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翻译】It Came from the Trees

Chapter Text

不,说真的。

故事开始于一个毛绒玩具。

不对,好吧,但奇怪的地方在于故事确实开始于Peter Hale带着怪异的微笑和一个毛绒玩具出现在他家门口。

“这是什么?”Stiles问,困惑而怀疑地眯起他的眼睛,“又是什么?”他补充道,指着他手里的毛绒玩具。

“一个礼物。”Peter只是说,仅仅用他宽大的左手托着那个毛绒玩具。“生日快乐。”然后他补充说,就像事后回想起来,“这是一只狼。你喜欢它们,对吗?”

Stiles只是盯着他。这是字面上他唯一能做的。这超出了离奇的界限。

“你不打算邀请我进去吗?”

。那将是一个明确的。”Stiles飞快地说。尽管Peter也许看起来无害,好吧,Stiles不是白痴,而他父亲教会了他不止那么点。他可能不像他爸爸看人那么准,但他仍然可以看到“麻烦”这个词刻在Peter身上,像霓虹灯一样。

Peter露出坏笑,Stiles在他家门口坐立不安起来,脸颊开始发烫。不只是Peter有魅力,但他是Hale家的一员。Stiles虽然还不能真正明白那意味着什么,因为他来到比肯山才一个月,但他相当肯定身为Hale家的一员或者甚至与Hale家的一员结交非常重要。

Stiles现在几乎是一个无名小辈。他还没真正交到朋友(也不是因为没有好好尝试)。他基本上身处社交圈的底层,他毫无头绪该如何往上爬。他是个怪人,他知道这点,但在他和他爸爸仍住在洛杉矶的时候,那是对他有利的某种东西。在这古怪的小比肯山,它对他不利。可能无济于事的是他们搬到这里是在二月中——

不,等等。

让我们往回倒一下。

客观地说:Peter Hale是个人物。也许不是名人级的人物,却是小镇里的知名人物。他有长相,有钱,有魅力。他有一种很难用“恶魔般的”或“机智的”甚或是“操纵人的”这样简单的词汇来形容或是定性的强大气质。不过Stiles仍然可以说这些词汇或多或少肯定是对的。

所以不用说,Peter“可能会登上时尚杂志的封面仅仅因为长得这么好看”Hale,一个大二学生,特地来拜访Stiles“即使引火自焚也许仍然是个透明人”Stilinski,一个高中新生呆子,为了不是他的生日,这件事超出了离奇的界限。

这很有掉进兔子洞的感觉。

尽管这一切很奇怪,Peter看上去却好像他不能真正理解为什么Stiles不屈服于他的魅力或者至少跪舔他所站的地面,这正是大多数人对Hale家的反应。Stiles喜欢认为他比大多数人对自我保护有更好的认识。

他心里其实没有敲响严重警钟,但有什么东西在那里。这几乎就像是谨慎踏上探险与冒险之旅的恍惚的警戒感。他不能完全准确地指出来,但他可靠的直觉告诉他要谨慎行事。他交叉抱起双臂。

Peter的坏笑变大了,看起来被逗乐了,仿佛他很满意Stiles的谨慎行为。因此,他理所当然地模仿起Stiles的动作,仿佛这个年轻人是他见过的最有趣的生物。

它变成了一场瞪眼比赛。

Peter眨都没眨一眼。认真的。一次都没有。

“你想干什么?”Stiles问,因为尽管Peter很受欢迎,每个人都知道他是危险人物(以那种他们知道但其实并不真正明白的方式),他从不做任何不期待回报的事。他有一个非常反英雄主义的名声。“你想干什么?”当Peter不打算作答,他重复道。

“只是睦邻友好而已。”Peter说,试图诚恳起来,但失败了。他穿着一件合身的机车皮夹克,一条膝盖上有破洞的深色牛仔裤,一件用花俏的白色comic sans字体写着“M.O.N.S.T.E.R.”*图案的T恤。他没有剃须,但打理得很好,而他光滑的头发整洁地分向一边。他全身没有一点说明他知道什么叫睦邻友好。

Stiles哼了一声。“你甚至不住在这个社区。”这是真的。他住在比肯山保护林区深处的那栋巨大的房子里。这是Hale家的另一件怪事(或者说Stiles从这个闲话小镇的小道消息是这么听说的)。“说真的,伙计。你想要什么?”

