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一切感情皆為空想

Work Text:

「我不確定,也許是記者會上認識的?」東尼聳了聳肩,「牛津大學,還是布朗大學?」他吹了一聲口哨,「美人。」
「我上次去俄羅斯出差,」克林特攤手,「你簡直不能想像她多辣。」
「紐約,」娜塔莎看著她的指甲,「前老闆一直試著約我出去。」
「啦啦隊隊長,」史蒂夫雙手環胸,「國家認證的美女。」
「範圍如果限縮在地球,」索爾摸了摸下巴,「我猜我沒什麼好選擇。」

布魯斯剛走進交誼廳,便看見他的隊友圍著沙發小酌。任務結束後的慣例。
「嗨。」
「博士。」娜塔莎給他一個微笑,「你看起來精神不錯。」
「布魯斯,」東尼站起身,用手環過他的頸項,「上次提過的語音測試系統──」
「嘿,我說你們可以不要一早就用我們聽不懂的語言談戀愛嗎?」克林特插嘴道。
布魯斯和東尼頓時打住話題,他們雙雙抬頭看向鷹眼,「我們沒有在戀愛。」異口同聲。

「史塔克一年到頭都在戀愛。」娜塔莎冷靜地評論。
「錯了,羅曼諾夫。那只是豔遇,一夜情。」東尼不在意地糾正,「才不是戀愛。」
「你又和人一夜情?」布魯斯好奇地問,記得東尼清醒的時間都和他在實驗室,還有多餘的心力去獵豔,光想就令人佩服。
「認識你就沒有了。」東尼保證。
「喔,」布魯斯點點頭,「我想也是。」
短暫的離題後,布魯斯察覺隊友們太過安靜,全用一種了然的目光注視著他,他不自在地問,「怎麼了?」

「突然理解了一些事。」娜塔莎平淡地說。
「什麼時候開始的?」克林特壞笑著問。

「什麼什麼時候?」東尼挑眉。

「你們兩個。」索爾比劃了一下。
「在談戀愛。」史蒂夫接口。

東尼將眉挑得老高,他攬緊了布魯斯的頸子,防衛性地說,「我們不談戀愛。是不是,布魯斯?」
布魯斯安撫地拍拍東尼的背,溫和地說,「我認為,這應該從『戀愛』的定義開始談起。」

娜塔莎低笑一聲,「怎麼定義?」
「這就得問我了,」東尼撢了撢肩上的灰塵,「首先,你會想和她待在一起。」
「嗯哼。」
「你覺得,她是全世界最棒的。」索爾接口。
「想為她多做一點,讓她快樂。」史蒂夫以過來人的經驗說道。
「想給她一個避風港,一個家。」克林特補充。
布魯斯雙手環胸,沉默地聽著,「還有嗎?」
「慾望。」娜塔莎低笑,「擁有的慾望,性的慾望,都算。」

「你們說的這些都只是個人經驗。理論上,不能作為有效的參考價值。」布魯斯平淡地指出事實。
「但大體來說差不多。」克林特拍著布魯斯的肩,「博士,我相信在這裡的其他人都比你更有經驗,」他看了東尼一眼,惡意地補充,「當然,除了鐵罐。」
「我知道慾望是什麼意思。」布魯斯溫和地微笑,「但照你們的說法,我和東尼並不是戀愛關係。」
「嗯哼。」東尼發出無意義的輕哼。
「我們之間,」他的食指在自己和東尼之間來回筆劃,做出一道宣判。「沒有慾望。」

「慾望也可以是另一種形式。」娜塔莎說。
「那回歸到你們原先的定義,我希望你們都快樂,」布魯斯真誠地說,「所以,我是愛著你們的嗎?」
史蒂夫忽然別過頭去,「謝謝你,班納博士。」
「我也愛你,班納博士。」娜塔莎柔聲說。
「我也是。」索爾給了布魯斯一個擁抱。
克林特搔了搔頭,忽然用肩去撞東尼的胸口,「鐵罐,你就沒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噢,我──」
東尼像忽然長出兩隻手臂,尷尬地不知道要將雙手擺在哪裡,他停頓一下,突然伸手去攬布魯斯的肩,「所以,剛剛說的那個語音測試系統,你覺得怎麼樣?」

