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拿槍的不一定是懦夫

Chapter Text

1.1 

 

泰格走進會議室時,已經遲到十五分鐘,他坐到盧卡斯身側,虎掌抄起桌前的水一口飲盡,「抱歉,彼得帶野豬突襲抗議,延宕我兩個小時的行程。雷蒙在哪?」

「雷蒙死了。」沃夫從筆記中抬頭,「看來你已經感受到草食動物的危機意識高漲造成的動盪。」

「不幸的消息。」泰格皺起眉,鬍鬚上的水珠晶瑩透亮,「我們很有可能被迫推舉草食動物作為仲裁者。」

「每個種族生而平等。」盧卡斯十指交叉抵在會議桌上,「我不確定我能不能面無表情地說出這句話。」

「如果你需要對著上天發誓,誰也不會看見你的表情。」沃夫實事求是地指出事實。

泰格猛然轉頭,「盧卡斯要參與下屆的仲裁者競選?」

「我認為沃夫的形象比我更合適。」

「沃夫?」

「我更關心狼群的食物短缺問題。」

「拜託,光是彼得就讓我分身乏術。」泰格憤然說,「上天怎麼不乾脆劈下一道雷將萊卡莊園的蠢豬全部烤熟,塞我們的牙縫?」

萊卡莊園是彼得的領地,從兩百年前開始,就由他的祖先傳承下來。

 

「容我提醒你,泰格,烤野豬不會自行繁殖。」

「那正是我們容忍他在議會擁有一席之地的原因。」

「真是好理由。」泰格拉鬆了領帶,「獅群的動向?」

「雷恩已經組成調查小組偵查兄弟的死因,繼位者十之八九是雷恩。」

泰格用虎掌啪的一聲拍響了額頭,「雷恩肯定會想參選仲裁者。」這消息聽起來比雷蒙的死亡更糟糕。

「他肯定不會當選。」盧卡斯無意識用指甲輕敲桌面,這是黑豹思考時的習慣。

沃夫在筆記本上畫掉雷恩的名字,筆尖停在下一個候選人,「你們認為萊恩如何?」

「誰?」泰格旋過椅背讓自己舒適地靠坐在會議桌旁,他有預感這場會議將會很漫長。

盧卡斯第一個反對,「沃夫,你是認真的?他除了自己的名字和酒之外什麼都不認得!

「他的昏昧能緩解草食動物的憂鬱,他的父親當仲裁者時也沒對獵食動物有任何貢獻。」沃夫闔上筆記本,環視兩位利益同盟者,「或者,你們能提出更好的人選嗎?」

 

三十秒的沉默後。

「我同意沃夫。」泰格舉起右手,「他的當選機率大於雷恩。」

「盧卡斯?」

「──好吧。」盧卡斯勉為其難地舉手,「我也不信任雷恩能做出公平的判決。」

「很好,我們進入下一個議題。」沃夫壓低聲音,「如何讓雷恩退出選舉?」

 

 

「我想,」盧卡斯輕敲桌面,兩聲,「我們該另外成立調查小組。」

泰格露出微笑,「以動物議會的名義。」

 

1.2

 

如果世界上能允許摸著心臟說話,歐文絕不想說自己榮幸之至。他環視每隻前來參加喪禮的動物領袖,清了清喉嚨,「正如沃夫所言,雷蒙的逝世有許多疑點。」

「這是獅群的家務事。」雷恩毫不客氣地打斷他的發言。

「雷蒙是議會的仲裁者,」沃夫謹慎地挑選用字,「這是整個世界的事。」

「同意。」盧卡斯隨之聲援,「我們無意冒犯,但若有其他動物牽扯入案,兇手必須接受議會的審判。」

此話一出,細小的討論聲頓時如海潮般蔓延而開,愛勒芬娜輕甩象鼻,藉故與沃夫交換一個眼神,她優雅地說,「雷蒙是個好傢伙,該還給他應有的公道。」

 

「贊成。」

「贊成。」

「贊成。」

 

沃夫在雷恩開口之前往前一站,「如果各位都贊成,我提議啟動議會審查機制。」

沃夫的提議讓所有動物的目光轉到歐文身上,貓頭鷹不得不往前站出一步,再度環視眾首領,背出滾瓜爛熟的誓言,「我將秉著良心與專業進行調查,循找真理的答案;我將恪守道德,維護真理之榮譽;我對真相負責,不因種族、性別而有所差別。我以自身品格宣誓,必將竭盡所能調查雷蒙之案。」

 