Peter从容地耸了耸肩,仿佛他有世界上所有的时间。“我听说你很擅长提供建议和研究事情。”

老天,谁甚至会谈论他?Stiles甚至不认为有人知道他的存在。“谁说的?而且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狼?不是说我喜欢,但——”

“你与我侄子和两个侄女上同一所学校。”Peter流利地打断他,“我想我听他们提起过你几次。”

不太可能。完全不太可能。

Stiles也确实知道他说的是谁。

Laura Hale是光彩夺目的毕业生,从不浪费时间在新生身上,除了她妹妹Cora之外,在他们的预科英语、生物和历史课上,Cora总是看着Stiles好像她想给他的喉咙来上一拳。

尽管……那可能是因为他总是在他的笔记本或者课桌上或轻敲或重击他的钢笔和铅笔。但奇怪的地方在于她自始至终一直坐在前面,而Stiles一直坐在后面,靠近窗户。所以要么她听力反常地好,要么Stiles就有那么吵。

然后还有Laura的弟弟,Derek(中间那个),他似乎总是粘着一只篮球。或者没那么粘着,因为他花很多时间来运球,或是用它和女生以及男生调情。Derek是高二生,即将成为篮球队队长,如果他在大厅里听到的传言属实。

不管怎样,Stiles知道的事实是Laura、Derek和Cora都不会以Peter试图暗示的方式提起他。他从未和他们中的任何人说过话。他实际上没和任何人说过话。

“你在撒谎。”Stiles说,慢慢朝屋里移,准备关门,结束这场离奇的碰面。“而且,今天不是我的生日。”

“很快就是了。就当是一个早到的礼物。”Peter巧妙地转开话题,Stiles不知道他从哪里获悉他的个人信息的,但他可怕地正确。“而你说的没错,我在撒谎。”他承认说,“但你不让自己那么容易被人了解。”

Stiles做了个鬼脸。他不确定该如何反应,或者那究竟是什么意思。“在我关上这扇门之前,你有6秒钟时间。”他警告说。

Peter咧开嘴角,说:“你可不是非常礼貌,Stilinski。你至少可以邀请我进去喝杯水或啤酒——”

“6秒钟到了。”Stiles判定说,退后一步想关上门。

Peter飞快地举起手阻止门被关上,哇,他奇怪地有力。“好吧。”他叹了口气,仿佛他对Stiles的不合作很失望,“关于El Chupacabra*你知道什么?”

Stiles眨了眨眼,头脑开始转动起来。“El Chupacabra,”他重复道,“我读过一些东西。”他眯起眼睛看着Peter,“为什么?”

Peter以那种自我满足的样子坏笑起来。看上去相当具有掠夺性。“只是我的研究撞进了死胡同,而我有一篇论文需要完成。”他轻描淡写地解释说,“是我的民俗课。”

“为什么不去图书馆问管理员呢?我听说他们很有用。”

Peter耸了耸肩。“我有种感觉你会更适合这个任务。”他推定说,“你看上去像个聪明孩子。我听说你有个古雅的小图书馆,装满了神话书,可以比得上我自己的家庭图书馆。”

“我有小部分收藏品。”Stiles纠正说,与其说是他的,倒不如说是他母亲的(她是某种收藏家),但同样的差别。他仍然不知道Peter是怎么偏偏知道这些的。“谷歌搜索你所需要的就是了,然后做最好的打算。不惜一切代价避开维基百科。”

Peter嘲弄地笑。“你以为我没有试过吗?就像我说的。死胡同。我需要更多。”他抬起他的头,“这篇论文取决于很重要的成绩等级。你不会想要我不及格的,现在,你会吗?”

Stiles很难相信他的话,但他不知道所有的事实,而且如果他说他自己不感兴趣,那他在说谎。他叹了口气,松开他紧握在门把手上的手。“好吧,进来。”

Peter根本不是走进的房门。不。他是大摇大摆。

Stiles已经开始觉得他叫人难以忍受了。他指着他装修漂亮但凌乱的客厅,说:“你可以坐下来。我们给清洁工放了假,所以……”

Peter沉默地看着他。

“……是的,这是个笑话。我们实际上并没有清洁工。呃,别介意。我不怎么会招待。所以如果你感到自己要脱水了,请自便饮用我们慷慨交了税的自来水。不管怎样,我得去拿我的电脑。”

