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漫長的告白

Chapter Text

*2017年後的BC文,總是這手那手硬是要說我愛你的節奏。獻給熾烈眼神的Bradley和接受這熾烈眼神的Colin。 (笑)
*他們屬於彼此不屬於我

Bradley

      這是一段太過漫長的迷戀,對他們兩個人來說都是。既不健康,也不營養。還很變態。像蜜蜂溺死於蜂蜜。

  原以為經歷了過於親暱而需要拉開空間、好讓彼此喘息的時光,又熬過了疏遠得幾乎產生禁斷症狀的日子,他終於可以成功戒掉Colin Morgan,在不遠不近的距離中安身立命,至少戒掉對黑髮青年的癮頭。但是沒有。

        他沒有辦法。無能為力。

        即使每天來電或偶爾視訊的對話內容已經夠自然了,然而突然聽見Colin被逗樂的低沉笑聲,看見他笑時嘴角牽起酒窩,Bradley的脈搏速率還是高過於任何甚至是踢球、健身的時刻。如今見到本人(也不知道見過多少次了),看見他在舞台上的演出,彷彿所有閃電都指向他般的明亮懾人,更是打從腳趾麻癢到髮根。渾身發熱。他很難理解這十年來究竟是怎麼轉變成這樣的:明明剛認識的時候是Colin被他完全吸引、完全地仰望他;明明是Colin話說得不清不楚,才讓他耐著性子和他培養默契;明明是他覺得他瘦弱、無辜、眼睛濕潤、需要保護和溫柔對待,基於騎士精神所以朝他伸出手。然而就在某個至關重要卻被Bradley不小心忽略的關鍵點上,他突然成了谷底仰望的那個。

  從飼主變成了寵物,從被動變成了主動,從蜂蜜變成蜜蜂。

       伸出的手緊緊抓住,不讓對方放開。

       無可救藥地迷戀他。

       Bradley James無可救藥地迷戀Colin Morgan。

       到達再也不能玩笑以對的關係之後,他們沒有明說也沒有說明,沒有鼓勵也沒有禁止,但他的好友除了Eoin以外,全都自發性小心翼翼、諱莫如深地在他面前,每當話題河流途經Colin這座島嶼,便自動繞過避開,像是在幫Bradley保守什麼天大的秘密。他都不知道自己跟這些死黨到底算是太過熟還是不夠熟。不確定他們是出自好心還是想看好戲。

        這並不是一段需要遮掩的關係,老實說,儘管它既不健康也不營養。只不過他和Colin學乖了,不想再被捕風捉影的揣測打擾。雖然他曾經有過「喜歡就要昭告天下」的念頭,但後來才深刻理解真正心愛之物只想藏起來不讓任何人看見。僅此而已。然而當他主動提出要在記者之夜觀賞Colin的舞台劇時,全部人還是嚇了一大跳。有些反應是驚詫、有些則是驚喜。當然Eoin的反應仍然獨一無二:眼神戲謔,語氣裡有揶揄(他會和他當朋友那麼久不是沒有原因的)。

        總之,他的Colin宛如一隻粉紅色大象——既可愛又性感的那類,耳朵還大得可以當翅膀飛——現正被人巧妙又有禮貌地無視著。噢不,等等,粉紅色大象是指迷幻藥嗑嗨的狀況。他想說的是房間裡的大象。

  噢不,等等,他剛剛很自然地想著「他的Colin」?

