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浪费(四十二)

Work Text:

王源不让王俊凯亲了,原因竟然是因为作业多,而做爱耗时又费力。这可苦坏了王俊凯。但好在王源还在王俊凯眼皮子底下,只要人摸得到王俊凯不愁逼得王源与自己沉沦。
王源有赖床的毛病不是一天两天了,又赶上一股寒潮,宿舍冷的直逼人脊骨,王源没法睡,起床学习也觉得冷,干脆把书桌搬回了家。
王俊凯乐的不可开支,专门收拾了一间书房恭迎王源,书桌超大,椅子上也铺好毛毯,獭兔毛,王源一开始不愿意,说拿来垫屁股太可惜了,结果屁股坐上去就舒服得没了话,王俊凯拍了拍王源说,“你屁股比较娇贵,我还指望着你给我生儿子”,气的王源差点薅了王俊凯做垫子,“烂俗”
自从上次王源生病王俊凯就不再让王源做饭了,接管了厨房,虽说男人不下庖厨但王俊凯乐意那就得另算。王俊凯做饭也没别的意思,主要是王源做饭太难吃,王俊凯一吃就生气。王俊凯心里攒摸着怎么把人上了,思来想去做了一盅雪梨汤,借着看王源学习的由头给王源端了过去。书房空调开的暖,王源又穿的家居睡衣,一来二去弄得王源有些昏昏沉沉的,王俊凯进来的时候正好撞见王源“小鸡啄米”,为自己心里滚床单又加了一分胜算。
“源源,来把雪梨汤喝了再学习”
“王俊凯,你好像我妈啊”,王源被撞见打瞌睡有些脸红,先发制人想转移对方注意力,又哪知醉翁之意不在酒
王俊凯把王源往一边挤了挤一起坐到椅子上,也不理会对方刚才的调侃,端起碗盛了一勺送到王源嘴边,王源爱吃甜的,所以这雪梨汤王俊凯故意多放了好几块冰糖,勺子从王源嘴里抽出来的时候甚至可以看得到糖丝,看的王俊凯心痒难耐恨不得直捣黄龙
“好不好喝”
“嗯,就是有点甜,你做这么甜你不吃吗”
“甜吗?我尝尝”,却不是去喝碗里的,而是照着王源亮晶晶的小嘴吻了过去,中途却被王源一把按住了脸,“走开,端着你的碗,带着你的人,走开”
王俊凯心里叹了一把气,看来还是太心急,吃不着热豆腐
“我不闹了,你吃你的,我在一边看着”
“真的?”,王源半信半疑
“真的,比真的还真”,为了让王源相信甚至竖起了四个手指要发誓
“行了行了,我最怕你发什么破誓”
王源坐在一边乖乖把剩下的喝完了,王俊凯在另一边看着直舔虎牙,然后看了一眼王源又看了一眼王源放在一边的碗,咬了咬牙还是憋不住洁癖端起碗走进了厨房,并用最快的速度把碗刷了又坐回王源身边
王源做作业认真的时候喜欢用舌头舔嘴唇,以前王源的妈妈会纠正他这个毛病,现在母上不在身边王源这毛病就又冒出了头,王俊凯倒是从不纠正,还把这习惯看成了勾引自己的情趣,盯着王源乱动的小粉舌蠢蠢欲动,不一会就把自己凑上前去咬。王源正在认真画图被王俊凯突然动作吓得线都画歪了一条,正欲谴责就被王俊凯堵住了嘴,“宝宝,我在一边想你这么久了,你怎么就这么能忍住”,边说边亲,根本不给王源回嘴的机会
王俊凯沿着嘴唇一路向下,柔软的发尖刺的王源脖子有些痒,王源不满地嗯了一声却被王俊凯当做了回应,嘴下的动作愈发狠厉,开始沿着脖线吮吸,在温暖的书房发出一声又一声黏腻,听得王源红了耳朵。王源睡衣被王俊凯隆起,整个头都钻了进去啃咬王源胸前的粉红,王源被弄得茎前热流直蹿却还是一个劲推王俊凯,“俊凯,你等一下,我把这个图画完,等一下——啊——”,乳尖被王俊凯叼起狠拽了一下随即又是安慰似的舔弄把王源急哭了,“你等一下啊......等一下俊凯”
王俊凯见怎么挑逗王源都要作图干脆停了下来,把王源抱在怀里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你画,不用管我”,说着吻了吻王源的耳垂拿起桌上的笔递到了王源手里
