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剃刀邊緣

Work Text:

馬克杯輕巧地放在桌上。
「謝了。」東尼從繁雜的設計圖中抬頭,布魯斯靠在他的桌邊啜著咖啡,將散在眼前的三十七種構想概念圖盡收眼底,「你想過聯絡趙海倫嗎?」
「她還在重建實驗室,不過她說一有新的進展會通知我。」
科學家透過鏡片的目光落在紙張的邊緣,他眯起眼,從東尼手臂下方抽出最下面一張設計圖,圖上畫了一個叉,布魯斯仔細端詳它的結構線和使用原理,「這構想很大膽。」
東尼抽走了設計圖,揉成一團,扔進腳邊的垃圾桶,「不需要冒這種險。」
「有利有弊,和你的反應爐一樣。」
「那不是他真的義務,羅迪可沒賣過軍火。」
「東尼,」布魯斯將指掌按在他的肩頭,「你做得夠多了,剩下的讓我來。」
東尼揉著鼻樑,「我沒辦法,布魯斯,我睡不著。」
布魯斯輕柔地說,「我不是讓你休息。」他打開電視,畫面出現英國倫敦西敏寺教堂的爆破畫面,「特勤組傳回消息,參加首相國喪的總統目前下落不明,同時有人目睹在附近發現疑似酷寒戰士的人物出沒。」
幻視頓時穿牆而來,「聯合國專案小組要求我們前往當地支援。」
「可是——」
「去吧,東尼。」布魯斯平淡地說,「這裡有我。」

 

「知名企業家,同時復仇者聯盟的鋼鐵人,東尼‧史塔克,再一次拯救總統。」鏡頭轉到東尼身上,「你覺得這次的任務最困難的地方是?」
「我們損失了很多戰力,我擔心我們可能無法應付更多的——抱歉,我想我不該說這個。」他露出微笑,「這一切交給專案小組進行判斷。」
「民眾要求你對史蒂芬‧羅傑斯與巴奇‧巴恩斯的失蹤給出一個說法,並表示在復仇者聯盟交出他們倆人之前,拒絕接受復仇者聯盟的任何幫助。關於這一點,你的看法是?」
「巴奇‧巴恩斯並不屬於復仇者聯盟,而史蒂芬‧羅傑斯拒絕簽署協定,復仇者聯盟不為他們倆位的任何行為作出擔保,亦不負責他們的任何決定。」
「關於拒絕接受幫助的民眾,你們是否有應對政策?」
「大部分的民眾在遇見生死危機時,都會配合撤離,但我們不會放棄救助任何一條生命。」
「所以你會強制救助拒絕接受的民眾?」
「會有這樣抗議的民眾,通常是我們拯救地球時成為戰爭下犧牲品的家屬。我們正在討論如何避免更多無辜的犧牲,特別是要保護民眾的生命與財產——在他們不需撤離的前提。」
「哇噢,這是、可是——具體而言,該怎麼做呢?」
「我希望你永遠不需要知道答案。最後一個問題。」
「好吧,有人目睹未簽署協定的浩克,也就是布魯斯‧班納博士出現在復仇者聯盟大廈,這是否與你之前宣稱的『不知道其他失蹤的復仇者在何處』有所牴觸?」
「班納博士做為一個朋友與設備共同開發者的身份留在復仇者大廈,事實上,『不撤離民眾的保護機制』就是他主導的項目,浩克未來將不會做為復仇者聯盟的成員出戰,布魯斯亦不隸屬專案小組的管轄。感謝各位的提問。」

 

