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王子与乞儿》番外2-[叶孤城x楚留香]偷香

Work Text:

这个故事和西楚的《信任》是平行宇宙关系,在另一个宇宙里,楚留香没去找西门吹雪而是找了柳先开~
既然是pwp就别和我计较伦理啊逻辑啊什么的了~

——————————
叶孤城不是没有妄想过可以得到楚留香。
楚留香和柳先开长得几乎一摸一样,气质和性情却大相径庭。
他们之间的鲜明对比让叶孤城觉得趣味。
他不止一次幻想过和另一个更狂野更淘气的柳先开做爱是何种滋味。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有一天他居然会梦想成真。

 

“什么,你说什么?楚留香要假装成你和我上床?你要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听到如此荒谬的事情,让叶孤城对自己的听力产生了严重的怀疑。
柳先开似乎觉得他的反应很有趣,吃吃笑笑地说:“那傻孩子自从那天偷看过我们以后,就长了很严重的针眼哟~他说他没办法忘记,也想试一下,可是又拉不下名满天下的楚香帅的面子去跟别的男人求欢~”
“所以你就给他出了这么个馊主意?他到底有多精虫上脑,会相信你~”
叶孤城扶额。
“这个主意哪里馊了?我们两个长这么像!而且他的易容术很不错啊!”
“那你干嘛要告诉我?”
柳先开抿嘴一笑:“因为我知道一定瞒不过你,为免到时候穿帮了不可收拾,还不如老实告诉你比较保险。”
“……”
有时候他真的不知道柳先开的心肠是怎么长的。
“好,好得很!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答应你?”
柳先开半开玩笑地推了他一把。
“切,少来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肖想他很久了~那天还不是因为你知道他在偷看,才故意那么卖力!这个时候还跟我装!哪个男人不喜欢偷香窃玉?”
“难道你都不会吃醋吗?”
“是有那么一点~可是我更想看你们做啊,到时候我就躲在房里暗格中偷看,瓜子花生我都买好了~”
“……”
叶孤城这时才恍然大悟,他家的那个,才是真正狂野与淘气的那一个。

 

公平一点说,楚留香的易容术还是很不错的,几可乱真。
瞒一般人绝对不成问题,但要瞒过柳先开的枕边人恐怕还差一点火候。
更何况是眼神锐利如鹰的叶孤城。
他一眼就看出了至少十处破绽。
最致命的是,楚留香还很紧张,有点像是不知道该把手脚往哪里摆。
虽然是很可爱没错,但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看来叶孤城只能用他精湛的演技来拯救这一夜了!
他像只窥视猎物已久的猎豹一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突然出手把楚留香一举擒到膝上——
“开儿,我现在就想要你~今晚我们能直接开始吗?”
他不等回答,径自把两根手指探入楚留香口中,模仿交媾的动作,在他口中抽插了起来。
不一会儿,楚留香已经面红耳赤,气喘吁吁起来。
还真是……意外的缺乏经验呢~
外表是会骗人的,想不到看似多情的楚留香如此纯情。他那些夸张的香艳传说大概都是疯狂的粉丝编出来的吧~
不是极度缺乏经验怎么会傻到相信柳先开的鬼话~
真可怜呢~盛名所累,偷欢不易。大概是真的很想要一场有质量的性事,才会甘冒这么大的风险也要委身于他。
他心中油然而生一段怜香惜玉之情,今晚他一定会拿出浑身解数给他一个终身难忘的夜晚!
作为楚留香的第一个男人,他当然要替他设立一个让后来的人只能仰望的高标准!

 

留香,留香,人如其名,他身上有一股特殊的甜香。
为了更好地冒充柳先开,他似乎用了什么药物隐藏自己天生的体香。
可是又不成功,那若隐若现的一段残香,反而让叶孤城更加疯狂。
他的体液是香的,口中甜液是香的,眼泪是香的,汗珠是香的……
叶孤城差点就控制不住想要用犬齿切开他的血管,尝尝他的身上流的血是不是也很香。
“留香,留香,留香……”
他在心中一遍遍默念,却咬紧牙关,生怕这个名字一不小心从舌尖上溜出来,毁了一切。

四目相对,炽情如火。
暖玉温香,穿肠毒药。
他明明知道不可以。
他明明知道是痴心妄想。
他已经有了柳先开,又怎可以人心不足蛇吞象。
他只可以拥有他一个夜晚。
却仿佛身心失控,如痴似狂。

他想由内到外彻头彻尾地占有他征服他!
他想他的身体永远不会忘记他,想令他今后的每一个男人都相形见绌!
他想操他操到他脑子里除了他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任何事!

只想疯狂攫取他口中的甘甜,只想把自己的欲液抹遍他每一寸肌肤,只想在他身上、心上都留下永不磨灭的印记!

愿此夜无尽,无休无止!
————————

在那一夜之后。
叶孤城和楚留香也见过几次面。
楚留香表现得十分自然,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他们江湖儿女,若没有一点演技傍身,要怎么行走江湖?
一切如同春梦了无痕。
若不是那夜他偷了楚留香一块贴身玉佩留做纪念,他真会以为那一夜只是他发了一场春梦。

 

在那一夜之后,叶孤城不再和西门吹雪斗嘴了。
柳先开问他为何。
叶孤城笑而不语。
其一,老子睡过他的白月光,各种体位哦~
其二,老子已经娶到了一个更狂野更淘气的加强版楚留香,西门吹雪拍马追都赶不上!
他一个人生赢家,还会和一个撸sir置闲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