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体验飞翔

Work Text:

标题:体验飞翔(《A Taste of Flight》)

原作:MarbleGlove

作者博客:http://marbleglove.livejournal.com/

翻译:styx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9294
或:http://www.fanfiction.net/s/2152017/1/A_Taste_of_Flight

衍生派别:电视剧《挑战者》(《Highlander》,又译《高地人 / 时空英豪 / 挑战游戏 / 高地英灵》等)

角色:米索斯

等级:G

弃权申明:这是一篇《挑战者》同人。你所认出的任何角色,我都不拥有。以古中国为背景的那场戏基于一类中国动作电影,最常见的像是在《英雄》或是《卧虎藏龙》里。

摘要:一个人自魁肯灵中获取的力量;时光中的四个场景。


◆◇◆◇◆◇◆◇◆◇◆◇◆◇◆◇◆◇◆◇◆


体验飞翔

原著:MarbleGlove


◆◇◆◇◆◇◆◇◆◇◆◇◆◇◆◇◆◇◆◇◆







当你一旦品尝到飞翔的滋味,
你会永远在步履间
仰望天空;
因为你曾到过那里,
一个你将永远渴望回到的地方。

——列奥纳多•达•芬奇


~~~


米索斯感觉活力洋溢。比他所能记得的任何时候曾感受到的还要活力洋溢。他一夜酣睡,梦见了他所杀死的那些不死者和他们所杀死的那些人的人生。而他是那般鲜活,他们是那般鲜活,他们所有的生命结合而来的魁肯灵似乎在他的血脉里歌唱。

米索斯跳起来,欢欣鼓舞的呐喊。抛下他的一应物质所有,他奔跑,只为了奔跑的纯粹乐趣。

刚开始跑得比人类所可能的更快时,他还不曾注意到,但当他头一遭自一处沙丘顶上一跃而起,满怀自信于自己滑翔过朗朗晴空的能力,落到相邻的沙丘顶上而证明了自己的正确时,他欢欣大笑,继续奔跑。

他的笑声翻滚过丘陵,像是传遍了整片沙漠。一帮游牧民自劳作间抬头望来。这会是一个丰年。他们难道听不见甚至神明也在欢欣大笑吗?

这是米索斯扮演神明角色的许多次之一,但这一次他既不知晓,也不在乎。他奔跑,舞动,欢笑,在一场为了他的生命和他体内所有那些给予他他们的力量的生命的盛大庆典中。


~~~


而我再度蜿蜒流淌,
去汇入滔滔的江河;
因人们能来又能往,
我却永远奔流向前。

——《小溪之歌》,阿尔弗雷德•丁尼生


~~~


当米索斯自回味他最珍爱的回忆之一中回过神来时,他看到自己在面前的卷轴上所书写下的。那里有代表奔、舞、笑的字。在其侧他放置下生命,欢乐。它们优美而灵动。它们是一件艺术品。

他微笑了。“郗师傅会高兴的。”

自脱离天启四骑士来到东方这里后头一遭的,米索斯确切地感觉到自己是会恢复的。他会自他作为一位死神的时光里恢复,他会自失去他的兄弟的手足截断之痛中恢复。他怀念他们。但他感到平静多了。世事如常,该来的自会来。

眼下,他会学习这么个美丽的新语言的书法。

尽管有时要专注于他的书法很难,当学院同样教授剑道的时候。

“郗师傅会高兴的。”

米索斯维持着放松,不管他背后出人意外的声音。他满意于自己没有像刚来时那般惊跳,同时也很是逗乐,为那同他所想不谋而合的话,以及那位仿佛为他的思绪所召唤而来的说话者。那是李师傅,剑道馆的馆主。

“谢谢您,师傅。我从郗师傅那里获益良多,并且还有很多需要学的。”

“或许吧。不过我想现在是时候让你跟从我学习了。”

当米索斯扭头望向他的脸时,李师傅看起来像是很认真。

“您知道我不佩剑的。”

“可我同样知道你有在观望那些学生。一位剑术大师无需持剑便能揣摩其道。”

“我一度以为自己通晓剑术,但我已迷失了道路,如今我满足于我的毛笔和郗师傅的卓越教导。我不会持剑。”

“无需如此。来吧,同我走走。”

一位仆从应李师傅的召唤而来,在向他俩行过礼后,跪下来守着米索斯的卷轴继续晾干。米索斯终是点点头,起身站到李师傅身畔。

他们默默地走着。米索斯任由这片大地的祥和将自己包围。林中有千万棵树,却也只是一片树林。湖中有千万杯水,却也只是一片湖泊。在他的魁肯灵中,米索斯平静地想着,有千万的生命,却也只有一条性命:他自己的。

他不复同自己以及同他的亡灵抵触冲突了。他们死去了,却透过他而继续活着,如同水活在湖中。

米索斯只慢慢地意识到李师傅在说话。他在他们的行走间吟诵诗歌。他们停下脚步欣赏萧萧落叶。他们继续前行。

他们来到一处丢有两杆竹子的地方——米索斯心下里很是怀疑是李师傅把它们摆在那里以备这一趟漫步——李师傅抄起它们,将其中之一递给米索斯。

湖畔,树林边,李师傅舞起一段剑式,诗意不下此前他所吟诵的任何一篇诗歌。米索斯微笑了,过了一会儿加入了他的动作。

仿佛自然而然地,很快他们便开始以竹剑对打。

他们腾跃舞动,他们微笑而至大笑。他们在摇摆的树梢和静谧的湖面交锋。李师傅行动间带着学馆剑术大师悠长传承的全副知识,米索斯行动间带着在他之前生活过、爱过并死在他手上的所有那些不死者的全副知识。

相伴一道,他们将剑道颂扬,而千万的他人,亡故而消逝的,随他们一道相庆。


