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无解

Chapter Text

    身为医生,周文暄比普通人更信命。

    他知道上天若要想毁去一个人是多么轻而易举,哪怕你已经提前得知这样的恶果,小心翼翼步步为营,时候到了还是束手无策。

    所以他也更容易接纳命运的安排。如果检查那天护士没有忽然走开,可能他现在还住在一尘不染的大房子里,跟妻子一起周末去学校看婷婷舞蹈表演,没有庭审没有丑闻,没有现在的妻离子散。但是生活没有如果,他只能接受这样的现实。如今他住在潮湿逼仄的出租房,比邻的皆是被这世界无情碾压过的人们,这里没人在意他曾经是谁,人们只知道他在附近一家小医院里做事,也对那家毫无卫生资格的医院水平心照不宣。

 

    把心思收回来,周文暄正不紧不慢地摘下手套。前来就诊的年轻人已经处于轻度昏迷,经过抢救正在病床上平稳地自主呼吸着,监视仪器虽然型号老旧,但还能描记出他生命的波痕。病人送来时陪他就医的短发女子已经不知去向,在这样寂静的深夜里,护士们都去睡了,只有周文暄百无聊赖地站在床前观察着自己唯一的病人,不愿再回到与寂寞为伴的值班室。

    病人名叫高岗,估计是与什么道上的势力有了牵扯,被揍成这样不说,还不敢去正规医院就医。一想到那些裸露狰狞的伤口,周文暄不由得皱起了眉,他可是用了很长时间才让这些伤处合拢进表皮之下,但却不敢保证这些部位能再度运用自如。

    这样想着,周文暄推了推眼镜,决定对高岗多加监护。毕竟周医生是被这家缺乏人手的医院硬生生地逼成了无所不能的全科医生,但那尚未泯灭的责任感让他对自己的手艺缺乏自信。

 

 

    在高岗住院的这段时间里小田只来了一次,她行色匆匆,简短地安抚高岗安心养伤,并且把存好的银行卡交给他,钱虽然不能让他在这种身份下买到什么灵丹妙药,但至少可以让护理人员上点心。

    所以与高岗朝夕相处的,反倒是他的主治医生周文暄。

    第一次从昏迷中醒来听到那软糯的台湾腔时,高岗还以为自己离开了香港。恍惚之间,他选择了使用自己久违的普通话作为回答。直到护士叫着周医生的名字走进来他才知道这依然是香港一处不起眼的角落,而他们两个则俱是格格不入的异乡人。

    这时周文暄温暖的手指正离开他的眼睑,手掌便遮住了高岗的一抹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