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歸鄉之路

Chapter Text

  連綿不斷的水聲淘洗著他的耳朵,潮濕的熱風毫不留情地吹襲他赤裸的身軀、親吻每一道傷痕。這裡是哪裡?他痛得打了個哆嗦,竭力撐起因瘀傷腫脹的眼皮,舉目所見是一片陌生的灰藍,從地極往天空延伸,僅在遙遠的彼端畫著一條細線相隔。

  「這裡是哪裡?」他焦急地問經過眼前的羅馬士兵,隨即感到喉間一陣燒灼般的乾渴。聽到人聲,士兵停了下來找尋問句的主人,發現聲音來自桅桿下的異族,羅馬士兵輕蔑地瞪了他一眼,大步從他眼前走過。

  「拜託你,大人!這裡是哪裡?」他痛苦地咳了幾聲,他的雙手被綁在船桅上動彈不得。「我需要喝水。」

  士兵轉過身,冷眼看著他。「你想喝水?」

  顧不得疼痛,他連忙猛點頭。士兵舉起手、向其他同伴示意,一碗水便從船頭輾轉傳了過來,士兵接過傳來的陶碗,在他跟前蹲下。

  「喝吧,野蠻人。」士兵體貼地扶著他的頭,將碗湊至他乾裂的唇邊。感激與滿足在液體湧上舌尖時瞬間消失,他頓時一陣驚愕,但羅馬士兵一把猛扯他的頭髮、強迫他仰起臉將碗中物一飲而盡。士兵一放開他,他立即將鹹水全嘔了出來,渾身發抖、痛苦地乾咳了好幾聲。

  四周爆起連串的大笑、歡呼和叫好聲。

  「看看他的蠢樣子!」士兵向周圍的同伴炫耀。「沒喝過海水吧,野蠻人?」士兵彎下身得意地問。他沒有回應,只往胸腔吸入空氣,抬起頭靜靜盯著對方。

  「竟敢和大爺我要水——」沒等士兵說完,他直接往對方臉上吐了口帶鹽的唾沫。

 

  「你還好嗎?」微弱的氣音在他耳邊響起,他隨即驚醒過來。舊傷加上新傷,眼眶四周乾掉的血漬阻礙他的視線,讓本已受限的可見範圍被壓縮的更加狹窄。他勉強睜開眼,灰濛濛的穹蒼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滿天的璀璨星空。

  他認得那些星星,它們總是指引著他回家的方向。他撐起身子、想再看清楚一些,稍一移動全身卻傳來劇烈的痛楚,他瞬間失去力氣、倒了回去。

  「不要動。」叫醒他的陌生男子小聲地說「還有,不要出聲。他們會聽到。」男子拿起濕布,輕柔地將濕布貼上他的傷口、小心地擦去他身上的血漬。斗大的冷汗從額前不斷泌出,他咬著牙忍住吶喊的衝動,痛得幾乎昏厥過去。

  「忍耐點,我知道很痛。」陌生男子無奈地說,停下手邊的動作,拿起一碗水湊到他面前。他盯著碗中搖晃的液體,再看向男子,眼底充滿懷疑。

  「聞聞看,這是淡水。」男子改以他熟悉的語言說:「你不需要懷疑自己的同胞,朋友。」

  「謝謝你。」他氣若游絲地說,感激地喝下碗中的清水。甘甜的水流過喉嚨,給予生命所需的滋潤,微小的滿足感稍稍緩解了折磨他的痛楚。

  「我叫伊格爾。」男子友好地自我介紹,「你呢,朋友?你做了什麼,為何這些羅馬人會這樣虐待你?」

  「加拉哈德。」他疲憊地笑了一下,露出一個不以為然的表情。「因為我打傷了——」

  船艙底下傳來模糊聲響,伊格爾馬上機警地抬起頭,示意加拉哈德停止說話。

  「我必須走了。」伊格爾豎起耳聆聽,底下的聲音似乎是巡邏士兵的腳步聲。「我會再來的,加拉哈德。」伊格爾收起布和碗,趕在士兵上到甲板前躡手躡腳地離去。伊格爾才離開不久,一名士兵就打著呵欠站上了甲板,無精打采地開始漫長又無趣的守夜。

  黑暗的潮水我行我素地拍打著船身,空氣中盡是海鹽的鹹味,他嫌惡地呼了口氣,將鹹味逼出鼻腔,然而沒過幾秒海水的鹹味就如無止盡的潮水般湧了回來。加拉哈德不禁懊惱地嘆了口氣,轉而看向夜空。明亮的繁星華麗妝點黑幕,乍看之下令人眼花撩亂,實則以不變的規律忠實地指引方位。

  不用害怕。他記得父親將年幼的自己放在馬背上,指著星空說:跟著星星走,你就能找到回家的路。

  加拉哈德往四方看去,無論哪個方向,映入眼中的都是一樣的漆黑。星空與月亮映在沒有邊際的黑暗海面上,被一波波的無情潮汐拍個粉碎。循著星光指引的方向,他的家鄉就在那裡,他竭盡全力地撐開雙眼、往最遠方看去。然而眼底所見的,始終只有比夜空更黑的海面。

  他癡癡呆望著遠方,竭盡所能地想像那塊孕育自己的大陸的形狀。

  淚水不受控制地模糊了視線。他還來不及看故鄉最後一眼,便已與它永遠分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