~~~


爱人虽逝,爱却不会;
死亡也非是所向披靡。
——狄兰•托马斯


~~~


米索斯自闪回中收回心神,再度放到眼前康纳•麦克劳德的葬礼上。

他出席是看在邓肯这位年轻些的麦克劳德的份上,还有邓肯•麦克劳德的观察者,乔•道森。他只依稀认识那位年长些的高地人,并且尊敬他,在他死前。如今米索 斯对那位死去的不死者只有些个恼火。自杀搁在一位不死者身上是极度的不吸引人,他想着。然而麦克深为难过,因此米索斯站在一旁充任精神支撑。天上下着雨。

米索斯琢磨起这雨。

邓肯•麦克劳德几乎肯定是把它看作天地都在同他一道悲悼他的同族的逝去的征兆。乔大概很可能会同意。米索斯不那么肯定,不过。他在沙漠气候中活过太多辈子,无法忘却雨水那给予生命的品质,也在热带气候中活过太多辈子,无法忘却雨水狂暴的毁灭性。

对米索斯而言,悲恸、失落与生命太过的混同一体,难以感受雨水只象征其中之一。失落是生命的一部分。正如雨水意味着草木生长,悲恸意味着你还活着,会继续活下去;爱会再度到来。

这里存在着许多种的失落,而最终,如果你幸存得足够久,你会将它们全部遭遇,米索斯沉思着。尽管世界时不时会成功地用一种新型的失落叫他意外。

你要么学会接受持续的失落而活下去,要么……不。

康纳•麦克劳德不曾学会这个。他哀悼自己的头一位妻子近四百年。他失去了他的女儿,蕾切尔,并将自己埋葬。然而最后一根稻草,米索斯想,却是魁肯灵。

康纳•麦克劳德吸收了好几位大巫师的魁肯灵。

大多数的不死者和全体的观察者,米索斯知道,以为魁肯灵是象征意义多过其他任何别的。一段短暂的快感或是痛苦,或许。他们不明白从那些魁肯灵中真正汲取力量和知识是可能的,以一种真真切切的方式。

那对他们更好,不过,不知道这点。凡人不信任无法解释的和极度强大的。而凡人完全能够以一种极端致命的方式将他们的观点宣扬。不止一位不死者被看出他们与众不同的凡人们砍成酱而死。

不死者在应付与他们自身不同的事物上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位拥有额外能力的不死者无权指望任何接近于一场公平对决的东西。不死者巫师被成群的不死者杀死,或是被枪,一经发明,或是被凡人走狗。伴随着文明的蔓延,更容易的通讯,不死者猎杀那些拥有特殊力量的变得愈发普遍起来。

一千年前,又或是两千年前,世界开始改变。不死者的生存开始更多依赖于保持隐秘,而非强大。

那些能够做到凡人所做不到的事的不死者,要么学会隐藏这些技巧,要么被杀。不管那死亡是来自于恐惧的凡人,或是嫉妒的不死者,那都不重要。两者都不会遵循规则,当涉及到那些个拥有额外能力的人时。

然而当你一度自一处沙丘顶上一跃而腾落到相邻的沙丘上,当你一度在树梢上起舞,奔行过深潭的水面,要再度脚踏实地而行走便很难了。大多数那样的不死者宁愿死也不肯放弃那份欢乐。

米索斯知道自己是极少数成功地放弃了那份魁肯灵的欢乐的人之一。

雨一直在下,让世界仿佛焕然一新。它敲打出一份似乎在召唤米索斯起舞的花样。

那会是如此的容易,一跃而起,抛开他的凡人面具。他像一个凡人不比他像一个神更多。他只是不死者,而他不顾一切地想要将肺里充满了空气,让血脉里充满了魁肯灵,欢庆这场沉闷的葬礼上所遗落的生命。

相反,他伫立在他的雨伞下,注视着棺材入土。

康纳•麦克劳德吸收了足够多的不死者巫师的魁肯灵,他们的魁肯灵必定最终给予了他那对于更多的渴求。那位警觉的不死者知道如果他使用那份一定在将他召唤的 力量,那会是签下他的死刑令。他拒绝回应,但又无法不回应。到最后,那份冲突只能以一死来解决。如果他要失去他的生命,那么他便要彻底将它失去。

米索斯理解那份决定,但却知道那是他永远不会做出的。他宁愿紧抓住半条命不放,也不要全数失去。他年岁已长,还会继续的年长下去。最终时代会变化,而他将能够再度生活。


