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Icarus 伊卡洛斯 Translation 翻譯

Chapter Text

Icarus
Phos

Summary:
Charles七歲的時候,他的繼父買了David回家。

作者的話:
當我考完期末之後,我決定開始寫 X-men和普羅米修斯的xover獎勵自己。這個念頭纏繞我的腦子很久了。我喜歡看機械人保護小孩子,所以,我決定用普羅米修斯寫這類故事,可能需要一段不短的時間才能完成。Anyway, enjoy !

譯者的話:
雖然樓主主修語文和翻譯,但這是我第一次翻同人文,我會好好幹!(掩臉)

原作更新不定時,目測不會坑但也要慢慢等。
這文超好看!絕對美的故事!看到小教授我的心都化了!


第一章  part 1/2

Charles七歲的時候,他的繼父買了David回家。


Charles在一週前已經看到了有關David 8的廣告,David 有更先進的技術,他的智慧、物理能力和情感功能都是史上最完善的。由Weyland公司帶來的第八代機械人,幾乎有完全的人類感情。


David 8 有99%的共感,能夠融入任何環境,和人類友好相處,他甚至能理解人類情感最複雜的暗示,並回應間接的言語指令。


設計完美的David 8高效能,是現代市場最先進、最似人類的機械體。David 8 能參與人類研究,發掘新事物,協助人類建構更好的世界。


在David 8底部有小字寫著隱蔽的聲明,就在測試模型的笑臉後面。聲明表明David 8是一個機械,不會像人類一樣變老或死亡——David 8 是為了讓幫助人類而存在的。


David 8 的盒子需要幾個快遞員協力抬進電梯,再擺放到大宅的大廳。光滑的快遞盒打開了,“完全不像任何網絡上廣告的描述”。這是Charles看到機械人後的第一個想法。Charles在他母親大腿後方看著David,保持者適當的距離。


Kurt Marko看上去有點不愉快,他沒有給快遞員小費就揮手讓他們走了,他不耐煩的說:“很好。”


而Sharon Marko只扔了一句話:“我以為這東西是訂製的。” 她說‘東西’這個詞時,帶著不折不扣的倨傲和輕蔑。


“我沒空,親愛的,只能隨機買一部,”Charles的繼父說道。Kurt的注意力已經在其他地方了,他已經一腳踏出大門,拉開袖口露出他的勞力士表看時間。
Charles很早之前就瞭解到Kurt是一個商人。盡管Kurt不是甚麼偉大的科學家,完全不像已經故去的Xavier博士,Kurt沒有Xavier博士的風度,也沒有他的美德,可是Kurt的無情狠辣讓他在商途上成就不斐。


Charles的母親則完全不在意商業上的事情,但她和她的第二任丈夫一樣時常不在家。當Kurt已經踏出門口的時候,她已經準備去拿風衣了。

“讓女傭弄懂怎麼啟動機械人吧。“Sharon命令侍從,接著就踩著喀喀響的高跟鞋去隔壁房間了。


與此同時,Charles謹慎的向盒子踏出一步,在適當的距離下,仔細巡視著人造的臉龐和緊閉的雙眼。David躺在合身的盒子裏,看起來更像一個玩偶——他的手臂平放在兩側,穿著貼身的灰色制服,幾乎沒有生氣。
Charles有時間研究怎麼打開機械人的電源,當盒子的一面打開時,露出了覆蓋彩色油墨的透明屏幕。屏幕閃爍了一下,出現了以下字眼:
啟動.exe: 指令


一會兒,Greta氣喘吁吁的趕來大廳,看上去很疲倦。Greta是個胖胖的老女傭,理解Windows系統對她來說已經很困難,更不用說如何搞定一個機械人了。


由於Xavier和Marko都很富有,他們倆加起來的家產十分可觀,而這座Charles呆了整個童年的大宅附近基本上沒有人煙——只除了壞脾氣的女傭和管家,不算顯得的炫富。
舉例來說,宅子的大廳由黑色和乳白色的大理石排列成,簡單的金屬交錯著藍色的光芒——所有房間都有這種藍光,這是*模控技術發出的螢光藍色。


