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Til The Kingdom Come

Chapter Text

威斯沃菲尔帝国首都,切菲城。

清晨的阳光直射在战鹰酒馆门口陈旧的木牌上。生了锈的铁链挂着那块烫了金又掉了色的牌子在风里摇晃。克里斯多弗•克拉默打开了店门然后走回柜台里。吧台上没来得及收拾的杯子随意散落着,残留着的金黄酒液上有最后的气泡慢吞吞地冒出来,看起来就和抓过杯子和抹布擦洗的酒馆老板一样没有睡醒。明天,明天一定要关了店休息,克拉默打着哈欠。他穿行在笨重的木桌和破得不成样子的条凳之间,第一百零一次抱怨那个立下奇怪家训的祖先。那个和他同名的人,把酒馆和手艺传下来的时候,唯一的要求是,店里所有东西都不可以丢掉也不可以更换,却连到底什么原因也没有说清楚。于是那些三百年前的木桌椅,承受了三百年里醉鬼的蹂躏,负载了失意人的眼泪和成功者的欢笑。安塔伊涅特的子孙在这里划拳,七骑士团凯旋时在这里喝过啤酒,他们封功受赏时来这里庆祝,他们战死的尸骨也从门前经过。它们经历了一代一代的修补,刷了一层又一层清漆,上面的涂鸦一个叠着一个,终究再看不出本来的模样。

但它们还在这里,并将永远在这里。直到战鹰酒馆最终被时光的洪流碾成齑粉。

再抬起头的时候克拉默看见门口站着个男人。

“这里一直都没变啊。”男人亮出他的牙齿笑起来。

似乎是个流浪者。身上的衣服还算整洁,但是破旧。他背着个巨大的背囊,里面却空空荡荡。他走近的时候克拉默看见他有一双蓝得发亮的眼睛和一口白牙。他直接坐在了吧台前。“来杯战鹰。”男人招呼道。

酒上桌之前男人兴致勃勃地环视四周,那样子简直像是个好奇得过了头的孩子。克拉默端上酒的时候他看向克拉默,闪亮的蓝眼睛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然后说道:“有没有人说过你长得很像这的第一任老板?那个克里斯多弗•克拉默?”

克拉默摇摇头。他觉得这个人有哪里不太正常。

男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把酒杯放到唇边,他闷闷的声音从杯子后面传来。“你和他很像,但你的眼睛更漂亮些。老克拉默,他那个时候也算是数一数二的美少年……就是他的眼睛……有那么点不对称……”

“我叫克里斯多弗•克拉默。”克拉默直接打断了他。这样的清晨,他不想听一个陌生人说这些奇怪的话,那听起来像个登徒子,更何况还扯上他的祖辈。并不是说克拉默自己有多尊敬祖上,但眼前这个奇怪的陌生男人显然有点越界了。

“那你就是他的后人了。”男人说,嘴角又翘起来,“该想到的,克拉默家怎么可能把战鹰拱手让人。”

“你到底是谁?”克拉默的语气有些冲。老克里斯多弗•克拉默,一个活在三百年前的人,一个只出现在一张油画里的人,居然被这个陌生人说得像是他的什么旧交。简直可笑。

“我?我是个流浪汉,也是他的一个老朋友。战鹰的味道一直没有变过嘛。”男人说,用手背擦了擦嘴角。

克拉默从不相信什么超自然的事情,什么圣安塔伊涅特护佑国家,梅菲斯特游荡在地下与人签订契约,那些都是骗小孩子的把戏。也确实有过荒唐的故事,那些传说里三百年前有位邻国的将军战死沙场,他的爱人就是与梅菲斯特契约的那么多人中的一个,少将获得了永恒不老的生命,而他的爱人却灰飞烟灭,甚至消失在将军的记忆里。七岁的时候隔壁的小姑娘听得哭成泪人,克拉默只是告诉她这些都是假的,现在是圣安塔伊涅特六百零八年了,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

“你不相信吗?那也很正常。”男人亮出他完美的牙齿笑开,“只是没想到老克拉默会有这么没想象力的后人。说起来,看起来店里不怎么忙,那你想听故事吗?”