“或者我可以和你一起上去你的房间?”Peter露出一种奇怪表情建议道,走进Stiles的私人空间,像怪人一样逼近他。

Stiles感到不自在。非常,非常不自在。“呃,不。我就回来。”他说,往后靠好让他能够呼吸一点点,“我还想提醒你,我爸爸是警长,所以如果你偷了什么东西或是试图谋杀我,嗯,会有报应的。还有……司法审判。”

Peter只是紧紧盯着他。

Stiles试图尽可能不露痕迹地逃走,因为Peter的目光几乎要在他背后烧出洞来。当他咔嚓关上门,他的呼吸变轻松了一点,他开始在乱成一团的衣服和书本里翻找他的手机。当他找到,他给他爸爸发了一条短信,告诉他家里有人,以防他爸爸的轮班结束后,他和Peter的这次交流还在继续。然后他把手机塞进口袋,抓起他的手提电脑,拔出所有设备线,端着它来到客厅,Peter正站在窗户边,看着外面,仿佛他在期待访客。

Stiles甚至没有过问。“那么我们在这里究竟要对付什么?”

Peter犀利地看着他。“你是什么意思?”

“你的论文。”Stiles皱起眉头缓缓解释。

Peter放松下来,Stiles不得不梳理一遍他先前的话,试图弄明白为什么Peter看着他好像他发现了他在说谎一样。Peter伸直身体,他的脸色消融成一种淡漠的神情。“我为像这样独占你的时间而道歉。”他说,谁甚至还会这样说话?他穿的好像他是朋克摇滚歌手,但他说起话来仿佛这是与英格兰女王的下午茶时间。“但我恐怕这非常重要。我知道很多关于El Chupacabra的起源,以及它的通史。我不是很肯定它的繁殖模式。或是狩猎模式。”他停了一下又补充道,“任何它的缺点也会有用。”

Stiles皱起眉头,打开一本他的书。“你在写什么样的论文?”

“要知道,Stilinski。”Peter低声说,他抽搐了一下,将目光转回窗户之外,“你帮我一个忙,我会倾向于在不久后的将来回报于你。”

Stiles叹了口气,完全屏蔽了Peter的存在,潜心研究起来。他没有在他的研究中迷路太久。他只是在不同颜色的笔记卡片上匆匆记下他认为Peter在找的东西。绿色是确认的事实,黄色是有用但存疑的信息,红色代表着有意思但完全荒谬和不真实的素材。

Peter有时像个怪人一样逼近他,发出若有所思的声音,然后又回到他靠窗的位置。在Stiles为他劳碌的整整3个小时之内,他实际上没有坐下过一次。另一件他发现极其异常的事。

最终他爸爸提着两大份披萨走了进来,他解开他的领带,看上去一如既往地疲惫不堪。看到他Stiles忍不住微笑起来,心里涌起那种兴奋得冒泡的“爸爸回来了!”的感觉(尽管这么多年过去了,它一直都是这样)。大部分人可能在6岁的时候就习惯了他们父母,但尽管说Stiles节俭好了,因为他是Stiles唯一的家长,他不打算视为理所当然。

Peter马上挺直身体,走上去和他握手。“Stilinski警长,”他打招呼说,“我是Peter Hale。”

“拜托,只喊我警长就好。”他爸爸开玩笑说。

Stiles啃着笔帽,翻了个白眼。

“我希望你们饿了。我不想这些披萨被浪费。”他爸爸说,指着他放在餐桌上的盒子。“你当然被邀请留下来。你是我儿子带回家的第一位客人。我得承认,他让我很担心。”

Peter张开他的嘴,极有可能要接受,但Stiles飞快地打断他说:“事实上,Peter就要走了。”他将一堆笔记卡片塞到Peter手里,急忙推着他走向门外。

“很高兴见到你,警长。”Peter越过他的肩膀大声叫道,听上去对Stiles的举动感到非常好笑。当Stiles把他推出门口,他转过身来咧着嘴面对着Stiles。“你知道有只猫几乎每天都坐在你家对面的街上吗?”

“什么?”Stiles眨了眨眼,然后摇摇头。“我是说外面通常会有动物。猫是其中一种。它们不是无端被叫做野猫/Alley Cats的。不过我们这里没有小巷/alley,但我想这种说法仍然适用。”

“没错,但这一只很特别。你真的没注意到吗?”

“没有。”Stiles默默地想,我也不想注意。这家伙是怎么回事?

