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脂肪和恋爱都是拉锯战

Chapter Text

室友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自从以超级英雄为卖点的快餐厅火爆起来后,他们一直在推出以超级英雄和超级坏蛋名字命名的特色产品。虽然不怎么喜欢这名字,但尝过之后还是得承认小丑薯条真的好吃。可是即便如此家里连续出现了一个多月的罗宾鸡块包装盒就不大对劲了。
“说真的,你觉得罗宾鸡块好吃吗?”室友这么说。
“你为什么这么问?”
“你昨天买了四盒吃完了还没有扔掉包装盒,这个情况已经持续一个多月了。”
说实话,其实夜翅更好吃。但是儿童套餐里没有夜翅,而买儿童套餐真的只是因为儿童套餐里的谜语人玩具盒而已。
“我不是觉得你吃快餐不收拾包装盒麻烦,也不是觉得你已经二十岁了还买儿童套餐有问题,更不是要阻止你收集玩具,我只是想说你快餐吃的有点多该减肥了。”室友朝屋里看了看。“你屋里有几个玩具你就买了几盒鸡块和可乐,想想那是多少卡路里啊。”
“这是有原因的,听我解释。”
“你要增重?”
“不是,是儿童套餐的玩具太好了我在收……集……”
室友的眼神仿佛在看智障一样。

“请问要点什么?”
“儿童套餐。”
快餐店服务生看着面前那个应该是成年人的顾客,然后往柜台下面看了看。
“儿童套餐?”
“四份。”
“四份?”
服务生花了十秒钟才低头在触摸屏上点了餐,汉堡可乐小吃鸡翅堆了两个托盘,附带四个谜语人玩具盒。
“这里面的玩具是随机的?”室友拿起一个玩具盒晃了晃。“快餐店都学会抽盲盒了?”
“这样赚得多啊,比如我现在抽了一个多月了还没有抽全呢。”
“这不是你一天四份儿童套餐的理由。你就那么喜欢这个玩具吗,一连吃了一个多月的垃圾食品。”
“拜托把开箱的工作交给我!我要享受这个时刻!”
“不是很懂你们你们这群人。”室友摇头。“我还以为你过了超级英雄狂热粉的岁数了。”
“这不是很正常吗?我到现在就差一个红头罩抽不到,我都抽了一打的蝙蝠侠了,我还是没有红头罩。”
“相信我,为了红头罩的快餐玩具吃了一个多月快餐的事情不是正常成年人干得出来的,有那个功夫你去柜台买一个不就行了,吃那么多炸鸡徒增烦恼。”
“虽然听起来很有诱惑力但是感觉没有程序正义。”
“妈的你活该胖死。”
“谢谢你,我知道你是爱我的。”
来这种餐厅,说实话玩具盒才是目标,虽然夜翅的确好吃,不过重要的还是玩具盒,不知道这次能开出来什么的惊喜感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第一个,蝙蝠侠。
真开心啊,蝙蝠侠,已经有十二个蝙蝠侠了,是不是应该分给楼下的小朋友几个。
第二个,夜翼。
噢!真好。摸一摸,遗憾的是屁股是平的,没那么翘。
第三个,红头罩。
“我抽到了!”用力拥抱亲爱的室友。“我抽到红头罩了!”
“给我下去你真他妈的重。”
为了庆祝抽到红头罩,特地去买了一对夜翅,并回来打开了第四个玩具盒。
第四个,红头罩。
“太好了,这下我可以床头摆一个书架上摆一个了。”
“看你激动的,你咋不抱着它睡觉。”
“是个好主意,谢谢朋友。”
“你还真的要抱着睡觉啊?!你多大啊!真的成年了吗?!”

“我跟你讲,总有人对夜翼的屁股意图不轨。”经常在下一节课课间讨论这些,学校的学生们下了课聊这种事情太正常了,毕竟除此之外也就剩下布鲁斯·韦恩的新女朋友是谁能看看了。“据说男女都有。”
“我也想我也想!”有女生举手。“你不觉得他超帅吗?”
“我也是!”
“我觉得蝙蝠侠很帅!”
“我还是喜欢蝙蝠女孩,上次见过一次,她绝对是漂亮姑娘。”
“哦,得了吧,你都看不到她长什么样。”
“至少能看到一半啊。”
“我比较喜欢红头罩的胸肌。”
同学们的目光全部转过来了。
“……呃,我是说,我很喜欢他的胸肌。”
“可是他超凶的。”
“可是我感觉他很帅啊。”
“他都不露面的,你怎么知道他长什么样。”
“说得好像你知道蝙蝠侠长什么样一样……”
“这不一样,他可是有着哥谭最性感的下巴。”
……的确,无法反驳呢。
“可是我不喜欢屁股下巴。”
“关你屁事。”
“万一红头罩其实很丑呢?”
“那他也有哥谭最性感的头罩啊。”
他们的眼神大概是说“快看这里有个怪人”,这大概就是为什么不太喜欢和别人聊天的原因,虽然不知道喜欢夜翼的屁股和喜欢红头罩的胸肌到底是谁更奇怪一点。

