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The Cure

Chapter Text

 

  Graves找到Newt了。

  他坐在座位裡,看到台上那個原是自由自在的奇獸飼育家正縮瑟在被下了各種黑魔法咒語的籠子裡,他瞇起眼專注地尋找漏洞,他必須在這場在巫師界最荒謬的人口販賣會結束前把Newt救出來。

  「各位,這是我們五天來的壓軸——Newt Scamander!」台上的爆竹用浮誇又失禮的語氣喊道,台下戴著面具的人因為這樣而情緒激昂,爆竹又繼續說:「Alpha們特別注意,你們是不是感覺到身體有一股騷動——沒錯,他正準備進入熱潮期!」

  Graves感受到周遭人的躁動,甚至有人想要衝上台而被攔下。

  爆竹開了底價之後所有人開始喊價,被關在聾子裡全身赤裸的Newt似乎聽不見外頭的聲音,他蜷曲著沒有任何布料的身體窩在角落,雙眼跟被欺負的小動物一樣充滿戒備,在爆竹開始喊出最高價時,Graves找到黑魔法的漏洞,他在破解的同時現影到台上,並且抓著還不解狀況的Newt消影離開。

 

  「什——Mr. Graves?」滿臉錯愕的Newt還沒消化所有狀況他就抵達安全的房間,他愣愣地看著抱著他的男人,突然想到什麼似地掙扎起來,「不,帶我回去,Mr. Graves,請你帶我回去,我的皮箱還在那裡,他們威脅我——」

  「噓,冷靜點,Newt,你的皮箱在這裡,看到了嗎?」Graves下意識吻了對方的額頭,這完全是出於Alpha與生俱來的保護欲,他們兩個身上都沾著滿滿的Omega信息素,Newt進入的熱潮的速度越來越快,即使他心心念念自己的孩子們,卻無法控制越來越熱的身體——這一切都使Graves比平常溫柔,他身體裡留著的血液促使他這麼做,他摟著Newt並安撫他焦慮的情緒,是的,他釋放了信息素,但那都只是為了要讓懷裡的Omega冷靜下來,「我們得先讓你好好洗個澡,Newt,你身上還有傷口需要清理。」

  敲擊耳膜的聲線讓Newt顫抖,他可以感覺到Graves溫柔的信息素以及Alpha的佔有欲,但他清楚他在熱潮真正來襲前必須先確認他的孩子們是否都安好,並且為自己製作一份可以減緩熱潮影響的藥水,「我想進去看看。」Newt的聲音纖細又堅定地表示,「我要確認牠們都好。」

  Graves不是沒有自制力的Alpha,所以他紳士地放開對方,並且把自己的大衣套在全身赤裸的Newt身上——後者似乎這才意識到自己赤裸著身體,臉紅著低頭道謝的樣子讓Graves心跳加速——Alpha看著Omega消失在皮箱後立刻衝去打開飯店窗戶,刺骨的冷風侵襲他的臉頰,這似乎有點用,Graves不怎麼平靜地安慰自己。

  而事實上是Newt離開太久了——Graves出於安全考量,他在等待半個鐘頭之後上前敲敲皮箱並等待三十秒,沒得到回應讓他第一時間鑽進皮箱,但他在進入Newt的工作間之後就後悔了——Omega的甜蜜信息素充滿整個空間,Graves在被包圍的那瞬間覺得一陣暈眩。

 

  Newt縮在角落顫抖著,他的腿間濕潤不已,身上還蓋著Graves的外套,外套的主人注意到Omega的雙腿正夾著外套的下擺磨蹭,這讓他必須咬牙才能忍下被信息素刺激的慾望,「Newt,你還好嗎?」

  「唔。」被問話的人哭一樣地悶哼一聲,Newt受不了地把手伸到雙腿間,他的動作不大,且整個人像蝦子一樣捲起身體,他試圖藏起自慰的動作,但他可以透過空間中混雜著越來越多的Alpha氣味感受出這一點用也沒有——沉穩的木質調有意無意刷過他的神經,Newt咬著下唇全身緊繃,接著射精。

