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Work Text:

Chris Evans有被称作“美国甜心”的笑容。当然,老天馈赠给他的不只是外貌,还有一副让Sebastian的健身教练都汗颜的身材。Sebastian自认为自己并非是一个外貌协会,说真的,从小到大经历的龌龊事够多了,让他知道,看脸,还不如看眼。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人的秉性真的很容易从眼神里读出来。
Sebastian自己不是很喜欢讲话的那种人,他更适合的是做一个听众。所以,一开始,他真的没有想过自己会爱上,深深地爱上几乎可以算的上聒噪的第一主演。
Chris笑得太浮夸,太大声,太烦人了,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脸颊挤了起来,没看到代表着快乐的眼角细纹,也看不清他眼睛里面的内容。
他对Chris保持着对前辈的一贯尊重,因为对方非常敬业,但是私底下,那段时间的他们真的可以算得上毫无交集。
如果你要让Sebastian回想第一次对Chris Evans上心的话,估计是那次片场打扫事件吧!那是他们刚拍完一个重要的场景正要赶往下一个布景的时候,Sebastian听到工作人员之间小声的嘟囔:“嘿,那个Chris,上次不是还被拍到清理片场吗?怎么了,照片拍下来了,就可以不做样子了吗?”
他的肌肉因为繁重的动作戏又酸又痛,本来应该装作没听到,或者笑一笑就走的,但是那天他不知道哪根筋没搭对,因为那些抱怨的话心里沉沉的,脚上灌满了铅,他给自己打了打气就那样走了上去,确信自己带着微笑,虽然很僵硬:“您知道的,演员和清理人员,我们和你们,大家各司其职。帮助,是善心,不帮助,也无可厚非。”
那几个工作人员先是惊诧,像是不明白为什么一贯默不作声的他会站出来,随即又像是受了冒犯一样喘着气怒视着他。
Sebastian却突然觉得松了口气,心里一轻什么都往外面冒:“我为了得到这个角色,试镜了五次,不到二十句台词排练了七八天。还去健身房泡了三个月才勉强让体形合格。对了,我还有从小就开始演话剧的累积的表演功底。”
“而Evans先生,他付出的更多。”Sebastian想了想有些卡壳,因为发现自己对合作演员真的是不太了解,他根本举不出例子来。
“或许他一直都在为了今天成为主演,塑造一个英雄人物而不是留下来打扫卫生而努力。无论你们怎么看他,作秀也好,假情假意也好,至少,那一刻,他是真的在做事。他的善心,不应该成为你们攻击他的理由。”
他义正言辞地说完了就转身,走出好长一段距离才觉察出身体在颤抖,他的左手抓住了右手,手心冰凉。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正要前去寻找PA的时候看到Chris Evans站在他前面,笑容沉默又勉强,声音很微弱,只能看到嘴唇蠕动,那是一句道谢。
那大概是他第一次,除却在工作的时候必须要凝视对方的脸以外,Sebastian第一次认认真真,毫无阻碍地看进Chris Evans的眼睛里。
感激,欣喜,温柔,哀伤,脆弱。

他被这双糅杂了如此多情绪的眼眸深深地凝望着,他本应该挤出一个无所谓的笑容,就像是给那些随便的某某,应付式的笑容来着,但是他没能做到。
明明对视那么尴尬,他却挪不开眼睛。他想试着说些什么,最后动了动嘴却只能舔舔嘴唇。直到另外那边的工作人员用对讲机寻人,他们俩才心有灵犀地别开头匆匆离去。
他不知道Chris Evans怎么样,反正,他觉得脸红心跳,真的。
哇哦,看来应该更正科研成果了,不仅男女对视七秒以上会动心,同性也会。
希望只是一时,Sebastian在被导演喊“cut”的时候默默地安慰自己,但是眼神却控制不住地飘向那边那个大笑着拍替身演员肩膀的男人。
我可能死定了,Sebastian闷闷地鼓着腮帮子,苦着一张脸在心里哀嚎。殊不知在他低下头的那一刻,另外一道温柔的目光正好落在他的身上。
Sebastian只知道自己后来就开始了漫长的暗恋之路,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但是他还蛮享受的。
认真的。
他是不太会表达自己的人,特别是Chris Evans对他而言,还是个半陌生的人。单方面啊,你知道的,作为一个合格的暗恋者,Sebastian几乎连Chris剃须的频率都掌握得一清二楚呢!说句毫不夸张的话,哼,就连Chris胸口的毛发有多少根,他在无聊的时候看着电脑桌面时都放大认认真真地数过了。