「等──」

「叔叔,」斜靠在牆上的萊恩打了個酒嗝,「有自願者幫忙調查不是挺好的嗎?」

雷恩飛來兇狠的一瞥,「這裡沒有你說話的餘地。」

萊恩嘲弄地笑道,「顯然也沒有你的。」

 

「那個──」一頭年紀較輕的母獅從萊恩身側冒出頭,「如果議會決定派遣『調查者』介入調查,歐文將會需要獅群領地的過路權限。」她是愛麗兒,萊恩的妹妹。

「你要自告奮勇嗎,愛麗兒?」雷恩瞇起眼,像在評估姪女的能耐。

「如果歐文不介意由我陪同的話。」

歐文紳士地向愛麗兒行禮,悄悄在心裡鬆了一口氣,他發自內心地說,「榮幸之至。」

如果獅群的上層階級裡,在雷蒙死後,還存有能與其他族群友善溝通的獅子,那就當屬愛麗兒了。

 

雷恩帶著挫敗與惱怒的神情噴了一口氣,萊恩的神色陰晴不定,而現存的三位大型獵食動物領袖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

 

1.3

「你什麼時候才要回來?」即使隔著螢幕,對面領袖的惱怒仍劈頭砸到歐文臉上,歐文小心翼翼地揀選自己的用字,「查出誰殺了雷蒙的那天。」


雷博斯惡狠狠地吸氣,「那擺明了是設計!」


「我知道,」歐文輕聲嘆息,「但是沃夫要求啟動議會審查機制,我沒有權利拒絕。」


雷博斯瞪著他,眼神銳利如刀,「你認為那是誰幹的?」


「我今天看了偵查小組移交的檔案,是槍傷,目前難以判定是誰的責任。」


「那意味著兇手可能是任何動物。」


歐文不得不承認,「──可以這麼說。」


雷博斯沉默了一會,「歐文,在宣佈結果之前先通知我。」


「老大!我發過誓,這不能——」


「沒什麼不可以。」雷博斯打斷他,「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儘早回來,剩下的我來處理。」


歐文盯著猛然切斷通訊的螢幕發愣,半晌,他闔上筆電,撥了通電話,「你好,我是歐文。請問愛麗兒明日上午是否有空?」


「您好,」對面那頭傳來低聲交談的聲音,「幫您預約早上十點到十一半可以嗎?」


「很好的安排,謝謝你。」
「為您服務是我的榮幸。」


掛上電話,歐文從公事包裡抽出一份領地分配圖,圖中記載各族群所劃分的領地、水資源的分配與無獵殺規範的領域,歐文撫平地圖上的摺痕,視線落在薩爾瑟卡草原的中心,那是獅群上層階級的棲息處,薩爾瑟卡草原佔地極廣,東臨姆瑪之泉,西臨依索比山,此地具充足的水源與天然屏障,多年來遭眾動物覬覦,尤以班鬃狗為首。


班鬃狗屬於狼族分支,長年在薩爾瑟卡草原遊蕩,善以游擊方式攻擊落單的幼獅,他們不守紀律,也未有明確的領地劃分,其領袖巴卡生性兇殘,長年與雷蒙相爭姆瑪之泉的歸屬,若說好脾性的雷蒙曾與誰結怨,動物多半認為巴卡為名單首選。


歐文反覆翻閱偵查小組的報告,尋找任何可疑的跡象,十五分鐘後,他在報告最後一頁倒數第十三行找到一段證詞,雷蒙死亡前一日,有動物目擊班鬃狗在薩爾瑟卡草原東側出沒。


——以政治立場與調查結果而言,班鬃狗具有相當大的嫌疑。
歐文陷入沉思。

 


十一疏林裡,雷博斯在辦公桌上鋪出同一張地圖。
不同於歐文,他的地圖滿是紅字註記,從最北方的哀斯涅爾湖泊,到最南方的迪哥里沙漠,無一疏漏。


貓頭鷹本可不淌入獵食動物競爭的渾水,但沃夫(和他的利益聯盟)若執意啟動議會審查機制,將造成各族群勢力重新分配。


雷博斯的視線落在世界中心的依索比山,那裡的領空歸老鷹哈布斯管轄,任何鳥禽通過都需事先申請並繳費,此筆收入是鷹群重要的經濟來源。
雷博斯近日正積極和哈布斯協商領空的過路權,負責承辦的貓頭鷹歐文卻臨時被借將調查獅群領袖的謀殺案,眼看談判日在即,領空協商卻未到達雙方滿意的地步——

雷博斯輕敲地圖,歐文的確能力優秀,足堪大任,但卻有個不容忽視的缺點。
酬庸?這年頭,誰他媽的在乎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