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Mélomanie

Chapter Text

 

Melomanie (法语) – 对音乐和旋律有着过分的,不正常的热爱和深度的吸引力

------------------------------------------------------------------------------------------------------------------------

 

那些建筑看起来都一个样。整条街充斥着外观一致的房子和停在门口的相似黑白车辆。

 

就连每家每户的庭院设计都看上去没多大区别,给这个社区增添了一丝和谐有序的感觉。这样也许看上去挺顺眼的,但一切都毫无个性,彰显着对依附,规矩,纪律和准则的追求。

 

 

Bond对这一切都感到厌恶。

 

 

这是MI6挑的地方,不是他选的。他们很明显不想再继续为Bond那些奢华的酒店买单了。要不然他们就是想在他留在伦敦的这几周内好好看住他。负责看着他的人肯定特别苦逼,谁叫Bond喜欢每过几天就换一个酒店。也许他们认为一间在安静社区里的无聊公寓可以让他稍微消停一点。Bond认为出这个主意的人真应该被开除。00探员们一点儿都不适合这种环境,尤其是Bond。

 

但这是上头的命令:医疗部指定的强制休假。Bond不用问就知道自己的护照已经失效了;他深信如果自己跑到任何一个机场的附近,他肯定会被立马拘留。MI6很明显地不相信他不会再擅离职守,不过介于他的前科,也不能怪他们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

 

在Skyfall事件发生后,Bond真的非常需要休息,也应该对此抱以感激。但随着他身上最严重的伤口渐渐复原,每天的无所事事让Bond感到非常坐立不安。他需要任务。他需要用其他事情让自己不再去想发生在苏格兰的事。但Mallory在他再休息满20天之前扣留了所有的任务。于是现在,Bond有了过于充裕的时间来处理手头的事情。

 

收拾行李。

 

他也没啥东西。他的生活方式注定他从来就不会拥有太多。但他仍有一存储间的东西得整理。他“死了”之后,他的所有东西都被随意地丢进了各个盒子中,没有任何的规律或标签。所以Bond在寻找他最喜欢的威士忌酒杯时发现自己被散乱在公寓四处的纸箱子们给包围了。半个小时的寻找无果后他放弃了,然后干脆坐在沙发上就着瓶子喝了起来。

 

好在这个公寓还配备了部分家具。Bond觉得没有比去买新家具更让他厌恶的事情了。

 

Bond一边灌酒一边盯着黑色的电视机屏幕。现在才下午三点,但Bond才不管。公寓里新油漆和木质清洁剂的味道只是徒增了Bond对这公寓的憎恶。Bond从沙发上站起,走到打开了一点的窗边。刚入十月,天气就已经冷得有些不舒服了,不过也不会让一个苏格兰人不敢打开窗户(注1)。

 

他走回沙发,看着放在陌生咖啡桌上的酒瓶。桌脚上还带着从运送地带来的塑料包膜。Bond漫不经心地拽了拽离他最近的一角,目光穿过麦卡伦(注2)的深色瓶颈,落在桌上唯一的另一件物品上。

 

M的那个丑陋陶瓷斗犬死死盯着他。

 

Bond狠狠地扯着塑料包膜,努力控制住自己不去摔坏那蠢东西。那东西让他不断想起那个总是满口胡言,却比任何人都爱国的固执老女人。她对自己的职责深信不疑。她是如此坚强,而Bond对她这一点是又爱又恨。不过说真的,每当他想起英格兰-想起“家”-他总会想到她。

 

但他最终还是辜负了她。

 

Bond闭上眼睛,靠近沙发。街头的声音从开着的窗户传来:轮胎碾过积了几天的小水洼的哗啦声,孩子们的欢笑声,远处正要袭来的雷雨声。一切都是那么普通,平淡;对Bond来说可怕得让他快要失控。 所以他再次拿起酒瓶,一直喝到夜幕降临。

 

