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圈套 / 飛唐]這樣的你

Chapter Text

<Side A>

行天盟完成漂白後,唐毅就是世海集團董事長,一個週休二日穩穩定定的上班族。雖然是老闆,但基本上能去公司的日子他都會去,也會在繁忙期跟員工一起加班到深夜。

升職為隊長的孟少飛依舊是休假不定,通常可以的話,唐毅在孟少飛不用上班的日子都會盡快完成工作,然後提早一兩個小時下班回家準備比較豐盛的晚餐,珍惜兩人同時撇開工作來相處的時間。

可是今天不行。

這個季度快要完結,唐毅辦公桌上滿是待簽署或最後審批的結算文件,明明已經看了很多但那座山的高度彷彿沒有任何改變。他歎了一口氣,每次到這些時候總會忍不住亂想,如果還當黑道的話就不用看永遠都看不完的密密麻麻的合同了,當然也只是想喘口氣而一閃即逝的念頭罷了。

 

看了看時間,拿起手機給孟少飛傳短訊通知對方今天會晚歸,傳完剛放下就收到回覆說知道了,並叫他別只顧工作忘了吃飯。唐毅失笑地看著訊息,搖了搖頭,一埋頭工作就不按時吃飯的到底是誰啊。伸展一下長期維持同一姿勢而僵硬的脖頸後,放下手機繼續跟文件戰鬥。

不知道過了多久,唐毅再抬頭發現窗外已是漆黑的夜幕,桌上的那座山已經消滅一半。伸手摸向馬克杯,裡面是早就冷掉的咖啡。或許是疲累所致,也或許是因為跟那個人生活久了,習慣有對方包圍的溫暖,獨自站在落地窗前看著燈光璀璨的夜景時,他突然感覺有點脆弱 —— 一種在所有事情結束之前他絕不會也絕不能讓自己陷入的情緒。

如果那個人的性格不是認定了就不會放棄的、
如果那個人沒有在多次被自己打擊後還能堅持下來、
如果那個人在自己快要掉下懸崖時沒有咬牙撐著緊緊拉住他的手、

 

想他了。

 

低頭啜一口又冷又苦的咖啡,視線飄向黑夜遠方,沈浸在思緒的唐毅沒發現辦公室裡已經多了一個身影。

 

「在想什麼那麼入神?」後背突然被覆上念想的溫度。

被截斷思緒的唐毅在聽到那人聲音後揚起嘴角,沒有回答。他抬手疊於那環在腰間的手臂,拇指在他溫熱的手背上輕輕摩挲。放鬆地窩靠在孟少飛懷裡,享受被他體溫環繞的繾綣,兩人就這樣靜靜依偎了一陣子。

感受到唐毅肩上的緊繃開始舒緩,孟少飛將他慢慢轉過身來四目相對,看見他帶點泛紅的眼圈,雙臂圈住對方脖頸,然後心疼地撫上雖帶淺淺微笑卻略顯疲憊的臉龐。他知道就算公司走上正常軌道,眼前的男人還是背負著旁觀者看不見的沉重壓力。外人只看他風光那面,總是忽略背後付出的無數時間精力與心血。

孟少飛看不得唐毅這個模樣。
他知道他只會在自己面前卸下所有硬朗。

身體一如往常比腦袋反應快的孟少飛俯身在唐毅唇邊印上疼惜安撫的吻。

「很累吧?辛苦了。」拉著唐毅的手走向茶几,「我就知道你還沒吃東西。」瞥了一眼他手上的馬克杯就皺起眉來,「咖啡肯定都放一天了你還喝。」說完就從他手上拿走杯子,跟他一同坐下,「因為時間有點晚,免得太油膩就只煮了點清淡簡單的,來吃一點吧。」

打開保溫壺,是暖胃的蛋花昆布魚丸湯。
孟少飛把勺子塞進唐毅手裡,眼神示意他趁熱享用,唐毅把勺子放在桌上然後一把將孟少飛摟住,淡淡食物香氣以及懷中人身上熟悉的氣息讓他無比心安。他了然地邊微笑邊輕拍男人寬厚的後背然後放開懷抱,「還是溫的,快吃。」

 

