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tair Edge/階梯邊緣

Chapter Text

盥洗室裡只有一個人。
東尼極其短暫地停了一下,便神色如常地說,「對,當然。把功率開到最大。」
他信步走到第二個便斗前,正要拉開皮帶,左側的男人輕巧地飄來一句,「它的沖水系統壞了,用這個吧。」
東尼抬起眼,男人已解決完生理需求,他又對東尼說了一句話,沖水聲將他的聲調完全掩蓋,東尼挑起眉,慢吞吞地移動腳步,來到第四個便斗前,皮笑肉不笑地說,「你上完了吧?」
「當然。」男人平靜地回答,他轉身走到窗台,「抱歉,我需要點些散瞳劑,你介意我暫時關上窗戶嗎?」
「這飯店可不是我開的。」東尼輕哼一聲。
「謝謝。」
男人關上窗戶,走到洗手台前,打開水龍頭洗手。

東尼收回盯著他的視線,解開拉鍊,他在小便時聽見男人關上水龍頭,移動到門邊的腳步聲,東尼繫好皮帶,走到洗手台前,「嘿,」他叫了一聲,男人停下拉開門把的動作,溫聲問,「有事嗎?」
「你認得我嗎?」東尼直接了當地問。
「今天以前不認得。」男人的態度很坦白。
「我知道你。」
東尼打開水龍頭,對著鏡子將水拍在臉上,再用毛巾擦乾,男人很有耐性地等他完成一切,東尼再度開口,「布魯斯‧班納,畢業於加州理工學院,物理學博士,專攻核子物理。我有說錯嗎?」
東尼從鏡子裡看見男人回頭,朝他微微一笑,「那似乎不是秘密。」
東尼慢條斯理地擦乾雙手,對著鏡子調整領帶,「你對史塔克企業有何感想?」

男人並未移動腳步,僅只是站在門邊看他,似乎在斟酌怎麼回答才不顯得冒犯,半晌,他道,「我不好做出評斷。」他拉開門,「很高興認識你,史塔克先生。」
「等等。」
東尼單手撐在流理台上,隨意地問,「我們有個正在測試的反應爐,我猜你有興趣參觀。」
布魯斯的眼神微微一閃,東尼確信自己讀到對方有意的念頭,下一刻,布魯斯說,「我想,如果下次有機會的話。和你談話很愉快,史塔克先生。」他輕巧地邁開步伐,走出盥洗室,門在東尼眼前緩緩闔上。

「賈維斯,全鏡掃描這間盥洗室。」
「先生,在第二便斗上方有三個攝像頭,在上方通風口有定時炸彈,在洗手台下方有監聽設備。目前已全數報廢。」
賈維斯稍稍停頓,「若您依原訂計畫站在第二便斗前,將有二十三種可能死於暗殺。若您站在第四便斗前,機率降低為五種,考量班納先生的舉動,這五種可能將歸於零。」
東尼挑起眉,毫無意外地說,「看來盔甲性能要等到下次才能進行測試了。」

 

東尼走出盥洗室時,已不見布魯斯的人影。無所謂,他知道要去哪裡找人。
東尼走到東京會議廳門口,細細閱讀看板上的說明,過去他從不參加學術論壇,比起理論,他更願意實作。
他移動腳步來到人形看板前,盯著隱在鏡框後的雙眼。

布魯斯‧班納,一個普通的大學教授怎麼可能對錄像設備有如此敏銳的觀察力?怎麼可能懂得計算風向與彈道?怎麼可能懂得如何拆土製炸彈?
他再如何天才,沒有學習與環境,絕不可能無師自通。

東尼下意識伸手,想摘掉那付眼鏡,看看那雙眼睛是不是永遠能夠洞燭機先。
指腹觸到平板那一刻,東尼瞬間回過神來,他收回手,演講廳的大門在東尼眼前闔上。
下半場的研討會即將開始。

 

 

螢幕上陳列的是布魯斯所有的學術論文,其中以研究伽瑪炸彈的篇數最多。
東尼花了幾天閱讀,在最新一篇伽瑪炸彈的論文裡,顯示伽瑪炸彈對人體可能的危害,東尼放大相關數據圖,試圖找出任何可疑之處。
這篇論文裡,推側的精細度遠超過文獻中所提出的測試結果,彷彿經過臨床實驗的確切證明。
東尼盯著黑白切片圖沉思,決定暫且保留他的推論。

他繼續往後閱讀,卻發現伽瑪炸彈的研究停滯了。
五年前的那篇文獻就是最新進度。此後,布魯斯轉往生物有機領域,持續進行學術研究。那完全是大改行,他甚至不再核物理專刊上發表文章,研究主軸傾斜至另一個截然不同的領域。
布魯斯‧班納簡直是個全才,但此刻,東尼更在意他轉行的原因。

一絲模糊而荒謬的猜測在東尼的腦海裡成形,他忽然關掉資料,改而道,「賈維斯,請把三個月內的軍火交易明細按金額大小排列給我。」
他花了太多時間挖掘他的新興趣,該收點心回來辦正事,等他解決完公司裡的地鼠,或許可以空出幾個研發部門主管的職缺。
而他已經擬好聘請的名單。

 

布魯斯步出飯店時,曾短暫於紐約會議廳門口停下腳步,鎂光燈此起彼落地閃爍,焦點全是同一人。
說實話,東尼問他對史塔克企業有何看法,他的確沒什麼概念,粗淺的觀念就是賣軍火。當他站在盥洗室門口,看著東尼等待批判的眼神時,忽然想笑。
即使史塔克有萬條罪刑,也不該是由他來說。
不在其位,不得所獲,不明所慮,如此,自當無言可說。

他收回視線,步履一轉,往門口走去,忽略從會議廳裡飄來的思慮目光。
他坐上計程車,報出落腳的飯店,暗自期望這一路上不會再碰上任何麻煩事。
例如,暗殺全球最大的科技集團總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