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笑牙

Chapter Text

這個時間點的確是蹊蹺了。

 

“少爺,先回家嗎?”

蕭景琰耙了耙頭髮。經過十二個小時的飛行已經有點油膩,應該先回去盥洗比較好--
“直接去公司吧。” 上次耽擱個兩小時就被責備了。
“是。”

想起上次被父親扣了三個月零用錢,蕭景琰打算加快腳步,卻在人群裡看見了一個熟面孔。

“靖少爺!” 對方也發現了,馬上愉快地向他打招呼。
“豫津…… 是跟著景睿來的?那是什麼大人物,需要景睿親自出馬護衛?”
“靖少爺剛剛也看到入境大廳那些記者的陣仗了吧!瑯琊國際投資顧問公司的代表是景睿的朋友,他當然重視了。” 言豫津笑嘻嘻地,像在說自己的事一樣驕傲。

“靖阿舍,你也是今天回來?”

“霓凰小姐、穆小少爺。” 言豫津乖巧地問好。
蕭景琰沒有回應穆霓凰對他的稱呼,“你們來找家父?我正要過去,要一起走嗎?”
“不要,我們沒有你這麼急。” 穆霓凰打量蕭景琰長途飛行後狼狽的樣子,翻了個白眼,“晚上一起吃飯吧?反正世伯不會留你太久。小浴巾也一起來。”

穆青毫不掩飾地笑。言豫津不服了,“霓凰姐,我都幾歲了,妳還叫我小名……”
“你就是小。”

蕭景琰又耙了耙頭髮,沒有再看笑鬧的親友們一眼,上車去執行今天最重要的任務:進公司見父親。

 

所謂 “公司”,指的其實是大梁集團旗下各事業體的控股公司。
在集團內沒有位置的蕭景琰很少來,倒是分別掌握了航運業務、鋼鐵業務的蕭景宣、蕭景桓簡直巴不得能住在這兒。

二位兄長今天也在現任當家蕭選的辦公室裡。

由於蕭景琰沒有預約,蕭選的保全只回覆“總裁現在正與獻少爺、譽少爺談公事” ,就讓他在門外等待。
75 分鐘後,蕭景琰的助理忍不住請秘書再通報一次。蕭景琰本人倒是不怎麼在意。父親忘了要見他通常都表示父親今天心情好。

在門外站了將近 120 分鐘、收到了 3 張晚餐的照片後,蕭景琰終於得以進門。

“父親,我畢業回來了。” 說著交上成績單。
“景琰晚上回家吃飯嗎?” 蕭景宣趁亂擺出關心弟弟的樣子。
蕭景琰猶豫了一下,“呃,晚上朋友……”
“今天回家,有什麼約不能推掉嗎?什麼朋友比爸還重要?”
“景琰年紀小,玩心重是正常的,二哥又何必這樣挑剔他呢……”
“好了、好了,吵什麼!成績是不錯,不過還要向你哥哥們多學點待人處事才好。” 蕭選已經非常習慣蕭景宣和蕭景桓互相找茬,“既然還有約,就去吧!”

進門只說了兩句話就被當作小孩打發的蕭景琰當然沒有異議,“…… 那我走了,爸再見。”

 

蕭景琰直奔養心茶樓。
還好已經過了尖峰時間,路上沒怎麼塞車。

上桌立刻就著筍香豆腐煲扒了一鍋八寶芋香拌飯,乾了兩杯烏龍,再加點脆笛金絲卷、薺菜焗燒餅、金沙南瓜、炒年糕、忘憂百花腸…… 直到聽見身邊親友的笑聲,蕭景琰這才發現蕭景睿帶了客人來,趕緊向對方打招呼。

“這位是蘇哲。蘇先生是景睿的朋友,這次代表瑯琊投顧來設立分公司。”
“久仰靖少爺大名。我只是個分析師而已。”
蘇哲一身極其平常的藍色西裝、白襯衫,談吐溫文儒雅,的確和蕭景琰平時見慣的老闆們不一樣。但是,“如果只是分析師,怎麼會有今天的接機規模,還出動景睿親自護衛。” 蕭景琰琢磨著剛剛穆霓凰搶著回答時的表情,猶豫這話的可信度。
“雖然這次是來處理分公司的瑣事,但我的專業還是投資分析。靖少爺如果不信,何不讓我試著談談東海金融保險公司最近遇到的問題?”

“靖阿舍、蘇先生,我們吃飯前說好不談公事的,你們各罰一杯吧!” 蘇哲一派謙遜,包廂裡的人們卻聽出他語帶挑釁。穆霓凰趕緊圓場。
“抱歉,掃了大家的興致。” 蘇哲說著拿起杯子,“靖少爺剛回國,如果需要諮詢,我很樂意協助。”
“蘇先生怎麼還講,不行,要再罰一杯……”

蕭景琰不置可否,慢慢喝光杯中的茶。

加點的菜上來了。
蕭景琰招呼大家用菜,一邊抓起脆笛金絲卷。剛上桌的餅皮熱燙酥脆、鮮香的筍絲和菇絲沾酸酸甜甜蜂蜜芥末醬,口感絕佳,兩三口便啃完。

“對了,靖阿舍,你怎麼這麼晚才來?世伯為難你了?”
“我們都吃的差不多了還沒看到你,養心茶樓吃的又是素食茶點,景睿很擔心你會餓壞了。” 言豫津看大家都吃起第二輪,眼明手快站起來幫大家斟茶。
“多等了一點時間而已,沒什麼。倒是今天怎麼想起來吃素了?”

“景睿是考慮我的飲食。” 蘇哲笑道,“我的身體不好,不能吃調味重的東西。委屈大家陪我吃草了。”
“蘇先生不用客氣,你看靖阿舍不是吃得很香嗎?”
“……” 蕭景琰端著杯子看蘇哲笑,也不惱穆霓凰今天專門損他,就這麼順勢默認了。

 

“蘇先生和我們住的是同一間飯店吧?蘇先生如果沒有別的行程,不如一起走?”
穆霓凰和蘇哲年紀相仿,一見如故;加之其他人本就相識多年,茶餘飯後竟聊到茶樓打烊,服務人員畢恭畢敬地來包廂請貴客們結帳。

“霓凰小姐怎麼知道我投宿的飯店?”
“你的住宿不是景睿安排的嗎?那一定就是大梁酒店了。” 蕭景睿笑著點頭承認。
“今天回來也該去見家母,不如我載你們一程。”

蕭景睿還在考慮護衛的職責,言豫津代他應,“謝謝靖少爺,那我們就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