  「呃,Bradley?」

  「嗯?」聽到熟悉的叫喊,他回過神來,這才把目光從Colin的側臉(大部分時間聚焦在嘴唇)移至 ……Colin的眼睛。對方指了指Rupert。

  喔。原來是Rupert喊他。

  Rupert笑了笑,沒說什麼,繼續話題,但明顯已偏頭轉向剛剛也在台上的Sian。另外一位朋友加入他們相談甚歡。他剛剛的失神彷彿從未發生過。

        Bradley不由得嘆口氣:「房間裡的大象。」

        「什麼?」

        「你啊。只要我在場,我的每個朋友都會很小心地把話題跳過你。或者我們兩個。」他故作正經地說。

         Colin挑眉。「Rupert也是我朋友。」

         「 ……那不是重點。重點是你覺得?」

         「我覺得?我覺得我比較像黑天鵝。」

         「哼,你乾脆說灰犀牛。」

         「哇噢。我不知道你還會看商業書籍。」Colin的笑哏永遠那麼冷門(但他卻奇蹟似地聽得懂),他的笑聲永遠那麼容易令他心跳加速。而他的確看書。只有為數不多的人知道他骨子裡有個書呆子魂。Colin就是其中之一。

        「你少來。不過你知道的事情的確太少了,就算認識十年,我整個人也還是個不折不扣的謎團,難以拆穿。」

        「誰知道呢?也許我就是擅長解謎。」

        「我知道,而我更擅長愛你。」

        他說得非常小聲,但確信Colin已經聽見。從他睜大的雙眼,以及現在看起來已經沒那麼明顯的耳朵泛起玫瑰色澤就足以證明。再來是脖子,鎖骨。一路往格子襯衫遮罩的地方泛紅下去。格子襯衫忽然相當礙事起來。

        「你……」

        「對了,你剛剛在聽什麼?」他歪頭看向Colin,料想Colin不會拒絕他像大型犬般的眼神(他自認是披著黃金獵犬皮的獅子),也樂得由他來轉移話題。

        「是北歐的一個……」Colin聳聳肩。美好的肩線。

        這是一段太過漫長的迷戀,對他們兩個人來說都是。既不健康,也不營養。還很變態。

        面對這樣漫長的迷戀,他無力戒除,也不全然想戒,那麼就只剩下唯一的方法,能讓他免於自溺的危機。

  就是對Colin進行大規模的、漫長的告白。

  一直一直的,一直一直的。直到對方全身上下也沾滿了糖液。  

  一起甜死為止。     

       「一起聽。」[註1]

 

Fin.

 

註1.有傳聞兩人共用耳機聽音樂。

 

 

Chapter Text

Colin

  Colin Morgan從不迷戀。他確實對戲劇充滿狂熱,但這狂熱並非驟燒,而是鍛造,經過熱鍛、溫鍛、冷鍛,無止盡但有分寸的循環。先不要探究語意學上狂熱和分寸如何同時可能,端看他有效率、有進度且不停持續,務實,一心一意只做想做的事,就能明白何謂「狂熱得有分寸」。雖然想演的角色未必一一遂願,但不想做的幾乎都能分辨並排除。經年累月,從不間斷。

  他狂熱,但不迷戀。

  迷戀沒有分寸,沒有盡頭,沒有好處。又像顳顎關節移位,齒牙咬合不正,一不注意就流口水。一段漫長的迷戀既不健康,也不營養,還帶著癡纏的意味。貪婪,索求無度,無法辨認需要和想要的差別。

      「一起聽。」

  Colin從不迷戀,也不跟別人分享耳機,直到Bradley出現。

  他有點懷疑Bradley在這人來人往又嘈雜的地方聽音樂的邏輯,也訝異Bradley居然注意到在小聚閒聊之前,他確有一小段獨自聽音樂的時間(不,他其實並不真的訝異這個,畢竟Bradley今天的目光像是膠黏在他身上,從台上到台下,難以撕除)。可是無論如何,答應金髮男子的要求,比起隨時隨地防備他找空檔說情話要容易得多。

        「我更擅長愛你」——他才剛下戲,一股完成任務的滿足與憊懶席捲全身,聽到這句話時,已經沒有多餘力氣讓自己顯得稍微冷靜自持一點,或更機智地回應。就是全盤接受。反正也不是謊言。

