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Miracle‧Adventure‧Jolly Roger/奇蹟‧冒險‧海盜旗

Chapter Text

夜晚,海鳥歸巢萬物沉睡,銀乳色的月華灑落在海面上,靜悄悄的不作聲。
即便早該是進入夢鄉的時候,然而,總有幾個調皮孩子不怎麼聽話,當然、獨立於繁華都市之外的永無島也不例外。

 

隔著積了不少灰塵的玻璃,榛果色的眸瞳隱約映出內室兩抹交疊的身影,只見褪下的衣服被隨意丟在一旁,幾乎赤裸的兩人急不可耐地相擁,相摩蹭,直到跌跌撞撞地一同摔進並不是十分柔軟的床褥上。

偏著腦袋蹙眉,男孩對房內正在進行的活動感到不解。

也許他們是在打架?
……但為什麼要脫衣服?嘴唇相碰的動作又意味著什麼?

隱約間,男孩能夠瞧見其中一人的腿被架高,而另一人低俯著上身不知在做些什麼,又是那種嘶啞的低吼,彷彿在喉間悶著抑著直到最後才吐出聲來──方才彼得正是讓這種從未聽聞的聲音吸引而來。

果然是在打架吧?
──這是彼得唯一能夠想到的答案。
時不時傳出的低吼和喘息聲正如彼得曾經看過的,幼小的狼崽會互相銜咬著彼此的頸脖嬉戲,有時一方力道沒有控制妥當便會演變成打架,露出長而尖利的犬齒示威,撲騰著撕咬弄得滿嘴毛。

揚了揚眉,彼得本能地覺得室內的活動與打架不同,見過許多動物彼此獵殺或嬉戲,卻從未有過全身發燙彷彿燃燒一般,脈搏加快的興奮感。

 

然而,沒讓褐髮的男孩有時間理解兩者間的差異,只聞不遠處傳來細微的騷動,沒來由地,向來正大光明的彼得有些心虛。
最後朝窗內瞥了一眼,只見兩人已緊緊糾纏在一塊,無暇細瞧便匆匆離開。

 

碰一聲,木製的門板讓人粗魯地推開,只見一抹逆光的頎長身影恰好擋在門框之間。

「喲呼、夥伴們!」
如是說著,兩臂大開的青年一臉雀躍,高揚的口氣盡是興奮:「今天天氣真好,讓我們來比賽打獵吧!」
然而、等了良久卻不見男孩們預期中的歡騰和應喝,而是厭厭地抬起眼皮,斜瞟了發聲的青年一眼不做聲,埋頭便繼續各自的動作。

意料外的反應讓一向眾星拱月的青年無所適從。
詫異了半晌,呆愣地環顧四周,彼得這才後知後覺地發現在前些日子成長的自己已經不同了!
身型抽高、面貌成熟、聲音變得低沉……是的、眾所皆知永遠不會長大的男孩──彼得潘,因為不知名的原因長大了!

外表能夠在一夕驟變,但孩子氣的驕縱脾性卻無法如此。

「嘿男孩們、你們有聽見嗎?」這一回,彼得獲得的是更為徹底的忽視。
瞪大了巧克力色的眸子,從未有過的冷落對待令青年困惑而混亂,只覺得胸口燃起一股不可言明的悶氣,鬱結的情緒翻騰著叫囂著,直到最末將之化作咆哮躍出舌尖:「停下你們手邊的動作,看著我!」

一陣沉寂。

 

孩子的反應很直白,一雙真實的清澈眸瞳總能毫無保留。
是厭煩,同時亦夾雜了猶疑和掙扎……
對男孩而言,成人是邪惡的狡猾的存在──這是長久彼得以真實行動所灌輸的觀念,當然也是一直以來他們所深信的。

 

面對男孩的目光,彼得只覺得氣不打一處來,焦慮、惱怒、尷尬和各式各樣無可言明的負面情緒和做一團,「我是彼得!就算我身體長大了還是彼得!」褐色的瞳孔燃起火苗,怒吼出聲。

當然、健忘的彼得早已忘卻往常自己是如何對待那些長大的男孩們,排擠、言語攻擊……這些不過只是一點教訓,對待自己所喜愛與厭惡的事物孩子們總是公平和誠實,近乎殘忍。
他們能夠將逐漸長成青年的孩子毫無猶豫地推下山崖且笑得燦爛,無關對錯,只因為永無島是彼得潘管轄的領地──只屬於孩子的生存之島。

 

這一回不是靜默,「不、你不是!你和虎克一樣都是邪惡的大人!」而是不知出自何人的指控。

「邪惡的大人就應該離開永無島,就像之前的那些男孩一樣!」
「但是他是彼得……」
「永無島的規定不應該因為一個人而改變!」
分屬不同人的聲音參和在一起,也許是自負高傲的瘦小子、淘氣的捲毛、善良的托托,又或許是那無法辨別的雙胞胎……彼得只覺得腦袋轟一聲巨響,彷彿當頭棒喝,似乎還有誰說了些什麼全都聽不清明。

微弱的光團一閃一爍,紅髮的精靈急得團團轉,反觀彼得只是呆佇著,久久做不出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