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Hedgehog Effect/刺蝟法則

Chapter Text

「客房服務,不好意思我打擾了嗎?」
「事實上,你來得正巧。」
只聞Solo語音落下的同時,房內傳出重物落地的聲響。
既然得了回應一身服務員打扮的Illya自然沒有遲疑的理由,進房並反手將門板重新關上,然而在定神瞧清房內狀況時就是出身鐵幕的KGB探員也不禁有些尷尬。

被放倒的目標癱倒在床邊,而Solo,那個美國Cowboy,正一絲不掛地仰躺在床上,手腕分銬在床頭兩側,一雙長腿隨意敞著,胯間起了反應的重點部位由Illya的角度望去恰好一覽無遺。
軍隊出身的Illya對於男性的軀體自然不陌生,然而讓KGB探員不自在的是充滿整個房間的Omega信息素,甜膩而極富誘惑力,像是小貓撓人的力道,不輕不重卻輕易勾起所有的注意。
「其實、你可以讓我在外面等的。」
湖藍色的眼珠轉了轉,眼觀鼻鼻觀心,金髮的探員低垂著眉眼乖巧得像是個剛入營的新兵,當然沒有人知道的是Illya正在心裡默唱國歌,試圖安撫自己不怎麼安分的下腹。
該死的Alpha!該死的Omega!還有該死的信息素!

聽聞對方較平日粗上許多的呼吸聲,忙於和生理慾望拉扯的I這才後知後覺地回過神,「Cowboy你是被下藥了嗎?」畢竟目標已經被放倒,Solo並沒有繼續演戲的必要。
「Red peril你的遲鈍總能讓我驚嘆。」
忽略男人的調侃,Illya猶豫再三終究是問出口:「還有原來你是Omega?」
「真高興你注意到了。」
「我以為美國的生物科技已經進步到那種地步了。」皺了皺鼻尖,Illya小聲地反駁。
「然後你還這樣上報了吧?」聞言,讓藥性折磨的Omega甚至抽空翻了個白眼。
刑為模式讓對方看透的金髮Alpha只是板著一張臉沒有反駁。

「既然知道了還不幫我鬆綁,別傻杵著。」
「你掙脫不開?」比起Solo願意求助,Illya更加好奇對方竟然也有無法對付的鎖。
「鋼圈銬得這麼死我沒有活動的範圍,做出必要的犧牲自然有辦法掙脫,但既然有現成的搭檔在旁邊實在沒有浪費力氣的必要,還有鑰匙在那傢伙外套胸前的口袋裡。」說著邊朝男人努了努下巴,一派從容地下指揮。
「好了,你東西到手了嗎?」
撫著自己隱隱發麻的手腕,黑髮的Omega眨著一雙藍眸,衝男人揚起對女性向來無往不利的微笑:「如果你願意替我從目標的褲子口袋裡取出來的話,在左邊。」
「那我們走吧。」Illya幾乎是迫不及待想要離開這滿是甜膩氣息的房間。
「等等。」
「還有什麼事嗎?」
「我還有一些私人問題需要解決。」咬字特意加重了一些,CIA探員期望男人能夠因而有所意會。
然而Solo卻失望了。
「你是指穿上衣服嗎?」
「天、會相信你可能聽得懂得我真是太愚蠢了。在離開之前,我必須先取出一些東西,從身體裡面。」
瞳孔瞬間縮放,KGB探員目光在地上的男人和自家搭檔身上來回游移了幾次這才赫然理解。
「我、需要給你一些空間嗎?」
熱潮湧上面頰,這絕對是打從父親發生那件事之後,Illya當日感到難堪最多回的一天。
「你隨意吧。」
說著,旁若無人的Omega已經自顧自地動作起來,間或夾帶著引人遐想的嘶啞低吟。

