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秦川】婚约(ABO)⑧

Work Text:

【上接lofter】

范川的肚子疼的实在是厉害,腰就像是快要断了一样,连喘气都带的浑身酸痛。孩子又在肚子里面拳打脚踢,阵痛的间隔也越来越短。算是孕期坤泽的本能,恍惚中范川就感觉到,自己这回怕是真的要生了。

努力提着一口气的范川,等到眼前这一波阵痛稍稍缓解的空当儿,扫视了崎岖山路四周的地形后,发现了距离自己不远处一个被半人多高的野草丛虚挡住的山洞。他凭着自己多年在山上生活的经验,一眼就看出这是个没有动物出没的空山洞,耳边又传来阵阵距离越来越近的嘈杂响动,知道自己若是这时还要铤而走险继续往山上跑,肯定是跑不过一路追过来的金嫣然的手下们。便迫不得已只能动作艰难地爬进了那个近在咫尺的山洞。

这个山洞里面还算干净,不是很深,却空旷又敞亮。范川捂着自己慢慢变硬的大肚子靠在石头上努力压制着自己喘息的粗重声音,缓缓地调整自己的呼吸。金嫣然手下路过的声音此时从山洞外面传来,越来越近的声响让范川的心紧缩成了一团。肚子里的孩子却在这时突然狠狠地踹了范川一脚,他只能死死地咬住自己不算宽厚的手掌,才勉强吞没了想要脱口而出的痛呼,侥幸躲开了金嫣然手下的追捕。

其实孩子的头早就开始向范川的骨盆慢慢地挤去。虽然男性坤泽为了能够顺利生产,这时骨盆都会慢慢向外打开,可是范川腹中的孩子硕大的头颅却还是硌的范川脆弱的骨盆和胯骨生疼。

挨过一轮剧烈的阵痛之后的范川,无助地抬头看了看山洞周遭的环境。在这种地方怎么生?没有医生护士,就连个像样的稳婆或是有过生育经验的人都没有。他有些绝望地搂着自己越来越硬好似铁球一般的肚子,疼痛让范川忍不住想要蜷缩起身体。这时腹中的孩子又像是故意的一般,用自己的小脚丫使劲地再次踹了他无助的坤泽父亲两下。这回范川是终于没忍住,因为剧烈疼痛脱口而出的呻吟不受控制地溢出了牙关,在整个空旷的山洞里回响。

“啊——啊——”范川曾经自认为自己是个非常有忍耐力的人。当年在战场上他被小鬼子打穿了肚子,血窟窿哗哗地流着鲜血,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做了手术,他连吭都没吭一声照样挺了过来。可现在他却疼的厉害,就像是有把钝刀在一刀刀地切着他的肚子,要把他整个人慢慢劈开一样,前所未有的疼痛感蔓延到整个虚弱的身体。眼前慢慢开始泛着黑,没有过生产经验的范川现在只能靠着坤泽护子心切的本能瞎用力使劲。“嗯——额——”可是不管他浪费了多半天的力气,腹中的孩子却像是卡住了一样,一动不动。

眼下,范川是真的没了办法,只能趁着阵痛暂缓,用一只手托住自己硕大坚硬的肚子,又用另一只手扶着洞壁慢慢地站了起来,再勉强把碍事的裤子彻底从腿上艰难地褪下来。做完这一系列常人看似再简单不过的动作,其实已经耗费了临盆的坤泽不少的体力,再加上又是一阵猛烈的阵痛毫无预兆的席卷而来,内腔又在猛烈地收缩,没有任何支撑与依靠的他当时就跪在了地上。范川觉得自己恐怕是熬不住了,没准儿他和孩子都会死在这个没有人知道的山洞里。

