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秦川】婚约(ABO)③

Work Text:

【上接lofter】

范川并没有回答秦玄策的疑问,而是摆正了他的腿,一跃骑到了他的身上。他拽着他衣领的手更加用力,早已被恼人的欲望侵袭到癫狂的人摇了摇自己越发沉重的脑袋,猛地抓住了对方现在还毫无生气的命根子,声音突然就软了几分道:“傻蛋儿...你抱抱我...好不好…”

秦玄策被范川猛然间握住了命根子,整个人身上就像是过电一般麻粟的动弹不得。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被人这样握住过下面那根,可奇怪本应该讨厌这种过分亲密的肢体接触,却没想到到最后换来的却是身体和情绪的双重亢奋。他也开始像范川那样浑身忍不住颤抖起来,虽然不知道这样的反应到底意味着什么,却也听话地搂住了向自己索取拥抱的范川。“媳...媳妇儿...媳妇儿...”像是无师自通一样,开始有了强烈反应的秦玄策,搂住范川滚烫香软的身子后,本能的张嘴就叼住了他的耳垂,慢慢亲吻啃咬了起来。

“嗯...”范川被秦玄策咬的舒服极了,起伏的胸膛更加猛烈起来。“傻蛋...你摸摸这儿...”范川也不觉得不好意思,而是大方的解开了自己轻薄的里衣扣子,露出自己小片奶白色的胸口肌肤。他抓着秦玄策的手一把摸上自己那细腻的皮肤,稍稍向下就碰到了胸口那左右分开的两点饱满果实。“你...你摸摸它...难受...”

秦玄策听话地点点头,手摸上其中一点,揉搓了片刻,便让它比刚才更加的硬挺。范川被摸的舒服,细碎的呻吟声不绝于耳,这便让秦玄策也大起了胆子,两手左右开弓更加用力地揉搓了起来。

“傻蛋儿...嗯...”单单只是叫秦玄策这样抚摸几把便有了更加强烈回应的范川,感觉现在的身体就像有千百条虫子同时爬过一样,酥麻又舒适,却也只能算是隔靴搔痒罢了。他喘着粗气,努力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也不管这昏暗的月色下秦玄策到底能不能看到自己含情脉脉地渴望眼神,整个人比以往柔软了不止几倍的身体呼地就贴了过来,顺手就几下撕扯掉了对方的里衣扣子。“傻蛋儿...你知道该怎么做么?”

秦玄策其实也早就有了反应,最明显的就是自己底下那根平日里总是软趴趴的大家伙现在却硬挺挺地抬起了头,好像要冲破裤子一样,涨得自己生疼。可是他又不知道到底该怎样才能让自己底下那根像以往那样变软,只能傻乎乎地带着哭腔摇摇头。“媳妇儿...我...我下面涨的难受...是不是...是不是我得什么病了?”秦玄策到底是孩子的想法,他以为早就对范川起了反应的身体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

也难怪,秦玄策长这么大到底还是没尝过坤泽或是女人的滋味。

“那你摸摸这里。”范川也是认了命,对于这样心智不全的乾元,虽然生理上有了正常的反应,却不知道该怎么做也还算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他索性把自己的里裤和亵裤脱掉,露出自己为了迎接乾元进入不断涌出大量透明液体的穴口,抓着秦玄策的手,犹豫了片刻还是摸了上去。

秦玄策又被吓了一跳。他眼睛瞪得又圆又大,在微弱的月光下也亮晶晶地看着范川。“媳妇儿...你...你...是...尿裤子了么...”

范川倒是被这样傻里傻气的秦玄策逗笑了。他张嘴叼住秦玄策肉肉的耳垂,使劲咬了一口,疼得秦玄策龇牙咧嘴。“拿你那根堵上这里,就不出水儿了。”

“啊?”秦玄策显然是没明白范川的话。

空虚又燥热难耐的范川,早就没了刚才的耐性,心想反正这傻子也不会做,那还不如自己再主动一点儿。他想着便把葱白般细长的手伸进了秦玄策的裤子,握住那根滚烫坚挺的肉柱直接拽了出来。那肉柱子上布满了凸起的青筋,握在手中还在不受控制地突突跳动。