Peter若有所思地发出哼哼声,但对这件事没有再说什么了。相反,他说:“谢谢你,Stilinski。我会让你知道论文结果的。”

“或者不。”Stiles建议说,然后砰地关上门。为了保险起见,他上了锁,并不意外当他转过身时,他父亲正奇怪地看着他。“什么?”

“你告诉我。”

“他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Stiles只是说,挤过他父亲身边去拿披萨。他白了他爸爸一眼。“这真的很不健康。”他爸爸给了他一个恼火的表情。“什么?你是不是晃了晃你的枪和警徽,要求将人类所知的每一种肉都撒在这些披萨上?”

“我有预感你可能会这么说。我一直在吃那些你从不间断喂我的有机垃圾,所以我想这个小小犒劳是我应得的。”他爸爸说,偷了一片Stiles正要吃的披萨。“我会小心的。但你要知道我邀请了Melissa和她儿子过来。”

Stiles眯起眼睛看着他爸爸。

Melissa McCall是当他爸爸带Stiles去重新接种疫苗时,他爸爸(非常糟糕地)调过情的漂亮护士,因为不打疫苗他现在的高中拒绝接收他入学。

他爸爸只是迎面对上他的目光。“去收拾一下客厅。我甚至都不会问及你的房间。”他吞了一口食物后说。

Stiles吹了吹气,但照他父亲说的做了。他也很善于把握时间,因为等他把客厅整理好的时候,门铃响了。他开了门,因为他爸爸也要他这么做。

穿着紫色护士服的Melissa向他打招呼,手里提着一个自制的黑莓馅饼。他儿子朝他露出微笑,Stiles无法不注意到他的下巴是歪的。

Stiles移出位置让他们进来,关上他们身后的门。他毫不惊讶他爸爸摆上了精美的盘子和杯子等在餐桌旁,仿佛这是什么美味佳肴一般。

Melissa露出微笑,向他爸爸打招呼,他爸爸的脸变得像蜜糖一样,Stiles看不下去了,他请求不在餐桌上吃饭,而是进客厅吃。他父亲平时不会同意他在那里吃,但Melissa让他如此着迷,他只是朝他挥了挥手,看都没看一眼。

随后,Melissa的儿子也跟了过来,他们坐在客厅的地板上,后背靠着沙发,Stiles搜着电视台。

“我的名字是Scott。”

“Stiles。”

“妈妈说你们刚搬过来不久。”Scott塞了一嘴食物说,“你目前喜欢这里吗?”

Stiles耸了耸肩,避免真正作答。“你也上比肯山高中吗?我不记得见过你。”

“我13岁。”Scott解释说,Stiles感到了一点点失望。Scott不知何故注意到了,补充说:“但今年秋天我就是高一新生了。”他的笑容变大了。“那么你最爱的电子游戏是什么?我非常喜欢《龙腾世纪》。”

“哦谢天谢地。我们志趣相投。”

Scott笑了起来。

Stiles发现他和Scott之间的共同点比他原本想的要多。他们年龄相差一岁,学年相差一级的事实并未消除他们之间即时连接的关系。他们一拍即合,显然如此。

这个夜晚结束的时候,Melissa吻了他爸爸的脸颊,而Stiles和Scott交换着手机号码,计划着周末要去哪里玩。Stiles试图不去想他们这么做的时候,他爸爸和Melissa为什么交换那些愉悦而会心的表情。他朝Scott最后挥了一次手,爬楼走向他的房间,而他爸爸坚持陪Melissa走向她的车。

他打开他的门,停了一下,看到Peter作为“礼物”送给他的那只白狼坐在他的床中间,仿佛有人把它放在那里。

肯定不是Stiles。

他还忍不住注意到他的窗户虚掩着。

 

---

 

第二天的预科生物课,Cora Hale走近他——

不,等等。

让我们往回倒一下。

客观地说:Cora Hale个性很烈。她通常戴上眼罩,忽视每一个人,只露出暴躁的表情穿过人群。很多场合下(Stiles无法不注意到)对于接近她的女生和男生,她会用一个眼神或无情的评论让他们散去。

Stiles从没见过她为任何事主动接近任何人。是的,她并不总是让人不愉快,但她总是独来独往(不像她的兄弟姐妹,他们天生是交际花)。但Stiles觉得这是因为她喜欢这样。Cora是平静的风暴,你知道的,就像是夏天时天空中有厚厚云层的日子,即使是干燥的天气,你忍不住会想是否会下雨。