最棒的是,Sebastian觉得自己就像一只从粮仓里偷窃粮食的老鼠,每次捕捉到对方的行踪时,那种胜利的喜悦就像窃取成功,而当发现他们之间有了交集,哪怕只是Sebastian Stan和Chris Evans的名字挨在一起,哇哦,那就必须算这只对着丰裕的粮仓双眼滴溜溜转动的老鼠,突然得到了一根比他的身体还大两倍的玉米!那种愉悦盈满了他的全身,非常窃喜,幸福,快乐。
暗恋就像是一段旅程,他拍下了沿路的风景,也享受过了,但是他不确定Chris也会喜欢那些景色,不打扰是他最好的给予。
他以为自己能这么静默地爱对方一辈子的,所以,在被对方表白的时候才会那么得震惊。
他的梦中情人站在他面前,宽厚的肩膀有些不自然地缩着,眼睛紧张地看着他:“所以,你,你愿意吗?”
当然,他妈的,天杀的,百万分肯定的愿意!
就算是恶作剧!
就算是白日梦!
就算是……
Sebastian深吸了口气,直接伸出手拉住对方的脖子硬生生地亲吻了上去。
Chris Evans的眉毛挑了一下,随即眼睛温柔地眯了起来搂住Sebastian的腰。

 

 

于是他们就这样在一起了。
作为一个合格的暗恋者,Sebastian当然几乎能细述Chris Evans的家庭背景,所以对于他对性向的态度也了若指掌。
同样,他也知道至少Chris Evans公开过的,传过绯闻的,从来没有男性。
如果AO3上那些RPS文算的话,勉强有一个大咖男演员,但是,那是假的。
不真实得就像Chris Evans的告白:我想我大概是喜欢你,Sebastian。
大概……嗯,就算那张白得过分的脸上绯红色的害羞很明显,这两个字也有点底气不足。所以呢,Sebastian回忆了他们之间有过交集的点点滴滴,这才猛然醒悟自己可能是在那一次为他挺身而出赢得了男神的好感。
他一方面为自己当时的冲动喝彩,另外一方面呢,又有些心疼Chris。好吧,还有一点担心,毕竟喜欢他的人那么多。
也是啊,明明世界上愿意为他生孩子为他哭泣为他和那些恶毒留言争论的女孩儿那么多,这个男人还是会被一点点的善意感动。
但是感动又不是爱,虽然引起了喜欢。
所以你大概明白为什么Sebastian对这段关系投入这么多的热忱的缘故了吧?因为他在心里告诉自己,将每一天,都当成最后一天,最后一天Chris Evans的男朋友来过吧!
他们两个人是演员,而且对方不像他,一直都得过且过,Chris Evans可是在事业的上升期,所以不公开是Sebastian提出来的,是他带着温柔的微笑,在某次事后轻轻地要求的。
Chris只是把他抱的更紧,声音小小地说了一个好。
他听着人家的心跳,慢慢地等着Chris Evans呼吸平稳陷入睡眠。
他们都很忙,Chris不用说,自导自演的戏也启动了,而Sebastian也运气极好地接到了好几个混眼熟的小角色。所以,相处的时间真是过一秒算一秒,他根本舍不得睡觉。
他想将自己的眼睛变成一台摄像机,悄然静默地录下相处的点点滴滴,此刻纪念也好,以后回味也好,总有个证据什么的。
有一次他忘记Chris的台词的时候,才不得不接受自己真的不年轻了,虽然在酒吧碰到的影迷们对着自己尖叫,颤颤抖抖地说爱自己一辈子,但是,有什么能一辈子呢?
他不得不屈服于人体自身的局限性,去买了一台拍立得,他想做的悄无声息的,但是心里呢,又有个角落在叫嚣,嘿,去和你的男朋友炫耀吧,告诉他,你会把你们公寓的一面墙上全部贴满他的照片!照片背后还会写下那些娘们兮兮的爱的话语!告诉Chris,你有多爱他,趁你还是他的男朋友,趁他还喜欢你。
轰轰烈烈的,毫无保留地去爱吧!
最后他还是没有。
会成为负担的吧!他每次往床底下的旧盒子里面小心地叠放照片的时候,都会忍不住将那些旧照片再回味一次。然后呢,带着极好的心情打游戏或者打扫卫生,或者给Chris洗衣服。
真够娘的。
但是他可以说是送到洗衣店洗的。
后来,在他被困在剧组忙得脚不沾地的时候,那个大胡子猕猴桃先生意外地出现在他的拖车前,风尘仆仆的。
他们都累得不行了,抱着头睡得沉稳,什么都没发生。等Sebastian醒过来的时候,只看到一杯星巴克的咖啡,Chris又转机去了某个新闻发布会。
他的疑惑,是在下次往盒子里放照片的时候解开的。因为盒子被整理过了,分出了区域,一边是Chris Evans各种照片,睡颜啊,吃东西啊,修缮后花园啊……另外一边只有极少的几张。
Sebastian站在导演旁边可怜兮兮的,Sebastian裹着羽绒服呆滞地放空的,Sebastian和PA打闹的……Sebastian嘟着嘴睡觉的。
照片后面的时间都是Chris Evans出现在片场的那一天,后面分别写着:可怜的小东西!小呆瓜!小可爱!我爱的人!
哇哦……
我爱的人。
Chris Evans,在偷拍的Sebastian睡觉的照片后面,附注是他爱的人。
Sebastian捂住脸静默地笑了起来。他不敢看现在的自己,真的。幸福太多了太多了,多到他觉得害怕。
他爱我呢!Sebastian粗鲁地揉着眼睛,傻笑着在房间里又跳又闹:“我也爱你啊!我更爱你。”
I love you, more。