秦玄策浑身一颤,努力挣扎着又开始努力想要向后退。

“你到底是不是乾元!”范川低声怒吼着,声音不算重却很有力道,同时手上的力气也加重了几分。他透过月光看到了秦玄策受到惊吓的样子,心却又软了。“算了...”再怎么想,这也像是自己要强奸秦玄策一样。

不过一个坤泽去强奸一个乾元,再怎么看也像是天大的笑话。

在这个世界上,仿佛坤泽一生下来就是为了成年后被乾元占有的。不管坤泽是否愿意,他们最后的归宿大多都是屈服在自己的乾元身下,为他们的乾元生儿育女,直到老去没了生育能力为止。

范川突然又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可悲,只是头一次情热期没了抑制的汤药,下面那个淫荡的穴口就开始不受控制的流出淫靡的液体,穴口大张旗鼓地开合着去乞求乾元占有、操弄。现在的自己又和发情期的动物有什么区别,满脑子不都是乾元那根又粗又大的肉棒么?

“媳妇儿...”秦玄策见范川突然就转过了身把自己抱成了一团,一时也慌了手脚。“媳妇儿你怎么了,媳妇儿...”他从身后努力搂住浑身止不住颤抖的范川,鼻尖扫过对方的脖颈轻轻地点到了那发烫的坤脉,只属于范川的香气窜进了他的鼻腔。秦玄策突然就再次主动了起来。他把范川搂紧在自己怀里,让他和自己面对面。范川的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他有些心疼,伸手擦干后随即就探头去吻住对方饱满的嘴唇。

“傻蛋儿...”范川努力地搂紧秦玄策结实的肩膀,就算自己刚刚心里狠狠地嘲弄了自己一番,但是这种难以控制的本能和天性还是想让自己去努力向面前这个乾元索取。“傻蛋儿...你就抱着我就好...你不会做...没关系...”现在的范川,只求能得到隔靴搔痒的丝丝慰藉就好。

秦玄策却摇摇头,伸手一把就拽掉了范川腿上半遮半掩的裤子。越来越浓烈的清甜味道横冲直撞地通过鼻腔钻进他的身体,冲入胸膛后又迅速地沿着流通于全身上下的血管冲刷到身体的每个角落,像是草原上燃起的那星星点点的火种一般,不受控制的瞬间成了燎原之火。

范川咬着嘴唇,早就染上了嘶哑的呻吟难耐地溢出了紧闭的牙关。秦玄策只是简单地抚摸了一把他早就湿透的下身,那种无法用言语诉说的快感便迅速通过尾椎顺着脊椎扩散开来,让他整个人差点儿再次不受控制地跌落进了秦玄策的怀抱。

可下一秒,正当秦玄策准备下一步的动作,范川却又像是出尔反尔般地拉住了对方贴近自己的手。“傻蛋儿,你要想好了。如果你现在停下来,还来得及。”范川总觉得自己的良心又不允许自己去这样“诱奸”一个心智不全的人。

秦玄策却像是突然开了窍一样,一口咬住了范川的嘴唇就疯狂的亲吻吮吸了起来。

一吻结束,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天雷搅动了地火。

乾元和坤泽最原始的欲望和本能被释放的淋漓尽致。

去他娘的理智和道德!

范川狠了狠心,想要扑倒面前秦玄策的一瞬间却被对方先狠狠地扑倒在了床上。

“嘶...”

“摔疼你了?”秦玄策问了一句,湿吻却迫不及待地在范川精瘦的身上落下一个个深深的印记。

“嗯...傻蛋儿...轻...轻点儿...”范川的脚趾蜷缩着勾住了身下的单子,努力想要把难以启齿的快感通过脚尖的纠结释放出去。“嗯...”

秦玄策的技术显然算不上上称,他没那么多技巧去挑逗满足范川,只是胡乱地用大手覆上对方的胸膛用力摩挲,这不着轻重的抚摸却打的范川措手不及,浑身一颤就大声呻吟了出来。

范川被自己突然不受控制的大声呻吟吓了一跳,赶紧羞臊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这要是让巡夜的家丁听见了可怎么是好。

“傻蛋儿,你这...都是在哪儿学的...”可是说秦玄策没技术吧,又不像是一点儿都没有的样子。范川这时倒是有闲心思考起了问题,甚至是有些吃起了飞醋。“你不会是和别人试过吧...”

