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幼稚完(二十二)【部分内容】

Work Text:

耳畔传来粗重的喘息和唾液交换的声响,王源似乎觉得不太舒服,于是动了动身子,演变成跨坐在王俊凯大腿上的姿势。他把对方按倒在椅背上,微微俯下身,攻势凶猛。王源不知道这一切是不是真的,不过反正机会难得,就算是梦,那也要趁机亲个够本。

窗外又开始下雪了。
平安夜的雪把五光十色的霓虹灯火覆盖得影影绰绰。对面商厦的落地窗上贴着圣诞老人拉驯鹿雪橇的巨幅贴纸,灵动的雪花飘过红色的圣诞帽,雪橇就好像真的从那扇窗上飞了出来,声势浩大地越过皎洁的明月。隔壁传来叮叮咚咚的歌声,搅碎了一室酒气熏染的旖旎。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and a Happy New Year……”

王俊凯的手掌从脊背一路抚摸上来,贴紧嶙峋笔直的脊柱,逡巡过宛若展翅的蝴蝶骨,最后霸道地按在了王源的后脑,迫使他整个人同自己靠近。王源也不甘示弱,步步紧逼,舌头侵入王俊凯的口腔,肆虐横扫。两人的吻如同一场八年才姗姗来迟的博弈,因酒精而失去的理智是他们脱下的最后一层战甲,彼此放弃防守,毫无保留。
像要醉死在这个梦里。

双唇分离片刻,王俊凯一手扶住客厅中央的桌子,喘息着托住王源的身体,看见他湿润迷蒙的眼睛,瞬间觉得心里一疼。他用手指轻轻抚了抚那道清秀的眉,然后凑过去,贴近了他红到透明的耳朵,喘着气轻声说:“让我……让我对你好。”
被他搂在怀里的人浑身一颤,眼中闪过不可置信,可很快又变为释然,然后被燎原的爱意和情欲掩埋,熏红了眼尾。王源更紧地抱住他,直到相贴的胸膛间不留半点距离,心里默默地想:果然,是梦啊。
还是个香艳的春梦。

也不知道后来是怎么跌跌撞撞进了王源的卧室,床上的被子被王俊凯叠得方方正正、一丝不苟,又被他粗暴地掀开、铺展,沾着融化雪花的大衣被随便丢在木地板上,室内陡升的温度让两人鼻尖都沁出了汗水。王源权当是梦,于是十分肆无忌惮,无法无天,一把扯开了王俊凯的白衬衫,双手不老实地在结实的胸肌上摸来摸去。王俊凯失笑,扶着他的肩膀,偏过头去在他颈侧轻轻咬了一口。

王源趁机反扑,三两下把醉了酒的王俊凯压在身下,嘴唇点火一般掠过他的皮肤,最后准确地吻上对方的薄唇。身体相贴,两人下身都有了十分明显而又诚实的反应。王源咬着王俊凯的耳垂,大胆地一手摸过去,摇头晃脑地调笑道:“王俊凯啊……怎么感觉你的这个尺寸……比我以前在厕所看到的还大啊。”
王俊凯听了这话下意识地面色发烫,但整个人也迷迷糊糊的,于是大着舌头含混地说:“笨,你……你以前又没见过它起立。”
王源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手上的力道不自觉地加重,王俊凯“咝——”地倒抽一口冷气,始作俑者却放开了手,笑得在床上打滚。
“我靠,王俊凯,你在我梦里怎么这么可爱啊,哈哈哈哈!”
“什么梦!”王俊凯带着点怒意把那家伙从柔软的被子上翻过来,直接扯掉他身上最后一件蔽体的衣服。两人赤裸相对,身披一层薄汗,瞬间都暗了眸色,一旦肌肤接触,就又滚作一团。王源像个小野兽,一口啃在王俊凯的肩膀上,留下一排深红的牙印。王俊凯闷不做声,只牢牢扣住了那人作乱的手腕,倾身覆了上去。王源什么也没意识到,伸手拍了拍王俊凯挺翘的臀部,嚣张道:“宝贝,腿分开一点,乖。”
王俊凯面色深沉。
王源再接再厉:“我保证让你爽,你看我这么心疼你……”
他话还没说完,动个不停的粉色嘴唇就被堵住了,连同身下的命根子也被人握在了手心,整个人都变得软绵绵的,醉意也慢慢上涌。
王俊凯根本没听他说的那些胡话,只是凭着本能贴紧了身下的人,一条大腿嵌进他赤裸的双腿之间,桃花眼被勃发的情欲烧得通红。
可他根本不知道男的和男的要怎么做,清心寡欲地单身二十几年,家里此时连个安全套都没有。

圣诞歌还在耳边唱个不停,闹得人满脑子都是“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窗户紧贴床边,俯瞰下去,一片火树银花不夜天。市中心摆着巨大的圣诞树,挂满彩灯和花花绿绿的小礼物盒,树梢还吊着人们写下的愿望卡,尽管已是深夜,整个世界却喧嚣沸腾,热热闹闹。
王俊凯抱着王源,手掌下就是他光滑的皮肤,似乎还能感受到里面滚烫的血液正汩汩流过,忽然觉得心里很满,好像寻回多年前失而复得的宝物。人生的前二十几年,他从未有过这段时间这样惊心动魄的感觉,为某个人的一颦一笑而或喜或悲,大起大落,仿佛坐了趟很长又很惊险的过山车——好在,这个仿佛怎么也抓不到的宝贝,此刻就躺在他怀里,尽管张牙舞爪地像个小豹子,还分外不老实地四处揩油。王俊凯被他摸得浑身起火,但是却不得要领,只能一遍遍亲着王源汗湿的发丝,小声喊着他的名字,然后急切地把两人的下身放在一块儿磨蹭,这样做确实也缓解了无处宣泄的爱意,快感如同潮水,绵绵不绝。同样未经情事的王源也不反抗了,顺从地搂着他脖子,仰起线条优美的下巴,像是要被铺天盖地的情欲溺毙,露出不自知的诱惑姿态。
王俊凯抚过王源劲瘦的腰,指节处粗糙的老茧让后者含含糊糊地哼了一声,他轻声笑了,喉结缓慢地滚动一下,而后低头深深吻住那一双微张的粉色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