  被摻雜清晨微香的青草氣味衝擊的Graves不知道自己究竟花了多少理智才成功轉身,他抓著階梯逼自己冷靜——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可是安全部部長,這種狀況少說也遇過幾次,但他從沒這麼靠近崩潰邊緣過,「我、我在外頭等你,Newt,如果你需要什麼東西可以告訴我。」

  「別關上皮箱——」咬著外套的袖子,Newt一邊喘息一邊說,他的Omega天性讓他下意識用了請求的姿態開口,「求你。」

  Graves要自己別轉頭,但他卻可以想像出對方的樣子——赤身裸體,糾纏著自己的大衣,因為熱潮而發燙發紅的身體,還有水汪汪的雙眼及紅腫的嘴唇,Graves硬了,他是個Alpha,他有道理因為這樣勃起,但他卻沒道理就這樣佔有眼前的Omega,所以他答應了對方的請求,「我會在皮箱旁邊,Newt,如果你有任何需要都可以告訴我。」

  在Graves整個人爬出皮箱前,他感受到Newt進入第二波熱潮,這似乎比上一次還凶猛,Newt幾乎是尖叫出聲,他坐在皮箱旁揉著自己的眉心,Graves一邊背著法條一邊想著自己到底為什麼要接受這樣的折磨,而更讓他不解的是,以他的經驗來說,他從未對一個Omega如此有反應過。

  不知道過了多久,更多的Omega信息素從皮箱中竄出,但Newt沒有再對他提出任何需求,Graves不知道為什麼有點失望,而敞開的窗戶也無法消化整個房間的熱潮氣味,Graves咒罵了一聲之後扯開自己的褲頭——管他的,他可是一個貨真價實的Alpha。Graves這麼想著,一邊閉上眼,他帶著殘留在腦中的罪惡感自慰,在被Omega信息素籠罩的狀態下他很快就射精了,且他知道Newt也剛度過第二波熱潮的侵襲,Graves起身給自己打理乾淨之後,想了想還是帶了一條乾淨的毛巾跟水走回皮箱邊,「Newt?我可以進去嗎?」

  「可、可以。」

  Graves這次做足心理準備,他催眠自己已經適應被濃濃的Omega信息素包圍,盡量若無其事地再度進入Newt的工作間,後者正用他的大衣把自己包住,Graves絕不承認自己的腦中瞬間浮現了大衣之下的畫面,他清嗓後說道:「也許你需要毛巾,還有你必須補充水分。」

  「謝謝你,Mr. Graves。」

  啞著的聲線帶著一點哭腔、一點顫抖、一點情慾,明明是個男人此時卻比女人還性感,Graves忍不住關切,「你還需要什麼嗎?」

  「呃......」Newt咬著嘴唇,短暫的清醒時間讓他下意識又把自己往角落多縮一點,彷彿Graves的大衣能夠藏起他的氣味似的,他猶豫一下之後還是有點不好意思地開口,「可以請你幫我拿你手邊那一桶飼料給道高嗎?牠會幫我餵其他奇獸的。」

  聞言,Graves挑眉,他內心的不可置信轉化成笑意,於是在他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他的嘴角勾起弧度,「沒問題。」

  然後堂堂美國魔法會安全部部長便提著鐵桶走進Newt的嬰兒房裡,他其實不知道道高是哪個奇獸的名字,他找都還沒找就發現腳邊的幻影猴,「你要幫我的忙嗎?」

  幻影猴點點頭,接著接過他手中的東西逕自離開。

  Graves再度回到Newt的工作間,映入眼簾的是對方全身上下只圍著浴巾在工作臺前忙碌的畫面,後者發現了他,對上眼瞬間Newt很快低下頭小聲表示,「我在調舒緩劑。」

  以咳嗽來掩飾自己失禮的Graves則是挺起胸膛走到階梯邊,他在準備離開前問,「你還需要我的外套嗎?」

  舉起杯子的Newt聞言全身僵了下,他咬著杯緣點點頭,視線一直固定在杯口,直到Alpha離開才繼續飲入舒緩劑的動作。

 

  而爬出皮箱的Graves則是發現自己從來沒那麼希望後援快點抵達飯店過。

 

-TBC

 

為什麼是TBC!(作者自己疑惑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