當系統在待機狀態時,它就像薄帶子一樣包圍宅子,形成一個網絡。當然,沒有人覺得告訴一個孩子怎麼使用系統會是明智的決定;Charles卻下定決心研究。


儘管如此,Charles撤回了觸碰屏幕的手指,在Greta責罵他之前把任務交回給她。


“真是荒唐,”Greta刺耳的說。“買一個機械人回來,讓它做保姆的工作。”她的喉嚨因為上一次支氣管炎惡化,之後她一直沒賺到足夠的金錢做*定序技術治療。


Charles的母親曾經做過這個治療,僅僅因為她長出了一條白頭髮。

Charles想在地板上找一個舒適的位置坐下,Greta一直跟著他。她給了Charles一個陰沈的表情,鬆弛的臉和深深的皺紋柔和了她的臉,她本來想顯得更兇狠的。她嘖了一聲,「退後一點,我不知道這東西安不安全。」


Greta指示他後退,她叉著腰,快速的翻閱著指南,使用屏幕的手法並不熟練,意外使屏幕彈出了一片文字:每十六小時會自動更換液體....「沒有看見甚麼警告事項⋯⋯」她轉過頭來嚴厲的看著Charles。Charles 依舊聽話的坐在Greta後方,抱著膝蓋。「不要弄壞它,」她警告Charles,「不然我得用積蓄給你媽媽賠錢了。」


從Charles能記事起,Greta就在Xavier家工作了,或者說,在Xavier博士在一場實驗室意外中喪生之前就在這裡工作了。隨時間推移,她照料Charles的時間不幸地越來越多;他的親生母親忙著酗酒,而Xavier生物公司,在新選出的主管之下倉促重整。
在Xavier博士死後,Sharon和Xavier在社會能接受的一段時間後結婚了。


“沒有關閉按鈕,你只能讓它做事了。”Gret扯了扯嘴角,”真有效率,終於不用搞這事了。”


她快步轉身,差點因踩到地上的Charles而絆倒,臉容扭曲。幸好,她還是忍住沒說傷人的話;Greta比以往更自律了,可能因為隨著年齡增加有關。Charles絞著放在膝蓋上的手指,顯得很緊張,等著她的責罵,但是他沒有退縮。


“很好,”老女傭對他說,”你是不是應該跟David打招呼?“

Charles倉促的點頭,他站起來,退後幾步。


“呃...你,你好。”他絞著手。依舊因為身上的正裝感到不舒服,Greta堅持要他自己在家時也要穿正裝。Charles吞了吞口水,再次開口的時候聲線清楚了些,也更溫柔:“你好,David。”

David張開了眼睛。


註: *1  原文 Cybernetic technology

       *2  原文 re-sequencing treatment, 是一種基因治療技術

以上兩個都沒找到官方中文名稱,如有錯誤,謝謝指出。

-----tbc-----

31/7 00:20 更新

第一章 Part 2/2

Charles的母親說得對。明顯地,沒人會想把一個機械人做的這麼......漂亮,當然,這是聚氨酯能做到的極限,但依舊完美的驚心動魄,或者可以說完美得讓人不安。David的臉稜角分明,臉頰向內凹陷,顴骨很高,讓人覺得他是一個歐洲人;他的眼睛是倉綠色的,嘴唇薄而鋒利,讓他看上去十分嚴肅。


David坐起來了,好奇而茫然的看著Charles。


“先生,”David平靜的說,“我是David。很高興認識你。”


David專注的看著Charles,他沒有移動,令人不安的靜止著。


Charles覺得自己難以呼吸。他對David害羞的笑了笑,在冰冷的瓷磚地面上調整自己的站姿,壓抑著自己移開視線低頭的慾望。“你好,”他說,”我是Charles。“

David眨了眨眼。Charles看到他瞳孔在些微光亮下的細微調整,這感覺不像人類,Charles想。


David再次開口:“根據我的程式,我被登記為Xavier生物的行政總裁Kurt Marko的所有物,而他目前不在這棟建築物裏。“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彷彿置身事外,而不是在說自己。


“是,是。“Greta插嘴道,聽上去好想有點不情不願。她因不耐煩的情緒而分心,完全沒有注意到他最後一句話——David知道Kurt不在家,這很不尋常。


David轉頭看向老女傭的速度異常的快,也許只有Charles覺得他很快;Charles很少接觸活生生的人


“Marko先生忙於公司事務,要很晚才回來。”Greta補充。


David站起來,走出他躺著的盒子,雙手整齊地背在背後。


“kurt先生的指令是甚麼?”


