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K莫】特效疗法

Work Text:

01

      郝眉失眠了。

      这种经历十分罕见,一向吃得饱睡得好的眉少有点懵,裹着毯子垂头思考许久也没找出自己失眠的原因来。最近致一科技的全体员工都忙疯了,吃饭没个规律,累得不沾枕头都能睡,尤其是程序部主力郝眉,不眠不休写十几个小时程序之后走路都是飘的。

      但今天怎么就失眠了呢?

      他从贝微微给他们准备的铺位上爬起身,遛跶了三十多圈,喝了两大杯水,还抽空和终于撑不住要睡过去的于半珊打了一架。等脚步停下,郝眉发现自己站在肖奈办公室的门前。

      我这是搞什么鬼,他想,不过既然来了,进去看看吧。

 

02

      郝眉早前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已经看见肖奈牵着贝微微出公司,知道这会儿房里只有刚刚睡下的KO。

      饭也不吃,觉也不睡,没日没夜,没晌没时,食物链顶端的家伙了不起啊,真是太讨厌了——郝眉望着侧躺在沙发上的身影,那人许是熬夜太久觉得冷了,靠住沙发蜷起了腿,是个窝在角落里的姿势,毛毯盖到肩头,露出底下黑色的常服。

      是不是傻啊,衣服也不脱,这么一睡起来准要着凉。郝眉腹诽一阵,完全忘记他们这帮糙老爷们儿什么时候管过那么多,能撑到床铺上睡就已经很不错了,谁还会顾及脱衣盖被的事。他轻掩上房门,转身把中午留的饭菜拿去茶水间里热了热,端回房里又犹豫几秒,干脆再出来带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

      于半珊的临时床位靠门,刚眯一会儿,被他的脚步声磨醒:“死美人儿你不老实待着,走来走去干嘛呢?”

      郝眉关门的动作很小心,回话却没个好声气:“要你管啊?睡你的觉!”

 

03

      KO昏睡了一波,疲惫不堪的大脑缓过劲重新启动防御机制,虽然没睡够但自然就醒了。睁眼的时候,郝眉刚在游戏里挖完矿,正搓着下巴考虑锻造什么兵器比较适合现在的等级。

      “先给你的偃甲升个级,”KO想也没想便说,“只差一块能量石就能升了,你今天来的这个矿区应该能挖到。”

      毫无防备的郝眉被他突然开口吓了一跳,喘着大气惊魂未定地瞪他好一会儿还说不出话。KO抱歉地冲郝眉抿抿嘴唇,目光仍是疲倦的。刚醒来还有些迷糊,他单手揉揉眼睛,声音发涩,音量极低:“你没睡?”

      郝眉把游戏停在存档处,将椅子转了个向,不知不觉跟着他放低音量:“我下午睡过了……你要吃饭吗?还是接着睡?”

      KO下意识摇摇头,放松几下酸疼的肩膀,半抬起身,摸到郝眉放在桌边的饭盒,感觉还是热的。

      “你在这里很久?”

      “也没多久,”郝眉帮他掰开一次性筷子,依习惯吹了吹木屑,“趁热吃吧。”

      KO挪到桌前坐下来,还是有些愣怔,往一目了然的办公室里左右望了一圈:“肖奈呢?”

      “带微微师妹回家二人世界去了。”郝眉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KO,只觉新奇,也不急着唤他清醒,说话声量还是很轻柔,“我跟你说,现在全公司啊,可就只剩我和你还没睡呢。”

      他自己没意识到,倒是接收这话的KO硬是听出了一星暧昧的意思,举着筷子憋红了脸才憋出一个干巴巴的“哦”来。

 

04

      其实很多人不知道,厨师并不一定都是吃货。做饭做多了,尤其是以烹饪维持生计的日子过久了,对惯常饭菜实在难起什么饕餮之欲,忙得忘记吃饭是常有的事。KO打开饭盒盖,果然不觉得很饿。他夹起一坨饭粒送进嘴里,吃得面无表情,看起来一副味同嚼蜡的样子。

      郝眉从旁推过一杯温水递给他,用心照不宣的语气说:“没你做的好吃。”

      KO勉力咽下一片又老又柴的的肉,矜持道:“还行。”

      “还行什么呀还行!”郝眉的音量顿时提高几分,“也就是忙起来凑合吃我才不跟他家计较,那菜炖得,简直太难吃了!连你十分之一的水平都没有!”

      ……咦。KO听着,又不知不觉咽下去三片肉,筷子往咸菜堆里一翻,发现已经连肉渣都看不见,无奈转而吃了一口饭。想了一下抬起头来:“明天中午我跟肖奈说一声,尽量排出时间来给你做午饭。”

      郝眉正分神去查游戏的进度,闻言一愣,连看他几眼,面上显出些挂不住的表情,往后仰在椅背上说:“千万别啊!我也就是说说而已,你这么一来我可受不起。吃什么不是吃啊,这么累还压榨你,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才没那么不厚道。”

      KO饭盒里的菜叶眼看就要见了底,他点点头,等嘴里食物咽干净之后说:“我知道。——那忙完这段时间,我给你做好吃的。”

      “那最好啦!”郝眉喜形于色地应了,凑过来看他的碗,不由一脸嫌弃道,“话是这么说,但是你也太不挑了!你这吃得太干净了吧?!”