「少飛。」伸手握住對方,手掌將手心的溫度完全包覆。

被喚的人抬頭看向他,瞬間讀懂對方眼神中的千言萬語,忍不住展露標誌性的得意笑容。

「怎麼啦,才十幾個小時,你有那麼想我啊?」

「嗯。很想。」

 

***

 

孟少飛因為排了連休的關係,第二天也不用上班,可惜的是唐毅還是要去公司。
唐毅出門前看著被窩裡露出的一頭亂髮,伸手輕輕揉了揉那顆可愛的腦袋。

「少飛我要去公司了,等你睡夠後中午來找我一起吃飯吧。」

聽見對方溫柔話語的孟少飛撐開矇鬆的雙眼接著點點頭。從棉被伸出雙臂舉高,「過來。」聲音帶著剛醒來的黏糊指揮著,將男人的腦袋拉向自己,交換了一個纏綿的早安吻後才滿意地放他去上班。

 

快到午休時間,孟少飛出現在世海辦公室。

穿著一件純白長袖無扣襯衫,袖口捲起一點現出纖細手腕,領口是淺淺的小V領,簡單又帶點設計感;下身是墨綠色棉麻短褲,配上卡其色麂皮樂福鞋,顯露一雙長腿,走到秘書桌前摘下墨鏡問道是否方便現在進去找唐毅。時尚又休閒,並不是他平常的打扮,秘書看到這樣的孟少飛都定住了兩秒才回過神,答覆董事長在會客但快結束了,帶領他進去裡面的貴賓休息區等候。

 

過了約十分鐘,唐毅跟客戶一起走了出來準備送客。他看到休息區沙發上的孟少飛,剛好他也看向他於是兩人對視了一下,孟少飛沒有錯過唐毅眼神中閃過的那一下驚訝,然後低頭偷笑著又滑起了手機。送完客戶離開後,唐毅返回休息區。還在看手機的孟少飛發現面前站著一個人才抬頭,看是唐毅就開心地問是不是可以出去吃飯了。

男人無視那問句,挑了挑眉,「這襯衫是我的吧?」

「是啊。」一臉理所當然,「怎麼了嗎?不能穿?」

唐毅俯身靠近那得意的臉龐低語著,「很適合你,好看,我喜歡。」聲音裡都是喜愛,不吝嗇的肯定話語讓人滿足地笑開,然後他就牽住那笑得像孩子一樣的人走出辦公室。「走,我們去吃飯。」

 

「等下我還要再處理一下事情,你要先回家嗎?」吃完午餐的兩人慢步走回辦公室大樓。

「我等你,然後一起回去。」

孟少飛願意留下來陪他工作,唐毅自然樂意不過。他自己的辦公室有充足的空間,當然也有專屬的休息區,孟少飛跟隨他進去,然後關上了門,隔絕外面的打擾。接著長腿一伸就攤坐上比外面休息區更舒適的沙發,側躺的姿勢更顯慵懶。唐毅寵溺地搖了搖頭,笑著坐回辦公桌前繼續審批文件。

轉眼就到了下午3點多,唐毅的視線仍舊在各式文件與電腦螢幕之間來回穿梭,孟少飛早就將手機的遊戲全部完成通關。午後陽光灑進室內,孟少飛撐起上半身坐起來,看了看窗外的好天氣,心想明明就應該要出門來個約會才對啊,默默噘起唇然後轉頭看向那還在認真工作的男人,忍不住開口,「唐,你還要弄多久?」唐毅太專注沒聽見,於是孟少飛起身走向他,俯身將兩隻前臂平著抵放在辦公桌上,「欸。」語氣中有被忽視的不愉快。抬頭對上視線,發現他嘴角下垂的角度,唐毅給他一個抱歉的眼神「嗯怎麼了?」「你還要多久?」再次低頭掃視桌上的合同,唐毅輕嘆口氣,「再給我1小時,然後我們回家,嗯?」「你看外面天氣那麼好,我們等下去逛逛好不好?」「好,都隨你。」於是得到滿意答覆的人又攤回沙發上了。