Greta掃視了Charles一眼,“Charles。他就是你的任務。看著他,清理他可能留下的爛攤子,“她抽動上唇,”讓他遠離可能發生的麻煩事。Marko先生回來後會給你更多指示。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要去做事了。”


Greta動作飛快地整理自己的東西——錢包和隨身物品,然後就和Charles的父母一樣急步離開了。Charles才剛見到David,她就這樣把他們倆留在一起,或許是很疏忽的行為。

根據Charles的瞭解,David是很完善的機械人,他自給自足的能力另人難以置信。以往,大人都留著讓Charles自己一個人獨處。他的母親近月給他做了個測試,他的理解能力在12-13歲之間。Charles也可以自給自足,就像David一樣。


Charles短時間內並沒有開口說話,他看著地板瓷磚交錯的線條。 他反覆思考——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有甚麼缺點,讓大人們總是把他拋給下一個接手的人——然後他的視線觸及David的鞋。


Charles小心的抬頭看他,並舔了舔唇。”你在幹什麼?“


他這次說話的聲線沒有那麼緊張了,不像十分鐘之前他開口的時候一樣緊張。但他的聲線依舊因羞怯而微顫,透露著脆弱。Charles已經很努力了。他聲線裏透露的情感吸引了David的注意。


David不再茫然的凝視其他地方,而是低頭看著Charles,微微歪頭。“我在連接網路,盡力尋找負責照料小孩的知識。“


這解釋了為甚麼他會知道Kurt不在家。如果他能連接網絡,就可以直接進入Xavier生物公司數據庫公開的部分。多麼奇怪啊,這就等於有一個和電腦一樣的腦子。


Charles皺了皺鼻子,”我七歲了。“他嘗試表示不滿,但未能成功。他嘗試繼續對話:“你幾歲了?”


“我的生產日期是三天兩小時又三十六分鐘前。“David依舊歪著頭,但當他說完後好像又重整了自己,擺正頭部,顯得更像無感的機械人。


在網絡上,Weyland公司有很多關於公司產品評價的文章,很多都提及試行測驗,還有情境反應變數。他們反覆使用術語,例如動機序列和路徑識別,都是David 8程序裡的一部分,使他能夠模仿人類的行為和回應他們。David有保護的故障機制,Charles在文章裏看到了——默認狀態——很多客戶會優先考慮這個功能。文章指出,對David的模仿能力的評價沒有預期中好。信任,Charles想到,這是文章提及最多的詞彙。很明顯,David的模仿能力太好了。


Charles確保這些想法沒有表露在臉上。“你有學到甚麼有用的東西嗎?”他再次發問,清楚David回懂得回想上一個他們剛討論的問題。


看著機械人在回答時變換表情很吸引。這清楚顯示David被送來時沒設置為默認設定,Charled為此感到開心;他可以看到David的表情,從平靜變成自然而準確的自信。


“是的”David笑著回答,機械讓他露出一個只露一點牙齒的微笑,這提醒了Charles為甚麼害怕他的臉。機械人向前踏出數大步,縮短他們的距離。然後他控制自己的聲線,用不讓Charles緊張的柔和聲線發言:“你想我抱起你嗎,Charles?”


除了剛出生那段時間,Charles從來沒有和親生母親有這麼親密的接觸——但他記得,自己的父親,Brian Xavier傾向和他更親密。Greta也不像會考慮和他這麼親近。


Charles很快地回應了他的問題,他胸腔膨脹著說‘好’的慾望,但並沒有說出好的二字,而是快速的舉高雙臂。David輕而易舉的抱起他,讓他的頭埋進機械人的脖子邊。Charles睏倦的擦了擦流著鼻水的鼻子。


David的制服上有微微的消毒皂和塑料的味道。機械人沒有立即行動,但Charles開始扭動身體。他真的很累了,當David的手掌撫摸他的背部時他甚至沒有一點驚慌的感覺。


“我要去找治療感冒的藥物。“David說,他的聲線有點搖擺不定,似乎在適應新的回應方式。然後他的聲音變得很溫柔:“於此同時,我相信你應該去睡一覺。”


Charles覺得自己的胸口划開了一道會流血的口子。他沒見過的人都描述David是不可信任的,但是現在,他很想無條件的信任David。

David的手再次撫過Charles的背部,而Charles受不住睏意,陷入了無夢的睡眠。

Chapter Text

第二章  Part 01  

Charles醒來時,意識恢復得很慢。他依舊昏昏欲睡,思緒開始集中,半清醒的喃喃自語起來。他翻了翻身,臉頰碰到柔軟的枕頭時終於完全清醒,並感到迷茫。


他在自己的房間裡,這沒有讓他覺得很安心。他就在自己的床上,房間的*虛擬投射器開著,放映著360度的景象:黃昏的海岸線。Charles回想不起來他是怎麼爬上床睡覺的;他對早上的記憶因為睡眠而變得朦朧,他有點擔憂——難道他忘了睡覺前關掉顯投射嗎?Greta很可能會因此生氣,更不用說Sharon了。