        他訥訥地,乖乖把耳機交到對方手中,被輕輕撫摸拇指指甲的瞬間,也完全無心皺眉或抑制自己臉頰發燙的意思。

        分享耳機聽音樂是在這個時間、這個地點根本沒有必要的事,也許還會引起小小騷動,但他發現自己並不介意,甚至態度理所當然地彷彿這副耳機早就知道,自己從來不專屬於一個人的耳朵,而是兩個人的。

        這就是為什麼迷戀一個人全然沒有好處。為對方破例,一次又一次調整底線,不自覺地透露弱點。還會因為對方——

        「這是.……歌德金屬?你聽歌德金屬?」

        「嗯,最近聽的。北歐的團,leaves’ eyes。」

        「呃,等等,等等,這歌是在唱……」

        「沒錯,翡翠島你知道的。」[註1]

        ——還會因為對方被自己引逗的各種小表情(儘管是再冒犯的那種)感到有趣和欣喜,好像全天下沒有比那更值得熱愛、值得珍藏的東西。

        「你是故意的吧?」Bradley摘下耳機,順便也幫他摘下,途中有技巧性地捏了捏他的耳垂。多虧棒球帽的遮掩,Bradley臉紅的樣子並不明顯,但可以瞥見他氣惱又好笑地咬了咬嘴唇。Colin不確定是這個表情,還是剛剛對方說灰犀牛時的呶嘴,哪個令他更想親吻。

        「對,我是。」

        「Colin Morgan......」叫他全名的Bradley,往往是從可愛動物區轉陣到猛獸區的前奏。其實打從最初共演開始他就直覺對方既危險又深具威脅,只是活潑陽光的表象讓人以為他只是個歡快討拍的犬科寵物。Bradley幾乎快騙過所有人了,包括他自己;但Colin並未被說服。而他無法不在意的正是Bradley偶然才顯露出的深沉執拗。一處陽光照不到的蔭涼角落。他毫無理由地渴望理解那個部分。毫無理由地。

        金髮男子開口,蓄勢待發,但陸陸續續的朋友恰好經過,招呼,加入話題,轉移話題,展開新話題,沒有時間讓他好好表述。之後Bradley真正想說的話語似乎都成了嘴裡不停咀嚼的口香糖。他應聲,微笑,大笑,好像真的有在聽其他人說話一樣。不再洩漏真正的情緒。

       只有目光化為利齒,時不時熱烈地繼續往Colin周身嚙咬。Colin完全知道。

       一段漫長的迷戀既不健康,也不營養,還帶著癡纏的意味,對他們兩個來說都是。貪婪,索求無度,無法辨認需要和想要的差別。沒有任何好處。

        Colin從不迷戀,本來。遇到Bradley確實始料未及。但即使在不得不處於的狀態裡,他也同樣努力,像對待演戲一般對待Bradley。他們相處的方式有效率(別問是做什麼)、有進度(別問是什麼進度)並不停持續(別問誰比較久了,拜託);務實,一心一意只做想做的事,且一定要做到。不管彼此關係經歷多大的起伏。

        一會兒還有訪談,分開的時候,朋友們互相擁抱作別。他和Bradley也是。不過那些低沉的對話,只屬於他們之間。

        「結束之後,我家?」

        「我家,我家比較近。不用等太久。」

        「先提醒你,我明天還有兩場要演出。」

        「我會讓你在下午一點前離開的。我保證。」

        「你保證。」

       那將是一場漫長的告白,Colin心想。生理上全面的告白,用以慰藉長時間心理上沒有好處的迷戀。聽起來挺公平的。有效率,有進度且不停持續。一心一意。明天還能工作,相當務實。

  十足的狂熱。只是沒有分寸。


Fin.

註1 這是我之前在〈證人,與他們小小的穩定〉裡的小設定,B side,在此沿用,大致上就是Bradley手機/電腦裡有個資料夾叫翡翠島,專門放Colin的音頻這樣。小小kink XD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