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Quriosity

Chapter Text

棒极了的在tumblr上的teaandbbc制作的封面插图:

“在下一个走廊向……嗯……左转——不,右转——嗯,稍等,就一秒,007,我在查……”

Bond刹住脚,气喘吁吁。他全身都因肾上腺素和愤怒而兴奋,他只能勉强控制想要把通讯器拿出他的耳朵并且狠狠踩碎它的强烈欲望。

“就该死的做个决定……”他开始咆哮,但是在他能说更多之前一个不同的声音插进了线路,使人感到耳目一新的清脆和果断。

“……然后下次在事情变得一团糟之前叫我……”那个声音在它渐强的时候讽刺地说到,挖苦的声调矛盾地让Bond立刻平静了下来,驱散着他脑中阴云密布的令人盛怒的挫败感。

“007,”Q说道,他的声音在Bond的耳中冷静而平滑,“报告情况。”

“目标已完成。需要一个出口,”Bond答道,希望他因为感到放心的而发出的叹息声没有大到能让Q听到。天知道这个年轻人已经够自大了。“大腿上有轻伤,行动力轻微受损。还剩两发子弹,没有弹夹了。还有看在上帝的份上那个喋喋不休的傻瓜真是糟透了。”

“他之后会被处理的,”Q用一种他自己特有的,无疑使那个倒霉的技术支持特工双腿之间感到一紧的简洁方式说道,“同时,让我们继续,好吗?向左转,右手边第二扇门,向下走一层。我恐怕在楼梯底端有两个人,让你的子弹发挥作用,为什么不呢?”

“对这个有帮助的小提示表示感谢,”Bond咬牙道,大腿上的刺伤在他猛烈地走下楼梯时朝他尖叫着。在这种情况下速度比隐秘行动更重要,现在这栋建筑物里面的每一个暴徒都在找他,而且每过一秒就有更多的逃生路线被切断。

他的第一枪十分干净,但是第二个人在他开枪的时候移动了,使得事情变得有些混乱,Bond的子弹打中了他的肩膀。在一个简短但激烈的徒手搏斗较量之后Bond踩在了第二具尸体上,有些擦伤但仍是胜利的。

“又有一个人在五秒钟之内会从拐角过来。听着。007,扔掉你的瓦尔特,你听到我说的了吗?别扔掉你的瓦尔特。”

Bond扔掉了他的瓦尔特。“偏了。”他咕哝道。

“该死的,Bond。”Q的声音完美的平衡了怒气和无奈,“在你左边尸体的后腰上的刀鞘里有一把刀,你为什么不扔那个作为替代呢?”

另一个人退回了转角后,给了Bond足够的时间去从尸体上拿刀并若有所思地在手上掂了掂。

“它的平衡不对,是不是?”Q说,使得Bond怀疑他黑进的CCTV系统的清晰度到底有多好,“别管它了,援兵已经到了,而且这次他们真的是有武装的,快退回你背后的楼梯间。向下走一层。”

在Bond 退进楼梯间的门后时子弹打在门上并发出沉闷的响声。

“向右转,消防用斧在左手边七米的墙上。”

“拿到它了。”Bond把狩猎刀别进腰带里后拿起斧子。

“左手边第四扇门,门上有电子锁的那个——别砸它,你这个野蛮人!

Bond把斧子举过肩膀的动作僵住了。

“它是个电子锁,我已经替你把它打开了。”Q嘘道。

Bond拧了拧门把,足够确定门缓缓地打开。

“在左手边的墙上有四根电缆。切掉从左边数的第二根。”

毫不犹豫地,Bond把斧子砸进电缆。火警铃立刻开始高声鸣叫。

“嗯……不错。”他可以听见Q的手指敲击键盘时制造的盛怒的滴答声,“我已经设定了所有的防火门默认锁起来而不是开启。我们现在应该控制住这个地方了。前面第二扇门,右手边。进那个办公室,检查办公桌。”

Bond对着门上名字下的头衔挑起一根眉毛:Chef de la sécurité[1]。Bond依次翻寻了办公桌的抽屉。“只有一些弹夹,没有武器。”

“当然没有,007,他正在外面追你呢,他几乎不可能把他的主要武器留下。”Q翻白眼的语气可以格外清晰地被听到,“继续找。”

Bond在右手边的抽屉中翻找。“噢等一下,一把电击枪。太好了。”

