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圈套

Chapter Text

馬洛里的腳步一頓,沒有想過會在這裡見到那樣的龐德,上半身赤裸,帶著鮮紅色的項圈,下半身套著緊身牛仔褲,正順服地跪著,與同一排的奴隸等待主人的挑選。

今天晚上最大的收穫。

「加雷斯,有看中的嗎?」國會事務次長拖著慢悠悠的語調,走到他身邊,馬洛里重新起步,維持不快不慢的步調走過近似龐德的男人身前,他停在金髮男人右側兩個奴隸之間,眼角餘光打量那位長相酷似前特工的神祕男子。

「大開眼界。」馬洛里保守地回答。

沒有一點微不足道的把柄被抓在對方手中,就無法贏得對方的信任。為此,他答應國會事務次長隱晦的邀約,頭一次踏入這種俱樂部。

馬洛里的確見識過支配者與臣服者的相處模式,但他並非這圈子之中的人,儘管他答應恩德比的邀約不完全是出自於好奇。

恩德比挑了一個乍看之下年紀很輕的少年,他的身體修長,被牛仔褲包裹的腰臀曲線圓滑而撩人。

是氣氛,馬洛里暗忖,情慾的氣氛太重,他們順服的性暗示太濃。

「那就,」他舉起食指停在半空之中,彷彿無法做下決定,最後,馬洛里隨意一指,「就這個吧。」他說,服務生解開金髮男子脖子上的鍊條,他垂首沉默地站起身,跟在馬洛里身後。

「加雷斯,你知道該怎麼做吧。」恩德比過長的音調,如拖著迤邐的步伐晃蕩,不乾不脆的說話方式或許正適合他的職位。

「如果你願意示範。」

這句話恰如其分地取悅了國會事務次長,他轉身坐上坐位,那少年站立在他的左側,「跳舞吧。」恩德比發出指令。

那少年往前一步,滑到恩德比身前,修長的十指從自己的下腹往上滑過兩乳之間,又貼著身側滑下來,他的腰臀搖動,右手從左大腿滑到拉鍊處,左手從右大腿滑到右手之上,反覆來回,他隨著音樂挺胯,扭動,動作靈巧地宛如一條滑溜的鰻魚。

這不是普通的舞,是艷舞。
少年跳了一陣,隨即貼上恩德比身側,音樂落下最後一拍,他的手正好疊在恩德比的下腹。

「覺得如何,加雷斯?」

「想必他能完成高難度的瑜珈動作。」

恩德比低低笑了一聲,「我不知道你選的那個是否能做到,」他評判的眼神落在馬洛里的身後,「他看起來年紀太大,幹這一行的通常都很年輕。」

恩德比收回視線,怪責地看向馬洛里,「我是讓你挑個奴隸,不是讓你挑個──」他停了一會,或許在「老傢伙」和「清潔工」之間猶豫,但他沒機會把話說完。

「不勞費心,」馬洛里平靜地打斷他,「對我而言,足夠了。」

「喔?」國會事務次長的眼神帶著七分的興味盎然與三分的探索意味,「你喜歡這一款的。」

「我很願意同意你的看法,」馬洛里說,依舊沒有分神去看身後的男人,「可惜我並沒有足夠多機會驗正它。」

「你現在有了,」恩德比將左膝疊上右膝,「讓他跳一段吧,或許你會改變主意。」

這或許就是所謂的箭在弦上。
馬洛里回身去看,金髮男人仍舊低著頭,保持最為順服的姿態。

「你跳吧。」他說,轉身走向恩德比。

馬洛里才跨出一步,左手腕瞬間被人扣住,他征愣一瞬,那酷似龐德的男人已經貼著他的身體跳起舞來。

音樂都沒有這男人的舞來得火辣,他似乎非常清楚男人的身體結構,他每一次舞動身體都能正確摩擦馬洛里,他貼著他迴轉,翻身,用他緊實的大腿夾住馬洛里的腰,雙手向後稱地,身體柔軟地彎出一道漂亮的拱形,他甚至能在這樣的狀態下施力,模仿最原始的性交動作。

馬洛里垂落在身體兩側的雙手僵硬,試圖將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不讓手指握拳的狀態。隨意地觸碰馬洛里是不智的行為,他差一點就要反射性去扭斷金髮男人的手腕,但那男人沒有給他機會,他貼上馬洛里的時機太準,足夠掩蓋馬洛里的失態。

秘密情報局局長在當下忍住自衛的反射動作,但對今晚而言,或許不能稱得上幸運。
馬洛里並不特別偏好男性,但金髮男人貼著他跳舞的舉動確實引起了他的生理反應,而西裝褲無法掩飾它。

他看見恩德比投來幸災樂禍的眼神。

更正。馬洛里在心裡說,並謹慎調整自己呼吸的頻率。
這的確幸運,至少,在國會事務次長眼裡,他們兩個有著同樣見不得光的興趣。

 

音樂停止時,馬洛里看見汗水從男人的臉頰淌下他強而有力的脖頸,那畫面不知為何,性感已極,馬洛里倉促地別開視線,不願承認他的心多跳一拍是來自生理反應以外的原因。

「你喜歡這一款的。」恩德比做出結論,「我多言了。」

「每個人穿的鞋子尺寸不同。」馬洛里說。

 

事情必然有哪裡不對。
馬洛里親眼看見龐德牽著瑪德琳的離開,他站在西敏橋上目睹了這一切。
○○七被解職,龐德可以去任何地方,不受限制。

馬洛里不明白為什麼會在倫敦這種需要會員引薦的隱密俱樂部裡看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