正在范川紧闭双目,大口喘着粗气,绝望之时,恍惚中却好像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范川?真的是你!范川!”原来是带着几个人找到山洞里的金嫣然。“我听到山洞里有声音,就觉得有些不对。”她一边说一边犹豫着稍稍走近了挺着肚子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范川,本来喜悦的表情瞬间凝固在了那张漂亮的脸上。“范川!范川你怎么了?!是不是要生了?你说话啊范川!”金嫣然到底是个还未出阁的姑娘,她看到这鲜血淋漓的骇人场面,自然被吓得赶紧捂住了双眼,但嘴上却不忘赶紧吩咐随行的洋大夫赶快去给精神涣散的范川检查一下。

也幸亏是金嫣然想的比较周全,赶到医院得知临盆在即的范川偷偷跑了出来,向山上追来时也不忘带上了医院的医生护士。

洋大夫听到金嫣然的吩咐点点头,赶紧招呼随行的两个护士,三个人把范川团团围住,又把挂在脖子上的听诊器戴在耳朵上,伸进早就被汗水湿透的衣服,贴着范川紧绷绷的肚皮认真地听了片刻,继而又仔细地摸了摸,才说:“他这是要早产了,孩子已经开始往下挤了。”

金嫣然一听洋大夫这样说,急得直跺脚,连声说:“怎么会这样!”又慌忙招呼来自己的手下,“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他抱走,赶快送山下医院去!”

洋大夫一听金嫣然这么说,赶紧阻止,“他现在这个样子根本撑不到下山了!再耽误一会儿时间,大人孩子都有危险。你的手下各个膀大腰圆,手上又没有轻重,现在把他随随便便抱起来,对产夫和他腹中的胎儿都会造成二次伤害。”

金嫣然听洋大夫这样说,立刻用手指指着洋大夫说:“我不管你现在用什么办法,我的要求就是保证大人和孩子全都平平安安!”说完又一跺脚继续说:“别愣着了,大夫!快点儿把孩子接下来啊!他快疼晕过去了!大人孩子平安,你要多少钱我给!他俩要是出了问题,我金嫣然让你在枣庄没法继续开医院!”

洋大夫赶紧点点头,用手轻轻拍醒了处于半昏迷状态的范川,又叫来护士给他打了一针催产素。“听着,不要乱使劲,孩子现在已经开始向下挤了,所以你才会疼的厉害。但是你羊水现在还没破,内腔口也没完全打开,所以现在你必须站起来走一走。”

刚刚苏醒过来的范川,疼了那么久,早先又瞎用力使劲,现在别说是听洋大夫的话站起来走走,就是喘气都觉得困难。但是两个护士却不由分说上去一左一右就把范川架了起来,这样猛地一站起来,他肚子里的孩子就跟着猛地往下一坠,疼的范川两眼都冒了金星,两条白皙的大腿便止不住地打起了颤。“我不行了...啊——额——”范川虚弱地呻吟,又因为催产素的关系,此时的阵痛变得越来越频繁密集,他腿软的根本站不稳,却还要被两个护士架着强行一点点往前蹭着在山洞里绕圈儿。“啊——”又是一阵剧烈的阵痛,好似全身的骨头都裂开了一样,范川嘶哑的怒吼愤怒又痛苦地挤出了喉咙。

站在山洞口望风的金嫣然,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早早就和几个手下转过了头,就连耳朵都被吓得捂了起来,“大夫,他要是真不愿意走你就别再折磨他了。你瞧他疼的,嗓子都喊哑了,这样太不人道了。他疼成这样,还哪儿有什么力气去生孩子?我可跟你说好了,我要保大人孩子都平安,这样下去,就算孩子能平安出生,大人也废了。”金嫣然不敢扭头往山洞里看,但还是忍不住多说了几句。

洋大夫一听金嫣然的话就有些生气了,没好气地冲着背对着自己的金嫣然喊道:“不人道?他肚子里的孩子如果再不出来,大人孩子都得出危险!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说就是一尸两命!你以为生孩子是玩游戏?到时候大人孩子出了什么问题,我可没办法救他俩!”