“的确。”Q的声音干巴巴的,“把弹夹也拿上,这里有个好人。而且,噢看,9毫米,它们本应该和你的瓦尔特完美地兼容的,我能指出吗,如果你没有把它像一个见鬼的回力标似的扔走的话……”

“注意脾气,Q。”

“在走廊右转,然后在下一个楼道左转。我会在你到那的时候打开防火门。”

Bond跟随着Q的指令急速走过迷宫一般的楼道,每个防火门在都他接近的时候神奇地没有被锁上。

“楼梯在你的右侧,往上走,一层。”

“承认吧,Q。”Bond喘息道,“你只是想确保我今天做了足够多的有氧运动。”他把注意力集中到Q的声音上,试图忽略他大腿上跳动的疼痛,尽管如此他还是有些蹒跚,在他头脑飘忽时必须重重地靠在铁制的楼梯扶手上一段时间。该死的,他失血的速度一定比他以为的要快。

“就要到了,007。”在Q的声音中有一丝紧张感,Bond的眼睛自动锁定了楼梯间里的CCTV。他想象着Q,在总部,站在他的众多屏幕前,他看着Bond的时候修长苍白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这个想法奇怪地令人感到鼓舞人心。

“在,哦,17分钟之内你会回到MI-6温柔的怀抱里,我向你保证。”Q说道,他的声音中不包含任何感情,“现在打开电击枪。”

Bond咬咬牙,点了一下头,然后按上了电击枪的按钮,在他把自己推上最后几节台阶走进楼道时感觉到它正嗡嗡地开始工作。

“接下来是棘手的部分了,”Q说道,无视Bond作为回答发出的哼笑声,“左侧的防火门。我会在七秒钟内打开它。在我打开它的时候直接站在门后然后立刻朝着里面走廊的地板开枪,明白了吗?四,三,二,一……”

他究竟见鬼地想做什么?Bond怀疑到,但是顺从地把电击枪换到了左手上。

防火门上的锁响了, Bond用右手拧开了门把,向后拉去。门在被打开时发出了潮湿的,被吸住的声音。,Bond想到,在一股水涌出的时候按动了电击枪的扳机。

电击枪在他手中嗡嗡作响然后猛然跳动,紧随其后的是许多身体倒在湿漉漉的地板上发出的引人注目的重击。

“全部清除,007,进去吧。然后——噢,看!你将会在大概六米之后路过你的瓦尔特,把它捡起来,为什么不呢?”

Bond对Q语气中明显假装出的惊讶咬紧牙关。“Q,”他咆哮道,声音如北极般的冰冷,“你让我见鬼的绕了个大圈就为了让我能拿回你的科技产品吗?”

“胡说,007。我们在路上完成了一些别的目标,这只是个令人愉快的巧合。况且,你马上就会用到它了。”

洒水装置在Bond重重走进走廊时还在毫无章法地滴着水,Q明显只在不久前才取消激活它们。Bond用前臂擦了擦眼睛,眯着眼看着水滴,就在他发现他的瓦尔特躺在地上之前。整整六米远,毫无疑问,被其中一个打手的被电到的无力的身体半遮住。

“它还能用吗?”Bond问道,捞起它然后换入了一个新弹夹。

“为这点信心欢呼,”Q干巴巴地说,“防水并且对电击绝缘,万分感谢,”他没必要地附加道,同时掌纹识别指示灯已经变成了表示欢迎的绿色,“现在接着走过走廊,左转两次,到货梯那里。”Bond急速走过没有尽头的楼道。

“……这就是你为什么不应该因为一个奇思妙想就把它扔出去……”Q又说道,仿佛在继续他之前的想法。

“别唠叨了,Q,不然我下次会把它扔向你的头。”

“几乎算不上一个有效的威胁,007,鉴于我已经看到了你的准头有多糟糕……”

Bond在他按下货梯按钮的时候毫不在意地轻笑了一声,听着货梯无视火灾封锁开始呼呼运转。“只是个想法,Q,”他说,“也许假如你把它的重量分布设计成一个回力标那样,它就能飞回来了,然后你也可以增加你的科技产品被归还的几率。”

“自作聪明,”Q心不在焉地说道。他的声音又变得清脆了。“电梯将会在一楼的装货平台打开。那里有两个人,同样还有一辆货车。很难找到一个清晰的视角,但是我相信钥匙插在点火器里。如果没有,我确信你是一个用电线打火发动汽车的高手。”

“确实。”货梯的门吱吱呀呀地慢慢打开然后Bond钻了进去,按下了一楼的按钮。

“反正行不通。”Q若有所思地说道。

“嗯?”