王源裤子被王俊凯完全褪下,赤裸着白玉一般的双腿叉坐在王俊凯大腿上,王俊凯用自己的腿将王源双腿分到最开,到最后甚至扯疼了王源的大腿根,“疼”
“这就喊疼了,那一会怎么办”,王俊凯双手伸进王源睡衣,狠狠在他胸前揉捏着,手下的爱欲烫的王源只想躲又被王俊凯拽回怀里
“你这样我怎么画图”
“我不知道啊,我的宝不是很厉害吗?”,王俊凯在王源后肩咬了一口一只手钻进了王源的内裤握住了王源的小弟,王源手中的笔直直戳到了桌上的画纸,留下了不大不小的一个黑点
“宝宝怎么开始打点了,这里应该是连接点吗”,王俊凯一只手又转到王源的后穴摁了摁,一语双关
“不是......俊凯,你别弄我了,嗯-——”
“这就受不了了?你这么浪还怎么学习”,王俊凯在王源耳边轻轻吐着气说着惹人脸红的情话一边按住王源的铃口来回撵磨
“唔——坏,你坏,怪你”,王源整个人在王俊凯怀里拱起身子,企图让自己的阴茎远离对方手的折磨,结果越往后弓身子后穴就挨的王俊凯越近,颇有整个人往王俊凯男根上送的意味
王俊凯又怎会不知王源的意图,说话却是,“你好热情啊宝宝,哥哥爱死你了”
王源听王俊凯这样游刃有余就倔上了性子,咬着牙不放笔,画出的线都是蝌蚪一样
“没想到宝宝喜欢玩这种的,哥哥陪你一起画好不好”
王俊凯一把抓起王源握着笔的手,一手扶着肉棒直插王源后穴,进入的一瞬两人皆是一声闷哼,王源更是直接细着嗓子发出一声猫叫,“扩张啊,混蛋”
“宝宝,你看我们画了什么,一条线,好长,长不长?嗯?”说着倾身向前顶了顶王源
“不长!”
“不长?”,王俊凯又耸动身体来了一次从头到尾的抽插,“长不长?”,肉棒抵到王源敏感点上,爽的王源脚趾回勾,带着哭腔的一句,“长——”
“是吗?那粗不粗?”,王俊凯拔出肉棒带着王源后穴的软肉依依不舍
“粗——,王俊凯——你”,话还没说完就又是一阵猛烈的抽插,王源早就已经攥不住手中的笔,全靠王俊凯抓着自己的手动作,纸上的线条逐渐多了起来,甚至有了轮廓,
“王源,我们画个小兔子好不好,我来教你画耳朵”
王源想并拢双腿缓解一下难耐的快感,被王俊凯察觉,撑着自己的双腿将王源分的更开,“宝宝不乖,想自己玩”,欣赏着王源脸上揪在一起的表情,“看来我很棒”
王源双腿被王俊凯完全分开,后穴又被王俊凯大开大合地操干,整个人就像毫无保留的供王俊凯使用
“宝宝,你看,兔子画好了”,王源早已经受不住,整个人闭着眼,被王俊凯这一叫不得不睁眼,因为王俊凯是在用插在自己体内的肉棒叫自己
“好丑”,王源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事实证明床上的男人不能激
“那宝宝给它上色好不好,可是我们没有水彩笔,怎么办呢?”,王俊凯说着把王源抱着站了起来,王源没留心让后穴的肉棒滑了出来,“你又发什么疯”,王源吓得环上了王俊凯的肩,却见王俊凯拽起椅子上的兔毛坐垫铺在了桌子上,然后把王源放在了桌子上,握住王源的阴茎说,“谁说我们没有水彩笔的,宝宝这里就有一根”,王俊凯在王源惊讶的目光下俯身将王源的玉茎含进了嘴里,期间视线始终看着王源,笑的不怀好意,王源受不住直直挺在了桌子上,手肘撑着身子难耐地叫着,却将阴茎更进一步地送进对方口中
王俊凯用力揉捏着王源的屁股几次想咬口中的嫩芽都忍住了,“宝宝真香,我怎么就吃不够”,一句话刺激的王源就要射被王俊凯堵住了阴茎顶端,拿起手边两人的画作给小兔子上了色,“是一只白兔子呢,小乖”
王源缩在桌上一抽一抽的,一半委屈一半爽,看来是把人欺负惨了,王俊凯将王源的双腿架在肩上挺身又欺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