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elcome To The GAME

Chapter Text

Welcome To The GAME

No SEX No GAME.

 

ROUND 1 俄罗斯轮盘

无名岛上某座大宅里,古老的时钟敲响了十点。甜美的电子语音响起,指引玩家们进入游戏区。
安洁莉可环视窄小的等候室,侧方密闭的窗户外一片漆黑,分不清方向,眼前是一道厚重的木门。他整整挡了半张脸孔的小面具,拉拉身上的贴身布料,试图把自己的身体更多地遮掩起来。游戏随机分配到的服装⋯⋯是一套兔女郎衣服。轻薄的弹性紧贴着皮肤,几乎能看到前胸微微突起的两点乳首;而后背则是大镂空剪裁,忠实地展示着主人大片白皙而细嫩的肌肤;更糟糕地是高开叉的腰胯设计,令一双纤细长腿毫无保留地暴露在空气中,在腿根靠下15公分的位置更恰到好处地系着蝴蝶结,配合后臀上一抖一抖的兔子尾巴,实在是引人遐思。
拿到衣服时,安洁莉可万分后悔一时无聊+好奇答应了参加这个真人游戏⋯⋯
《SEXPLAY十二时辰》是城中名流流行的真人体验游戏,某天突然给安洁莉可发了招待券欢迎他免费参加。
安洁莉可一边被游戏经理巧舌如簧地劝说着签署了同意书,一边疑惑着sexplay是什么⋯⋯(大约是只看懂了play觉得好玩就参加了⋯⋯)
眼下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安洁莉可狠狠心,反正也看不到脸,不管身上的衣服了。他一把推开了眼前的大门。
[Welcome to the GAME!]甜美而无机质的系统音随着他的动作响起。
大厅内本轮的其他玩家早已到齐,正围坐在一张豪华赌桌旁。看最后一位玩家进门,纷纷看向安洁莉可。
有人倒抽一口气,有人吹起调戏的口哨。
安洁莉可快速地扫一眼其他玩家:身着西装背心的荷官,几位着晚礼服的赌客,夏威夷椰树衫的外国游客⋯⋯12名玩家扮演着不同角色,戴着半张假面看不全表情,也没有姓名,以扑克牌里的12张卡牌为代号。
例如赌桌中间身形修长的荷官是黑桃七,隔壁身穿桃红色深V字晚礼服的小姐是桃心Q,一直盯着桃心Q不放的高大胖子是梅花A,而安洁莉可手上的牌则是方块三⋯⋯最弱小的花色。
意识到即使是身穿深V裙子的女客,也没有像他这身兔女郎衣服暴露,安洁莉可耳后腾地红了,在玩家各异的打量目光下快速找了个角落坐下来。
甜美的系统音开始为玩家解说游戏规则。这是一个在孤岛别墅里上演的真人俄罗斯转盘的游戏。玩家隐藏着自己的真实身份进入这个游戏,游戏给玩家准备了不同的身份。所有玩家到齐后,每天晚上10点都要在别墅的大厅集合,那里有一个俄罗斯转盘,每个玩家都要上前去转动它抽取今晚属于自己的任务纸条并在当众完成。有些纸条很简单,可也有些纸条会要了人命。12点前完成不了任务的玩家将会死去。如果所有玩家当晚都完成了任务,今晚就是平安夜。如果其中有一个玩家不愿完成任务,那么大家也可以协助他完成任务,否则没有完成任务的玩家都会死。
[今晚的人都只会见一次,所以怎么做也不会被记住,可以尽情地sexplay哟~]系统提示到。
坐席里不少玩家,不约而同地现出兴奋的神色——不要命就想要刺激的人非常多!
游戏进行到方块三,安洁莉可抽出自己的任务纸条,只见上面写着:
任务:体内射精
性质:协助任务
协助:黑桃七
有些任务的协助人是没有指定的,可以选择任何一个玩家协助,而类似安洁莉可抽到这种是指定任务,必须由指定玩家协助完成。玩家协助完成了别人的任务后,即可视作自己当晚的任务也达成了,不需要继续抽纸条。