他听到邻居们的归来,开门的声音,电视机开启的声音,不同厨房里正在烹煮的不同菜肴的香味让这栋楼渐渐有了生机。他知道这栋楼里基本上住的都是MI6各种不同类型的成员,包括退休的,在职的,还有仍健在或已故员工的伴侣和家庭。Bond还没见过任何人,不过,他其实也没啥兴趣。知道他们都是MI6的人让他在信箱前和地下停车场看到任何人都不会怀疑就足够了。

 

那天晚上7点左右,在Bond起身去关窗户的时候楼上的住户回来了。那个时候他又累又懒,一点儿都不想在不是自己挑选的沙发上继续喝酒。Bond闭上眼睛,听着楼上的人来回走动。天花板没有在那个人的重量下发出噪音,可能他天生就动作轻,或者比较体贴楼下的住户。

 

Bond转了个身,伸出手去拿酒瓶。他知道自己得停下来,但他就是没法阻止自己。他刚把酒瓶伸到嘴边,楼上的声音就变了。

 

有人在弹钢琴。

 

 

Bond从来没有听过这首曲子,既不是古典乐也不是流行曲,旋律听起来的感觉在忧伤和欢快之间游走,但这曲子里有些什么让Bond停了下来。他把酒瓶放回桌上,背靠上沙发的扶手。 他听着听着,直到坠入梦境。

 

 

-------------------------------------------------------------------------------------------------------------------

 

Bond从宿醉中醒来,他试着用咖啡和阿司匹林醒酒,结果让自己往主浴室那个原封未动的马桶里呕吐不止。他的后背因为睡在沙发上而发疼,他的脑仁在眼窝后狠狠抽搐。Bond讨厌镜子里自己的模样。他一片狼藉,虚弱又一脸醉相,他的年纪对这一切来说都太老了。他嘴角和眼角边的线条证明着他在无可避免的老去,加上他发红的双眼和未经梳洗的外表,看上去一点儿不像过去那么英俊潇洒。

 

他洗了澡,刮了胡子,然后穿戴整齐准备回MI6去烦一烦行政管理处的员工,看看他这个鬼样子能不能吓到几个人好让他回到任务中去。Moneypenny在他对秘书人员们带来可怕阴影前把他拽出去陪她吃午餐。

 

“你已经开始挠墙了,对吧?”她问。她选了一间离总部有几条街远的,有着装模做样的菜单和离谱价格的该死的法式餐厅。

 

“我不明白为什么Mallory不让我出任务,”Bond回答,避开了她的询问。

 

“你知道,给特工出任务的每一天都分配相对天数的恢复期是明文规定的,”Moneypenny说。“你应得一个假期。”

 

“如果我真想休假的话,我一开始就会找个别的职业。”Bond说。

 

“不要太固执了。放轻松点。出去找点乐子?”Moneypenny建议,不过她的嘴角扯出一个笑,无声地告诉Bond,不,她不会跟他上床。

 

“这可不是我对乐子的定义,”Bond说。

 

“那就想个方法把这变得有趣,”Moneypenny回答。“你干嘛不去找个爱好?”

 

Bond对她挑了挑眉,然后她笑了。

 

“好啦好啦。虽然想象你开始做针线活会是个很可爱的画面,”Moneypenny说到。“但说真的,如果你不想做普通人做的事,你可以找点别的事做?”

 

“比如说?”Bond问,因为他已经掌握任何00探员都会的武术,使用任何武器都(没)有问题(注3),就算他的体型可以更好点,他也不打算用无意义的健身训练来消磨时间。他八成在去上动感单车(注4)课之前就会把腿摔断。

 

“嗯… 那去R&D部门测试武器怎么样?”Moneypenny想了想后说。“我记得Q告诉过我他们接下来的几周日程里都会专研一些新设计。也许你可以去搭把手?”

