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The Ripple Effect

Chapter Text

  記憶就像漣漪,你不能控制它是否擴散,只能決定是否觸發開關。

  

  ※※※

  Scott對Chekov的第一印象是:Pike院長又撿到了一個不知是打哪來的鄉下渾小子。有鑑於院長出去晃晃時總是會撿到莫名其妙的璞玉天才,所以Scott並沒有多說什麼,很快地接收了這位看起來有點驚慌失措但努力地傻笑著的青少年——Scott目測這孩子大概還沒超過二十歲。

  由於Scott正忙碌著編寫新的系統更新程式,所以先把那麥色小捲毛安置在MIS部門的小房間裡等待,結果他一忙起來就忘了那可憐的小子還傻傻地在那裡等自己寫完程式,一直到午休時間,Scott才突然想起好像有什麼事情被他給遺忘掉了!等到Scott一邊小跑步一邊對其他下屬咆哮著下午就要測試他們的藥用模組,並推開小房間的門時,Scott本來還有點愧疚讓Chekov等太久,但映進他眼簾的卻是已經趴在桌上睡著的小捲毛,以及那台老舊筆電尚未進入休眠狀態的畫面。

  職業病驅使著Scott忍不住想偷瞥一眼小捲毛方才在那台小機器上做了什麼事,不看還好,一看Scott就感到心情複雜,臉也半綠:這位來路不明的青少年居然偷偷連上了醫院的MIS秘密專屬無線網路——Scott確信部門裡不會有任何人主動把密碼提供給一個陌生的傢伙——還神不知鬼不覺地潛進了醫院的資料庫,Scott迅速地在鍵盤上下了幾個指令,確認小捲毛沒有對他們的主機植入後門或木馬後,才伸手把這看起來缺乏睡眠的年輕人給搖醒。

  被吵醒的Chekov一邊揉著眼睛一邊打呵欠,過了兩秒後他才發現Scott正在他那台舊到不能再舊的老筆電上飛舞手指,Chekov也立刻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他嚇得差點跪了下來求Scott不要把他送進警局。但Scott並沒有理會Chekov的哀號,他繼續對黑底白字的畫面下各種指令,每鍵入一行指令,跳出來的結果都會讓Scott睜大眼睛並忍不住地低聲歡呼了一下。

  幾分鐘後,Scott轉首,難得神色嚴肅地望著Chekov,後者緊張地嚥了一口唾沫,最後Scott開口提了一個謎樣的問題。

  

  「小子,你要不要加入匿名者?」

  

  ※※※

  「……你的模組寫的不錯,不過你翻防火牆翻得太粗糙了。」MIS的主任一邊走路一邊咬著三明治,他正在同時進行吃午餐以及帶著新人認識環境此兩項任務,「不要以為多跳幾個據點、換幾台主機我就查不到你。哼哼,我閉著眼睛都能反偵查到你的IP。」Scott略微得意扯起嘴角弧度。

  「你查不到我的。」Chekov認真地說著,帶著令人摸不著頭緒的自信。

  

  Scott一開始以為是小孩子在逞強的耍嘴皮,但他抬眼望了望Chekov的表情,他在那年輕人的臉上並沒有看到誇大其詞的虛榮或是過度自信的傲慢,反之,Chekov平淡且溫和的態度倒是讓Scott相信這小子應該不是在說謊或硬撐——他的自信不是虛假的,而是他真的認為自己做得到。

  MIS的主任漾起滿意的笑容,他笑著伸手拍了拍年輕人的背。

  

  「好小子,你是怎麼被院長找到的?」

  「這個嘛……說起來有點尷尬。」Chekov低下頭,伸手抓了抓那頭淺金色的髮絲,還露出難為情的傻笑,「其實我本來是應徵醫院的臨時工的。」

  

  聽見臨時工三字,讓Scott挑了眉,他有點難以置信像Chekov這等天才怎麼會屈就於底層工作呢?況且從方才的閒聊裡,Scott有點驚訝又不大驚訝地得知Chekov的程式編寫能力是無師自通的——非洲之星就算丟在雜草裡也無法遮掩它的奪目光彩。

  Scott很難得地沒有打斷別人說話,他好奇地聽著Chekov的離奇際遇。

  