~~~


上帝赐给我宁静去接受我所不能改变的,
给我勇气去改变我所能改变的,
并给我智慧去分辨这其中的不同。

——亚西西的圣方济各


~~~


“你!起来!我们要错过团聚了。第一个百年纪念可不容错过。”

那声音叫米索斯自闪回间一惊回神。他冲他的朋友微笑,伸了伸懒腰,接着自他坐的地方站起身来。

依然偶尔叫他惊讶,并且愉悦的,是他的下意识没有一有人进入他的公寓便将他惊醒。毕竟,公寓是在四层,唯一的入口是外间的窗台。当然有人可以驱车前来,但大多数人都是步行者,而他们会就这么直接一跃50英尺,就像他的这位凡人朋友做的那样。

“嘿,埃克瑞。就算拿一整年份的‘超人’换我也不愿错过的。”

“哦,我可不知道,一整年份的‘超人’或许有点儿诱人,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我可没有自个儿的实验室,不像别的某个我可以点名的人。”

米索斯咧嘴一笑。他确实拥有一间密室里的实验室来生产些名为‘超人’的药品。毕竟,那给他的生活带来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它使得人类可以平平常常地一跃50 英尺进入侧面如悬崖般陡峭的公寓,像是他的这间。它让他们跑得更快更久。一些人依然开车,不过大多数人都靠着‘超人’的储备来免于车辆的维护和保险花销。 如果你穷,那你就只用上足够你去往你要去的地方的量。许多中产阶级,米索斯眼下身属的这一阶层,会持续的用药。

“你缺货了吗?我可以便宜点儿卖你一些,”米索斯提议。他爱现代的药物,总是保有着一大批‘超人’让他可以供给朋友们的。他的朋友们所不知道的是,一如对 所有不死者那样,药物对他无效。‘超人’一经吞下就被他的魁肯灵中和掉了。米索斯生活在一个对不死者不开放的社会群体中。然而,不像这星球上的其他所有 人,米索斯不需要‘超人’来帮助达成如今凡人们所能达成的壮举。因此他甚至比为他的兄弟们所环绕,同天启骑士而驰骋的时候还要更无挑战之虞。大多数不死者 不得不待在极度贫穷或是极度富裕的圈子里以回避‘超人’,他们所无法使用的药物。

“那太好了。不过,等团聚完后我们再谈。来吧。”

这是他们的百年大学团聚会,他会看到他其他所有的那些凡人同学。大多数学生如今都有140多岁了。那是一个如今被看作中青年的年纪。

世界不断变化。他在康纳•麦克劳德的葬礼上所想的是对的:只要他能熬过一段压抑的时期,最终他将能够再度作为他自己而生活。时移世易,无物长存,无论快乐 或是痛苦。眼下,然而,他结束了等待,得到了回报。他会享受那属于他的,尽它所存续的那般久,而当它再度消失,他会等待它的又一次回归。

他感觉活力洋溢。他记起早些时候他所体验到的闪回中的闪回;这是庆祝他的百年大学团聚的完美时机,同他所有的,因为现代医学,几乎与他一样不为死亡困扰的凡人朋友们一道。

他把埃克瑞推出他的公寓窗户。

埃克瑞冲他叫骂一声,随之抓住下方三十英尺左右的一个阳台,接着扑向隔壁大楼的屋顶。米索斯哈哈大笑,跳向同一个屋顶。

很快他们便横跨天际的赛跑起来,自一个屋顶跳向另一个屋顶,时不时玩玩拍人游戏,一路前往他们的旧日大学校园。

米索斯的欢笑声仿佛弥漫在空中。

他们经过的人中一些个微笑或是挥手。一些个为这番骚动大喊大叫。一些个不理会这两个戏耍的小鬼。一些个花上几分钟加入游戏几英里。

生活确然是一份要充分享受,全心欢庆的经历。


~~~


孑然一身乐呵呵,
今日尽在吾彀中。
岂管明日风雨晦,
今朝有酒今朝醉。
——德莱顿①





~完~




①作者原文为贺拉斯,疑为笔误,应是17世纪的英国学者、作家德莱顿(John Dryden)仿贺拉斯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