 

 

Chris Evans从小就被教育要做一个好孩子。他是长子,要给弟弟妹妹们起表率作用。要阳光开朗,大度和善……倒不是父母偏心啦,但是你是大一点啊,所以如果出了错,你应该承担多一点责任。
大概是那个时候吧,他就知道,无论面对什么,微笑很万能。
如果对方指责,内疚带着一点眼角下垂的无辜笑容很能取得原谅,甚至赢得好感;夸奖只需要露出牙齿,嘴角上翘,一副我就是如此棒但是我想说这是我应该做的的神色就好;交际场合反而是他最不喜欢的,因为要夸张大笑,而他是个笑点并不低的人,但是他装笑的功底还不弱,所以,他又被叫做“美国甜心”。
实至名归。
就如同主演的电影上映后看到讥讽的评论,他明明心里笑不出来,脸却挤出兴奋的表情:“我得说,这篇影评里面好多单词我都不认识!看来他说我胸大无脑卖肌肉也是有据可循呢!”
还挑眉点头。
他助理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再也没瞒过他关于那些黑暗的消息。
只是晚上,Chris窝在自己的床上瑟瑟发抖,被一张小小的报纸弄得惊恐无比,难过得无以复加,那些dislikes,就是他的黑暗。
无边无尽的,摆脱不了,只能面对,自己还战胜不了。
有人不喜欢我。
有很多人不喜欢我。
可是,为什么啊?我要怎么做?嗯?
大概那个时候就是焦虑症的萌芽吧,但是他一直都认为自己处理得很好,虽然被经纪人叹气说太过追求完美。
拜托,不追求完美都有人讨厌呢!
他不知道自己算不算严重,但是他的确时时刻刻绷紧着,哪怕是大笑,都小心翼翼地用余光观察对方的表情,他不想让人家反感。
和Sebastian的恋爱也是。他是第一次对男人动心,抑制不住地动心,非他不可。怎么被吸引的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在一起了,天知道,他真的不想搞砸掉。
他甚至不敢说爱,真的,很害怕,爱这个字会不会太过沉重呢?会不会吓到对方?他小心翼翼地摸索着和Sebastian相处,然后慢慢的,他发现,Sebastian好像在包容他。
他的男朋友,总会用一双温柔的眼睛看着他,无论他在做什么,在说什么。
那眼神,真的,如果不是爱。
他有时候想和对方坦诚,坦诚自己的问题,比如担心事业瓶颈,担心被发现恋情,担心双方父母,担心相互的朋友圈无法融合……但是他怕给Sebastian一种自己在说未来的感觉。
虽然他的确想谈这些,这些让他焦虑的所有一切。
吓走他怎么办?他知道Sebastian以前的恋情全是和女孩儿的,这个帅气的绅士非常照顾那些甜美的女孩儿们。也有过订婚,但是没能进行下去。
如果对方只是及时行乐呢?
他控制着不去触碰那些可能会引起不安定的因素,但是却控制不住去偷看Sebastian。
大概是推上面有了什么好笑的东西,那个人笑得趴在了电脑桌上,肩膀一抖一抖的,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Chris觉得自己能就这样看对方的背影一辈子。他真的能。
然后Sebastian眼睛湿漉漉地扭过头指着电脑看他:“Chris,我……”他带着笑的声音止住了,在Chris暖意融融的眼神里慢慢地变软,“你要过来吗?”
Chris回过神来:“什么?”
Sebastian将椅子拉开了些:“坐在我旁边。”
“那是电脑椅……”
“我去给你拿毯子,你可以坐在地上,脑袋放在我膝盖上。我可以给你做按摩哦!”Sebastian眼睛亮晶晶地提了一个很诱惑的提议。