这正是为什么第二天的预科生物课差不多让他大大吃了一惊,当Stiles正乱翻他的书包找他的作业,一边尽力让自己不要睡过去的时候,Cora Hale走近他,说:“你是Bilinski。”

“Stilinski。”Stiles纠正道,试图不介怀她的措辞。当Cora将她的脸朝他逼近,他警惕地往后靠了靠。她闻起来像椰子和茉莉花。“或者你可以叫我Stiles。”他蹩脚地补充说,紧张又困惑。

Cora沉下脸,皱起眉头,手指紧握成拳。她鸦黑色长发梳成两条法式辫,她穿着一件印有纸杯蛋糕与笑脸图案的灰色运动衫,下面是一条A字皮裙与白色运动鞋。她的眉毛精致得不公平,眼影完美无瑕,勃艮第红色的口红仿佛是一种修行。她总是精神头很好。

这让Stiles有点想哭。

Cora说:“为什么你闻起来像我哥哥?”

Stiles毛手毛脚地与他的书包作斗争。“什么?Peter吗?”

“不,笨蛋。”Cora说,哇哦,没礼貌,但那是她唯一所说的。

上课铃声响了,所有人不得不走向他们指定的座位。

这没有阻止Cora瞪了他一整节课。

或是预科历史课。

或是预科英语课。

Stiles想不到他可能做过了什么。

而且,Cora有什么样的鼻子才可以在一个身上闻到另一个人的气味?

 

---

 

午餐的时候,Laura Hale露出Stiles完全不懂的会心坏笑坐在了他的餐桌上,说:“你很可爱。”

Stiles喷出了他的橙汁,几乎将它溅在Laura身上,但她反应非常快,优雅地及时躲开。“哦老天,我很抱歉!”他说,羞愧得无以复加。他知道他的脸肯定红透了。

Laura只是向后仰着头,笑了起来。

那对stiles的尊严完全无济于事,鉴于——

不,等等。

让我们往回倒一下。

客观地说:Laura Hale就像是高中的王室成员。她总是洋溢着笑脸,伴随着她同样受欢迎与迷人的性格走在过道里。她有一种让人很平和的感觉,仿佛温暖,有凉风,空气中有泥土芬芳的夏天,当感觉好像自然会伸出双臂致以你最简单的拥抱时的日子。

Laura喜欢留齐腰长发,让它闪现出健康光泽。她穿着一件紫色V领运动衫,束进一条黑色高腰牛仔裤。她有种优雅的气质(如同舞蹈家)。她看起来绝对像是Derek与Cora的姐姐,但她的面目特征有些轻微不同。

Stiles想知道也许他们是否有不一样的爸爸之类的。

“没事,Stiles。”Laura说,圣洁的上帝,她知道他的名字而且她甚至知道怎么正确发音!“我听说你碰到了我舅舅。”

“呃,是的?是的,我碰到了。”Stiles紧张地结结巴巴地说,他不知道为什么。哦等等。他知道。他是在与学校里最受欢迎的女生之一讲话,尽力试图不毁了它。

Laura若有所思地发出哼哼声,然后说:“他给了你某个东西,不是吗?一个毛绒玩具?”

“呃。”

“你要知道那不是他的。”Laura继续说,无视了Stiles困惑的表情,“你没有丢掉它,对吧?”

“为什么?它被诅咒了吗?”Stiles问。这只会是他的运气好才能拥有一个被诅咒的玩具。

Laura发出窃笑。“没有。”

Stiles等着她作出阐释。她没有。“好吧,嗯……”他把玩着他的午餐托盘,“它是你的吗?你想要回它吗?我可以还给你。对于还东西我没有问题。我就像是一个图书管理员的春梦成真,我要在我说出任何其他让我自己难堪的话之前住嘴。”

Laura只是对他露出喜爱的微笑。

Stiles做梦般地看着。

“你搂着它吗?”Laura突然问道,她的鼻子抽动了一下。她坏笑起来,越过她的肩膀看向Derek,他和他的篮球队友们坐在房间对面,不知道为什么正盯着他们。

Stiles微微蜷缩起身体。他的目光几乎和Cora的一样有侵略性。肯定是遗传。他说:“我搂着什么?”

“那只狼。”

Stiles感到他的脸颊开始发烫。老实说,那是个意外。他发誓他临睡前把那东西推倒了床的另一边,但那天早上醒来它在他的怀里,他的鼻子深深地埋进它的皮毛里。它真的很好闻,就像香草和茉莉花。“嗯——没有?”

