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我们(也许还没彻底)完蛋 we're (maybe not so really) screwed

Work Text:

我们玩完了

William Brandt查看四周——一间破破烂烂的老式武器库二楼,地处丛林中心,Ethan在屋角血流不止、手按着出血的腹部;Benji尽力照料伤口;Jane 则紧握着枪,试图透过狭窄的窗户瞄准屋外全副武装的歹徒。作为前参谋,他的记忆力向来卓越,所以他很明确地记得他们只剩两排子弹了。

没错,我们正式完蛋了,他默默重复道。

他的视线移向墙上的武器。尽管这里被称之为“武器库”,实际上却是一堆被村民遗弃的打猎工具。所谓的“武器”全是传统的竹矛尖、弓箭什么的。显然没一个能与枪支媲美。

除非……

Benji的声音打破了紧张的沉寂,道出了每个人的心中所想,“我们玩完了?”

Brandt哼了哼。只有Benji会把显而易见的事实当做问题来问。

不过,Ethan——乐观、永不言弃的、选择去攀爬全球最高楼来确保任务顺利的Ethan——摇了摇头,“不。我们没玩完。”

类似的对话已经发生过许多次。

然而,这一次受够了这种让人感觉好受些的谎话,Brandt厉声道,“是吗,Ethan?我们没有玩完?因为我们深陷在婆罗洲某个不知名的丛林里,无法通 讯、弹尽粮绝,只有一堆弓箭。我们正被一打持枪歹徒包围,距撤离点有五英里远,而那里,顺便提一下,是片开阔地,所以我们压根不可能偷偷溜走。我们才向总 部发送了任务完成的信号,所以他们也不可能会积极寻找我们的下落。噢,以防万一你忘了,你在流血!在我看来,我们就是玩完了。”

十一个人,实际上,不满一打……”Benji咕哝了一句,但在Brandt的瞪视下随即收声。Jane则决定把注意力集中在歹徒上,开了两枪,但毫无成效。

而Ethan选择了咳嗽,压紧伤口,竭力想要遏止流血。

Brandt咒骂。他们真的走投无路了——要么死,要么 ……Brandt晃头。不,Clint,他努力告诉自己,你不得泄露任何信息。作为IMF和S.H.I.E.L.D之间唯一的直派特使,命令严格规定除了IMF的头头之外,没人能获知他的真实身份。他的表面身份是IMF探员,只在必要时候为S.H.I.E.L.D工作。

不过他的思绪飘回到了数年前,当时从技术上来说他害死了Ethan的妻子(他其实没有,但那无法改变他能力不足的事实)。自从那一天起,他就决定了,人命比任何命令都更重要。

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

所以,他做出了决定。

“Well,我们是完蛋了”,他道,快步冲向墙上的武器,“除非……”

他的声音越来越轻,他能感觉到每个人的眼睛都注视着他拿起弓箭。他快速地架起弓,转过身。Ethan的眼睛瞪得浑圆,似乎以为Brandt在压力之下崩溃了。

Brandt不怪他。他能够想象自己在队友面前的模样有多滑稽。

“瞧,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不过……”看见Benji和Jane同样迷惑的表情后,他再度低下了声音,叹气道,“就等着吧,我会把我们从这里弄出去的。”

Brandt闭上眼睛,深深吸气,再呼出。

Clint Barton睁开了眼,取箭拉弓,击破玻璃,跃出窗外。


-


“他终于疯了”是Benji在这整个突发状况中的第一个念头。

他完全无法相信眼前的所见——Brandt,他们之中最悲观、最讲究实际的一个,居然考虑用一副弓箭来对付十一名持械匪徒?那些人在他拉开弓之前就能射中他!Benji甚至想开个玩笑说,“well, Brandt,谢谢你这么好心不想让我们丧命,但是有一样东西叫做物理学……”

但在看到Brandt闭上眼睛再睁开之后,他没有说出口。

似乎有什么地方变了。Brandt看起来……不一样了。当然,他的脸没有改变,但是有某种东西变了,他细微调整的姿势、他敏锐扫视全屋的眼神。他仿佛像在看着一个微调版本的熟人,但比原先更危险。

考虑到他所认识的那个Brandt本就颇为危险,这很说明问题。

看来Ethan和Jane也是同样的想法,但都保持了沉默。事实上他们也没有机会——毫无预警地,Brandt突然射箭击碎了一扇窗,并猛地跳出了屋子。

(知道哪儿才是最吓人的地方?这还只是Benji的估计,因为他实际上只察觉到了一阵风声——就是那种人们在某样东西运动地非常、非常快时所听到的声音——紧接着窗玻璃就破碎一地。

一眨眼,Brandt消失了。)