像沒注意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他身上,東尼帶著布魯斯順勢轉身,向實驗室走去,「我昨天擴充了它的詞彙庫,我保證你會喜歡這個點子。」
布魯斯輕笑一聲,「拭目以待。」

「對了布魯斯,」
他們的聲音逐漸遠離眾人,但復仇者聯盟成員的聽力並非常人,以至於每個人都將東尼的問話聽得一清二楚。
「所以,你剛剛是承認愛我?」

克林特用掌心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我受不了自己的遲鈍。」
「所以,他們的確在談戀愛。」史蒂夫做出總結。
「而他們毫無自覺。」索爾若有所思地望著科學兄弟的背影。
「嗯哼。」娜塔莎輕哼一聲,「我賭一年。」

「這是發現的時間?」史蒂夫挑眉,「有點狠啊,羅曼諾夫。」
「不,隊長,」克林特糾正道,「娜特是指他們搞上的時間。」

「這本來就很難證明。」

布魯斯停下手勢,觸控面板上的波函數狀態公式只寫了三分之二,「你說這個?」
「我是說,戀愛。」
東尼站在他的對面,「從無到有,從○到一。最難的恆等式。」
布魯斯攤了攤手,困惑地問,「我們沒有要證明,不是嗎?」
東尼看著他,忽然問,「如果不能證明,要怎麼知道答案?」
布魯斯注視著他,好半晌,他得出結論,「你想證明它。」
東尼聳了聳肩,「有何不可?」

布魯斯眨了眨眼,忽然說,「進度保存,賈維斯。」
『進度已儲存,班納博士。』

布魯斯一揮手,面板上的公式已被清空,「你想要,我們就做。」
他伸出食指,點在面板上,忽然朝東尼歪頭,「心跳頻率的變動、血壓的收縮、瞳孔放大率、體溫的波動、腦下垂體的分泌物,」他吐出一口氣,「東尼,你想從哪裡開始?」

東尼走上前,一手攬過布魯斯的腰,額頭前傾,「我想要你證明你愛我。」
「你無需感到害怕,」布魯斯微笑,「史塔克一年到頭都在戀愛。」
「遇見你之後就沒有,」東尼輕哼,輕咬布魯斯的唇,「羅曼諾夫賭一年。」
布魯斯驀地笑出聲來,「他們對科學家有很深的誤解。」
東尼收緊了手臂,讓布魯斯貼到他身上,「人就是這樣。明知道真相,卻還是傻得想要證明它。」
布魯斯溫和撫過東尼的背脊,「我的意思是,你怎麼可能不知道你愛一個人?」
他傾身去吻他,那個吻溫柔而纏綿,像分享,更像安撫,東尼躁動的靈魂平復下來,註定了這個吻將變得更深更濃。

 

「而且,」
布魯斯抵著他的唇,喘息融在對方的呼吸裡,「真要寫出一條戀愛方程式,我不是做不到。」

從統計學下手,將受測者碰到情人的所有生理反應記錄下來,找出變化的因素,依據影響程度加成,再代入實際數值運算,測試遇見朋友與遇見情人的運算數值,找出數值的落點,做出高斯函數,計算信賴區間,就可以以此來作為兩人是否陷入戀愛關係的驗證。

「你可以測我的脈搏,我的瞳孔,我的體溫,我的血壓。」布魯斯將理論說得像情話,「你就會明白,我是不是真的愛你。」

東尼的忽然喘息變得粗重,慾望瞬間一湧而上,他用手壓著布魯斯的臀,相互摩擦,實驗室的室溫頓時上升三度,布魯斯在他的喘息之中呢喃,「我可以證明我愛你。你想要我做嗎?」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