“成亲前,娘给我看了点儿画册,上面就...”秦玄策连连摇头,“我...我没有...我只和你试过。”秦玄策说完真的要嘴角一抽咧开大嘴哭起来的架势。

范川慌忙伸手轻拍起压在自己身上的秦玄策,想着自己也是没事儿找事儿非要问这活祖宗一些不该问的问题,这下把他招哭了今天晚上谁也别想舒服了。“乖,傻蛋儿,是我错了你别哭啊。乖乖,你别哭。”眼看秦玄策还在抽搭,范川那双圆滚滚的鹿眼滴溜溜地一转,伸手就又一把握住了秦玄策的命根子,开始上下快速撸动了起来。

秦玄策哪里经历过这些,被范川这么一弄,差点儿一哆嗦就泄了出来。他以为范川是在故意欺负自己,有点儿生气地两手使劲在范川腰间敏感的软肉上捏了一把,范川立即松了手,嘴里又传来阵阵呻吟。

算是尝到了甜头的秦玄策还要伸手捏范川的腰间软肉,可是被眼疾手快的范川一把抓住了手。“秦玄策,你到底...会不会做...你要不做,就从我身上下来。”范川这回也是真急了,他心想刚才看你被吓的不轻才一直对你好言好语,没想到这傻乎乎的乾元还懂得在坤泽的敏感点上做文章。该打!刚才就不该心慈手软!

“哦...”秦玄策低着头,还是借着那点儿月光朝着范川的两股之间微微一瞥,眼神突然就没刚才那么亮晶晶的,倒是多了几分惆怅的黯淡。其实他是真的有些不会做,但是又怕躺在自己身下浑身散发着诱人香气的范川看扁了自己。现在也只有作为一个成年乾元的天性和本能能救救自己。秦玄策咬咬牙,用最为原始的姿态和动作,与身下的范川四肢纠缠在了一起。握住范川脚踝的大手顺势沿着对方的大腿内侧向上滑动,路过膝弯时轻轻一挠,再飞快攀至与大腿根部相邻的开合穴口,那里早已被源源不断渗出的透明体液打湿了不知多少次,触感滑腻,又散发着只有身下坤泽才有的独特微甜气息。

得到了一系列暧昧且舒适抚慰的范川本能地屈起了自己的双腿,又大方地打开,像是在慢慢引导着同自己一样“初出茅庐”的秦玄策能够更好的近一步去占有自己。

秦玄策以食指绕着闭合的穴口时轻时重地揉按,红艳的肠肉原本因为外物的刺激而习惯性地瑟缩着,然而没过多久便蠕动着做被驯化般的软化。在秦玄策指腹的揉弄下微微凹陷,紧紧地吸附着微凉的指尖无规则地快速颤抖。

仅仅是两三根手指便把范川操弄的有些失神,他紧紧地抓着身下的单子,扭动着异常妖娆的腰身,死死咬住嘴唇也没有阻止呻吟的脱口而出。如此迷情时刻,他的身体内部却着实比他表现出来的还要悸动热情。湿软的内壁原本紧紧贴合在一起,此刻却被秦玄策用手指一点一点地毫无计划性质的破开,在经历了短暂的不适后立刻欣然包裹而上,甚至是把对方的手指纠缠得严丝合缝。

同样不是很好过的秦玄策喘着粗气,额头早已布满了细密的汗珠。他的手指将范川的穴口塞的满满当当,手指微微地转动就能带动身下人的轻微抖动。这种感觉妙不可言,然而秦玄策的脑海中又似乎有个无名的声音在时时刻刻提醒自己,现在的感觉却并不是最棒的感觉。

范川早就瘫软在了床上,许是因为觉得这样过分主动索取的自己太过羞愧,所以便用胳膊横在脸上挡住了大半的表情,可从红润双唇间逸出的连绵不绝的呻吟又足以表明他此时此刻早就陷入了情欲中无法自拔。

突然,远比刚刚停留在自己身体中的手指粗硬火热的柱状物体刚一抵上入口,范川就像被刀捅了一般,放下挡住大半张脸的胳膊瞪大了眼睛直勾勾地盯住了在自己身上摸索做动的秦玄策。

还在努力做动的秦玄策显然是被范川的表情吓到,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一顶,范川高过刚刚任何一次的呻吟与尖叫声便强势地飘散在了微凉的空气中。

“媳妇儿...我...我是不是弄疼你了...”秦玄策也觉得自己下面那根比平时粗壮了不少的家伙尺寸有些吓人。这样的大家伙真的像画册里画的那样直愣愣地插进了身下人的穴口,他又觉得那画册是在骗人了。

明明粗一点儿的黄瓜塞进嘴里都撑的嘴疼...