来自Sebastian的诱惑他从来没有抵抗住过。
Sebastian的大腿软软的,浅色的牛仔裤子上是肥皂的香味。细长的手指按摩着他的头皮:“……这是对嘴型唱歌!你知道吗,巨石强森唱的是Taylor的Shake It Off!”
“接下来我要看Anne Hathaway唱Wrecking Ball!Anne还不错,演技什么的,等有时间了我们一起看One Day吧!”
有时间。
“我们现在就看吧。”他睁开眼看着Sebastian,“现在,我们在一起看,好吗?”
Sebastian愣了一下,然后露出安抚的笑容:“当然。”
“Chris……”
“嗯?”
“你记得,我们在美国队长2里有一句相同的台词吗?”
“Cause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带着洗发水香味的手指柔柔地抚摸上他的脸,温暖的手掌盖在了他的脸颊上,声音坚定:“我会的,Chris,我会。”
他们半年后决定去见Chris的家人。片场放假,急匆匆地订了机票,因为没有头等舱,所以两人都有点担心。
是Sebastian先陷入睡眠的,他在美队3的动作戏太多,整个人又疲累又恍惚,但是睡熟的时候也下意识地没往Chris的肩头靠。
Chris一直小心地看着他,等到夜间,实在忍不住了,轻轻地将Sebastian的脑袋掰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有些重量让你觉得负担,有些重量,只会让你觉得温暖。
他突然有些理解为什么自己会被莫名其妙的人莫名其妙地讨厌了,大概因为上帝给了他Sebastian,还给了他Sebastian深沉的爱。
他很累,但是却睡不着,没关系的,Chris告诉自己,回到家,可以抱着Sebastian躺在自己的床上睡个天昏地暗。
他悄悄地握住了男朋友的手,静静地感受着幸福时光的流逝,并且第一次不可惜不心疼。
因为他和Sebastian还有很长的未来,很长很长。
宇宙这么大,唯爱永恒。
后来他坚持不住打起了瞌睡,倒是他身边的Sebastian醒了。肩膀的重量没有了,Chris下意识地就伸手去摸,被抓住了,握在手里。然后他就安心了。
Sebastian看着Chris衣服上的那滩水渍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然后,被卫生间回来的邻座发现了。
女人朝他指了指外面只能用壮观来形容的日出云海。
Sebastian也有些看呆了,但是,他没有弄醒Chris,只是下意识地在Chris的侧脸上亲吻了一下。
然后呢,后知后觉地对着女人尴尬微笑。
女人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盖上毯子像是要继续小憩的样子。不过她很快坐了起来,从拎包里翻出了笔和本,刷刷开始写,然后帅气地撕下来递给了Sebastian。
灯光一点儿也不明亮,Sebastian小声地念着:“噢,sweet heart,你们应该去结婚呢!因为在我看来,他遇到你是他的福气,你遇到他,是你的福气。”
你们遇到对方,是相互的福气呢!
他对着闭眼睡觉的女人露出感激的微笑,然后将纸条叠好收进了口袋。
他躺了回去,手放在座位边上,很快被握住了。
Chris Evans的嘴角带着笑容,眼睛闭着,无声地说了一句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