出于某种原因,而且那肯定是巧合,他刚说完,Derek就更加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冲出了餐厅。

Laura哼了一声,将她的视线转回他身上,只是看着他,仿佛她知道他在撒谎。他可能不应该用问句来措辞。她说:“你很可爱。”

“是啊,你已经说过了。”Stiles说,然后他很快改口,因为这是Laura Hale在恭维他。“我的意思是——谢谢你?通常情况下我外婆经常这么说,但更多的是用一种优越的态度。不是说我觉得你在打趣我什么的。你似乎知道什么可爱,什么不可爱。呃。是的。”

Laura似乎完全不在乎他的喋喋不休。她站起来,倾身越过餐桌偷走他的苹果,Stiles闻到了淡淡的茉莉花和葡萄的味道。她咬了响亮而多汁的一口,然后说:“是Derek的。”

Stiles困惑地眨了眨眼。

“那只狼。”Laura用一种神秘的腔调说,大步走出餐厅,带走了所有人的目光。

Stiles几乎吞掉了他自己的舌头。

 

---

 

他爸爸会说一次是一种意外。两次是一种巧合。三次是一种模式。

那天快结束的时候,Derek Hale把他逼到了男生更衣室的一个角落——

不,等等。

让我们往回倒一下。

客观地说:Derek Hale是典型的“邻家男孩”。他更大程度上有种与他的态度相得益彰的悠闲气质。他在长袖亨利衫之外穿类似夹棉马甲之类与一条束脚裤与潮流鞋子完美搭配。与其说他说话温柔不如说他讲礼貌,但Stiles从未见过他动拳脚或是欺负新生,不像游泳队里有些臭名昭著的校队运动员。

这正是为什么Stiles有些小小吃了一惊,在经历了一场非常难堪和失望的曲棍球选拔赛之后,Derek Hale把他逼到了男生更衣室的一个角落,问:“你是个白痴吗?”

“什么?嘿,你不是不该出现在这里吗?你……呃……你是……”

Derek皱起眉头,靠得更近了,逼近Stiles好让他可以像Peter前一天那样紧盯着他。但然后他开始他,嘴角撇成不悦之色。

Stiles吞了一下口水,紧张地猛抽开身体,当他不小心把他的胳膊撞到了他身后的储物柜,他咬牙吞回一声咒骂。

Stiles很沮丧,好吗?他今天遭遇了太多性感尤物,他完全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分钟以前他还是透明人,现在Hale家三个孩子全都接近他,盯得他不敢对视,仿佛他不能更真实。他睁大眼睛抬头看着Derek,尽量不去想所有人都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的样子,而不是,你知道的,将这场冲突报告给最近的老师。不过认真的,他的心跳就像鼓点一样在他胸口狂跳,因为Derek闻起来和仍在他床上的那只毛绒玩具一模一样

Stiles感到他的脸颊在发烫,他坐立不安起来。

Derek瞪着他,进一步靠近他的私人空间,而这完全无助于事。“我说,你是个白痴吗?”

他是被欺负了吗?难道这就是被人欺负的感觉吗?难道现在还有人欺负他人吗?

“不。我,呃,我不是白痴。我实际上是Stiles。Stilinski。Stiles Stilinski。而你,呃,显然没有任何私人空间的问题。现在这是非常私人化的。我做了什么吗?这是有关——”说到这里Stiles确保降低了他的音量,尽管他们只是从字面上谈论一只毛绒玩具,不是毒品或者其他非法的事,“——那只?因为我毫不知情。Peter只是用它伏击了我,声称它是我的生日礼物,但我的生日还有好几个星期。不是说你在乎,因为你为什么会在乎?你不在乎。我不在乎。这是题外话。我就——我就完全把它还给你,伙计。你知道的,如果它对你意味着很多。这点我能理解,因为我小的时候有这样一个枕头,离了它我完全无法入睡,所以,你知道,呃。我完全明白。”

Derek盯着他,仿佛他是世界上最白痴的人,然后他摇了摇头,说:“离我舅舅Peter远点。”然后他只是离开,任由Stiles站在那里,身上的衬衫半脱不脱,像个白痴一样目瞪口呆,他甚至没有提及那个毛绒玩具。

事后来看,Stiles可能,确实,本该知道有什么事情在发生。

但他没有。

当然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