范川被秦玄策毫无前兆地一顶,本该有的理智就乱成了一团乱麻,头脑一热又本能地抬腿勾住了对方的腰背,同样猛地用力向下一压,同时挺腰向上贴近对方的胸膛。秦玄策的肉柱就这么被吞没了大半。

无法形容的快感让两个纠缠在一起的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你快动...”几个简单的字硬是从范川嗓子眼儿里生生挤出来的。就刚才那一下,疯狂的快感差点儿让他没忍住大声喊叫起来。

“好...”秦玄策点点头,双手便卡住范川轻轻颤栗的细腰,挺身一顶,就把暴露在空气中的小半截肉柱全都送了进去。

“啊...”范川绞着身下单子的双手更加地用力,还未从那种从未体验过的身体内部被生生劈开的刺激里反应过来,就又一次被秦玄策横冲直撞地冲进了更深处。他哽着嗓子挤出一声含糊不清的呻吟,双腿便失力地滑落在了大床上。

秦玄策尝到的甜头越多,就越放的开。他现在已经有些无暇顾忌身下范川连声说着“轻点儿”、“慢点儿”的声音,脑子里只剩下被内壁绞缠吸附的极致快感,双手扳着范川的大腿稳稳地把他牵制在自己身下,便又开始了新一轮猛烈地进攻。范川后穴中层层叠叠的软肉将秦玄策侵入的硕大肉柱包裹得严严实实,它毫无顾忌地蠕动着、颤抖着。秦玄策稍稍恢复了些许理智,虽然抽动的幅度甚大,但却努力控制住自己的速度,好像故意在逗弄湿热内壁。缓缓退出,又慢慢地深入,这样的动作让那紧致的穴道对硕大的肉柱恋恋不舍。沾满水光的肉柱退到只剩下半分后陷在紧紧吸附着自己的穴口便不再动弹,等到坤泽稍稍平复了呼吸,乾元就又一次猛地刺入,整根没入,一捅到底。

像范川这样年纪还依旧保留着完璧之身的坤泽在这战乱年代实属少见,他看似强势又独立,却在没有抑制汤药的情况下,在这个欲望席卷而来的夜晚,在秦玄策面前毫无保留地展现出了最真实的自己。

被乾元这样肆无忌惮地捣弄,让身下的坤泽没过多久便呜咽着坠入了欲海情波,如玉的纤细手指在被褥上徒劳无助地抓挠着,却抓不到一根能把他带出令人窒息快感的救命稻草。

坤泽的身体天生就和乾元是那样的嵌合。不多时那些酸胀吃痛的不适便都烟消云散,只剩下内壁被肉柱摩擦的极致酥麻快感。每一次被乾元粗壮的肉柱从外至内毫无保留地劈开,范川就感觉到有一股电流从身体内部窜起,飞快蔓延到全身,连指尖都微微跟着秦玄策抽动的频率颤抖。然而还不等这波让人想要大声尖叫的酥麻快感散去,下一波更为刺激的快感立刻接踵而至,直到他的身体再也装不下如此多的疯狂与刺激,它们纷纷化作眼泪、汗水还有口水,源源不断地从他的身体里溢出,将范川敏感的身体搞得一塌糊涂。

此时的秦玄策就像是发狂的野兽,加快了身下速度的同时,毫不停歇地在范川紧致的穴道中抽送着。忽然,敏锐的肉柱顶端触及到了一处极为柔软滑嫩的秘境,那里带着一点儿似有似无的褶皱,擦过时明显能感到顶开了什么。

“唔...傻蛋儿...不能...”意乱情迷时刻的范川却在渐入佳境的重要时刻在秦玄策身下挣扎了起来,反应过于强烈的突地想要收缩自己敏感脆弱的穴道以便排挤出进入自己身体更加绝美秘境的那根粗壮肉柱。“那里不行,绝对不行!”他态度强硬,修长的双腿也在使劲扑腾着,来显示自己现在的坚定与决绝。

“可是...媳妇儿...”到底是比坤泽身材高大不少的乾元,秦玄策只稍稍用力便控制住了早就被自己操弄到虚弱的范川,身下那根肿胀的肉柱还在顶弄着那柔软敏感的地方。“为什么...”

