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產權證明

Work Text:

 

請求核可的嗶聲響起,東尼沒有轉身,畢竟有權限進來這裡的沒有第三個人,事實上他的注意力正放在眼前的螢幕上,綠巨人一個揮拳,瞬間擋住外星戰艦。

「你在研究浩克的戰力?」
「那本來是我的目的,直到我發現你為什麼總穿著不合身的褲子。」
「喔,」布魯斯走到他的身側,「很長一段時間,我都不太體面。」
東尼隨口回答,「如果是你的話,我倒認為那挺性感的。」

過了約莫一分半鐘,東尼仍然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他轉過頭去,稀奇地發現科學家的耳後有些泛紅,他愣了一下,反射性回溯他們話題結束前的最後一句話,隨口的回應才真正在他的腦海裡發酵。
赤裸的、沒有任何遮蔽的布魯斯。
他吞了一口唾液,腦海裡的畫面隨著他往下掃視的目光變得更加精細。

「如果你沒有那種意思,建議你停止那樣看我。」科學家平靜地說。

東尼挑起眉,布魯斯的音調裡有某種危險而尖銳的東西,讓他的背脊瞬間發緊,舌頭忽然快過思緒,「這表示如果我有,我們可以發生比科學兄弟更加多元的關係?」
「你有更好的對象可以選擇。」
「姑且不論『更好』的意義,我的獵豔清單裡還沒有天才科學家的名字。」
布魯斯的視線從螢幕上移開,「你有你的右手。」
「我接受你的恭維。」
「那可不是稱讚。」
東尼勾起唇,「說真的,布魯斯,你難道不能控制嗎?在你高潮的時候。」他往前傾身,斜靠在布魯斯耳邊,輕聲說,「你肯定試過吧。」
科學家很輕地吸氣,「當然。」他微微側頭,唇瓣與東尼的耳朵不過幾吋的距離,音調仍然很平靜,「姑且不論我的控制力,我不認為你應該承受那樣的風險。」
「哇噢,」東尼重新站直身體,輕挑地說,「我突然想到我的獵豔清單裡也沒有綠色名單。」

布魯斯沒有回答,他平視東尼,平靜的目光裡有什麼東西隱隱翻騰。
東尼正要說話來進一步鼓吹他的目的,布魯斯忽然朝他傾過身,聲音低沉而危險,「我會證明你錯了。」

 

 

「所以我說,你真的不能變身嗎?」東尼單手撐著布魯斯的胸膛起伏,喘息的聲音急促而浪蕩。
布魯斯扣住他的腰,制止他的加速,「當你坐在我身上,我不認為這是一個好選項。」
「哇噢,」東尼微微扭動,讓布魯斯發出一聲警告的低哼,「你不會想知道我承受過比你更大的東西。」
他的發言讓布魯斯深吸一口氣,「這句話不太明智,以及我開始懷疑你不過是打算和他來一砲才找我。」
東尼的反駁在布魯斯猛然上頂時瞬間潰散,他重新花了幾秒來組織他的語言,「你不是應該向我證明你的確能夠控制?」
「我不太能保證、」布魯斯在東尼忽然繃緊身體時停頓,他緩過一口氣,在習慣的呼吸頻率裡說話,「我能──重新拿回主控權。」
「那你不就應該──更努力?」東尼掙脫布魯斯在他腰上箝制,重新加快速率,「──為我。」

 

布魯斯凝視東尼的眼睛,似乎打算在裡頭找出任何玩笑的成份。與東尼的笑容完全相反,他的眼神認真的可怕,這個人是個瘋子,而被他說服的自己顯然也是。
科學家逸出幾不可察的嘆息,像他終於輸了這場搏奕。

忽然間,他的身形暴漲,坐在他身上的東尼受到最直接的衝擊,體內熱燙的火柱硬生生脹大,撕裂的痛楚與熱辣的快感同時降臨,東尼壓住浩克的胸膛。
在這一刻,他需要看見他的眼睛。

幾近懵懂的無知在綠眼裡擴散,東尼正想解釋,浩克已經憑著本能衝撞。所以說,慾望是人類不用學習的天賦,他的衝撞毫無技巧,但巨大的存在感屢屢輾過東尼最敏感的地方,他的節奏毫無章法,那意味著東尼找不到任何喘息的空間。

 

公平點說,兩方的確都有享受到性愛的餘韻,在浩克真正射出來以前,東尼已經被操射三次,他軟著身體無力地躺在床上,浩克退了出來,看起來似乎不像他過往所表現的那麼憤怒而激動,東尼盡可能勾出他所能表達出最大善意的笑容,「嘿,你很棒,你知道嗎?」
浩克咕噥一聲,大概是接受了稱讚,東尼暗自希望賈維斯有錄下來讓他在清醒時重聽一次。