 

Bond想起他在Silva逃走后就没回去过那个地方。他在和M出发去苏格兰之后就跟Q断开了联络,在那个事件后也没有什么理由再去联系他的军需官了。他好奇在那之后Q怎么样了。

 

“那孩子,”Bond开口,在侍者端来他们的午餐时暂停了一下。确保那个人听不到他们的对话后Bond才继续:“那个新的Q。他怎么样了?在… 那之后。”

 

Moneypenny盯着他。 “所以你什么都不知道?”她问。

 

“如果我知道我还会问你吗?”Bond回答。

 

“他替你说话了,”Moneypenny说,“在管委会(注5)和Mallory面前维护了你。你现在还没失业应该是托他的福。”

 

Bond看着她从她的沙拉里切开一片梨。

 

“很可爱的孩子,”她认真地说,“就是有点太安静了。从来都不怎么说自己的事儿。挺可惜的,我认识一个跟他肯定绝配的女孩,不过你知道,我不想随便下结论。”

 

“下什么结论?”Bond问道,不是很理解她的意思。

 

“你知道,”Moneypenny说,在Bond给了她一脸困惑后,她继续说:“他作为一个男人来说也太漂亮了点。也许他是另一边的(注6),如果你明白我的意思。”

 

“哦,”Bond说。性取向对Bond来说从来都不重要,除非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会影响他完成任务。他只在乎那个男人只见了他两次却很坚决地维护他这个事实。

 

“其实没人在乎,”Moneypenny继续,“特别是在服务器的问题终于被搞定之后。你知道现在我们的数据库有多好管理了么… ”

 

Bond心不在焉地听着这段其实只有一个人在说的对话,他一边无聊地戳着他的午餐一边想着也许是时候去拜访一下他的军需官了。

 

--------------------------------------------------------------------------------------------------------------------------

 

那天下午晚些时候,Bond来到TSS去找Q,不过发现自己得排个队。Q正在跟一群技术人员激烈地讨论着;其他人则围在四周等着跟他说话。Bond站在一个拱门边一声不响地看着他。他看起来比Bond印象中的还清瘦,而且他真的需要剪剪头发了,这两点都让他看上去对这个职位来说过于年轻。不过Bond继续观察,然后发现Q比起其他部门的领导来说,他听的比说的多,好像他的下属们想说的话非常值得他花费时间似的。

 

就算是如此贴心的开放政策(注7),还是有些人抒发了不满。

 

Bond知道他们的新基地在战略上比之前在泰晤士河边的的浮夸总部要安全多了,不过看来这里也有其他各种各样的问题。R&D的某个人抱怨说如果他们再不更新通风系统,他们就得在违反防火条例的状态下进行规定测试。他们边上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表示同情,然后一边公然地抨击搬到这个地点的决定,一边批评这位“太过年轻”的军需处长官做事的方式。Bond咬住舌头不让自己介入,毕竟这不是他的地盘。而刚好这个话题选择在这个时候被提起,一直对下属们的不配合面无表情的Q头上开始乌云密布。

 

“如果你有更好的做事方法,别客气,让我见识见识。”

 

讨论双方一开始都没注意他,直到他开了口。两个人瞬间都站直了,对自己说上司坏话被抓个正着而脸红。

 

“我想也是,”Q说,只匆匆瞄了Bond一眼然后看向他们。“你应该会高兴听到我们没有对通风系统进行任何升级的理由是,这里目前来说只是个临时基地。我们可不会在这个迟早会搬走的地方花上一大笔预算,明白了吗?”

 

看着众人频频点头,他继续道。

 

“迁址尚在计划中。这个月月底我们就会知道到底要如何进行了。与此同时,我要求你们都保持耐心,运用你们的聪明才智想出有创意的方法解决我们目前的问题。我建议你们使用TSS推荐的方法,建立一个项目小组然后互相合作。如果你们实在着急,你们也可以去MI5找人帮忙,但如果连这个方法都不行,那我强烈建议你们退一步重新考虑一下职业选择。还有问题吗?”