安洁莉可捏着那张纸条,抬眼看向黑桃七。
黑桃七的身份设定是荷官,而自己这身衣服……安洁莉可想过身份设定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可万万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联系起来。
是上了他还是被上,这是一个难题⋯⋯
他看向黑桃七那张在半张面具的遮掩下依然俊秀的脸部线条,抓紧了手中的纸条。
对面的黑桃七感受到他的视线,也抬头回以微笑。
其他十一名玩家心思各异,已经完成任务的玩家看起来相对悠闲,而有的玩家正眼巴巴地盯着他手上的纸条,等他公布自己的任务——即使游戏本身并没有强行要求玩家告知他人自己的任务。安洁莉可犹豫地抿唇,但还是在众人的目光之下走到黑桃七的身边,一言不发。
黑桃七唇角上挑,语带调侃:“看来小兔子是需要我的帮助了?”
听见这称呼的安洁莉可只想把这个人揍趴在地上,然而关系到任务的完成……安洁莉可咬牙忍下这口气,将纸条摊开放在他面前的桌面上。
黑桃七并没有拿起纸条,他的视力很好。他气定神闲地扫了一眼桌面上微皱的纸张,仅在看清任务时错愕了一下又迅速调整好表情,好整以暇地看向身边故作镇静的小兔子。
他眼前的小兔子不知是被游戏喜爱还是讨厌,虽然身为男性,游戏却为他挑选了女侍应的身份,头上戴着与他发色极为相称的墨色兔耳朵,艳红的紧身衣布料少而贴身,勾勒出青年身体好看的线条,挺翘后臀上那毛茸茸的一团小尾巴不在常规位置上,恶趣味地位于股缝偏下的地方,而前方男性的标志也藏不住,在弹力布料下鼓出一团,两条修长的腿被吊带网袜裹起,露出一节白皙大腿以及同样雪白的臀部。
他对上小兔子假面下那双漂亮的眼睛,确确实实在里面发现了不安——他第一次对这个游戏产生了兴趣,眼前的青年显然容貌上乘,表现出来的惊慌失措也并非弄虚作假……那么,这个游戏到底想从他们身上得到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相比于拉斐尔镇定的打量,还没开始抽签的玩家明显沉不住气了,离他不远的另一位玩家骂骂咧咧一把夺过桌面上的纸条,却在看清内容后闭上了嘴。
安洁莉可的任务纸条在各玩家手上传阅,他又羞又恼,可也清楚知道自己阻止不了,而且比起一会儿要上演的活春宫,现在被人知道任务内容又有什么呢……
况且他还不知道,这位黑桃七先生愿不愿意协助他完成这个荒谬的任务。
这位黑桃七先生要比他高一些,他要稍稍抬头才能跟他对视,他正愁着如何开口询问对方的意见,就被搂着腰一把拉入怀里,下巴被轻轻勾住抬着脸与男人接吻。
黑桃七的吻技很好,吻得小兔子招架不住软在他身上,他把小兔子带到怀里以后便沿着腰线摸到小兔子的屁股上,兔女郎的服装遮不住多少风景,大半后臀暴露在空气中,让他忍不住揉了揉,手感极佳。
怀里的人突然抖了一下,伸手到后面握住摸着自己臀部的手,似是想要制止它继续往里面摸,然而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制止的动作失去了力气,任由着男人的双手从紧身布料下伸进去,带着性暗示的力度有节奏地揉搓他的臀部,揉得他气息不稳,轻喘着埋首在男人肩膀上,不敢抬头。
修长的手指探进臀缝试探地揉按穴口,安洁莉可僵了僵,身体本能地抗拒外物的进入。黑桃七似是知道他的抗拒,也不勉强,抽回了手顺着臀部滑到尾椎骨,一路沿着脊椎骨摩挲到光裸的后背,嘴唇靠近他耳朵吐气,“不愿意的话我也不会勉强……但是……”
