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你的香气(8)

Work Text:

王俊凯刚从床上爬起来,浑浑噩噩的就去打开门,他扑倒不是因为看见了千玺,而是双腿发软根本站不稳。

 

凌晨那个梦让王俊凯百年不遇梦了一次遗,王俊凯潦草的洗了个澡披上睡衣外套就睡去。上午王炳文兴师问罪,拿着八卦新闻对王俊凯耳提面命的教导了一番,送走了王炳文,王俊凯躺在床上只觉得浑身燥热,神志也有些不够清醒,脑子里翻来覆去做着同样的梦,梦里他和一个陌生的Omega互相占有,而最后那个Omega的脸都会被替代成千玺的。

 

反反复复的折腾,王俊凯觉得自己神经都快衰弱了。

 

“我洗过澡就睡下了,没来得及穿衣服。”王俊凯扶着墙站起来,理了理自己的睡衣下摆,盖住了微微抬头的下体。

 

王俊凯的小兄弟从来没有这么精神过,从昨天和千玺亲热过之后,准确说,从闻到那股淡淡的玫瑰香之后王俊凯几乎一直保持着这个状态。

 

王俊凯脑子好像短路了一般,从来没想过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直到看见了千玺,王俊凯才找回了点思绪。

 

从千玺第一次试探性的亲吻,到昨天王俊凯恶作剧似的深吻抚摸,王俊凯只要和千玺亲近似乎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下半身。

 

这种冲动只对易烊千玺一个人,尤其是昨晚之后,王俊凯不仅闻到了熟悉的味道,还一直保持着兴奋状态,王俊凯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烫的额头,终于搞明白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不是什么感冒,也不是没有睡好,这分明就是发情了啊。

 

王俊凯看着千玺,好半天才又开口,“千玺,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王俊凯这个问题来的莫名其妙,不过宏程和万熙两家都是制药集团,小时候真的见过也所不定,“也许吧。”千玺说着转过身面对王俊凯,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王先生的脸色似乎不是很好,不舒服吗?”

 

千玺向屋内探了探身子,四下张望了一番,没等王俊凯回答继续说,“王董事长呢,不是说晚上要一起吃饭吗?”

 

“他早就回家了,他只是找个理由让你过来而已。”王俊凯揉揉脑袋打了个哈欠朝屋里挪了几步,“进来坐吧,你好歹也交差了。”

 

千玺抬手看了看表,心里有点窝火,“我是推掉了一个重要会议才来的。”多余的话千玺不想再说,他身子侧过,手已经搭上的门把手,“还请王先生转告王董事长,不要咄咄逼人,本来我们公开关系也只是无奈之举,还有王先生如果想搬过来跟我一起住我不介意,这周末就可以。”

 

千玺已经把门打开,王俊凯却还没什么动静,千玺叹了一口气,“王先生,你还有什么问题——王俊凯,王俊凯?”

 

王俊凯躺到了沙发上,双手抱在胸前,面色潮红,额头布满了汗,看起来很不舒服,千玺一只脚已经踏出大门,看到王俊凯这副模样无奈了叹了口气,“王俊凯,你真能给我找麻烦。”

 

王俊凯似乎晕了过去,就算千玺力气比起一些Alpha都不弱,可扶起一米八几的王俊凯还是有些吃力,等到把人搬进卧室,千玺出了一身汗,领带卡的脖子难受,千玺随手解开放到了床头柜上。

 

王俊凯衣服散开,千玺无意间又瞥见他的下半身,这家伙如果正常起反应模样还挺壮观,千玺其实也没看过什么Alpha的生殖、器,一时间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难受,渴——”王俊凯动了一下,分身也跟着抖了抖,千玺立马收回视线,扯过被子盖在王俊凯身上。

 

“千玺,你想什么呢。”千玺拍了拍自己的脸,为自己刚才的失态后悔,王俊凯又嚷嚷了一声渴,千玺摸了摸王俊凯的额头烫的厉害,千玺只好给Kay打电话让她叫医生来,放下电话千玺去厨房倒了杯水。

 

看着千玺的背影朝厨房走去,王俊凯眯缝着眼睛探头瞧了瞧,听到脚步声又赶忙闭上眼睛躺倒床上呻吟。

 

千玺自然没发现王俊凯没有真晕过去,小心把人托起来靠到自己身上准备喂水,“王俊凯,水来了,喝点。”