 

那两位技术人员在Q的言论下保持了沉默;Bond费了老大劲才没大笑出来。

 

“所以?”Q问道,挑了挑眉。

 

“没有问题了,”其中一个说,另一个摇了摇头作为回答。

 

“很好。如果你们想到问题就再来问我,”Q说,然后他们很快地离开了。Q在他们才迈了一两步后补充道:“哦,对了先生们。如果你们以后继续认为像年龄这种微不足道的小问题会影响我管理这个部门的话,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后果会… 很不愉快。”

 

Q对他们微笑,那种看上去很甜美却暗藏杀机的笑。那两个人落荒而逃。

 

“很好,下一个?”Q问到;其他两个人也匆忙离去,留下Bond一个。

 

“你还挺懂得解散人群的,”Bond说道。

 

“我的诸多特长之一,”Q回答。他的眼睛看上去很疲倦,但他的站姿还是一如既往地笔直警觉。

 

“听起来你挺需要这么多人手的(注8),”Bond说,故意瞟了一眼四周那些假装没有在偷听的人。

 

“你想象不出来的,”Q回答。“如果我早知道当保姆也是我的工作职责之一,我会要求更高的薪水。”

 

Bond笑了一下。Q示意他跟着自己然后迈开脚步。

 

“我能为你做什么,Bond?”他问到。“你不在我今天的日程上。”

 

“Mallory的错,”Bond说,口气有点哀怨。

 

“别让看到他正在让你抓狂。那只会让他更得意。他那样的人总是这样,”Q一边说一边带着他走进一间角落里的小办公室。这里堆满了东西,光线阴暗,之前可能只是个衣帽间。办公桌基本上占满了整个空间,两台电脑屏幕夹在文件夹,纸张,订装本,一盘盘装备零件和一卷卷设计图之间。

 

“地方不错,”Bond说,转移了话题。他准备关上门,但Q抬手阻止了。

 

“请别关门,这里面让我有点幽闭恐惧,”Q说,Bond便礼貌地让门开着。Q在桌上翻找着什么。“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我能为你做什么?”

 

Bond把双手插进口袋里,突然发现自己的确没有什么来这里的理由。

 

“我就不能来看你?”Bond问道。 Q从他的翻找中抬眼。

 

“不好意思我不觉得你是那种类型的,”Q说道。

 

“真冷淡,”Bond笑着说。

 

“但我是对的,”Q回答。“你才不是那种人呢。所以你到底来这里干嘛?”

 

Bond往门框边靠了靠。

 

“我有一个问题,”Bond说。

 

“说吧,”Q回答,将注意力集中到Bond身上。Q认真看着自己的样子让Bond明白Moneypenny说军需官过于漂亮的意思了。虽然之前就见过面,Bond从来没有好好仔细看过Q的样子。他有着好看的脸蛋和颜色-让人想要歌颂的那种黑色头发和对比强烈的白色皮肤- 而且就算戴着眼镜,他绿色的双瞳是如此地生动明亮。

 

“你为什么那么做?”Bond问。

 

“做什么?”

 

“维护我。” Q眨了眨眼,有点困惑。

 

“为什么不?”

 

“你之前怎么说的… 一艘可耻地被拖去废弃的大破船?”

 

Q的嘴角上挑了一点点。

 

“我说的是那幅画,”Q说。

 

“你才不是,”Bond回答。

 

“好吧,有时候我们喜欢靠第一印象先入为主,”Q一边叠文件夹一边解释道,“但我们的行为可以让别人对自己先入为主的定位做出修改。”

 

Bond感觉到这是Q承认自己失误,在道歉的一种方式。

 

“所以你对你的先入为主做出修改了吗?”Bond问道。

 

Q从自己手头的事情中抬起头看着他。

 

“我有。你呢?”Q问。

 

这个问题很直接,但不是在质问。他们两个那天都做出了错误的判断。Bond还是会承认的。

 

“是的,”Bond说。

 

Q笑了,伸出手,就像在国家艺术馆初次见面的那天一样。

 

Bond有力地回握。虽然看上去很脆弱的样子,Q的握手如第一次那般自信有力。但这次情况不一样了,Bond不再质疑Q的能力和动机;他不再于Q的眼中寻找背叛。这让他可以注意到其他东西,比如Q手心微低的温度,光滑的皮肤,右手腕上松垮垮的简单黑色手表。Bond最惊讶的是Q的指尖居然有茧子。虽然不像Bond手上的那么粗糙,但茧子的确存在,好像Q的手并不只是打打字而已。Q和他神秘的笑容让Bond好奇了一会儿,不过这是Q开口道:

 

“007.”