安洁莉可心里一沉,自己的确是没有退路的。
其他玩家本来都在看好戏,看黑桃七停了下来,还没抽任务的玩家急了,有个五大三粗的光头汉子忍不住嚷嚷:“快点开操,别磨蹭!”
其他玩家也跟着催促起来,安洁莉可被众人注视的实感更强烈了,羞窘得直往黑桃七怀里钻。黑桃七轻拍拍他后背,安洁莉可闷闷的声音从男人胸口传来,“快开始吧……”
黑桃七抓过游戏任务道具的盒子,倒出来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跳蛋串珠震动棒乳夹飞机杯……玩家们都窃窃笑开了,互相私语:这游戏有点意思。
黑桃七猜怀里的多半是个雏,也没想怎么为难他,抓过润滑剂,选了一支直径小的震动棒蘸上液体,拉开安洁莉可后臀少的可怜的小三角布料,往穴口招呼。震动棒嗡嗡嗡地在穴口研磨给臀肌放松,时不时往穴口滑进去一点,再一点……
安洁莉可撅起后臀任男人施为,腰却发软,手揪着黑桃七胸前的衬衫保持住站姿。
黑桃七有技巧地开发着紧致的甬道,小号按摩棒已经能进去半根,试着拔出来再插进去,带出嫩红的壁肉和液体,黏滑的液体沿着小兔子的腿根流到会阴,沾湿了下身的布料。
众目睽睽之下后穴被玩弄着,内里酥麻湿润的感觉让安洁莉可忍不住呻吟出声,腰不由自主地随着抽插的节奏晃动。正朝外的雪白挺翘的臀瓣引得不少玩家色眯眯淫笑,虽然看不到脸,但有着这么棒的后臀,也一定是美少年吧,太羡慕黑桃七了,有人还吹了记响亮的口哨。
黑桃七丢了按摩棒,把安洁莉可翻了个身,让他脸朝众人,上身趴在赌桌上撅起屁股对着自己。
黑桃七身下的阳物早已蓄势待发,安洁莉可回头看了一眼那尺寸雄伟的肉棒,马上鸵鸟地把脸埋在手里呜咽。怎么可能进得去啊……
黑桃七一手按着安吉莉卡后腰,一手扶着自己的肉棒对准湿滑的穴口缓缓埋进去。
异物进入时安洁莉可嘶地呻吟了一声……却没有预想中的撕痛冰冷,炽热的肉棒撑开了皱褶进入到开拓好的甬道,饱胀充实的契合,让两人都满足地叹息。
黑桃七看身下的人适应良好,挺动腰部再捅深了一点,一下触到内里的某点,激得安洁莉可甜腻地呻吟起来。黑桃七会意,抽出肉棒再缓缓插入,顶到华点研磨几下,再快速地抽插。安洁莉可身下被蹂躏的部位火辣辣又湿软得不行,快感串流到全身,后背也染上浅浅的粉红。他嗯嗯啊啊地呻吟着,两手扒住桌子胡乱地挥动。“黑桃七……嗯呀!慢点……”
黑桃七退出来,干脆把安洁莉可抱到赌桌上仰躺着免得他一直滑下去,把修长白皙的腿折起放桌沿,正凶猛的性器再次毫不留情地捅进小兔子火热的后穴。
安洁莉可身上的兔女郎衣服已经折腾得没了样子,一边肩带滑下了肩膀,露出雪白的胸脯。安洁莉可感到周围的视线都落到他几近赤裸的身体上,胸前的两点早已在空气里挺立发硬,全身更是高烧般发烫。
黑桃七把安洁莉可的大腿掰得大开,伏下身子用仅有两人听到的声音说:“不是黑桃七,是拉斐尔。”
随即封住他的唇,沿着喉结一路吻下来,含住了一侧乳珠,一手揉另一侧的胸部,一手滑倒安洁莉可的胯间从紧身衣的桎梏里把他早已高昂涨大的阳具释放出来技巧地撸动,秀气的性器直挺挺地抵在腰腹,前段的腥液沾湿了连体衣的布料留下湿漉漉的印子。几处敏感点被玩弄着,快感交织在一起,安洁莉可眼眶都红了,扭动身子呜咽着。
自称是拉斐尔的青年挺动腰胯快速地抽插运动,专朝着安洁莉可的敏感点攻击,猛烈地操弄惹得小兔子红了眼眶留下了生理性的泪水。
周边的玩家看到这火辣辣的一幕简直是欲火焚身,如果不是游戏规则里严禁其他玩家插手完成任务,这会儿怕早扑上去了。甚至定力不行的几个男人已经掏出自己的家伙跟着赌桌上两人的节奏撸起来。