      KO不答话,郝眉边说边拎过水壶给他把水满上,语调重新扬起来,发现新大陆一般:“不过啊,我发现自己有当服务员的潜质,你看我倒水的姿势还是很可以的,是不是啊KO?”

      KO失笑,半抬眼帘睨他。郝眉说完就不好意思了,笑着转移话题:“当然还是比不上微微师妹贴心,你上次不也看见了嘛,微微师妹给老三带个午饭都要带爱——心——果——汁!”

      最后半句被他拿腔作调捏着嗓子说成了搞笑桥段,KO听了,没有戳破郝眉无意中将自己和KO与贝微微和肖奈作类比的微妙意味。他专心致志地嚼着微波炉热过之后更不怎么美味的饭,竟然觉到了久违的食欲大增。

      “好吃。”KO放下筷子说。

      郝眉惊了,挥挥手想表示不愿意跟你这个味觉失调的家伙说话,又意识到自己钟爱的味道恰恰由这家伙掌勺,一时半会儿竟无言以对,只好当他是睡眠不足,不幸傻了。

 

05

      吃饱喝足却缺觉是个很奇妙的状态,KO随意在办公室里晃荡一圈,想起最近埋头苦干,都没顾上关心郝眉的加班状况。那人贪吃贪睡,想必这几天过得非常痛苦,才会跑来找他吧——这么想着,KO感到心里仿佛钻进了什么似的,细碎麻痒,可又满满当当。

      “你的床在哪?”他轻手轻脚开了门,手插口袋往走廊上瞄,“哪一张?”

      郝眉给他指了,又拉他回头看:“这边,隔间,是你的。忙完这趟,以后还加班的话,就睡这儿。”

      KO有点疑惑,郝眉拍拍他的肩膀,很是鼓励的架势说:“我让微微师妹给你找的地方,你本来就睡得少,得找个好一点的环境。”

      皱起眉明显不认同,KO刚要开口说我跟你换,就被郝眉按住手臂。

      郝眉说:“干嘛呀你?别老这样,该谁的就是谁的,你每天这么累,自己不难受我还难受呢。”

      KO眼神一闪,顿住了盯着郝眉的脸:“你难受什么?”

      他平常十分安静,公事以外出声不多,说话时咬字又有些黏糯;此刻轻声低语,还带着额外的“不怀好意”,每个音节都仿佛依偎在郝眉的胸腔深处细细抓挠,连周遭的空气都凭空沸腾起来。

      郝眉张口结舌,听见于半珊翻身的动静觉着他要醒,便趁机略过话头,把KO往房里推:“趁老三还没回来,你再睡会儿呗?”

      几乎两天没合眼,确实累得脚底打颤,KO也就由他,就势乖乖躺进沙发,还不忘盖回那条毯子。KO太过疲倦而显得颓靡的模样令郝眉有些不知所措,但心里对此还真是特别中意,干脆坐上桌边的转椅,打定主意当起专职看护,翻开笔记本继续挖矿。

      沉默数分钟,KO又坐起身来,清绿色的小毯随着他的动作滑落到腿间,往地上垂了一个角,被他慢慢拾起来堆到膝头。

      郝眉偏过下颌,在键盘敲击声中瞥他一眼,瞧见KO眼下的淡青,想想还是停下了,保存完再望过来的表情关切而柔和:“睡不着啊?”

      KO的手心隔着毯子盖在膝上,跳动的脉搏不为人知地发着烫。他轻轻摇头,似乎叹了一口气。

      “你在这里……”KO说,“舍不得睡。”

      郝眉当即撅起嘴抱怨他不知福,说了两句猛然琢磨过来,未及害羞,又理直气壮地一迭声道:“你有什么可舍不得的,我在这里又不会跑!”

      ——小骗子,结果还是跑了呀。KO闭目静了一阵,额角蹭在沙发皮上,听到郝眉蹑手蹑脚溜出去的细微响动,忍不住挑起眉毛,无声地笑了。

 

06

      小骗子眉少其实很冤枉。

      他见到KO吃饱喝足躺好睡觉,睡前还跟他聊这么多话,从这个项目进入地狱赶工期后就辗转反侧好几天的郝眉突然间就觉得……困了。

      睡眠这东西,真是可遇不可求,全看缘分啊——他扑上铺位的时候还在心里感慨,等忙完这个项目,必须攥着这缘分,睡上一百个小时。

      郝眉始终没搞清楚自己究竟为什么失眠,不过反正已经治好了,谁还在意别的呢。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