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您好,我是您儿子的男朋友

Work Text:

1.
“我该说什么?”他男朋友焦躁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步伐又急又重,几乎连地板都跟着颤动:“说,hello,女士,我是您儿子的男朋友?”
“你母亲一定会放狗咬我的!!”
“我母亲没有养狗哦,Chris!”Sebastian控制住笑容走上去拥抱了一下那个看起来眼睛红红几乎要哭了的男人,手掌在他后背安抚地轻拍着,结果呢,人家的一双手直接在他屁股上抓了两把,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声音闷闷的:“你应该提前告诉我的!”
“我一周以前就告诉过你了!”Sebastian推开他,揉了揉自己的屁股嘟囔道:“然后三天前又在睡前告诉你,要去见一个重要的人。”
“提前一个星期!见家长这种事情,难道不该在我学会呼吸的时候就告诉我吗?虽然那个时候你还没出生……”Chris急促地呼吸着,鼻翼微动,下一刻他想起来三天前自己为什么没有在意这个重要的会话了,他几乎要抓狂,仰天长啸:“Sebastian!你不能……你不能该死的,在我们刚做完一场火辣的爱之后,说……说那些!!那个时候我傻得会承认我自己胸大无脑!那种时候,我,我根本就是在用老二思考!!”
被指责的男人歪着头无奈地看着他,然后呢?一脸拿他没有办法的样子,缓慢地走到了他的面前,手指灵活地抓住他的腰带……
Chris张了张嘴,梗着脖子一脸的倔强:“这没有,没有……用!”
然后呢,他男朋友,穿着柔软的家居裤子还有低领的灰色棉制长袖T,低领到Chris在对方缓慢地蹲在他面前时可以看到他昨晚留在人家胸口的痕迹……颜色都变深了呢!
好吧,他克制住呼吸,这还有些用。

 

2.
“Sebby,”Chris站在车库里认真地看着他,“你知道,古老的习俗吗?就是以前,那些统帅出征的时候会去找女巫算一卦!我刚才用我的软件算了一卦,我的星座不适合今天出行呢!”
Sebastian非常犹豫地想了想:“我的星座大概合适的,”他微笑着从Chris手里抽走了车钥匙:“先生,请上车好吗?”
这个贴心过分的家伙甚至帮他拉开了车门!
我才不是姑娘好吗?Chris闷闷地将车门关得震天响。他本来以为Sebastian会生气或者觉察出什么的,结果,那个正要启动车子的男人,嘴角带着笑摇了摇头,然后……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侧过身,脑袋仰起温柔地看着Chris:“真是个baby!!”
“咔嗒”,Chris胸口被安全带绑上了,就像,去见自己未来的岳母大人一样,无法逃脱了。
Chris的心里被爱意胀得满满的,可随着后视镜里景色的后退,那些暖意就像遇到了细针的气球,“嘭”,慢慢地消失掉了,于是恐慌又弥漫了他全身。
“别,别,红灯了!!”
“Sebby,你觉不觉得天色有些不对?”
“Sebby,我觉得身体不舒服……你说是我怀了你的孩子还是每个月……OK,你瞪我!我们来吵架!我们要分开……”
“我说的分开是指我回家,你乖乖地跟在我身后回家啊!”
Sebastian抿着唇,眼睛盯着自己手臂上那只发白的手。
“Chris。”
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嗯?”
“极品基老伴第二季结局了……”
“你在为那个担心吗?我们可以回去重温的!拜托,我昨天都没认真看……等等,是因为他们结婚了吗?是因为他们结婚了所以你想和我结婚?!”
“NO!!!!”Sebastian皱着眉头,“当然不……”
Chris的神色凝重起来。
“天哪……”Sebastian泄气地呻吟起来,他咬着下唇将车停在了路边:“拜托你停止好吗?!”
Chris一副“你终于不耐烦了你开始吼我了”的表情看着他。
“我,我想和你结婚!我不会随随便便就和你分手!哪怕你穿衣品味超级糟糕哪怕你糙汉外表下面心思细腻到娘炮哪怕你半夜会打呼磨牙还会把你毛毛的大腿放在我的腰上……”他有些发脾气了的样子,埋怨地看着Chris:“听着,我爱你好吗?”
“我只是,我一直想让你见我的母亲,没有她,如果没有她……”
“Sebby,我明白,我知道。”
“不!”Sebastian恶狠狠地看着他,眼睛红红的:“你该死的不明白!你不知道……如果,如果我们像斯图尔特和伊恩一样,六十多年了,你,你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触碰我的母亲的时候她已经……甚至她都没有看到我和你,光明正大地站在一起……你,你和她,是对我最重要的两个人,只有你们。”
所以,你知道为什么Chris在后半程,甚至在踏进Anna住的房子时,脸色沉重得像踩伤了小狗而Sebastian会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露出胜利的微笑了吧?
论puppy eyes,他又怎么会是Sebastian Stan的对手呢?