任务时间不多了,拉斐尔意犹未尽地重重冲击几下,手上握着安洁莉可的性器撸动,一起抵达高潮射了出来。
任务完成的提示音愉悦地响起,安洁莉可在高潮的余韵里失神地想:再也不要来玩这个游戏了。
拉斐尔扶起衣不蔽体全身泛起粉色情潮的人儿,一时不知是心疼还是爽快。
安洁莉可的兔女郎紧身衣已经又湿又滑不能完全穿回去了。旁边一圈玩家盯着他们看。
拉斐尔脱了外套给安洁莉可披上,没想到引发系统警告,只好又无奈地穿回去。
安洁莉可谢过拉斐尔的好意。他本来不想把脏兮兮的情趣内衣穿回去,但不穿也没有别的衣服可以穿了啊,职能皱眉把紧身衣穿好。安洁莉可抱着钻系统漏洞的心思,尾巴不想戴回去,悄悄塞椅子边上⋯⋯
[警告⚠警告⚠玩家在游戏期间必须穿戴任务道具!]
安洁莉可只得当着大家的面把毛绒绒的兔子尾巴往身后插回去,羞耻得满脸通红。
拉斐尔也觉得有点不好了,自己的精液还留在人家里面呢……
对面的光头色淫淫地盯着他全身看。
任务完成了,安洁莉可稍微放下心。他刚被操得腿软,靠在桌沿上休息。后穴第一次被人开发,还残留着被巨物侵犯的感觉,肛塞又堵在后头,精液堵在里面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像要失禁。虽然脸红被面具盖掉大半,但露出的背染上绯红却无法遮掩。
光头玩家凑过去摸安洁莉可的屁股,顺带拨弄两下小尾巴,吓得安洁莉可马上把滑坐到一边。
光头嘿嘿笑了:完成任务途中不能动他,没说完成任务以后也不能动啊。
光头还没轮到抽任务可闲了。他见安洁莉可不反抗,变本加厉地把兔子强行搂在怀里揉,舔他的脸跟脖子,一手握着人家的小尾巴来回抽插他后穴。
安洁莉可双手抵住光头,想挣开却力不从心。
光头捉住反抗的小兔子双手,强行拉下安洁莉可遮住胸口的布料,把人压在桌子上就想强上。方才的小兔子光是看就已经诱人得很,现在温香软玉在怀,他怎么忍得住。
安洁莉可慌了,疯狂挣扎了起来,也顾不上衣服扯坏被看光光,手脚并用地又掐又推,奋力推开光头。
见光头虽然受挫但系统并没有警告,旁边好几个玩家也蠢蠢欲动想上前一起玩弄小兔子。
光头被推开了心里恼火,喝退其他玩家,一手把安洁莉可拉回来狠狠扣在怀里。他正想把兔子扒光了享受一番,冷不防被人从后抓住手腕,整个人摔到了地上。
光头扭过脖子看,是黑桃七。他哼唧一声:“你已经吃到了兔子,还不许人家也尝尝吗!”
黑桃七拉斐尔一脚踩上光头胸口让他强制消声,随即把光头的右手扭到身后,关节喀一声,卸下了手臂。
拉斐尔微微笑着,眼里隐隐映着烛台的火苗,警告他:“奉劝你别做多余的事情。”
他回头一看,安洁莉可快吓哭了,缩在沙发角落抱住自己双膝发抖。他跨过两步,站到沙发边上挡住了其他玩家的夹杂欲火与猥亵的视线。
拉斐尔暗自叹口气,不明白不谙世事的小兔子为什么要来参加寻刺激的游戏。怕不是⋯⋯真的如情报屋的线报所说,这游戏不仅非法运营诈骗,还⋯⋯他微微眯起眼睛。

 

又记:光头抽到的协助对象是位穿蓬蓬裙礼服的可爱姑娘。姑娘看着五大三粗的花臂光头玩家害怕极了,直接拒绝协助。
光头还想用强的,姑娘从裙底掏出折叠军刀把他捅了()
系统:[玩家未能完成任务,依照游戏规则将剥夺生存权利,移送炼狱大陆。]
机器人迅速把光头丢进密闭的玻璃缸里,缸里喷出红色的气体,光头难受得嘶吼着掐自己脖子,狰狞地扒着玻璃壁,皮肤肉眼可见地转为炭黑色,几秒后就一动不动瘫软成一堆黑色肉团,被连人带缸拖走。
目睹游戏货真价实的惩罚,大厅里的玩家惊恐万分⋯⋯

 

游戏还要继续吗?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