范川听了洋大夫的话,深感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现在非常危险,赶紧努力挺着肚子在两个护士的搀扶下蹭到了洋大夫身边,紧紧地抓着对方的白大褂说:“大夫,求求你了...剖了吧...”他也是今天在病房时,听病房的护士们闲聊时听到的,说是前两天医院来了个难产的男性坤泽,生了三天三夜孩子都顺不下来,最后被家里人送到医院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他的乾元丈夫让洋大夫给自己难产的坤泽妻子做了手术,孩子不是顺下来的,是直接开膛破肚捞出来的。范川虽然不知道拿刀直接破开肚子,自己会不会因此没了性命,但现在救他肚子里的孩子才是最要紧的,他宁愿拿自己的命换孩子的命。“求...求您了...大夫...剖...了吧...额——”

“现在根本办没法剖,这里根本没有做手术的条件。再说了,肚子剖开了孩子是能取出来,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我不敢保证能把你救活。”洋大夫摇摇头,根本不同意在这么恶劣的条件下做剖腹产手术。

范川使劲摇头,“我没事儿...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啊——啊——”他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便又是一阵尖锐的阵痛突然袭来,好似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使劲地揉搓他坚硬如铁的肚子。范川顿时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整个人不受控制的要往后倒,幸亏两个护士在后面使劲顶着他,要不他早就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不过经过这么一折腾,只见范川两腿间哗啦啦就顺着大腿流下了一股股温热的淡黄色液体。他的羊水在催产素的作用下终于破了,洋大夫赶紧戴上了医用橡胶手套,蹲下身子把手伸向范川的下体探了探,高兴地冲两个架着他的护士说:“你俩赶紧扶他斜躺到那边儿那块白布上去。”又拍拍范川的肩膀,安慰道:“羊水破了,内腔口也全开了。快了,快了,你很快就能见到你的孩子了。”

范川虚弱地点点头,被护士扶到一边的白布上躺好,又照着洋大夫的吩咐,不乱用力,等疼起来憋足了气再使劲。此时腹中的孩子也在努力寻找出口,一直在用小手小脚使劲撞击范川脆弱的内腔四壁,挤压他的腰身。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剧烈疼痛让范川蜷起的双腿不听使唤地胡乱打着晃儿,他觉得在这一刻,足以用“度秒如年”来形容。

努力憋足了气向下用力的范川,眼角还挂着未干的泪珠,眼前突然就出现了秦玄策的模样,忍不住就因为产痛咒骂了起来:“秦玄策...你…混...混蛋...啊——哈...哈...额——啊——”可下一秒,却因为失了力气,胸腔剧烈起伏却发再也发不出任何的声响。

洋大夫使劲挤压着范川早已变形下坠的坚硬肚子,在他白皙的肚皮上留下了一道道明显的红痕。“快了,快了!马上就出来了!孩子的头已经快出来了你再忍耐忍耐,使劲!”

随着洋大夫的指导,范川再次拼命的用力,后穴撕裂的疼痛早已被强烈的阵痛所掩盖,他修长的双手紧紧抓着身下早已沾满了自己鲜血的白布,突的眼前一黑,蜷曲的双腿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空气中顿时弥漫开一股腥甜的味道。

终于,范川腹中孩子不容小觑的头颅冲破了最后一道关卡,被全部挤了出来。范川瞪大了自己那双早已无神的鹿眼,张开嘴大口大口地喘息着,现在的他迫切希望能多呼吸几口新鲜的空气。

洋大夫欢呼着托起了卡在穴口孩子的脑袋,再轻轻用力一转,顺着大股羊水滑落出小身子的新生儿,刚一落生就开始张着小嘴努力大声哭喊了起来。瞬间,整个山洞中回响起婴儿嘹亮的啼哭声。

洋大夫把孩子直接放到了范川的怀里,“看看,你生了个儿子~你家孩子头是真大,怪不得把他daddy折磨成这样。”他一边低头做着最后的善后工作,一边忍不住吐槽了几句新生儿有些“超标”的头围。

【下接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