 

王俊凯双唇紧闭,水顺着嘴角向下流到脖子上,千玺赶忙把水杯放下,用手擦着王俊凯脖子,王俊凯嘴角不易察觉的上翘,心里默默称赞,千玺的手好像很软。

 

王俊凯继续闭着眼睛享受着千玺的服务,千玺却渐渐没了耐心,千玺独立生活惯了,照顾自己不成问题,可是照顾别人千玺的经验几乎为零。

 

千玺又给Kay打了个电话催促,Kay忙说她和医生已经在去的路上,千玺应了一声放下电话,王俊凯不知何时搂着他的手臂继续睡去。

 

千玺抽了抽手却抽不动,“啊,王俊凯你给我放手。”王俊凯浑身都很烫,皮肤贴着皮肤,这下连千玺也觉得有些热,王俊凯的手劲挺大,千玺也搞不明白睡着的人哪来这么大劲,挣脱不开只好斜靠在床头,任由王俊凯搂着自己。

 

两人虽然亲都亲过了,但千玺似乎从来都没有仔细端详过王俊凯,不得不说,王俊凯长了一副大众情人的脸。两人认识至今,从一开始的相亲,到后来歪打误撞发现王俊凯的皇后店和曹教授的儿子有关联也不过一两个月的时间,结果还没等到把曹雨的事情解决好,两人又稀里糊涂变成为了公众眼里的情侣关系。

 

千玺揉了揉眉心,第一次觉得有点疲惫,一个人撑着整个公司,不仅要解决内部问题,还要受制于万熙药业,现在倒好,自己还成了民众口中茶余饭后的谈资。

 

王俊凯的呼吸打在千玺的手臂上,刘海都汗湿了,千玺看着王俊凯微颤的睫毛,伸出闲着的那只手替他拨了拨挡在眼皮上的刘海。

 

王俊凯的公寓虽然没有千玺的别墅大,但放眼放去却也显得空旷无比,千玺心里小小的触动了一下,他以前生病都是自己一个人挺过来的,如果今天他没来,王俊凯恐怕也要跟曾经的自己一样,再难受也要硬撑着自己去医院。

 

其实刚才王俊凯只是眼前一黑倒在了沙发上并没有真的晕倒,他之所以假装晕过去不过是想让千玺多陪他一会儿,可是现在,贴着千玺的胳膊,王俊凯又开始觉得心跳加速,身体的反应也更加剧烈,脑袋昏昏沉沉,没多久就真的睡过去了。

 

几乎是睡去的一瞬间,王俊凯又梦见了那次生日会他闯进的那个房间,而床上的人依旧等着他,他张着嘴叫着千玺的名字,想要确定那个人是不是他,却发不出什么声音。

 

千玺只能听到王俊凯小声嘀咕着别走然后把自己搂的更紧。

“没事了没事了,我不走,你别怕。”千玺拍了拍王俊凯的肩膀,轻声哄着他,“医生很快就到,你再等等。”

想想王俊凯这么多年一个人在国内,生活状态恐怕跟自己当初在国外一样吧,千玺看着王俊凯,竟然有点觉得他似乎没那么讨厌了。

 

Kay办事效率很高,没多久就带着医生赶到,千玺终于从王俊凯的钳制里脱困,看着医生给王俊凯量了体温打上了点滴。

 

“医生,他怎么样?”Kay带来的医生是个Alpha女性,穿了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脸上架着一副厚底眼镜。

 

千玺问完医生也没回答只是狠狠瞪了千玺一眼,千玺费解,医生把人赶到门外,关上门才开口,“你这个Omega是怎么回事啊?”

 

医生二话不说就开始指责起千玺来,“你的Alpha发情了你都不知道,别以为我不看新闻,你们俩不是刚刚宣布订婚吗,你知不知道Alpha发情比Omega发情还要严重,如果我没及时赶到,他可能就要烧糊涂了。”

 

千玺没由来的被医生说一顿,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反驳,“发,发情,你说Alpha发、情?”王俊凯不是连正常的生理反应都没有吗,怎么就发、情了,千玺生生忍住没这么问。

 

千玺看了一眼Kay,Kay满脸的不自在,偷偷捂着嘴笑,千玺顿觉无语。

 

“您说的是,是我疏忽了。”千玺很少在别人面前放低姿态,现在因为王俊凯还要跟一个医生道歉,“那医生您说他大概什么时候能醒来。”