  「不過,Mr. Scott你知道的,我沒什麼學經歷,所以其實並沒有應徵到我要的工作啦,哈哈。」Chekov有點害羞地笑了兩聲,「我在醫院外頭閒晃的時候,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來。呃,就像剛才在小房間裡一樣,我只是無聊,就、就……」

  

  就到處亂駭入別人的主機。Scott在心中把Chekov不好意思說出來的話給接了下去。

  

  「沒想到被路過的院長看到,我拜託他千萬不要把我送去警局,結果我就被抓來這裡了。」年輕人眨眨眼,依舊可愛、天真地笑著。

  

  按理說,Scott應該要感到頭疼,但同樣也是麻煩人物的MIS主任此刻倒是像找到知音一樣大笑出來,他笑著繼續拍了幾下年輕人的背。

  

  「好小子,我欣賞你!」

  「所以你不會把我交給警察吧?Mr. Scott?」Chekov仍舊緊張的追問著。

  「不會。」Scott瞇起眼,「與其把你交給那些笨蛋,不如抓你來抵債。」

  「抵債?」Chekov雙眼圓睜,此刻他似乎發現自己正處於好像被人賣掉還在幫人家數鈔票的詭異狀態了。

  「對,你這小子從明天開始就來研發部門報到。」Scott勾起略微邪惡的嘴角彎度,「很抱歉你沒應徵到你想要的工作,但至少來我這裡蹲著,至少不會讓你餓肚子的,而且還能發揮你的「專長」呢。」

  「研發部門?不是寫程式而已嗎?」Chekov抱著自己那台老古董,而臉上的神情寫滿困惑與擔憂。

  

  Scott把最後一口三明治塞進嘴裡,口齒不清地先介紹了一下他們現正經過的環境,接著他轉過頭去用一抹邪惡又壞心的眼神望著這隻不小心誤入黑暗森林的小白兔Pavel Chekov。

  Chekov灰綠色的眼睛眨呀眨地,讓Scott真心覺得站在他身邊的不是個青少年,而是某種聰明絕頂但有點傻憨的大型犬。

  

  「寫程式是副業啦。」Scott輕鬆地說著,但還是壓低了聲量,接著他用一種「你小子敢說出去我就把你剝光丟進池塘」的眼神瞪了小捲毛一眼,神秘兮兮地道:「既然你會來這裡表示你也知道我們醫院的名氣啦,除了醫術好、環境佳之外,我們私下也持續開發一些「新玩意兒」。」

  「例如什麼?」Chekov像是聽到什麼神秘的事件,也跟著好奇起來。

  「嗯……一些醫療機器的開發吧。」Scott聳聳肩,一副沒什麼大不了的模樣,「畢竟我們不像一般醫院,真要說起來,我們比較偏向研發型的醫院。廠商研發出來的機械不一定能符合我們醫院醫生們的需求,所以我們寧願自己開發更精細的儀器。」

  小捲毛愣了兩秒,然後忍不住地脫口而出:「這樣不算違法嗎?」

  

  Scott沒正面回答Chekov的疑慮,只是乾笑了兩聲,說如果Chekov還有地方去,那麼醫院大門在那裡,他可以隨時離開。

  Chekov望了眼那人來人往的區域,看見有緊張害怕又擔憂的家屬、也有笑著互相閒聊的病患——無論前者或後者,醫護人員都伴隨在一旁,給予安慰或鼓勵。Chekov不確定自己是否會喜歡Scott的提議,但至少他目前並不想走向那扇大門——除了他實在無處可去之外,還有另一個原因。

  Chekov低下視線,忖了兩秒後,他抬頭,朝Scott頷首,而Scott露出欣慰的表情,接受了Chekov與魔鬼立下的合約。

  

  ※※※

  Chekov在醫院裡認識的第三個人,是總是活力四射、笑臉迎人、手上永遠有食物、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James T. Kirk。

  因為Chekov孤身一人從窮鄉僻壤的鄉下來到這令人眼花撩亂的都市還不到一天的時間,他本來已經先訂好了一間位於治安不大良好地區的便宜小旅館,想先暫時住個幾天,有個歇腳的地方以利他在都市裡找工作。但Chekov怎麼也沒想到,因為應徵失敗結果反而遇上了他此生的貴人Pike院長,而他未來的上司聽見他所落腳之處後就皺起眉來,沒讓Chekov有反應的時間,就抓著這小毛孩去找人事部門詢問是否有空著的員工宿舍可以先讓Chekov留宿。