 

于是Bond笑了,毕竟他不经常能有第二次机会。他早就在M那里失去了这样的机会。 “Q.” 他的军需官收回自己的手,也许他们的手指停留得久了那么一点,但Bond并不打算去多想。

 

 

--------------------------------------------------------------------------------------------------------------

 

苏格兰之后Bond就一直没什么胃口,但他喜欢美食,而且在伦敦期间一直没有去品尝。所以那天晚上,他去他最喜欢的一家餐厅吃饭:一家在切西尔附近的小型高级餐厅。他坐在隐秘的角落里,安静地品尝菲力牛排和浓郁的梅洛红酒。他在一小时后回到家时还能隐约感觉到食物残留的味道。这时已经过了九点,漆黑的公寓看上去一点儿都不温馨。Bond绕过丛丛箱子找到顶灯的开关把房间照亮。他没精力收拾行李,但又撑得没法做其他事,于是他在沙发上躺下。

 

复活其实很无聊,不过说真的,“死亡”的时候也很无聊。他再怎么爱伦敦,当他不怎么想社交的时候,这里跟世界上任何地方都一样让他感到寂寞。Bond觉得自己为找什么而辗转反侧,但他累得不想去找出那是什么,更别提去追寻了。心理医生估计会跟他说他是在悲痛中,或者是在经历某种PTSD,让他去做点有意义的事。但一想到要去采购或者去买本新书只会让他更加焦虑。Bond连电视都不想开,因为他很清楚哪怕连垃圾广告都没法安抚他的问题。

 

楼上的人回家了。Bond听到门轻轻关上的声音,然后听到疲惫地从门口挪进屋的脚步声。Bond完全理解。从他邻居的工作时长来看,那个人应该是MI6的现任员工。Bond很了解这工作所带来的疲惫感。他闭上眼睛,听着楼上的人来回走动。楼上的构造应该和Bond家的差不多。那个人进了厨房,然后进了卧室。Bond竖起耳朵,不过在那个人回到厨房前什么都没听到。他隐约听出烧水壶的声音。那个人在之后停了一会儿,但没有任何其他声音-没有电视,没有电话或跟别人说话的声音,也没有在听音乐。Bond迷迷糊糊快睡着时终于又听到那个人开始移动了。先是椅子移动的声音,然后是小提琴的旋律。那个人演奏了一首有点哀怨的短篇,然后那个人停下,回到床上。

 

Bond在那之后在沙发上又躺了很久,想着如果这寂静没有那么可怕该有多好。

 

 

 

Chapter 1 END

 

TBC

 

==================================================================

Note: 感谢我的Beta 三尺三,百忙之中还抽空为我校对!!!!三年的00Q伙伴不是盖的~~我们俩决定组成一个翻译组合叫做”纯洁善良翻译组”,大家尽请期待我们组合更多的作品哦~~=DDDDDDD

 

注:

1. James Bond是苏格兰人。苏格兰在十月基本上就非常冷了,所以这里指他比普通伦敦人更抗冻。

2. 麦卡伦是很常见的威士忌的一种,瓶身修长。

3. 原文为“could shoot any weapon with (little) difficulty”, 暗讽Skyfall里他那糟糕的射击成绩。

4. 原文为Spin Class,单车课,既是国内最常见的“动感单车”。

5. 原文为“the Board”,指Skyfall里Mallory所属的那个国家安全委员会。

6. 原文为“leans the other way”,同性恋的通俗说法。

7. 原文为“open door policy”,普遍指领导者大敞着办公室的门欢迎任何人进来,例如教授欢迎学生随时来办公室讨论问题。

8. 原文为“sounds like you need a lot of those around here”,Bond在讽刺Q的手下很多却事事都得亲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