 

千玺说着又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他已经在王俊凯这里耽误了快两个小时,今天的会议看来注定要泡汤。

 

千玺看手表的动作被医生逮个正着,医生火气又涌了上来,“你说说你们Omega,现在一个个都做事业型的强人,工作重要还是你的Alpha重要啊,你今天哪里都不能去,必须留在这里陪他,你的信息素能让他快点好起来。”

 

千玺搞不懂这医生为什么这么义愤填膺,看一眼手表怎么就触动了医生的神经,再说千玺没办法分泌信息素,留在这也没什么用处,“那个医生,其实我——”

 

“别想找借口,他现在最需要你,也别指望我留在这,你不知道Alpha之间相克吗?”

千玺又看向Kay,Kay耸了耸肩,仿佛在说没办法我也是Alpha。

 

“针你会拔吧,很简单,等到吊瓶打完拔出来按五分钟就可以。”

医生说完又意味深长看了千玺一眼,最后在Kay的带领下离开。

 

千玺长这么大还是头一遭被一个医生教训,不过医生走了,王俊凯还在打着吊瓶,自己似乎真的脱不了身。

 

王俊凯不是说过自己有生理障碍吗,好端端的怎么发、情了,千玺越想越不懂,推开门一股Alpha信息素扑面而来,王俊凯在床上扭动着,似乎比刚才更严重了。

 

千玺再怎么说也是个Omega,平素和Alpha正常的交往倒不会引起他的不适,只是现在王俊凯的信息素来了一场火山喷发,千玺浑身上下每个毛孔似乎都舒展开来迫不及待的吸取。

 

仿佛从来都没有体验过这样的感觉,千玺看着床上的人,竟然也发不起火来,他几乎想也没想便一步一步靠近,窗帘被医生拉上了,屋里只开了一盏地灯,很是昏暗,可千玺却仿佛能看清王俊凯的每个动作,他皱着眉头,用手扯着自己的睡衣,而脚也不安分的踢着被子。

 

埋着针的那只手也开始不老实,不停地擦着自己额头上的汗,千玺重重的叹了口气,既来之则安之,这回就好人做到底吧。

 

千玺去卫生间淘了毛巾,给王俊凯擦了擦身体,又从柜子里找出新睡衣,一边念叨非礼勿视一边替他换上,几番折腾千玺身上的衣服都汗湿了,千玺看着王俊凯睡得稍微安稳,这才放下心来去浴室冲了凉。他和王俊凯身高差不多,此时也不需要太讲究,千玺翻出全新的内裤,又找了一件王俊凯的卫衣和短裤穿上,衣服上也尽是王俊凯的信息素,不过现在千玺已经适应了这种味道,仔细闻闻,好像有种树木的味道,称不上难闻,甚至还可以说好闻。

 

做完了这些事王俊凯的吊瓶也见了底,千玺替王俊凯拔了针,按住了贴在针眼上的胶布。一碰到王俊凯的手千玺就被握住,王俊凯舔了舔嘴唇又开始叫嚷渴。

 

千玺这才发觉他之前倒的水王俊凯一点都没喝,千玺伸手拿过那杯水凑到了王俊凯嘴边,“王先生,王俊凯,起来喝水了。”

 

王俊凯睡梦中听见有人叫他,从昏迷开始,他就一直重复着那个梦,一会他在和Omega亲吻,一会他又和Omega一起躺在医院,一会他又追着那个Omega问他叫什么名字,一直跑的Omega终于站定,王俊凯看着他的背影轻声叫着千玺。

 

Omega没有说话只是缓缓转过了身,王俊凯眼前一白,Omega不见了,此时他却听到有人叫他,一声又一声,王俊凯眼皮动了动,眨了好几下眼才终于借着地灯微弱的光看清面前是谁,千玺见王俊凯醒来脸上的神情才稍稍放松,他又叫了几声王俊凯,声音里极尽温柔。

 

王俊凯望向千玺那双眼睛,身体里的血液似乎都流动的更快,千玺的脸再次和记忆里的人重合,虽然过去了快十年,可是那双琥珀色的眸子没有变,眉心一点痣没有变,连此刻他柔软的头发落在额头上的样子都没有变。

 

王俊凯这下算是彻底确认了,千玺就是当初那个Omega,那个在自己第一次发情就标记的Ome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