,他已经习惯了内心升腾起的恐惧。反抗是没有意义的,他早就知道了,即使他现在并没有被束缚,也许他逃脱的几率大了一些。他伤痕累累的身体已经无法移动,他甚至找不到一点哄骗自己的理由,也许是因为Graves已经明确表示他无论如何都会得到他想要的。

所以Newt静默地躺在那里,直到他感觉到Graves的手分开了他的大腿。他抬起头,看见了对方腿间的昂扬。他的脸下意识的红了,Newt握紧了身侧的拳头。他意识到Graves将是第一个他看得见的上他的人。他咽下喉头的苦涩味道。

“我曾经强烈渴望成为第一个占有你的男人。”Graves喃喃低语。他的手指正在给Newt扩张。Newt费劲全力才能让自己不畏缩。“然而现在我只不过是往你的身体里灌进更多的东西而已。”

当手指退出的时候,男人的阳具挤了进来。Newt可以看见。巨大的,进出着。他不知道是不是比其他那些施暴者更大,他并没有看见过其他人,只是感觉他们碾进他的身体。“当然现在也有它的美妙之处,别误会。但是你现在已经离纯洁太遥远了,而Theseus总是喋喋不休地夸耀你的纯洁。”

“请不要提起我的哥哥。”他安静地说。他并不想听到Theseus的名字。他的哥哥并没有权利用他的处子之身进行交易。他开始回想他的箱子,在想象中拼凑出他给他的的动物们喂食的时候它们快乐的样子。然后突然之间,他意识到,万一它们也背叛了他呢?万一,就像一些独角兽一样,它们喜爱他,只是因为他曾经是纯洁的?

这样的想法比正在挺进他体内的男人性器更让Newt心碎。Newt尖锐地呼出一口气,他的胸膛剧烈的起伏了一下。他身体上的所有疼痛都一下子复原了,而另一个男人还在加深他的伤口。Graves研究着他的表情,失望道:“你几乎没有反应。”

Newt挪开了视线。尽管对方的牙齿正抵着他脖子上薄薄的动脉。Graves深深埋进他的体内,他们的身体一起律动着。太深了,Newt终于抽搐着哭泣出声。这个体位和之前都不同,Graves得以进入其他人尚未探索到的地方。

“我本来想一点一点把你击溃。”Graves对他说,但是Newt几乎没有在听,剧痛让他眼前发黑。“我本来打算送你上天堂。简直是耻辱,说真的。”他把Newt的双腿拉得更开,好让他更加无遮拦地挺进。Newt弓起背,哭叫着。此前的施暴者想伤害他,然而Graves,直到现在他都不确定这个傲罗想要什么。他已经占有了Newt的身体,他还想要什么呢?

“你闻上去像他们一样。”Graves啐了一口。他粗鲁地把Newt翻过来,没等Newt适应新的姿势就又进入了他。无力支撑自己,Newt把脸埋进床垫里,任Graves把他的臀部抬起来。他的抽噎也埋进了床垫里,尽管它们已经细微到听不见了。他精疲力尽了。Graves会大发雷霆,然而Newt等不及想要睡去。

“不要了。”他喃喃地说。这是一个无力而又恍惚的请求,他原本以为在三个人之前他就已经放弃了。

“继续”。

当他感觉到身体被液体填满,Newt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他终于可以沉沉睡去。当他醒来的时候,他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但是Graves已经不见了。每一个微小的动作都带来他腰部以下的每一寸的灼痛。他想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习惯疼痛。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