“就是...不行...啊~”范川话还未说完,秦玄策埋进他身体内的肉柱便开始有了向外滑动的趋势。还没得到完全满足的范川,挣扎着抓紧了对方的肩膀,“别...别出来...”他想要,想要身上乾元更多的抚慰与关爱。

“可是...我怕我怕会进...”秦玄策一时也犯了难。

“那就进去吧。”范川声音颤抖,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进去吧。”反正只要不咬破他脖颈上的坤脉,一切就都还有挽回的余地。

“但是...”

“我让你进去!”范川被穴道内蚀骨般的刺痒逼得泪水涟涟,无意识地扭动着腰肢,收缩着穴道,“进去!啊~!”

主动邀请乾元进入自己孕育子嗣内腔的坤泽,却没想到腔口被乾元撞开射精的一瞬间,对方会连同自己脖颈上发烫散香的坤脉一同咬破。

秦玄策用乾元对坤泽本能的征服欲,完完全全地标记占有了范川。

两人的气味迅速融和在了一起,完全不受控制。

方才那一下已经耗光了范川的体力,此时的他只能徒劳地张着嘴无声地喘息,从胸腔里挤出破碎的音调。作为坤泽,身体里最为隐秘宝贵的地方被完全占据的感觉已经不仅仅是用“快感”二字便能准确形容出来的。毫无防备,毫无抵抗,毫无招架之力,只能任由乾元那根滚烫坚硬的肉棒蛮横无理地在自己最柔软之处烙下深重的痕迹。秦玄策试着在范川紧致狭小的内腔里顶弄了几下,被死死压在身下的范川立刻抽泣着摇起了头。刚刚还有着些许兽欲想要多占有几次身下人的秦玄策,到底是恢复了理智没有继续做出出格的举动。

乾元巨大又牢固的结在坤泽的内腔中慢慢张开,此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微微擦亮,秦玄策看着身下红着眼眶,眼角不断滚落出大颗泪珠的范川,忍不住低头亲吻起他脸上的泪痕。

“媳妇儿,我还是弄疼了你对不对...对不起...”现在的秦玄策,又恢复了往日愣头愣脑的模样,像极了做错事的孩子,怯怯地小声用不算熟练的话语希望安慰身下哭泣的范川。“我...我现在出来!”他说完就要从范川身上下来。

“疼...”范川被秦玄策的动作扯到,皱着眉头,用胳膊捂住眼睛闷声说道:“你现在不能出去。”

乾元在坤泽内腔成结的时间异常漫长。一些不负责任的乾元,为了不让被自己标记过的坤泽怀上自己的孩子,故意强行在成结的同时退出内腔,这样做的结果当然是会对坤泽造成巨大的伤害,伤及孕育子嗣的内腔甚至要了坤泽的性命。

范川显然是不想给秦玄策生孩子,但是他当然也不想就这么丢了性命。他的理想与抱负还有很多,他希望自己有机会能和陆雨涵还有马原他们一起去杀小鬼子。

半个时辰后,范川才从高潮后的余韵中真真正正的缓了过来。他平静地眼睁睁地看着刚刚已经完完全全占有了自己的秦玄策从自己体内退了出来,他努力挣扎着用双臂撑住了床铺想要起身,却又浑身酸软的眼前一黑便一头栽进了对方结实温暖的怀抱。

“媳妇儿,我以后会加倍对你好的。”秦玄策冲着怀中昏睡过去的范川耳语,大手也在轻轻地抚摸拍打着他略显消瘦的后背。说完又像是不放心,生怕范川会跑了一样,捧着他的脸,又在他的唇上使劲亲了一下。“盖章!”秦玄策说完这才算是放了心,用棉被把俩人全都包裹了起来。乾元的成结的时间漫长,要耗费他不少的体力,看着怀中早已昏睡过去的坤泽,亲也亲了,抱也抱了,最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想想嘴角就不自觉地上扬,随后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下接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