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Dear Brother

Chapter Text

当我们看着电视里的剧情直骂狗血之时,却忘了「取材与灵感源于生活时事」。

1

看着”妈妈”递给民政部办事员的居民户口簿上的名字,王俊凯无法找出任何形容词来描述此刻的心情。
摸着自己快停止的心脏,他深深的希望这只是”纯属巧合”,可冷静如他偏偏又清楚如此”寓意深远—天时地利人和”的名字在全国应该是难找到第二个。

抖着手,他发了一则微信给界面上的第一个联系人。

[你妈妈叫什么名字?]
[(→_→)……问这个要做什么?]
[先别问,你回答我就是了!]
[拒答~╮(╯◇╰)╭]
[是叫XXX吗?]
[你怎么知道!Σ(○゚д゚○)]

放下了手机,望着天(花板),他觉得特别想哭。

办事员和妈妈说了什么,他已无法听清楚了。
微信上传来的新讯息,他也无心去阅读了。

X的,上帝你是在玩我吗!

 

2

快餐餐厅里,一个桃花眼的少年和英气眉毛的少年面面相觑。
一刻钟后,英气眉毛的少年啜了一口面前的饮料后打破沉默。

「所以……”妈妈”说的”哥哥”就是你吗?」

桃花眼的少年愣一会儿,缓慢的点了个头。
气氛又再度陷入了沉默。

垂下了桃花眼,王俊凯不敢看对面之人。
对于”弟弟”,他并不是没有做过任何想象的。
比方说”身高185CM的不良少年”、”闷骚自闭的宅男”或”中二病严重的死小孩”等等夸张设定,却从来没想过这种可能?

可不是吗?正常情况下应该也不会有人想的到的。

坐在对面的人抿着唇直至泛白,终于舍不得自己疼的张开了嘴。

「那……我们也只能分手啦!」

王俊凯闷闷的抬起头,嘴角不自控的向下垂。
对面的少年皱起了好看的眉,勉强的挤了个笑容。

英气眉毛的少年叫易烊千玺。
今天之前是王俊凱的男友,今天之后是王俊凱(法律上)的兄弟。

 

3

王俊凯不会说自己的童年遭遇多悲惨,但绝对算是”不平凡”。

和多数人不同的,王俊凯是被爷爷奶奶照顾长大的。
他的爸爸妈妈当年爱的轰轰烈烈却不得家人支持,于是妈妈生下他之后就离开爸爸了。
而得知此事的爸爸一气之下就离开了家乡,多年不回。
现在,已在外乡有了自己的事业和家庭。

即使不跟爸妈长大,王俊凱从不觉得自己可怜。

爷爷在镇上算是有名望的人,读过书,曾经做过镇长,也有些祖产。
相较于他那些同学,他的生活算是相当宽沃,拥有的资源也胜于他人。
邻居和远亲颇照顾他,与朋友也相处融洽。
从心底的,他并不因为没有爸爸妈妈而自卑。

尽管有几个夜里,他也曾想念过”妈妈”。

升上高中那年暑假,老烟枪的爷爷因肺及去世了。
一年之后,与爷爷相扶相持一生的奶奶也跟着爷爷走了。
彷佛等待他足够成熟一般,他们完成阶段任何就放心的离开。

作为未成年者,王俊凱仍需要监护人。
不想转学,也不好麻烦不够熟的亲戚,奶奶过世后,他选择联络住城里的妈妈。
欣慰的是妈妈和”叔叔”一下就答应了。

 

4

看着车子渐渐驶离镇口,景色从镇子变成都市,王俊凯才真正意识”改变”的事实。

手续完成的隔天,妈妈和”叔叔”就来载他”回家”。
两个行李箱,三个纸箱,他告别了生活16年的”家”。

除了前座的两位长辈,同车的还有一位少年。
如果他没猜错,人他应该是见过的,同母异父的弟弟。
在他方念小学时,曾禁不住好奇向奶奶要求要见妈妈。
那时,妈妈身边就跟着那么一个小肥墩。

「大哥,记得我吗?我是王源。」

同车的”弟弟”,率先开了口,热情的搭上他的肩膀。
王俊凯上下瞄了一回,努力的把眼前之人和过去的记忆对了好几回,最终还是默默点了头。

「真的啊?我觉得我变超多的,变瘦变高变帅变可爱变壮。哥,你能认得出来我真不知道要说你眼睛有问题还是厉害了?」

看着王源丰富的表情,王俊凯觉得心里挺暖的,笑容不自觉的展露于脸上。
会相处的很好的,他的”兄弟”,没有像”想象中”的难搞。

有一搭没一搭的,他和王源在一小时多的车程上聊起天。

「那个,我记得还有个弟弟……户口簿上看到的。」
「你说小千千吗?他今天要上课,读尖子班周六需上半天课……不过回到家也差不多中午了,马上就能见到了。」
「嗯……小千千虽然人看起来冷一点,但其实是非常有趣的,你不用担心会处不好。」

王俊凯校着点了几下头,对着旁边的人直表”放心”。

他当然知道易烊千玺是个怎么样的人。
他们已经认识很深了。
至少,共享了车上其他人不知道的秘密。

 

5

对于这个家,王俊凯并不完全陌生。
在住进来之前,妈妈曾经传过几张照片给他,实际看到时就只是立体和平面的差别。

相比镇子里的房子,新家并不大,位于公寓四楼,四房一厅。
在商讨之下,客房供他使用,但衣柜、抽屉等家具全采用”可以移动式”,以便真有客人来时容易移动。
届时,他可以暂时借用他另外两位兄弟的空间。

「先收拾一下,等烊烊回来,我们出去吃饭吧。」

对着妈妈点了个头,王俊凯转身进房间。
不一会儿,大门被推开和甩上的声音响起。
动身快于动脑的,他站在了客厅和玄关间。

两个月不见的侧颜出现在自己他眼前。
藏在黑色大粗框眼镜下。

易烊千玺并没有近视只有轻微的闪光,唯有需长时间盯着书本时才戴上。
在他们交往的日子,他总嫌丑而打死不肯在王俊凯面前戴。

双目瞪圆,嘴巴微张,易烊千玺盯着伫立于几步距离外的人。
瞟到向自己走来的”爸爸”后,又收起表情,对着眼前之人挤出了个微笑。

「Hi,我是易烊千玺,以后请多关照了,哥。」

随意的”应答”了一声,王俊凯低下头转身离开。

他曾多次半哄半要挟的让他叫他”哥”。
真听到时却相当地”令人刺耳”。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