由上而下的視角,Illya能夠清楚地瞧見自家搭檔大敞的兩腿呈現M型,充血脹大的性器高高翹起,藥物所致頂端仍汨汨滲出半透明的體液,在燈光下閃著晶光顯得格外情色。
「哈、唔……」
只聞曖昧的悶哼傳出,黑髮的CIA腹部因為使勁而起伏,而下一個瞬間,啵一聲,Illya不敢置信的是自己竟親眼瞧見一顆如鴿卵大小的透明球體被排了出來,艷粉色的媚肉因為接觸空氣無意識地急促抽搐,隨後才怯生生地恢復原狀。

以動物學來說,這並不是少見的景象,然而當主體代換成人類時對Illya而言無疑是震撼的。
瞠著一雙藍綠色的眸子,目光幾乎是膠著在那顆仍沾染了Omega體液的球體,直到方才奇異而妖冶的畫面再次重演。
那私密的狹窄部位被迫撐開,仍牽帶著黏液的球體滾落的剎那Illya幾乎生出窒息的錯覺,連忙吸了幾口氣解除窘境,然而重獲氧氣的代價卻是連帶著鼻腔和肺部全讓男人特有的甜膩氣味成功進駐。
既非花香也不是清涼的薄荷味,Solo的氣味與本人十分相襯,是極具侵略性的馥郁果香,像是香甜之中透著酸澀的的葡萄酒,薰得Illya幾乎要醉了。

清晰地聽見自己吞嚥唾沫的聲響,Illya只覺得自己浸淫在充滿Omega氣息的空間腦袋越發不清明,更遑論始作俑者正毫無知覺地在觸手可及的位置做出誘惑意味十足的動作。
比起風流多情的CIA,禁慾二字用在Illya身上是當之無愧,也許是出於對母親的複雜情愫,Illya對待任何對象都十分謹慎,而Omega尤甚。

磨了磨後牙槽,斟酌再三,鐵幕下成長的男人終究只有直白的語言:「是那個男人幹的?」攥握著拳頭,KGB的探員大有狠揍目標宣洩怒氣順便轉移注意力的打算。
「嘛、準確一點來說是我自己動的手,但的確是那個男人的意思唔嗯……」
無意拉長的尾音輕易地再次吸引男人的眼球,KGB的探員天真地以為前不久的畫面便是極致,然而待到Illya真正瞧見黑髮Omega將手指伸進自己體內的剎那,胯間的物事不爭氣地更硬了。
幾乎將褲襠撐起明顯且毫無抵賴餘地的弧度。

即使Alpha天生就對Omega沒有抵抗能力,但出身軍隊的金髮探員身邊幾乎清一色的Alpha和Beta,正因為如此Illya從沒想過這種動作由寬肩窄臀的男人來做會是如此火辣香艷的景象。
肉粉色的內壁若隱若現,堪稱世上最靈巧能夠對付所有精巧機關的手指正埋在那看上去濕潤而柔軟的部位,過分淫猥的姿態令Illya口乾舌燥。

 

「唔、這個有點太深了……」
有些煩躁地撩開額前讓汗水浸濕的髮絲,繃緊了腹肌蜷曲著身體以彆扭的姿勢嘗試許久,幾次指尖好不容易觸著了球體卻又再下一刻滑掉,腰腹發痠的Solo索性換了個跪趴的動作。
腦袋抵著床褥,讓藥性折磨的Omega伸長了手,在手掌無可避免擦過腿根時忍不住悶哼出聲,暗自咒罵目標人物的低級趣味,邊試圖取出腸道中最後一顆該死的情趣玩具。

身為特務Solo自然接受過抗藥訓練,但在沒有解藥的狀況下也僅有延緩作用,如今距離喝下催情劑已近半個小時過去,逐漸發揮的藥效點燃了全身的敏感點,名為慾望的高熱憑空而生,叫囂著亟欲獲得紓解。
腿間的肉刃在沒有觸碰的情況下早已自主勃起,做好準備的甬道收縮著,遲遲無法達到高潮的Omega當然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麼,更別提某個遲鈍的Alpha始終杵在一旁毫無自覺地散發信息素。
溫潤的木質氣味十分低調,透著松木純粹的清香和,和Illya本人的感覺十分相似,闔上眼幾乎令人生出讓茫茫森林環繞的錯覺。