  但因為有的沒的、亂七八糟又繁瑣的規定的關係——Scott就是討厭那些惱人的文字遊戲——Chekov尚未領到員工證也還沒正式上工,所以無法騰出房間來給這名可愛的鄉下小夥子。

  就那麼剛好,James T. Kirk也晃到人事部來找人閒聊,遇上了苦惱中的Scott和一臉青澀模樣的Chekov。James T. Kirk主動發揮同事愛,靠了過去跟損友Scott打個招呼,順便認識一下Scott帶來的新朋友。

  

  「……所以現在沒有空房間囉?」聽完人事部的解釋與Scott如演舞台劇般的比手畫腳演出,Jim歪著頭,思索了一下。

  「沒關係啦,Mr. Scott、Mr. Kirk,反正我已經有訂旅館了,又不是沒有住的地方。」Chekov搔搔頭,和氣地解釋著。

  在Scott還想說什麼之前,Jim牽起淺笑,開口問著:「嘿,小子,你應該不會打呼吧?」

  雖然有那麼點莫名其妙的天外飛來一筆的提問,但Chekov還是非常有禮貌地回覆著:「我不知道,但沒人跟我抱怨過這點,所以應該是不會吧?」他誠實地說著。

  「那好,你過來跟我住吧。反正我目前一個人獨占一間宿舍,與其等他們隨便分發奇怪的人來當我室友,不如我自己找人!」James T. Kirk漾起可與太陽分庭抗禮的迷人又溫暖的笑容。

  「這……」Chekov驚訝地說不出話來,他實在沒料到自己居然可以這麼幸運,從被院長撿到開始到現在,他幾乎用光了他將近二十年人生的幸運值。

  「好了,你叫……Chekov?」Jim打量了一下這個比自己矮了快一個頭的年輕人,「趕快去拿你的行李,我帶你去宿舍。」

  「太謝謝你了,Mr. Kirk。我的行李都在這裡了。」Chekov有些羞澀地笑了笑,他只背一個包包以及拿著一台可以擺進博物館的過時筆電,而這已經是他全部的行囊。

  

  Scott與Jim交換了眼神,兩人都在對方的眼裡讀出同樣的驚訝與某種難言喻的情緒。

  他們三人一邊走著一邊詢問著Chekov的身家背景、喜好及各種生活習慣。本來Jim還有點擔心自己隨便答應撿一個陌生人回自己的宿舍這舉動會不會太沒經過大腦——如果被尖耳朵和Bones知道,肯定又會被唸上半天,Jim暫時不想去想那可怕的畫面——但越是跟Chekov閒聊,Jim就越肯定自己會喜歡這可愛的小捲毛。

  聽到Pike院長在醫院外頭撿到Chekov然後將他交給Scott以及Scott方才帶Chekov認識新環境的經過,Jim只有大笑與笑到流眼淚兩個反應在輪流上演。

  

  Jim用袖子隨意地將眼角眼淚拭去,順口問了一句:「嘿,Chekov,你為什麼會來這裡啊?是想來大城市打拼嗎?還是運用你的過人本領來欺負全人類的?」

  

  聽見Jim這樣開他玩笑,Chekov嚇得拼命搖頭,他可從沒想過要做什麼違法的事——當然,至於他未來的工作內容是怎樣的,Chekov暫時不想去多想。

  

  「你傻什麼啊,Jim。從鄉下來城市還能做什麼?就是各種多增廣見聞而已啊。」Scott曖昧地說著,並用力地拍了Jim的背,然後跟著大笑起來。

  「其實我是來找人的。」

  

  Chekov的細微聲音不小心打斷了走在他前頭互相揶揄、互相調侃彼此的兩人的嬉鬧。他們兩人的耳朵突然豎了起來,立刻轉過頭來,一臉興致盎然地盯著小捲毛的臉瞧。

  兩人都用鼓勵性的眼神催促鄉下小夥子繼續把話說下去。

  

  雖然有點難為情,但Chekov抓抓臉,然後小聲地說著,「我是來找Hikaru,Hikaru Sulu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