Charles用力地搖了搖頭,跪在床單上,第二個感覺是他的胸腔緊緊的發疼。他從未這樣睡醒,也不知道自己睡前甚麼時候開了虛擬顯示器。


房間很大,微弱的光透過投影的那片雲投射到地毯上,不超過一英呎,是紫紅色的,投射在地毯褶皺部分的光就像光帶子一樣。在其他情況下,Charles會很享受虛擬投射——這個投射很美,也是他常用的景色之一——但模擬的巨浪拍打岩岸的聲音沒有舒緩他的緊張情緒。


Charles的擔憂就像呼吸困難的魚一般浮出水面;Greta曾清楚表示自己多麼不欣賞他——困在籠子裡的沒用孩子,大半時間都不說話,不受待見的繼子,什麼都不做就知道看著投影屏幕,白浪費錢——


當然,這不是她的錯。Charles只是....在不必要的時候聽不應該聽的話,雖然Greta也好不到哪裡去,每當看到家具上的灰塵,她就會喃喃自語著不入耳的壞話。雖然Greta沒有說出來——Charles被忽視的程度,更確定了她的推論。


這些想法讓Charles喉嚨發緊。剛開始時,Greta除了在他犯錯時打一下手腕之外,不會對他又更多責罰——整晚開著投影器,多浪費公司的錢——但隨著時間推移,他覺得Greta越來越不耐和焦躁,她開始真的責罰Charles了。比如說現在,不論Greta選擇怎麼責罰Charles,他都希望她不是要把他關進小房間(silent room)裏。


“你很痛苦。”


Charles被突然的聲線嚇到了,他心跳加速了一會。聲音是他右邊傳過來的,他面向聲源,轉身的動作加劇了胸腔的痛感。Charles防衛地弓起身體,用力把被子拉到膝蓋以上,好像這樣就能躲起來一樣。接著他慢慢地意識到這是David。


Charles已經受到不少驚嚇了;當他思考時,很快會聯想很多東西。他的父親曾經提及:Charles的思維方式很奇妙,不是分開事件思考,而是像液體一樣快速流動。Xavier博士覺得兒子的思考方式很神妙,而Sharon請來的醫生說他只是不懂得划分思考。

總之,Charles現在想起了睡覺前發生的事情。


David站在床邊幾步外,剛好在Charles視線範圍外。Charles再跪坐起來,看著David。


David的眼神依舊帶著距離感,雖然他說話的聲調不帶感情,Charles感覺到尾調有細微的變化。


“你抱我回房間,”Charles弱弱的辯護,剛睡醒的聲音略為沙啞。“虛擬投影——當我沒用到投影時,我不應該開著它的。“


他嘗試在說話時不顯得那麼戰戰兢兢,而他似乎成功了。David鬆開蹙緊的眉頭,並歪頭看著Charles。


“我向你保證,Charles,這次是被允許的。我監測了你的身體指數,發現你睡眠不規律。虛擬投射模擬的環境能讓你有更好的睡眠質素、穩定睡眠週期。我選擇了其中一個VID,模擬讓你舒適的環境。“David疑惑地挑眉:“你睡得不好麼?”。虛擬器的朦朧光芒籠罩機械人高挑的身影。


Charles稍微放鬆了一點,輕輕搖頭。確實,他最近幾個月都沒睡得這麼好。“謝謝,”他輕聲說,海浪拍打沙子的聲音讓他更昏昏欲睡,“我睡了多久?”他問。


Charles把手放到膝蓋上,撫摸著睡褲上的藍色條紋。對於在他睡覺時幫他換了衣服,Charles不知道應該表示被冒犯了,還是應該表達感激。


“4小時又28分鐘,”David微笑著回答。“一切都好,Charles。我已經習慣和Xavier生物的主體網絡接觸,我們有一場愉快而翔實的對話。“


Charles張大了眼睛。“你和Raven說話了?“


Xavier生物公司主要研究以化學為基礎的遺傳工程,以及生產有機合成產品。公司創辦人Xavier博士因為Weylan公司的合約,突然研究起機械科技。博士生前因為在微生物機械學研究上的突破贏得獎項——這個研究是很大的突破,他讓Weyland公司的機械人擁有免疫系統。