“把你的瓦尔特的重量分布设计成一个回力标,那样平衡会随着扔出去之后转圈而不停变化……” 

“那是个玩笑,Q。”

“我假设可以用一个靠弹簧承力的平衡重……那么我们到了,两个坏人,一个在你的十一点钟方向,一个在你的九点钟方向。他们看起来不像知道发生了什么,武器都没拿出来,即便他们二人都有武器……”

Q在Bond干净利落地两枪除掉他们时在无线电里陷入了沉默。

“按上左边的开关打开装货平台的大门,大的绿色的那个。”Q有帮助地提供道。

“这我能靠自己琢磨出来。”Bond嘟囔道。

Bond把自己推上货车的驾驶位,试图不要为终于能坐下而如释重负地叹气。他转动了点火器里的钥匙,用沾满鲜血的双手摸索着手刹。

“真的,Q,坏人?”他评论道,启动了卡车的引擎。

“如果你有一个更喜欢的说法,我会在你的文档中加一个备注的,”Q平静地说,“右转,然后在分叉口左转。外面的大门,遗憾的,是靠着每个保安亭控制的闭环系统,所以你要直接冲过去。我相信你的卡车有足够的重量可以在这场对抗中胜利。”

“好吧,我们会知道的,不是吗。”Bond在撞击时下意识地畏缩了一下,但是卡车愉快地冲出了大门并驶向了碎石路。

“你之前的宾馆已经不再安全了,我会给你指向一个新地点。你的行李已经被转移过去了。Diréction Générale de la Sécurité d'État[2]的一个外勤特工和一个医护人员会在侧门等你。我已经亲自确认他们没有问题。”和他清脆的干巴巴的英语相反,Q对法语单词的发音流畅且毫无瑕疵,低沉的摩擦音使Bond的下体惊人地轻颤了一下——基于他的失血程度这更加不同寻常。

“你待在Q支部浪费了,你的声音适合电话性爱热线。”词句未经考虑地从Bond的嘴中滑出,然而他在随之而来的骤停和被延伸至无尽的停顿中有足够的时间思考。Bond在这之前从未意识到Q总是在那里,给他即刻的回复。在他们所有的玩笑中Q从未哑口无言。从未。

“Q?”Bond完全不知道他接下来到底要说什么,所以当Q打断时他松了口气。

“我会记住的,当我需要额外收入而去做兼职的时候。”Q平稳地说,尽管他的声音中有一点不对劲。下意识地,Bond试图去分析它。Q先前有着精妙嗓音的清晰吐字似乎变得难以置信地更加清脆,他惯有的镇定举止现在听起来完全……和他分离了。

“我现在没有任何关于你的卫星覆盖,007,你头晕吗?”Q继续道,“我们中断了那个组织的通讯而且看起来没有人对你穷追不舍。如果你需要把车停到路边的话我可以凑出一个救援小组。”

“我……”Bond感觉他的思路断断续续,发现他自己这一次完全迷失了。Q是在试图给他刚刚说的话一个某种意义上的“出路”吗?为什么他甚至会需要一个,在所有人都知道无害的调情对于Bond来说就和呼吸一样自然的时候?

“我没事。”他最终坚定地说道,他的声音中没有流露出任何他脑海里暴乱的困惑的踪迹。

“好的。”Q的声音变得快速并有条不紊,“我给你定了0305时从马亚马亚机场[3]起飞的摩洛哥皇家航空218号航班。我对凌晨的航班表示抱歉,但是最好不要逗留太久。R会在剩下的路程中为你指向。旅行安全,007。”

线路发出轻响。

“Q?”

“这里是R,007。我将从现在开始为你指向。在你到达你的下一个转弯前还有三公里,在这同时你还需要别的什么吗?”这个女声听起来让人感到舒适,Bond对她在Q支部有个模糊的印象,一个有着温暖微笑的纤细的南亚女人。

“不。”Bond咬咬牙,开启了自动驾驶。他绝对不会问Q这么突然地去哪了。这是荒谬的。为什么他甚至会再三考虑它?然而在R的声音熟练地把他导向新宾馆的时,Bond无法控制地感到不合逻辑的,无法说明的内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