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铁血柔情/Big Softie

Work Text:

Summary:身为前陆军游骑兵、街头警察,现小瀑布城最坚硬强悍的警探之一,Jim Ellison怎么会变成这样?

 

瓢泼大雨倾泻而下。

Sandburg难得主动申请待在卡车里,偎着热烘烘的取暖器,享受缤纷薯条。

Pence Fordham宾馆对面的顶楼上,Jim嚼着散发潮气的汉堡,盯紧对面房间的同时按下胃里的翻滚:他所监视的诈骗犯Fordham 正在房间里纵饮,吸毒,狎妓。可怜的女孩们像破布娃娃一般,Jim甚至确定有几个还未成年。

虽然披着斗篷,细碎的水珠仍然坚持不懈地想钻进Jim的领口,非常恼人。

终于,Fordham 拨出一个电话,那正是Jim等待良久的东西。Jim集中精神侧耳细听,同时遵循Blair教他的方法——用手掌持续摩擦栏杆上的磨砂柏油纸,以免陷入神游。(注1)

电话结束,Jim举起潮湿的望远镜,其实只是为了装装样子——西蒙对案子十分紧张,Jim甚至为了这次任务去上了唇语课。放下望远镜,Jim接通无线电,“Sandburg,记下我说的:明天中午,Pence Fordham宾馆,Scholia会和Fordham接头,我们到时可以一网打尽。完毕。”

“干得漂亮,Jim!你要撤了吗?……完毕?”Sandburg姗姗补充。

“是的,准备回来了。在我的座位上准备一条毛巾,我不希望我的车遭受和我一样的灾难。完毕。”

“没问题,Jim。”Blair欢快的声音。

Jim一口解决剩下的汉堡,系紧腰间的粗呢工具包,正了正斗篷,走向安全出口。

他正穿过一条狭窄的巷子,忽然,透过厚重的雨幕,有什么声音传来。

“咪呜——咪呜——”

微弱,就在附近,也许是什么受困的小动物。

不,只是小猫幼崽在呼唤它们的妈妈,她很快会回去照看她的孩子。Jim对自己说,继续向前。

他想象着回到卡车里,坐在Blair身边,一起享受热乎乎的取暖器……然后他又听到了。

“咪呜——咪呜——”

甚至还没刻意去做,视线已经跟随听觉锁定了位置:一个潮湿的硬纸盒子,底部积了一层水,几只小猫幼崽无助地挤成一团。

视线之内没有猫妈妈。很明显,某个混蛋把一整盒小猫扔在了垃圾堆。

Jim考虑是否直接和Blair开车回家,不去管这些小猫——不,他做不到。

他叹了口气,小步跑向垃圾堆。

:::

“Jim?你夹着什么?”

“没什么,以及闭嘴,Sandburg。”

Jim把座位往前拽了拽,露出后面的载货仓,他脱下斗篷放进去,然后把硬纸盒端放其上,雨水抓住机会顺着他的后背蜿蜒而下。

他抓起座位上的毛巾,给小猫擦干。纸盒里一阵骚乱,但很快平息下来,“咪呜”变成听起来快乐一些的“喵嗷”。有两只小猫甚至惬意地打起呼噜,细嫩的软毛蹭着他的手指,一阵奇异的刺激感爬上他的胳膊。

他抬起头,Blair正靠在椅背上,无声地大笑。

Jim粗声粗气地说,“够了啊,它们被人扔在垃圾堆等死,我能怎么办?”