但對於Xavier博士來說,他最大的成就是在自己公司實驗室裡的有人格的系統,而他的實驗室和住宅都在同一棟建築物裏。


系統的縮寫為RAVN,處理複雜的技術指令和協助Xavier博士的工作。Charles清晰地記得父親說到Raven時的情感——彷彿就是在說自己的骨血,一個和自己一樣對公司有很大貢獻的人。


當Kurt Marko接替Xavier博士的CEO位置時,他的首要命令之一就是將Raven按比例拆除和降級。系統因而被壓縮了;目前,Raven剩餘的分佈只在樓頂住宅的少數房間裏,就是Charles允許範圍內的幾個房簡,如同籠子一般。


雖然Charles和Raven‘同住’了數年,他所處的整個住宅都佈滿Raven系統的藍光線條,他們倆從未有直接的交流。而就Charles所知,Raven的人格已經被刪除了。


“沒錯,我們對話了,”David微微點頭,身後投射模擬變回了待機模式。Charles疑惑為甚麼機械人能夠遠程控制投射器,緊接著David就吸引了他的注意。


“她給了我很多關於你的詳細資料,讓我能夠更好的照顧你。“


Charles喉嚨裏發出疑惑的低哼,在他發問之前,David接著說話,挑起一邊眉毛:”你喜歡的食物;討厭的東西,以及更重要的:你的活動時間表。“


Charles蹙眉。”她?“他的聲音依舊因剛睡醒而沙啞,而David抓住Charles手上的毛毯時他也沒有反抗。機械人掀開毛毯,動作嫻熟地抱起Charles,似乎沒花他任何力氣。


“她,”David耐心的重覆。毛毯從Charles溫暖的身體滑落,他把臉擱在David的肩膀上,然後摩擦機械人的制服,直到把臉埋在在David溫暖的鎖骨處。當David說話時,胸腔處傳來的聲音讓Charles感到愉悅。


“這只是出於禮貌,”David說。“Raven很關注你的需要,她知道她在能力範圍內能幫你做的事。投射的沙灘畫面,就是她的主意。“


Charles的頭向後移動,直到直視David的眼睛,眼神十分好奇。機械人專心地整頓毛毯,把毛毯整頓地鋪在床上。David的平衡力很好,Charles幾乎感覺不到他身體的移動。


“我不知道她能說話!”Charles驚叫。他的小臉因激動而泛紅,驚訝地張大藍色的眼睛:“David,我也可以和Raven說話嗎?”


當David滿意地整頓好床單,走向房門。房門隱藏在虛擬投射的一部分裏,在睡床的正後方,佔據Charles空蕩房間很大一部分。


“Raven以前可以說話,但是這個功能被關掉了了。這使她的實用能力下降了,說話的能力能讓她做到更多事情,我覺得不應該讓她失去這個能力。”David在走廊上停下來,調整托著Charles的手,抱穩他的腰部。“你隨時都可以和Raven說話,現在也可以,”David告訴他,Charles能感受到David說話時的成就和滿足感,並因為Charles變得愉悅的心情而向上翹的唇角。

(這裡我反覆看幾次才懂,因為David沒直接說明他再次開啟了Raven說話的功能,翻譯的時候我寫得比原文直接一點)


“Raven?”Charles在機械人的懷抱裏盡量轉身,在他們向前走的時候凝視牆壁。“Raven,你在嗎?”


牆壁上屬於系統的線條突然發出藍色的螢光。“你好,Charles,”溫和的女聲和他打著招呼,帶著回音,彷彿很多牆壁在同時發言。Raven的聲音沒有起伏,不像David帶感情的聲線,機械的聲音不像人類。這讓Charles收回之前覺得David不像人類的想法。


她繼續說:“我是RAVN。如果你需要我的幫助,請隨時告訴我。以前你需要手動控制系統,現在你只需要直接詢問就可以了。“


”我會的,“Charles向她保證,想到能夠接觸有很多以前沒機會使用的系統功能,他就感到很興奮——不久就能嘗試了“謝謝你。‘


Raven低哼回應。


-----tbc-----

*虛擬投射器:原文是holoscreen,像是投影在虛空的透明屏幕(參考鋼鐵俠2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