 

「Red peril別乾看著不如幫把手吧,在我因為死於慾火焚身之前。」
「我?」
目光留連在對方因為使勁而繃緊的背肌線條,沒預警猛地被點名,KGB探員像是做錯事被逮個正著的孩子,連忙站得筆直。
「我想這個房裡也沒有更多的人選了。」
嘴上調侃著,邊撤出體內的手指,俯低上身將臀部抬高一些好方便對方動作。

越發難受的麻癢感將Omega僅存的耐心侵蝕殆盡,遲遲等不到男人有所動作,Solo張口便是挑釁:「訓練有素的KGB不會連這點小事都遲疑吧?」同時忍不住慶幸自己有個如此容易理解的搭檔。
「哈、嗯……」
他人的觸碰讓敏感的Omega幾乎軟了腰,兩手揪緊了床單任對方笨拙甚至粗魯地在身後動作,將臉埋進柔軟的枕頭中悶喘。
瞧、果然立即見效,總使自身的狀況並不好Solo仍舊不忘暗自揶揄。

 

「好──嘿!」
話還沒說完,沒想前一刻還呈現誘人跪姿的Omega會突然發難,反應不及的Alpha只覺得天旋地轉,下一秒已經讓人摁倒在床上。

「你是故意的?」擰著眉,仰望跨騎在自己身上的CIA。
「你說呢?」
說著,Solo手上也沒閒著,慢條斯里地解開男人服務生制服背心的鈕扣,「畢竟現在這個狀況必須解決,我想你不知道解藥在哪裡吧,而我也不知道。所以親愛的Illya你不會拒絕這麼合情合理的要求吧?」
沒讓Alpha有反應的機會,只見黑髮的Omega取過Illya仍拿在手中的球體,舌尖舔上情趣玩具上頭殘留的體液,「這是個你情我願,沒人會吃虧的交易。」一雙氤氳著水氣的藍眸始終膠著在男人臉上。
這是來自惡魔的呢喃,一如伊甸園中誘惑夏娃的墮落天使。

「我、去替你找個對象,自願的那種。」
抿著唇,在褲鏈被拉開的同時Illya死死繃緊了身體,不論是讓Solo的氣勢壓倒落荒而逃,或是如男人所提議那般全都不是KGB探員所樂意的結果,於是氣氛僵持不下。
「先不論會不會因此影響任務,但很不幸地現在我需要的不是女人。」
「我──」
食指抵上男人的唇,「我不好聞嗎?」Solo眨了眨眼,一雙像是能透出水似的藍眸瞅著Illya直瞧。
這就是CIA最優秀的探員,不論當下扮演的是何種身分,他總是清楚地知曉且善用自身的魅力及優勢。

 

讓人從底褲釋放的慾望不知廉恥地抵在對方的腿根,眸底倒映出渾身上下都散發出香甜氣息的Omega,Illya實在說不出違心的答案。
「如果還滿意的話,那就麻煩委屈你做解藥了Red peril。另外我估計最慢再四十分鐘後就會有人來了,看來我們得快些了哈啊……」
似是要證明話中的真實性般,幾乎是語音落下的瞬間,黑髮的Omega便扶著對方的男人坐了下去。
毋需額外的擴張潤滑,空虛難耐的甬道一點一點地撐開直到被毫無縫隙地填滿,濕軟的,飢渴的內壁迫不及待地吸附而上,與情趣玩具全然不同的灼熱熨燙得Solo不禁瞇起眼,下意識直起腰,仰著頸項滿足地喟嘆出聲。
只見男人單手支在床上隨著喜好擺動臀胯,另一手則是撫上自己脹得隱隱發疼的性器,就著滲出的液體或輕或重地捋動。
然而僅僅只是如此還並不足以消除藥性,縱使KGB探員的確如想像中生澀可口,但鑒於時間寶貴,黑髮的Omega毫不顧及可能面臨的結果,朝男人拋出另一個餌食。