半小時過後,實在是太無聊了,那人在工作又安靜得很,孟少飛仰頭發出一聲故意帶著哀怨的歎息。唐毅望了對方一眼,沒有作出表示,繼續手上的作業。安靜了大概10秒,唐毅又聽到來自那人的聲音,「唐毅,你好了沒啊…」無奈地揮了揮拿在手裡的文件,「你覺得我像好了嗎?」其實他也不想批閱了,他也想跟對方好好相處,只是事情不處理掉就還是會存在,不會因為放置一邊就會消失,更不會有小精靈來幫他完成。

從前一天開始就沒有多少時間在一起,孟少飛終於忍不住了,「我難得休兩天,你看文件的時間比看我還長,我都打扮了你也不多看我幾眼。」

哦,原來重點在這裡。

「好啦抱歉,再等我一下下,看完這份就走。」唐毅只能耐心的哄著,畢竟他們也確實好久沒出門約會過了。孟少飛哼了一聲算是接受,唐毅再次集中精神想盡快完成就帶他離開公司出去透透氣。

 

直到感覺室內異常安靜才發現孟少飛不在沙發上了,心想應該只是去個洗手間也就沒多在意,趁機繼續專心細讀合同裡的條款。突然從身後伸出一隻手,輕輕把他手上的文件抽走,然後椅子被向後轉過半圈。

「少──」

腿上以及身前的空間一下子被填滿,嘴唇也被堵上,還沒來得及呼喚的名字被名字的主人吞下。

他下意識地攬住身上人的腰,在四片唇貼在一起的瞬間就閉眼享受著纏綿。距離縮減為零的這一刻才聞到他身上全是自己的味道,以及衣領上那自己混調的古龍香水味。原來熟悉的味道繞在心愛的人身上,感覺會如此不同 ── 誘惑到不行。既然愛人都如此主動,還要裝什麼保留什麼,扣在那人後腰以外的那隻手再扶著他後腦勺來交換深吻。耳邊全是黏膩的接吻聲,孟少飛輕咬唐毅的下唇再包覆含住,側著角度讓彼此唇瓣更為貼合,直到快成為彷如爭奪氧氣的比賽,才稍微拉開彼此的距離。

唐毅看著小鹿般的圓眸閃著狡黠,無奈又寵溺地輕啃他的鼻頭。

「你就不能再等等嗎?」

「好啊。」

說著就離開唐毅大腿站起來,繞過他慢慢地向沙發走去。邊走邊伸懶腰,穿在他身上稍鬆的襯衫跟隨動作上移,露出了漂亮的側腰線。

唐毅轉身看著眼前的畫面,默默心想我怎麼就一直敗給這個人呢。快步上前一把勾住緊實的腰腹將人拉進自己懷裡,胸膛緊貼著他的後背。

「你就是故意的。現在我的心思都在你身上了,滿意了?」

貼在耳邊的低啞嗓音撓在孟少飛心頭,聽罷他勾起嘴角,「非常滿意。」

又聞到了他身上的味道,唐毅雙臂緊緊把人困著環住他,側頭吻向白皙的頸窩,吸吮柔嫩的肌膚。大手按捺不住地從衣服下擺伸進去,指尖撫在沒有多餘贅肉的腰上,順滑的肌肉觸感讓人上癮,要不是還在辦公室沒有可更換的衣服,他早就想扯開衣領來親吻啃咬藏於布料下白滑的肩頭。

懷裡的人感受著貼在皮膚上的對方柔軟的嘴唇,任由他留下淡紅的印記,就算唐毅的髮絲蹭得他騷癢難耐,還是像隻被伺候舒服的小貓發出饜足的聲音。

唐毅愛死了偶爾變身小惡魔的孟少飛,心甘情願上勾,再敗在他手裡。

把人轉過來面對自己,「我喜歡你穿我的衣服,衣櫃裡還有很多襯衫,穿給我看好嗎?」說著又在臉頰啄了一口。

 

「還要不要看你的合同了?」

看著近在眼前的那張嬉皮笑臉,唐毅突然又覺得自己是否平常該板著臉多生點氣,來治一下這得意忘形的人。

「那你還要不要出去逛了?」

雙手圈上唐毅的脖子,貼著他的唇輕聲說,

 

「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