撲天蓋地的黑暗忽然降臨。

東尼分不清楚究竟是浩克的鼻子還是他的額頭撞上自己的鼻樑,他幾乎以為浩克打算要咬他,事實上,落在下巴處的觸感輕柔的像個吻,當浩克回到東尼能正確聚焦的距離時,綠巨人露出真正的微笑,「浩克喜歡鐵皮人。」
東尼忍不住笑出來,「鐵皮人也喜歡浩克。」
浩克滿意地點頭,「很好。」

那個總是憤怒的靈魂在這一刻變得如此平靜,彷彿科學家將自己所有的內斂分了過去,他閉了閉眼,體態緩慢地縮小,最後在東尼的眼前變回布魯斯,他沒有馬上恢復意識,東尼懶洋洋地攤在床上等待著,打算分享一個收穫甚豐的戰果。

布魯斯大約在五分鐘後睜開眼睛,他爬起身,本能地戴上眼鏡,目光仔細而銳利地審視身側的東尼。
「看吧,我平安無事。」東尼得意洋洋地宣佈,彷彿他成功攻略了世界第一高峰。
「你流血了。」布魯斯冷漠地說。
東尼滿不在乎地回答,「小傷,考慮到性總會伴隨著刺激和疼痛。」
但是他的輕鬆並沒有獲得贊同,東尼隱隱察覺不對勁,他放柔語調,「嘿,我真的沒事。」
布魯斯站起身離開床沿,他雙手環胸,在審視完東尼全身之後,表情更加冷漠。
「嘿,」東尼從沒見過這樣的布魯斯,陌生的讓他不適應,「你是醫生,你在意的話就過來幫我檢查,但我保證我真的沒事。」

布魯斯沉默地凝視他,那形成了巨大的壓力,東尼試圖開玩笑緩和氣氛,「我都覺得你是在生氣,放輕鬆點,甜心。他真的沒做什麼,你看,」東尼舉起一隻手,「我連根手指都沒斷。」

「他的確是做了什麼。」
布魯斯緩緩開口,聲音低的像浩克,幾乎就在發怒的邊緣,「我真沒想過會看見你在我面前被別人操成這個樣子。

哇噢!
東尼不確定自己是否誤會布魯斯的意思,因為他聽起來簡直就像當面逮到背叛他而出軌的丈夫。
東尼試圖緩頰,「公平點說,這都是你弄的。」
「也許是,」布魯斯上前一步,兩指併攏,探入東尼的穴口,東尼頓時呻吟出聲,布魯斯的撫弄很輕柔,只是在確認東尼是否傷到腸壁。
檢查完後,布魯斯平靜地說,「你終於和你的性幻想對象來一砲了。」
「嘿,」東尼抓住了布魯斯退出的手腕,「別這樣。你要知道,我更喜歡你。」
「我實在無法那麼以為。」
布魯斯輕輕抽出手腕,他凝視著癱在床上的東尼,用指腹撫過他身上青紫的指痕,東尼絞盡腦汁地找出讓布魯斯停止沮喪的理由,科學家忽然傾下身,靠近他的耳畔,「下一次,」他聲音裡的溫度高的讓東尼瞬間顫慄,「這些將會是弄的。」

 

 

布魯斯踏進實驗室之前,正好看見佩柏正在送兩名西裝筆挺的男人出門。後者帶有公家機關的氣息讓布魯斯提高警覺。

「我剛看見波茲小姐在送客。」布魯斯試探性地問。
「司法部,」東尼漫不經心地說,注意力全放在面前的結構圖,「想調查史塔克企業是否違反反托拉斯法。你喜歡什麼顏色?」
「隨意。因為軍火工業?」布魯斯懷疑地問,東尼的解釋聽起來就像政府找碴的藉口。
「噢,不是。」東尼思考了一會,「那就紫色吧,我看你挺喜歡紫色襯衫。」
「所以到底是什麼?」布魯斯直接了當地問。
「看!」東尼獻寶似的將模擬圖拉近他們並放大,「你的禮物!」

那是一條紫色的褲子

「呃,東尼,謝了。」布魯斯溫和地說,「但我得說,送我衣服全是浪費。」
「這不是普通的褲子!」東尼張大褲圍,數次模擬它的彈性,「就算是大傢伙也能穿得下。」

「哇噢,」布魯斯是真的驚訝,他小小地驚嘆一聲,「謝謝你,東尼。我太需要它。」
「那沒什麼,」東尼不在意地揮手,終於將視線放到布魯斯的身上,正確來說,是身下,「我得捍衛我的財產。」
他的目光裡有什麼東西讓布魯斯警覺地後退一步,「介意解釋一下那個──」他比了螢幕,「和這個──」順著東尼的視線看了一眼自己的下腹,「的關係?」
「噢,」東尼理所當然地勾起浪蕩至極的笑意,像勾起布魯斯的慾望那麼容易,「那麼大的傢伙*,可不能讓所有人都看見。」

 

事後布魯斯才知道東尼為了研究他的褲子,在大樓裡屯了多少碳纖維,以致於引起司法部的關注。
以及整個事件裡最詭異的是,他居然認為比起東尼願意和浩克做愛,東尼為他研發超彈性褲這件事更加浪漫。

 

Fin.

 

 

1. Such a big gu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