-


Clint紧握着弓,另一手抓着窗沿,用力一荡,干净利落地跃上了屋顶。

他迅速检视周围的树林——目力所及范围内有六人,两人在树上——他立即取箭射击,瞄准所有人,一发两箭,没有给他们留下任何机会。树上的最后两人甚至还没听见那昭示着他们伙伴丧命的重响就已经眉心中箭。小菜一碟。

明显没我预计的难办,他想道,不过Coulson和Fury不满的脸色立即跳入了他的脑海,紧接着的还有Stark那张脸。

背后传来一声枪响,他反射性地躲开。一颗子弹从他左脚边擦过。对开枪者而言,这是错误而又致命的行为——一颗子弹就足够Clint推算出枪手的方位,而当Clint眯细的眼睛迎上对方那副张大的双眼之后,后者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干掉七人,还剩四人。Clint滑到屋檐边,四下搜寻那伙人的踪迹。他发现一人从躲避处跑出来奔向他死去的同伙;Clint又拿出一支箭,想着,这是为了惩罚你们给我惹了这么多麻烦,然后瞄准了脖子。那人震惊地嘶叫,颓然倒下。Clint不为所动地搜索余下的人——

“Ethan!”

尖叫声显然来自于Jane。他火速悬在屋檐边,撞碎玻璃,默默诅咒。他忘了留心门口,而他的队友们可能因为太过震惊于他和弓箭这码事儿也同样疏忽了。

在他瞧见屋内的场景时,他又禁不住继续咒骂——两人倒在地板上,神志不清。好消息。但余下的人不然——一个秃顶的家伙正拿枪指着Jane的脑袋,另一个家伙(Clint注意到他颈边有一个汉字纹身)则瞄准了Benji。Ethan昏迷了。

“你必须放下——”纹身男开口道,却发现Clint拿着的居然是一把弓,于是改口说,“你的武器。”

Clint——Brandt——看向Benji。别担心。他转向Jane,做口型,数到三

Jane微微歪头表示明白。

,他做口型,此时纹身男提高了声音叫道,“我说放下武器!”

,秃头男挥起枪,强调,“否则我们就开枪了!”



瞬息间情势剧变。

Clint猫下身,捡起一片碎玻璃扔向纹身男,后者惊得忘记了扣下扳机,而他则瞄准机会一箭射中秃头男的膝盖。秃佬痛叫,Jane利用破绽抓住纹身男的手臂向后猛拽,大力将其折断。Clint从眼角瞄见了这一过程,心里给她大大地加分,这的确超乎了他们平时对她的评价。

不过这可不是他在冲向秃佬时唯一的念头。他用弓抵住此人的脖子压在胸前,两相夹击,然后——。随即不过一秒,他已经张弓放箭,正中仍困于Jane臂间的纹身男的头颈。

纹身男轰然倒下。

屋内寂静一片。有那么一分钟,唯一能听见的只有喘气声。

Clint避开所有人的视线。

又过了一分钟,如他所预期的,Benji忍不住了,“Brandt?你怎么、你是怎么……?”

“你从没告诉我们你具备……这么非凡的箭术”,Jane补充。

“非凡?那些箭根本就违背了物理学定理!”

他从眼角瞥见Ethan已经恢复了意识,也许在他们与秃佬和纹身男的打斗中程时就醒了。Ethan只是看着他,多几分兴味,少几分惊讶;似乎没什么事能惊吓到这个男人了。

Clint只是耸了下肩,“说来话长。不管怎样,呃,去撤离点。”

Benji瞪大眼睛,反应过来了,“噢。对。关于这点……我认为Ethan撑不了了。不是会性命不保的那种撑不下去,更像是没法在因失血过多致死之前步行五英里穿越丛林的那种。”

他没有问,我们是不是完蛋了?相反,他说的是,“这可好多了,比起……你知道。对吧?”

Clint咬住下唇。他可以跑上屋顶,打电话要求将撤离点移至这里,但是考虑到这片森林的偏僻性,至少需要两小时才可能找到他们。更不用说他可能根本联系不上总部,因此不得不先找一块开阔地。到那时候Ethan很可能已经死了。

除非,他的大脑补充道,Clint现在恨死自己的大脑了。它今天已经说了好多回的“除非”,每一次都迫使他进一步地暴露鹰眼身份。

不过他也别无选择……

他掏出手机,不是IMF专用的那部,另一部,更为先进的设备。他心里默默地(不太情愿地)感谢Stark的天才发明;跟IMF所发的手机不同,这部S.H.I.E.L.D专用的通讯工具信号良好。

Clint打开翻盖。

“Hello,我是Clint Barton探员。”

“Clint?”Coulson惊愕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Coulson当然知道Clint正在执行IMF的任务,而在任务行动期间禁止与S.H.I.E.L.D进行任何联系。

不,Benji,我们没有玩完,他在心里回答了Benji没有问出的问题,一边努力向Coulson解释他的处境。

Coulson听上去越来越激动了。

是我死定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