Blair举起双手,“冷静!我什么也没说,伙计。”

Jim捡起毛巾想垫在座位上,但发现上面沾满了白色和黑色的细毛。他做了个厌恶的表情,把毛巾扔在猫咪团上,一无所知的猫崽们仍此起彼伏地继续“呼噜呼噜”的大合唱。

小心翼翼地把座椅推回原位,Jim向Blair投去一个警告的眼神,这才坐进车里,关紧车门。上帝保佑,他得用吸尘器清理整个车厢了。

“我们最好找个宠物店停一下,猫咪幼崽需要专门的食物配方。”一上路,Blair就积极建言,他似乎对整件事异常兴奋。

Jim咬了咬牙。

“等给它们找到新家就好啦。”Blair欢乐地搭上Jim的座椅后背,拍拍他的肩膀,“噢,对了,还需要一个猫砂盆。”

Jim为脑海里的画面皱起鼻子。

“还有玩具,或者带铃铛的小玩意儿。”

Jim抖了一下。

“哈,铃铛铃铛。”Blair咯咯地笑起来。

这个小混蛋。

:::

Jim最终在关于铃铛的论战中获胜,代价是为从宠物店买的大堆玩意儿付款。说真的,为什么猫咪幼崽的食物竟然比人类成人的食物还贵?没有法律管管这事儿?

Jim跟在Blair身后,抱着大堆猫咪用品上楼。Blair正拎着它们的新窝,轻声细语地咕哝什么,他一步一个台阶,避免惊扰已经进入梦乡的猫咪。

“Jim,别重踏步。”

“我没重踏步。”

“你有,你烦躁的时候就喜欢重踏步。”

Jim想反驳,但Blair在唇前竖起一根食指,然后指指猫崽——它们正闭着眼睛紧紧依偎,在信任和舒适中安眠。Jim忽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只好默默转身,蹑手蹑脚地去开门。

“把它们放在壁炉边吧。”Blair轻声说,“婴儿在模拟子宫的环境里更容易入睡,所以如果让它们听着一些心跳声……”

“Sandburg——”

“——比如一个滴滴答答的闹钟。”Blair说,把豪华猫窝放在壁炉旁,点起壁炉的生火器,然后拉上窗帘,继续说,“或者把你的白噪音发生器借给它们?”

Jim开始闷吼。

“当我没说。”Sandburg莞尔。

Jim的脚似乎推动着他去看看那些猫咪,于是他坐到沙发扶手上,低头观察。比起前不久满身泥水、皮包骨头的可怜相,现在它们看上去蓬松丰盈,快乐而满足。Jim满意地点点头。

“瞧瞧,我们的哨兵先生在检视他的部落呢。”Jim抬头,抓到正掩口偷笑的Blair。这孩子今晚真的很兴奋。

“那么我们的观察员先生最好挪动屁股去把猫砂盆装好,如果我闻到什么不好的气味,你就得小心了。”

猫窝里突然传出响声,一只有着老虎一样斑纹的小猫——Jim一开始就认定这只会是一个麻烦制造者——“喵喵喵”地叫起来,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但是绊倒在猫窝边。她……Jim低头确认了一下,嗯,是他,眼睛睁开一条缝,但似乎足以定位到Jim。他向前爬了两步,撞到Jim的手指,于是用两只爪子攀住面前的大“爪子”,啃咬起来。

“别……我想我们最好赶快准备一个奶瓶。”Jim感觉脸有些发痒,才意识到自己正在小猫的骚扰下微笑。

“咳,你这家伙真是坚持不懈呢。”他在猫窝边盘腿坐下,开始和两只凶猛的小爪子“拔河”。但小猫并没有挠他,只是挂在他的手上继续舔咬,露出粉红色的猫舌头。

“来了!”Blair走过来跪在Jim旁边,把奶瓶的瓶帽拧紧,瓶帽很小,有点像儿童玩具,末端是一个微型奶嘴。Jim一手拎起小老虎,一手接过奶瓶,小猫崽好像知道他在做什么,自觉地抓住奶瓶开始享受大餐。

Jim扶着猫咪,感到胸中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在拉扯他。他偏头看向一旁微笑的Blair,后者也看着他,蔚蓝色的眼睛里有种Jim无法言明的东西。

Jim转头看看正在努力吮吸的小猫,又看看Blair,想不通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第二个Blair。

他做过陆军游骑兵,经历过战争,从腥风血雨里幸存,他还做过街头警察,那段时光让他变得更加坚硬无情。倒不是说他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或者一个好的朋友,但到底什么时候开始,他变成一个会把迷途羔羊捡回家的老好人?