東尼踏入大廈時,布魯斯剛用過中餐。「漂亮的一戰。」
「砲火猛烈啊。」東尼疲憊地坐在餐桌邊,「我順便解決了你的問題。」
「我看見訪談了,」布魯斯倚著桌緣,「『不撤離民眾的保護機制就是他主導的項目,浩克未來將不會做為復仇者聯盟的成員出戰,布魯斯也不隸屬專案小組的管轄。』謝了,東尼。」
「那本來就是你的主意。」東尼咬了一口漢堡,口齒不清地說,「絕佳的主意。」
「我們的主意,」布魯斯強調複數型,「我們。」
「你先提了薇若妮卡。」東尼兩三口將漢堡吃得一乾二淨,又喝了一口黑咖啡,「該上工了。」
「薇若妮卡本來就是我們的主意,我只是提醒你。」布魯斯走在東尼身後,「我改了一點設定,你看適不適合。」
東尼走到書桌前,桌上散亂的紙張已收納整齊,最上面一張設計圖畫出了一個半圓弧,「這是——能量?」
「我忽然想到,當初洛基打開蟲洞的裝置全身罩在能量之下,不受任何傷害。所以,我認為比起薇若妮卡使用金屬罩住攻擊範圍內的住家,不如使用能量罩。」
東尼聚精會神地盯著圖上的說明,連著三四張的設計圖上精確寫出了設計雛形與原理,「能量能影響能量,卻不能攻擊能量,除此之外,物理攻擊全數失效。」他的精神忽然變得高亢,大喊道,「太漂亮了,布魯斯!如果世界上有一個人能夠解決我的問題,那只能是你!」
布魯斯平靜地接受他的稱讚,「你同意的話,我建議我們即早開始測試。」
「百分之百同意!」東尼用手攬過布魯斯的肩,「接下來就等專案小組的判斷失誤了。」
「會有機會的,東尼。」布魯斯用手捧著他的臉,情真意切地注視著他,「所以,現在,去睡吧。」
「布魯斯,愈早證明我們能控制自己,他們才有名目回來!」東尼掙脫布魯斯的掌控,「我們還得自己成立戰損評估小組,我知道軍方有這種人才,我們——」
「東尼。」布魯斯壓著他的肩,收緊指掌的力道,「這裡有我,你信任我嗎?」
「百分之一百二十的信任。」東尼毫不猶豫地回答。
「謝謝。」布魯斯柔和地微笑,「所以,去睡吧。我會看住你的背後。」
東尼垂下頭,將額頭抵在布魯斯的肩,聲音模糊不輕,「我睡不著,布魯斯,還有那麼多、那麼多事沒有做。」
布魯斯輕輕擁抱他,「這就是我在這裡的原因。你解決我的問題,我也會解決你的。」

 

東尼走回大廳時,布魯斯正靠坐在沙發上沉睡,他輕手輕腳地靠近,拿下科學家的眼鏡,布魯斯沒有被驚醒,顯然他太累了。
東尼將眼鏡折疊好,擱在桌上,拿過自己的西裝外套蓋住布魯斯,一通電話響了起來。
來自首爾。

「嘿,海倫。」
「東尼,布魯斯在嗎?」
東尼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走離沙發,壓低聲音回答,「他在睡覺。」
「那我先跟你說吧。關於羅迪的狀況,再生搖籃的確能修復他受損的細胞,但他斷裂的骨頭無法在短期內全數修復,缺損的鈣質也是另一項問題。」她用一個手勢打住東尼的追問,「但是,如果我們在他斷裂的脊椎處植入支撐物,並說服他的神經,這是他自有的細胞與骨骼,讓他的神經能自然接受與傳遞訊息,他就有機會能回到正常人的行動模式。」
「太好了,」東尼輕聲歡呼,「那確定可行嗎?」
「東尼,現在要做的事,就是尋找合適的支撐物質。它要能與人體細胞相容,具有足夠堅硬的支撐力,又能柔軟地配合身體最細微的舉動。你知道我的意思嗎?」
「汎合金。」東尼低聲說,「我會詢問瓦干達。謝謝你。」
「感謝布魯斯吧,他先提出金屬嫁接的建議。如果沒有他在有機生物的經驗,只憑再生搖籃的技術,無法達成你的期望。我們可能需要幻視配合做些實驗,有近一步的消息,我會再聯絡你們。」
「好,晚點見。」

趙海倫的影像在東尼掛斷電話時消失,東尼回到他的書桌前,睡前只是雛型的能量罩設計圖上已經寫上了精確的輻射劑量。
能量罩的想法很美好,實行起來仍有許多困難點,首先是能量的來源,這是東尼的強項,所以布魯斯留下這一塊空白等待東尼補齊。
其次是能量罩對人體的影響,換句話說,他們還得考慮能量罩的使用時間,它必須控制在人類所能接受的最高劑量之下。
除此之外,發射的波長也需要列入考慮,如何將能量作出最有效率的應用。
設計圖上還留待許多未解的難題,但布魯斯已經標明了所有會碰見的問題,接下來,他們只需要一項一項地解決,成功就指日可待。

在經過這一切之後,東尼第一次感覺到,他遇見的所有困境,都有能被解決的一天,而那一天不會太遙遠。
他在書桌前坐了下來,埋首開始計算反應爐所能提供的最大能量,調整能量轉換的方式,設計能量罩的發射設備。

 

兩小時後,布魯斯睜開眼睛,東尼垂首的背影映入眼簾。
他看起來不再那麼沮喪,布魯斯甚至能聽見微小的旋律在空中飄蕩,那樣很好。
他們需要做的事很多,但急躁只會影響思考,拖慢速率,做出錯誤的判斷。
就算他們背了這麼、這麼多責任,仍要一項一項來。
他們會把事情做對,他們會把事情做好。
他們能解決問題,他們能反敗為勝。

因為,他們擁有回到正常狀態的東尼‧史塔克,他們擁有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寶藏。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