“你该减肥了。”室友说。“我觉得你这两个月胖了得有二十磅。”
“我不要,我不想动。”
“所以你现在就每天买垃圾食品回家吃,屋里挂着厚窗帘不透光,关着门一个人安安静静的长胖?”
“我还以为你爱我爱到知道我讨厌光和声音。”
“我爱你爱到要你减肥。”
“我不,我和我的脂肪产生了感情。”
“两个月减掉你吃垃圾食品长出来的肥肉,我就送你那个十二英寸的红头罩雕像。”
操,那个超级贵啊!根本买不起啊!
“你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
“要你管,你减不减?”
“减!一定减!我就知道你爱我!”
“把你的零食都交出来傻逼。”
“哦。”
室友收走了所有的零食,家里的冰箱里塞满了水果和蔬菜,然后裤腰上被别了个计步器就被推出了家门。
“跑两万步。”室友十分残酷。“坚持到你减下二十磅为止。”
“你不爱我了!”
“别废话,还要不要红头罩了?”
“好的再见我去跑步了。”
“不许用走的!”室友喊到。“别太晚回来!”

有时候,人需要变通,需要灵巧,需要……偷懒。
虽然室友说了不许用走的,但是一直跑两万步实在是太不可能了。那么偷偷走一段应该没事吧,已经跑出去这么远了,总不会骑着自行车跟在后面吧?
观察了一阵室友看起来的确没跟在后面,可以溜达一段了。天色已经暗了,路灯亮了起来,哥谭人都知道正确的夜间行走方式是去主干道或者人多的地方,安全也不容易被抓落单,虽然可能随时会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掉下来。这可是哥谭人世世代代传下来的经——
“呀——”
果然掉下来什么东西了,一个人咣当一下砸在街边的车顶上,旁边的漂亮姑娘刚刚应该是在补妆,这下她尖叫着钻进男朋友的怀里,人群迅速在车辆周围围成一圈,看来都是看热闹的老手。
“还不快走!”车顶被砸凹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那人才爬起来。“这里很危险!还不快走!”
是红头罩!真的红头罩!活的!离他那么近,甚至能看出他头罩的色号!
周围的人群尖叫着散开了,红头罩从车顶爬下来的时候摔了一跤,看起来摔得不轻。
“你怎么还不走?”
不想走啊!红头罩啊!就好像同学眼里的布鲁斯·韦恩室友心里的本·阿弗莱克啊!人就在眼前谁会走啊!
“快走。”
“你能给我签个名吗!我是你的粉丝!我超喜欢你的!我每天都抱着你的手办睡觉!”
红头罩把头扭过来了,直觉表示如果他的头罩有眼神的话估计在说妈的智障。
“你带笔了吗?”
冷静,冷静下来,使用智商使用——地上那个好像是之前谁掉的口红?

“我的妈呀。”室友靠在门口。“你这是被抢劫了吗?”
“你怎么会这么认为的?”
“你身上这红色的是用什么写的!你是不是被谁捅了啊!”
“啊,你说这个啊。我告诉你我看到红头罩了!我找他要签名来着,不过没找到笔和纸,然后我在地上看到一支口红……”
“……”
“……就是这样。”
“然后就像一个被害者留言一样在你衣服上签了自己名字?红头罩?”
“这件衣服我就不洗了。”
“我管你,反正是你自己洗。”室友大概是翻了个白眼,拿过计步器看步数。“进屋,洗澡吃饭。”
“我今天简直高兴死了!我跟你说他离我那么近,我甚至看得出来他的头罩色号!他胸真的好——”
“少逼逼你个流氓,洗澡去。”
“哦。”
第二天被室友押着晨跑,并且是跑着去上课。有人问的时候室友毫不留情的告诉别人吃了一个多月快餐胖了二十磅这件事,并且从包里掏出了蛋白棒说饿了的时候可以吃一口。
“你不能这样,好歹让我吃点好吃的。”
“不行。”
“可是我饿得偏头痛更疼了,我昨天多吃了一片药!”
“瞎扯。”
“我偏头痛严重你都不管了,你不爱我了!”
“接着扯,你偏头痛严重早就跑来跟我一起睡了。”
妈的要饭失败。
但是说实话有这样的室友挺好的,就是减肥过程中会觉得丫一定是恨我,一定是嫉妒别人肚皮上的脂肪更值钱点,虽然知道等到减肥成功可能会高兴得喊人家爸爸。
在减掉大概四磅之后室友终于发现了每晚都偷懒走路的事情,从此真的骑上自行车跟在后面监督跑步,就差拿根鞭子在后面抽打说“给我跑起来你个胖砸”了。
“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出点事,我跑不动,怎么办!”
“扯淡你这不跑得动吗。”
“我是说逃跑!”
“怎么的,是蝙蝠侠要来抓你进阿卡姆你要逃跑?”
“为什么是阿卡姆?”
“因为胖算犯罪,还能把你这个怕光怕声偏头痛的毛病治治。”
哎哟不想减肥了想和室友拼命。
“万一发生点啥,掉下来点啥,比如红头罩再掉下来——”
“啊——”砰!
有什么东西掉到旁边的垃圾箱里了,这个先啊再砰的动静一般来说是摔死人的比较多,室友嘴里嘟囔着“你这乌鸦嘴”,停下车去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结果刚把脑袋伸进去里面就蹿出个人,大喊一声“借用一下”抢过自行车骑上就跑。灯光有些暗,不过至少能看到那个脑瓜红得锃光瓦亮。
“……我该庆幸骑出来的是你那辆二手车吗?”
“……啥?”
“你偶像把你的破自行车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