他觉得这得怪Blair,毕竟Blair是他捡回家的第一只迷途羔羊,并且一住就不走了。

不,他在自欺欺人。

Jim摸摸小猫的脑袋,感受指尖柔软的触感和欢快地呼噜。他重新抬头看向Blair,这一次没有收敛自己脸上的笑容。

“大笨蛋。”Blair小声说,声音里有喜悦在跳动,蔚蓝色的眼睛里又浮现那种无法言明的东西。

“嗯哼,”Jim侧身靠近他,“过来。”

“干嘛?”

Jim很肯定Blair知道他要干嘛,不过既然他要听,他也不介意说出来。“大笨蛋想吻你。”

蔚蓝色的眼睛一瞬间睁得更大,又顽皮地眯起,“如果我不想呢?”

“Sandburg——”Jim把怀里的小猫揣得更紧,朝Blair眨眨眼,“我正坐在这里,抱着一只小猫咪,我想吻你。”

啪,Blair抬起一只手盖住眼睛,“这很有说服力,Ellison。我简直无法反驳。”

“那就别反驳。”

Jim感觉心跳有点加速,他等待着,直到Blair双手搭上他的肩膀,倾身过来。

需要抬头看Blair的感觉很奇怪,但Jim觉得自己喜欢这样,尤其当Blair轻轻贴上他的嘴唇,温柔地吻他,不疾不徐,辗转缠绵,退开一点,又再次贴上来。如果Jim的手空闲着,他会探进Blair的长发,把他拉得更近,深深地吻他,但现在他的手正被一团毛茸茸占据着,所以他让这个吻继续轻柔地,绵密地,不疾不徐地。

当他们分开,Jim发现Blair正紧闭双眼,享受欢愉——正如他手里的小猫。

他的心脏在胸膛砰砰跳动,但他试图表现得镇定,“还不错,Sandburg。”

Blair锤了一下他的肩膀,“‘不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不错’,白痴!”

Jim做了个鬼脸,“‘白痴’?是‘亲爱的’意思吗?”

“哼哼。”Blair轻哼,却止不住脸上的笑容。

忽然,小猫蠕动起来,接着Jim感到手掌一阵温热和潮湿。

“噢,糟糕!Sandburg,猫砂盆!”

“我觉得猫砂盆也太迟啦。”Blair大笑。

“拿来,至少让他看看。”Jim挣扎着站起身,手里还握着湿乎乎的小猫崽。

“哈,不知道这样有没有用。”Blair开始在他们拎回来的大堆东西里翻找。

随后,他们给小麻同学——“麻烦制造者”的简称——展示了猫砂盆的用法,才把它放回猫窝。Jim洗了手,换上干净的T恤和裤子,然后回到猫窝旁,和Blair一起看里面蠕动的毛球。

时不时,Blair会凑近亲吻Jim的脖颈,Jim则以鼻尖轻触Blair的额头,或者吻他的嘴唇,一切都缓慢而从容不迫。

很新奇,但也很自然。也许他一直是这样一个人,总是发现无助的猫咪幼崽和无法抗拒的人类学家,把他们带回家。

哼,老好人。

那天晚上,Jim知道小猫们会得到他的白噪音发生器作伴。

但是,如果以Blair每晚在他身旁作伴作为交换,似乎也不赖?

(完)

注1:源自电视剧里的设定。哨兵的五感(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味觉)异常强大,但当过度集中到某一种感官能力上时,可能会陷入神游,对身边的事物失去感知,难以自主恢复。同时使用两种或以上感官能力能减缓这种情况,比如文里Jim使用听觉的同时,加上了触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