「Red peril動起來啊,就你這磨蹭勁兒大概四個小時都做不完。」
被調侃的Alpha瞪了發聲者一眼,加大了動作。
正如Solo方才所說,這是個雙方都同意的交易,如今木已成舟,讓人強塞進口的食物再吐出來未免太過矯情,Illya也沒打算繼續壓抑慾望。
「我說、KGB的探員都和你一樣只是童子軍嗎?」
然而卻聽對方越說越過分,暗示意味十足的挑釁足以輕易惹怒任何一個男人。

「我會讓你後悔說出這種話,Cowboy。」
像是頭發狂的大熊,能夠徒手拆下後車廂蓋的探員掀翻騎在自己身上的Omega,一把拉起男人的腿架上肩頭,一反前不久的被動搶過主導權。
「說大話誰都會哈啊──」
未完的揶揄被沒預警的貫穿撞得支離破碎,正如Illya的個性,每一下抽插都進得很深很重,肉刃上的血管因為充血而猙獰,狠狠摩擦過相對嬌嫩的內壁換來更加積極的回應。

濕熱柔軟,如自己所想像般的美好。
金髮的Alpha發出低啞的粗喘,無暇思考那樣狹窄緊緻的部位究竟是如何能夠容納顯然大上許多的性器,只是依憑著本能進犯和掠奪。
也不知究竟是否源於Alpha和Omega天生的契合,亦或是因為CIA探員特有的魔性,不論答案為何,無可否認的是這的確是Illya少有幾次經驗中最投入的一回,理智像是化作精液般匯聚在下腹,全然的失控僅餘下原始的衝動。

 

「嗯、啊對……就是那裡哈啊……」
長腿環上Alpha勁韌的腰際,腳跟有意無意地在男人尾錐的位置來回摩挲,甬道深處的敏感點被不斷刺激,過多的快感和他人的體溫令Solo忍不住蜷起腳趾,呻吟著索要更多。
嚴格而論Illya並不是個及格的作愛對象,然而Omega天生的韌性和自體分泌的潤滑液輕易地解決了這些困擾。

分屬兩人的信息素氣味充滿了整個房間,這對本就慾火中燒的Solo無疑是雪上加霜。
「操我,更用力一點嗯啊……」
只見黑髮的Omega眼角噙著淚光,搖晃著腦袋,嘴裡不知胡亂呼喊著什麼,「寶貝你真棒……唔、要去了啊啊──」內壁驟然收縮夾緊了埋在體內的凶器,長時間勃起的性器終是戰慄著吐出熱液,在汗濕的腹部留下一片狼籍。

 

身下的Omega因為高潮而陷入短暫的失神,望著男人無意識做出的舔唇動作,Illya掐在男人腰際的手緊了緊,半瞇的藍眸亦發深邃,大有將之生吞活剝的氣勢。
陰莖仍硬著,一身慾火不上不下的Illya沒有等待對方緩過氣的打算。
將男人一雙長腿大大拉開壓在身體兩側擺弄成方便動作的姿勢,金髮的Alpha加快了挺腰的頻率,沒有什麼九淺一深的性愛技巧,以一種近乎野蠻的方式狠狠頂開讓自己操得有些紅腫的穴口,出身鐵幕的特務著實十分享受貫穿肉壁的快感。

「哈嗯、Red peril……」這是回過神的CIA。
「哼?」
滿意地看著對方兩瓣臀肉因為肉體拍擊而浮現的緋紅,寡言的Alpha好心情地給了個單音。
「你還剩下不到十五分鐘……」
婉轉地告知對方該是時候結束了,然而回應Solo的是再一次席捲而來的慾望浪潮,不久前才逐漸清明的理智又一次沉淪。

 

當然,兩人因為過分耽溺於情事以至於忽略時間,甚至撞上準時來接應目標人物返家的司機,最後衣衫不整的逃離現場已是後話。
險些導致策劃了足足兩個月的行動失敗,以Solo的話來說就是──前所未有的狼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