 

3.
然而生活总会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给他一个惊喜。
比如他料想中温柔端庄的Anna,的确很温柔,那嘴角翘起的弧度只比自己的男朋友逊色那么一点点呢!
端庄?在他们礼节性地拥抱,女士那一双柔软的手捏过他的脸颊,肩头,胸口,腹部,然后在他屁股上不轻不重地拍了几下之后碎成了粉末。
岳母大人看起来很满意:“嗯,不错,很壮实!”
Chris继续傻笑。
而且Anna相当热情,亲自下厨不说,在饭桌上还特别推销了她秘制的煲汤,说是和上一位来自中国的保姆学的,“年轻人熬夜伤身体呢!”
Chris傻笑着接过,在Sebastian的微笑里喝了一大口。
“很美味!!”就是有点膻,咸度不够吗?
Anna显然和他儿子一样容易被取悦,眼睛都亮起来了:“再要一点儿吗?”
Chris挤出一个讨好的傻笑:“好的!对了,你这个是用什么主料做的汤啊?我回去也让人做给Sebby好了!”
Anna笑眯眯地给他添了一大勺:“牛鞭呢!你知道要去哪里买吗?我给你地址,那个商场的新鲜!!!”
Chris呆滞地看向对面吃豆子的Sebastian,后者朝他耸了耸肩,一脸的无辜:你加油。

 

4.
于是,在吃完饭,Sebastian留给他一个“乖乖的”的眼神后就去洗澡了的时候,被Anna拷问审问盘查家庭状况健康程度月收入甚至信仰etc,Chris Evans是准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
“so……”女士给他倒了一杯年份很不错的红酒,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你和我的Sebby。”
“我和Sebby。”他傻笑说了一遍。
“你们,谁上谁下??”
Chris庆幸自己练就了一身荣辱不惊的本领,但是……这个问题,需要好好斟酌!!
“噢,”他夸张地笑了起来:“我们,有时候是他,有时候是我。”
Perfect!
“啊?!”Anna失望地看着他:“拜托,我儿子那么受!!”
Chris尴尬地笑着,就算是事实也不要这么光明正大地说出来啊!更何况那是你的儿子!诶,这就是晚饭要给我补的缘故吗?
“OK,现在的年轻人,我也是看不懂了。”Anna叹了口气,“那么,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未来的岳母大人!我也看不懂您!因为刚才的谨慎过头,这次他决定实话实说:“我们近期还没有打算呢!”
Anna的眼神哀伤:“可是,我们包包都已经……他爱你,我的意思是,你爱他不是吗?”
“当然!我爱他,我……”就在他几乎要赌咒发誓之时,楼上Sebastian模糊的求助声救了他:“亲爱的,我需要浴巾!”
Anna和他同时站了起来。
Awkward……
Chris张大嘴,手臂徒然地挥舞了几下尴尬地坐了回去:“他,他在叫您呢,他……这是您的房子……我根本不知道,不知道浴巾在哪里。Sorry,我……”
“不。”Anna微笑着拍了拍他的手,神色有些哀伤,“不,亲爱的。”
“他嘴巴很甜,但是叫我,是叫的美丽的女士。”美丽的女士眼神脉脉,暖意融融的,带着一些认命与无可奈何,当然更多的,是爱意与祝福:“他叫你呢!这个笨蛋,估计是怕你尴尬。”
“浴巾在门后的挂钩上,挂钩是他七岁的时候站在凳子上钉上的。”他又怎么会不记得呢?这间屋子里面,每个角落,每个光影的交错,都会让她恍惚间听到儿子的笑声,哭声,求助声……慢慢的从口齿不清到软糯的mummy,然后牙牙学语,然后说话像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说飞快又模糊,然后换牙……后来声线低沉,到了某一天,不知道为什么,客厅的那面身高刻痕墙上再也没有了新的印记。
或许永远不会有了。
Anna看着他儿子的男朋友走上楼梯,到了拐角的时候,突然回头对自己笑了一下。
Chris Evans,是个诚挚可靠的孩子。
她能做的,就是祝福,看着两个孩子。

 

5.
Chris Evans晚上是和Sebastian一起挤的他的单人床,床单和被套是新换的,他坐在上面,看着自己的男朋友眼里带着怀念,一件又一件地诉说这间房间里的所有物品背后的故事。
他将Sebastian抱在自己的怀里:“我喜欢你。”
“我知道。”
“我也喜欢Anna。”
“当然,没有人会不喜欢她。”
“我想……我想,我想求婚。”
“好啊……”
“是这个想法好,还是求婚?”
Sebastian打了个哈欠将他的手臂抱在怀里,脑袋拱了拱,“都好。”
Chris亲吻着他的头发,露出一个幸福的笑容。

 

FIN。
番外:
第二天,Anna起床做好早餐,本来想去叫两个人起床的,后来……还是打扫一下卫生吧。
然后,她看到客厅的那面墙上,就在Sebastian成长痕迹旁边,有一条很新的划痕。像是用指甲抠出来的。
Chris Evans,34岁,184.2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