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窥望深渊

Work Text:

标题:窥望深渊(《Peering Into the Depths》)

原作:Marbleglove

作者博客:http://marbleglove.livejournal.com/

翻译:styx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64824
或:http://comment-fic.livejournal.com/334239.html?thread=59387551

衍生派别:电影《X战警》系列(《X-Men》,又译《变种特工》等);
电视剧《挑战者》(《Highlander》,又译《高地人 / 时空英豪 / 挑战游戏 / 高地英灵》等)

角色:米索斯,X教授

作者注:tigriswolf给出提示词“《挑战者》/《X战警》,米索斯+X教授,他所发现的唯一一位完全无法感受其精神的人。”
我不确定这确切是你所想的,不过……


◆◇◆◇◆◇◆◇◆◇◆◇◆◇◆◇◆◇◆◇◆


窥望深渊

原著:Marbleglove


◆◇◆◇◆◇◆◇◆◇◆◇◆◇◆◇◆◇◆◇◆







“斯考特,请送我们回学校去。”

“出了什么问题吗,教授?学校没事儿吧?”

“不,不,一切都好。”他向自己的旧日学生发去一波镇静之感。“我只是今晚想回学校。我们可以明天一早再开车回来。”

查尔斯本打算在会议所在酒店过夜,而不是回学校,可那是在他见到亚当•皮尔森博士之前了。

查尔斯是一个座谈小组,“对‘变种’一词的社会相对生理学理解”,的一员。讨论进行得很不错,广泛的观点得到提出,很好的问题被加以问及。皮尔森博士就 ‘变种’一词出现之前的那些变种人提出了一个好问题。查尔斯从未学过历史语言学,因此他会那么微妙地扫描一下他的同会者的意识,好进一步理解那人的回答。 而他试图同样对皮尔森博士那么做。

皮尔森博士是……

……非常安静……

……并且一路往下遥遥无尽。

那感觉就像是自由落体,直到他骤然回神。

不是所有的精神生就一样。这话查尔斯没有告诉任何人,不过,既然它一定会给出错误的印象。他完全绝对地相信所有人都该被平等相待。他的信念部分基于平等相待是最好的实践选择的观点,而非因为它基于人人平等。

另一部分则在于,尽管精神千变万化,它们却并不总是以一种令它们更好或是更坏的方式变化。它们只是不同罢了。更多或更少共通。更多或更少同他自己的精神谐调。

精神不是一样的。因而,查尔斯不由自主地以不同的方式同它们交互。

当他不过是路经一条街道,或是参加一次会议时,如情况可能的,他倾向于浏览外散的思绪,而非费神更往深处探看。那些思绪是他精神上一股子轻轻的压力,无论他留意它们与否。

揣摩思绪含义的难度人各不同。

一些思绪很容易了解,滑入查尔斯自己的意识中,轻松得仿佛它们是他自己的念头。

另外一些思绪要困难些,像是与某个脚步古怪跳跃的人同步。他不得不把自己的意识同他们匹配,以正确的解译那些念头。

有时候这样的花招很有趣,像是把他的意识同一个欢笑的六岁稚童相匹配,有时候那是极度不悦的,像是扭曲自己的意识以匹配一个恐怖分子。

有趣抑或是不悦,轻松抑或是困难,查尔斯能够解读人们的意识,他能够看清他们。

只除了亚当•皮尔森博士。


~~~


皮尔森博士的思绪不曾发散,或者哪怕是置于浅表扫描易及之处。相反,那儿有的只是寂静。不是一种隔绝的寂静,像是戴上头盔的埃里克那样,或是艾玛•弗罗斯 特攻击时那一种暴力的寂静,甚或是他听到过太多次的那一种死寂,而是等待着一个或许永远不会到来的声音的寂静。像是冲着一个洞窟里喊叫却不曾听到任何回 声。那是一种不偏不倚的寂静,无论如何都一点儿不在乎他。

那深深叫人不安。

“教授?我们到了。”斯考特打断了他的沉思,他依然显得很是担忧。查尔斯毫不意外地看到琴替他打开门,预备着追问他们出人意料的归来的事儿。

“啊,谢谢。我要去用脑波增幅器核对点儿东西。我肯定斯考特会乐于跟你谈谈一切有关会议的事。”查尔斯几乎为把斯考特推出去挡枪而过意不去了,可以那么说吧,但却完全不够负疚到不去那么做。

他去了脑波增幅器那里,锁上门,把其他所有人关在门外。

戴好头盔,他回顾会议中心。

当他需要些超出浮表念头的东西时,查尔斯经由人们的自我核心将他们接近。每个人都拥有那么一个闪亮点,那是他们的自我。脑波增幅器帮助他触及的正是这些 点。有时候一个人的自我被一层阴影所掩盖。大多是卧底探员或是真正专注的体验派演员。通常而言,他可以稍费一点儿劲挖掘进那些表层,尽管这里有那么些人是 他需要脑波增幅器来触及的。

了解自我的那份中心点让查尔斯可以了解那个人,无有思绪甚或是记忆的干扰。他了解他们,哪怕他不一定知晓他们的历史。

探察向会议中心酒店,成千人于他的知觉中亮起。他匆匆掠过他们。那里有职员和学生,志愿者和主持人。他们没有一位是皮尔森博士。


~~~


他退回来,重新一一扫过他们,这一次放慢了些。不再只是探察他们是谁,这一次他也探察起他们的念头。

纳塔拉杨博士正在酒店餐厅里同皮尔森博士说话。

他们讲的是印度语,不过查尔斯需要的话也能理解,然而相反他利用纳塔拉杨博士作为一个焦点来试图找到皮尔森博士。因为皮尔森博士不在那儿。他的自我没有向 查尔斯的知觉闪亮,相反那里有一点儿淡淡的微光,几乎像是热气蜃景,似有还无。而接着,伴随着一下意识扭转,查尔斯找到它了,找到世界的一个豁口。那正是 查尔斯在座谈会期间差一点陷落进去的深井。

它很是深幽,很是阴暗。深邃过查尔斯所能感知,哪怕有脑波增幅器的协助。那底下存在着一个自我,查尔斯知道。那里一定存在着那份闪亮的存在中心。可它却是远在那黑暗深处之下,遥远得查尔斯无法知晓它的存在,除了它肯定存在这点。

查尔斯尽他所能地窥望进那深处,却只看到幽暗的深邃。

这里存在着那么份诱惑,哦那般的诱惑,放开他的锚,任由自己更深地沉落,因为肯定如果他再深入只那么一点点,他就会看见些什么,他就会看到尽头的光。相反,他收神退回自己的身体中,关掉了脑波增幅器。

明早他会回到研讨会上,看看自己是否能够接近皮尔森博士。

查尔斯还从未感觉这么像个变种人,这么的依赖自己的力量,如这一刻当它们有负于他时一般。如果想要更多了解皮尔森博士,查尔斯将不得不通过人类的方式去了 解,借由谈话、声音和个人形象。查尔斯是一个变种人,是的,可他也是一个人类。如果他无法通过变种人的方式了解皮尔森博士,那么他会以人类的方式同皮尔森 会面。因为如果说他的变种人力量告诉了他什么的话,那就是皮尔森博士是特别而值得了解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