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It's all about Love/以愛為名

Chapter Text

「我們分手吧。」
語音方落,由Lestrade的角度能夠清楚地瞧見男人那對潭藍色的瞳孔驟然縮放,擱在一旁的手掌攥握成拳,指節因為過度使力而隱隱發白。
「是嘛……」
一如預期,Mycroft面上的表情寫滿了悲傷卻不作挽留,沒有憤怒沒有質問,甚至沒有一句為什麼。

果然Mycroft早就知道了吧……
更切確一點來說,精明的公務員一直在等,做好了所有準備就等著自己開口,一如靜待最終審判來臨的悲劇英雄,慷慨赴義。
印證自己推測的Lestrade絲毫不為男人的縱容感到貼心,憤怒和煩躁在胸腔內不斷膨脹,最末化作眸底的一片冷冽,死死瞪著餐桌對面的男人試圖瞧出什麼端倪,然而這交往了近兩年的情人只是緊抿著唇,低垂著眼簾不知在想些什麼。

「難道你就不說點什麼嗎?」
無聲的咆哮在腦中不斷迴盪,而Lestrade也確實問出口了,就是男人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希望得到什麼答案。
主動約了飯局表示要慶祝Mycroft長達兩個月的任務回歸,在男人將甜點吃完的同時提出分手,確認推測是否正確,分明是自己精心導演的劇本,卻下意識地希望由他人來負責是否太過狡猾……思及此,Lestrade舔了舔唇,不禁自嘲地扯起嘴角。

良久過去,兩人較勁似的一動也不動,放任沉默恣意蔓延,直到Lestrade再次發話:「幾天後我會找時間去搬東西,不方便的話你全扔了也無所謂,就是些衣服和雜物,也不是什麼重要東西。」
「不、你來吧。」
近兩年的親密相處,Lestrade不難看出那雙蒼靛色眸中隱隱透出的挽留意圖,鮮有的脆弱模樣的確撩起警探的心疼,然而胸口那股惱火說什麼都不是這麼容易便消去,收回落在男人身上的目光,眉一擰心一橫,「好、那我再聯絡你。」涼颼颼扔下一句便起身離去。
男人走得絕然,然而只有Lestrade自己知曉,咬牙克制回頭的衝動是花費了多大的工夫。

 

步出車門直到按響門鈴,不過短短數分鐘的時間對Lestrade來說卻異常漫長,這些天來渾渾噩噩,記憶中的一切都像是一場夢,飄邈虛幻,就是刻意回想也說不清自己究竟是如何度過。
然而在對上男人視線的剎那,Lestrade彷彿由空中陡然摔落,強烈的真實感伴隨著疼痛一點一點的增加。

「你來了。」
點了點頭沒作聲,Lestrade越過佇在門邊的男主人逕自踏進已十分熟悉的空間。
兩人沒有對話,只見銀髮的警探動作麻利地從雕花衣櫃中取出屬於自己的衣物,這並不困難,與男人做工細緻的訂製西裝相比,蘇格蘭警探價格親民、顯然有些年頭的衣物質料大不相同,放眼望去涇渭分明。
無須去看,便能夠清楚地感受到身後傳來的熱烈視線,心亂如麻,Lestrade手上的動作不由得加快幾分。
一片混亂的腦袋裡塞滿了各式各樣的情緒,Lestrade沒耐心仔細收拾,也沒分類,西裝外套便連帶著貼身衣物一股腦全塞進行李箱裡,原先熨得平整的襯衫和長褲頓時毀於一旦,然而銀髮的警探卻恍若未見,兀自起身走進浴室。

琥珀色的眸瞳倒映出屬於自己的盥洗用品,半晌沒有動作。
趁著這個機會全換新的吧……
Lestrade末了只留下前些日子新買的洗面乳,將牙刷、毛巾、刮鬍刀通通掃進垃圾桶,望著原先成對的物品只剩下孤零零的單數,垂下眼睫,心底沒來由地升起一股自虐似的快意。

不再多想,步出澡間Lestrade推開房門,卻沒想會瞧見Mycroft正蹲在行李箱旁替自己整理衣物。
低垂著眉眼,對折、拉平,掌心輕柔地撫過襯衫上的皺痕,一絲不苟的動作像是面對炸彈線路似的全神貫注,只見行李箱中原先的紊亂不再,摺疊妥當的衣物依照種類碼放得十分整齊。
直勾勾的望著,一時間Lestrade有些恍惚,還記得一年多前曾經男人也是蹲坐在床邊為自己整理出差的行李,當時Mycroft說了些什麼已經不甚清晰,興許是叨唸不該這般蹧蹋辛苦熨燙的襯衫,又或是叮囑著要注意安全和規律用餐等瑣事。
兩相重合的景象,有著同樣的兩人,卻是迥然的心境。

「來。」
「嗯?啊……」眨了眨眼,沉浸在思緒中的警探這才忙迭將手中的物件遞給男人。
「還有其他的嗎?」
「沒、沒了。」
Lestrade只覺得Mycroft的話像是在暗示些什麼,想起半滿的垃圾桶,眼眶不禁有些發熱,望著男人的髮頂Lestrade張了張嘴,最末還是什麼也沒說出口。

雖說兩年的交往時間兩人幾乎半同居,沒什麼物質慾望的Lestrade東西並不多,不消多時,收拾妥當的男人將行李箱蓋上,「有些皺了,但不嚴重,要穿前再熨熨就好。」說著,邊抬頭直視佇立在跟前默不作聲的警探。
打從離婚之後,Lestrade家的熨斗便束之高閣,直到兩人的關係穩定Lestrade這才又重新穿上漿直筆挺的西裝,局裡的同事因此揶揄了不知多少回,對此總是將男人衣物一塊送洗的Mycroft當然不會不清楚。
「嗯。」沒有多說,只是從善如流地點頭。

「記得回去把外套和長褲掛起來,不然會留下壓痕。還有襯衫──」
Lestrade像是個乖順的學生,任由男人絮絮叨叨地交代,只是點頭示意自己聽見了,並未多加反駁。
然而饒是再多叮嚀也有結束的時候,在沉默重新來臨之前,Lestrade發話了:「這個……我不需要了,還給你。」
取出口袋內事前拆下的鑰匙,將小小的金屬物件交至男人掌心的瞬間,像是結束了什麼任務似的,Lestrade大大鬆了口氣,強迫自己忽略胸口隱隱傳出的刺痛和空虛。
「Greg──」
聞言,Lestrade心頭一緊,不待男人把話說完,「我走了。」連忙搶過Mycroft手上的行李箱,逃也似的轉身離開。

直到坐進車內,期間Lestrade始終低垂著腦袋,不願也不敢直視那雙湖藍色的眸瞳,生怕就此改變自己本就搖擺不定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