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Love Is Merely A Madness

Chapter Text

  史都華‧畢克斯比在遇見弗萊迪‧桑希爾之前就已經愛上他了。

 

  還沒過十八歲生日他就搬出家裡,自以為灑脫,僅款著一袋換洗衣物便跑到西區的萊徹斯特一帶闖蕩。

  繼續升學從不是他的首選目標,血氣方剛的他不欠勇氣,只是缺乏機會,而雷頓斯通無法供給他所需的,除了母親,他沒有留下來的理由。

 

 

  那時的酒吧尚未歸屬於他,還是前任老闆經手的草創時期。

  口袋裡沒幾塊錢的他在地鐵站外牆邊看到應徵廣告,包辦吃住,住房即在工作的酒吧樓上,當時跟流浪漢僅一線之隔的他只覺條件契合,也沒多考慮,伸手撕了告示便往上頭的地址走,推開店門,直接進去面試,不出五分鐘,他即得到那份工作。

 

  老闆交辦的工作內容並不困難,下午五點開始準備,從六點一路營業到午夜,他只消在內場刷洗、擦淨酒杯,並負責在打烊時打掃跟鎖門,凡涉及酒跟錢的業務全歸老闆份內。

 

  時日一久,看他手腳俐落、勤奮肯學,老闆得空時會私下傳授一些調酒絕活,觀察他逐漸做上手後,便放心將整座吧台交付給他,自己則退居後場,顧著數鈔去。

  跟他搭檔的外場是有著一頭棕金鬈髮的女孩,總是匆匆趕在開店前的最後一刻踏進來,挽起衣袖露到肘彎,腰間紮條半身圍裙就能忙活。由於笑臉迎客的她活脫為人氣招牌,很得附近大學酒客族群的歡心,老闆對服務生遲到一事就睜隻眼閉隻眼過了。

  佩涅洛佩。大他兩歲的女孩這麼介紹自己。

 

 

  他們更進一步的認識是在酒吧樓上的房間裡。

 

  那時的史都華對於性傾向這回事懵懂得像個孩子。

  他愣怔看著佩涅洛佩鎖死房門,再自然不過地甩去腳上的低跟包鞋,堅定地朝他走來,細瘦卻有力的手臂把他推坐在彈簧床沿,整個人侵入雙腿夾出的空間,宛如床笫間的女王傲然俯視著他。

 

  距開店還有兩三個鐘頭,外頭的天色仍是明亮,佩涅洛佩卻不怕閒人自鄰街的窗看進來,牽引著史都華的手撫上及膝長裙的腰封,毫不閨女矜持地解開胸衣,順帶鬆去他的皮帶扣。

 

  十八年來,史都華只跟自己的雙手交伴,完全不知道手該往哪擺,唇齒又該發揮什麼功能,未實際經歷性事的他心底一陣慌亂,連忙按住佩涅洛佩過於炙熱的手掌。

 

  想必自己的表情透露了些許不安,佩涅洛佩禁不住笑出聲來,用裸露的胸脯將他放倒在床墊上,好聲哄他,要他放心釋出主導權。

  他全程緊閉眼瞼,別過臉,假裝抵著臉頰的不是雪白如鴿的乳房。

  佩涅洛佩則運用淫穢的低語、指尖的揉捏挑逗他,反覆再三,終至燃起慾火,緊咬的下唇再也藏不住沉吟。

  他本能地睜開雙眼,越過佩涅洛佩身後,直盯著那一道牆。

 

 

  老闆讓他住進時,只意思意思掃過地板,並沒費心打理屋況,嚴重的壁癌像朵怒綻的花橫過白漆,牆面斑駁不堪。到頭來,老闆僅拿了張香菸廣告的海報要他敷上,能遮擋多少就是多少。

  安頓妥當後,老闆上樓環視成果,滿意的點了點頭,徐徐提到海報上的人是日漸崛起的新星,最近正參演一部改編自莎士比亞劇作的舞台劇,就在不遠的劇院公演,或許哪天會在店裡看到本人也不一定呢。

 

  那是張菸商本森與哈奇的海報,主打菸捲長度勝過其他市售菸,廣告標語為了緊扣此項特色,在海報底部直白的寫著「比特大號還要長」。

  畫面正中央的男模特兒指間叼菸,翹著腿坐著,由於整副身軀往右倚去,雖然身著三件式直條西裝,頸間繫有流行的寬版領帶,打了個溫莎結,卻沒有正經端坐的壓迫感,再加上他微揚的嘴角似笑非笑,反而塑造出一種玩世不恭的韻味。

 

  史都華的視線滑過男人擺在大腿上的頎長手指,上行到掩去半張臉的陰影。

  濁液噴發的那刻,他望進男人直勾勾看過來的眼底,處在沒頂的高潮裡,他無聲喘息著複印在海報一角的簽名。

 

 

  史都華從未告訴別人,包括弗萊迪‧桑希爾本人。

  開始交往後,弗萊迪老自認先有好感的是他,喜歡這麼想就由他去吧,不與他幼稚地爭奪先後次序,畢竟說出來只會讓那個自戀狂整天得瑟,笑意膨脹到整間起居室都容納不下。

 

  因此,他傾向保有這份秘密的處理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